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为难事难为人 八

第八百一十四章 为难事难为人 八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接连下了几场雨,天气开始慢慢转凉,皇后向皇上提议回京,皇上召来御医,问过太后和四公主的情况后,大手一挥起驾回京。

    太后来到西山后,好不容易调养好,被四公主一事给吓着了,听说连做了好几夜恶梦,听到可以回京,忙不迭的双手合十直念佛。

    杨妃则是派人去盯着马车,女儿要乘坐的马车必得稳固妥当,又向皇上恳求讨来身手不凡的御卫,随行护卫,又把自己的心腹嬷嬷派过去侍候。

    临行前,皇后问皇帝,“四驸马的伤势极重,怕是不好挪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留在西山,好好的养着,等能挪动了,再回京就是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头自去安排。

    回京之后,虽然四公主受了伤滞留宫中不归,俞九娘等姐妹自西山回京后,却没有跟着父母回家侍奉重病的祖母,而是住到四公主府去。

    定安伯兄弟几个忙着四处打听消息,又想着四驸马独自留在西山离宫,不知能否跟皇帝求个情,就算一时无法接回来,好歹也让他们进去看望。

    要是太夫人没有病倒,由她出面去求杨妃,此事兴许就成了,但太夫人病了,定安伯不敢让妻子独自进宫,怕她惹祸,母亲都跟他说了,妻子的那些算计和心思,他也不是不知道,自家能拉拔岳家,他也乐得帮忙,但是为了把邱家扶上来,而赔上自家,这种买卖,他可不会做。

    妻子虽是邱家女,但也是俞家妇。只是妻子老是忘记身为俞家妇的责任,总把娘家放在第一位,早年,若不是他让人盯得牢,她怕是要掏空自家家底去贴补娘家,幸而他推了大舅子一把,让邱家当上皇商。把邱家变成自家的钱袋子。才遏止了妻子贴补娘家的行为。

    只是邱家成了皇商,妻子对妯娌的态度也丕变,从以前的明理大度到现在的倨傲俯视。就因为邱家支助俞家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莫怪人说钱是胆!

    邱家一夕暴富,以为自家高人一等了,却不知,若非定安伯在背后支持着。他家这皇商那坐得住。

    也是他不好,没能早早发现妻子和大舅子们的异样。现在要来收拾善后,只怕是要将这些年的所得全都赔进去了。

    定安伯夫人妯娌几个在婆婆跟前侍疾,免不了要为自家儿女的亲事烦忧,俞九太太试了下丫鬟端来的药汁温度后。让丫鬟端去喂太夫人服下,转头对几位嫂嫂道,“我们家十三娘还好。今年才九岁。”

    俞七太太则道,“我们十一娘和十四娘也还小。不急。倒是十娘,年底就要及笄了,她的婚事,五嫂啊!你可得上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过了,若真不成,就把她嫁给我娘家侄儿去,那孩子虽说读书不行,但跟着我哥做生意,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妯娌说着说着,不由挤眉弄眼的暗暗说起俞九娘来,“她的婚事可难办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!”身为伯府千金,本该很好嫁的,谁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被华家人盯上,还放出那种话来,怎么嫁啊!若想象她七姐或十妹这样,嫁回外祖家去,她大舅是皇商,表兄几个却不是做生意的料,也不是读书的好苗子,斗鸡溜狗的倒是一把好手,向来自视甚高的俞九娘会肯吗?

    可是她的婚事若一直没着落,可是会影响后头的妹妹们的。

    俞九太太悄声说道,“你们可还记得,当初大嫂似乎帮七娘相看过华二郎?"

    俞七太太嗐了一声,“我记得华家对七娘很满意,可是后来好像有人在华二郎跟前说了七娘什么,华二郎回去大闹了一场呢!”

    难不成,在华二郎跟前说七娘什么的人就是俞九娘?

    “那会儿九娘才多大啊?”五太太嗤笑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反正后来就传出七娘和她舅家表哥订亲了。”不管你信不信,事情就是发生了,你信与不信,又有什么差别?

    其他妯娌恍然大悟,怪不得二嫂和大嫂不合呢!原来是因为这样啊!“那,就是九娘先破坏了七娘的婚事,所以二嫂才和大嫂不合的?”五太太较真,定要问个仔细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用脑子一想就明白的事,还一定要问得这么仔细,亏得老五是个心大的,不然遇上个万事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老婆,还真是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大嫂怎么还到处说,是二嫂不识好歹呢?求她帮忙相看女婿,等相看得差不多了,回头也没跟她打声招呼,就径自把女儿嫁回娘家去。”

    五太太大声问,其他人笑了笑没应她,五太太正待再问,忽听外头丫鬟打帘请安的声音,连忙闭了嘴。

    七太太睃了五嫂一眼,笑着开口道:“你们可听说了吗?今年拍卖楼变花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变怎样?”

    七太太忙为妯娌们介绍拍卖楼的新花招,不得不说,这拍卖楼的东家真是会做生意,他们这样的人家家里总是有些华而不实大而不当的古玩,摆着碍眼扔了可惜,要是当了就不值钱,可要变卖,又嫌买方开价太低,觉得自家吃亏了。

    有这拍卖楼之后,那些摆在库房里碍眼生灰的东西,就有了去处,还能生钱,多好啊!

    “听说,这主事的少东家不过才二十岁耶!”想到自己那几个只会伸手要钱花用的孩子,就恨得头疼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,人家可是范太傅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欸,我记得范太傅这小孙子还没订亲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范夫人也是急着帮儿子相看媳妇,不过听说一直没着落。”

    七太太冷哼,“我听说这位范七少爷只有举人身份呢!”她娘家嫂子和姐姐都想跟范家联姻,不过根本入不了范夫人的眼,听多了嫂子和姐姐们的抱怨,因此对范安岳印象不佳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暗笑。也不瞧瞧人家是什么身份,自家又是什么身份,娘家父亲不过从七品的小官,兄长还是个白身,姐夫虽是个官,但也不过是八品小官,她的外甥女和侄女仅清秀之姿。却是俱是刁蛮的性子。连她自家女儿都受不了这两位表姐,她倒有脸嫌弃人范七少爷只是个举人?

    “不错了啦!他就算只是个举人,可比许多人更常见到皇上呢!”再说人家的姐夫一手丹青甚得皇帝喜爱。就是他自己也绘得一手好丹青,可比她们的丈夫们要强了!

    她们的丈夫虽有荫萌官身,但都是虚职,没有实权的。十天半个月不去当差,也没人管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杜相好像还有个小孙子,也还没成亲啊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!嫁范七少爷,还不如嫁杜三少爷咧!”

    几个妯娌你一言我一语的,浑将定安伯夫人当隐形的。不过定安伯夫人也一直没进来,她就站在落地罩外听妯娌们的对话,听到她们说起范安岳和杜云方。忽然心头一动,是了!若是这两家。必是不惧流言吧?只是,要怎么让九娘入了这两家的眼,让他们来求娶呢?

    且不说定安伯夫人这厢,范安岳和杜云方不知自家被人盯上了,杜云方自打进了书院读书后,就快速成长,若杜夫人现在看到他,怕是也认不出,这个面容俊秀却神色坚毅的少年郎,就是自己那个事事要她决定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小万氏娘家在他这里屡屡碰壁后,便也不再上门了,见他们识相,范安阳便授意杜大总管,每季派人送节礼过去,省点用的话,吃穿是不愁的。

    杜云方得知后,还特地跟杜云寻夫妻道谢,杜云寻冷冷的回道,“他们毕竟是你的亲人,你若不照拂他们,难免惹人非议,我们夫妻既管着家,自然要帮你照顾一二,你若晓事,就好生努力,日后能独当一面了,就交给你自己去照拂。”

    意即,你可别想把这事赖给我们夫妻,替你照顾他们一辈子。

    杜云方笑着回去了,之后便更加努力读书,顾嬷嬷看他读得辛苦,跟范安阳说了一声,休沐时,杜云寻把他揪出家门,带着他往拍卖楼去晃了一天,后来闲时,不用杜云寻招呼,他就自己往拍卖楼去,有时和人闲聊,看他们忙不过来,也帮着做些事,后来范安岳给他月钱,还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杜云寻把人揪来,“你有闲才可以去,还要科考,可别因小忘大。这次月考若考差了,小心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杜云方唯唯,说来也怪,他对祖父和父亲只有尊敬,对大哥嘛!只有愧疚,只有面对二哥,他会害怕更怕他二哥对自己失望,虽然二哥每次都说得很狠,不过倒是没跟他动过手。

    等到这次月考成绩出来,他考得前三名,杜云寻才放他自由进出拍卖楼。

    看到杜云方在杜云寻跟前的熊样,可把范安岳笑死了!

    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大,处久了,也会一起相约出去玩儿。

    这日,两个人就应杜云方书院友人之邀,往他家做客。

    “欸,你说今儿你这同窗家里为何要邀宴啊?”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郎,一年穿红,一人着蓝,骑在马上甚是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吗?哦,是他家祖母作寿,七十高寿。”杜云方回道。

    范安岳打量了杜云方主仆一眼,发现他们身上并无带礼的迹象,便道,“我说你啊!人家祖母作寿,咱们就这样空手去?”

    “啊?要送礼?”他月钱不多,要送礼,怕钱不够啊!

    范安岳摇头,“你没跟我姐说一声啊?说了她就会让人给你备礼的。”

    他那好意思麻烦二嫂啊!“那咱们空手去,就不失礼啦?人家大概只会说你不懂事,却会说我姐苛待小叔子咧!走,上书画铺挑礼去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