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八百零五章 拎不清的 一

第八百零五章 拎不清的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严池胃口好了,精神好了,就催着范安岳打点起夏季拍卖会。

    范安岳欲哭无泪,感觉自个儿整天都在忙拍卖会的事情,好像永远脱不开身似的,跟娘诉苦,结果被训了一顿,“你师父看重你,把这么大的事交到你手上,你不好好做事,还有时间来跟你娘哭?”

    被娘亲拍回去做事的范安岳有点自暴自弃了,逮着姐夫兼小师兄就抱怨,“早知道就跟着统领大哥去做暗卫,好过现在一天到头都在弄这些东西,要出奇制胜,还不能重复,简直是要命啊!”

    杜云寻同情的拍拍他,回头就跟范安阳说,范安阳若有所思的笑了笑,没说什么,隔没几日,去严府探望严筠时,就把她做的计划书拿给严池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拍卖楼是要做长久的,现在这样一年四季每季都开,有点太紧凑了,不只我们的货源会吃紧,就是客人的银根也会紧缩。”

    他也在烦恼这个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虽然有区分拍卖品的等级,但是因为初始有皇帝支持,顶级拍卖品不少,但不是长久之计,不能一直依赖皇帝的内库珍宝来支撑拍卖会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拍卖会不能办得太过密集,一年四次太多了,又都是顶级品,消耗得太快,拍卖楼里的人员每天都绷得很紧,我怕他们会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严池笑,“那你说,想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顶级拍卖品三到五年才开拍一次,上品则是一到两年开拍一回,中品则是看一季开拍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中品还收啊?”连着几回拍卖会办下来,老人家有些厌倦了。

    “收啊!这可以让拍卖官累积经验,还能积攒人气。让大伙儿时时把拍卖楼记着。”

    严池把计划书看完,忍不住道,“你这丫头的脑袋瓜子是怎么想的?”要他说,这计划考虑得很周详,不止在京城开拍卖楼,还想着在大燕各大州府也开设,如此一来。货源、人手就能不断的涌入。在各地拍卖楼积累了经验之后,经过考核提拔进京城的上品拍卖楼工作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才能有源源不绝创新的点子。让每一次的顶级拍卖会都能创造话题。

    严池觉得很好,把范安岳找来,将计划书扔给他,“瞧瞧。光会抱怨老子给你的事多,怎么就不知动动脑子。想点可用的法子解套啊?”

    范安岳翻着计划书,嘴角翘得老高,压根没搭理师父,“阿昭这你写的?写的真好。若能因此招揽人才。我就不用一个人想破脑袋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还有拍卖楼的大东家皇帝要说服,所以计划书交给范安岳和杜云寻两人去修辞,然后才呈交给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这厢接了修改后的计划书。没有说什么,便点头同意以后的走向。

    范安阳惴惴。待得知皇帝点头允了,大松口气的同时,不免好奇的问,“皇上都没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皇上最近,很忙。”杜云寻安抚她。

    皇上天天都很忙的好吧!范安阳没好气的瞪他,“那以后拍卖楼就按计划书上写的这么来做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师父把他那几个老友全找了来,照你说的,请他们当了顾问,这个顾问团负责把送到拍卖楼的拍卖品定出等级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师父提醒一声,这个顾问团定订等级的标准最好是白纸黑字写下来,省得日后有人掰扯不清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笑着把人搂到怀里,“其实啊!可以把这些老前辈们全聚集起来,成立个鉴定团,让他们带徒弟出来,日后就不愁没人定等级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细节范安阳完全不懂,说不出什么好建议来,正好严筠养胎闲得慌,就把这些细节交给她去发落,她管着娘家的生意,人又细心,还有严家书画铺里的老掌柜和拍卖楼里的掌柜们供她咨询,果然没几天,就订定细则出来,严池他们再略加修定,拍卖品的等级制定大纲便出炉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大纲,各州府开的拍卖楼也能按照标准收拍卖品,小件的、等级低的,他们在当地就能拍掉,上品及顶级品就送到京城,交由总部来拍卖,若委托人急需用钱,可以卖断给拍卖楼,若不急,就等到成交收得款项后,付给拍卖楼托管费及拍卖费后,将所得款顼领回。

    原以为皇帝会大加奖赏一番,没想到有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的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皇上最近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杜云寻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,画笔都没时间碰,一回来洗漱后,倒头就睡,小煦已经好几天没看到爹了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他睡着了,爹还没回来,他睡醒,爹已经出门了!看到儿子若有所失,丈夫瘦了一大圈,可把范安阳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杜云寻肯定是被皇帝的暗卫找去做什么事情了,不然太学里头,哪有什么事能让他累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羌部和北齐原本要联姻,结果新娘进了门,嘉宝郡王才发现新娘子被换了,追去北齐送嫁使臣那里,竟然已经人去楼空。”

    这是骗婚啊?“我记得嘉宝郡王是要迎娶右翼狼王的孙女苏丽娜,那现在新娘被换成谁?”

    “苏丽娜的女奴。”如果地位相同的,那也还罢了!换个女奴嫁给嘉宝郡王,人家娶苏丽娜是当正妃的,难道要嘉宝郡王娶个女奴当正妃不成?就算欺负他父王早逝,日后无望大王之位,也不能拿个女奴去搪塞人啊!

    要不当初就不要跟人家联姻嘛!

    面对羌部黎氏大王的质问,右翼狼王也很无奈啊!他没想到孙女竟然被左翼狼王那个不肖子给劫走了!

    可问题是,他找不到左翼狼王家那个混蛋,也找不着他的宝贝孙女,面对羌部大王的怒火,只得赶紧把另一个孙女苏采娜嫁过去。

    苏采娜原本已经订亲了。但还没完婚,她原本的婆家很生气,收了右翼狼王的赔礼,然后直接兴兵南下,和羌部打起来。

    右翼狼王只得赶忙去领兵去劝退原亲家,还要赔给羌部大笔损失,损失惨重的他。一状告到狼主跟前去。面对狼主和右翼狼王的质问,左翼狼王很光棍的两手一摊,这事儿是他那不肖子干出来的。你们都知道他是不肖子了,所以,这事真不能怪我啊!云云。

    “这和咱们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是没切身关系,但是还记得嘉宁郡主吗?”

    哦。那位一路紧追怀王而来,嚷着要嫁给他的那一位。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滞留肃州城不肯回羌部,还想着回京来,要嫁诚王或雍王。”

    富阳侯和太后、杨妃怎么可能让她嫁给后两位王爷,就想把她设计给宁王。宁王本身就是个扶不起的,就算娶了羌部的郡主,也未必能妥善运用这个臂助。再说,他已娶正妃。嘉宁郡主嫁过去,最多只能当个侧妃。

    “皇上真不打算立太子?”

    “谁晓得?不过就算他要立太子,怀王上位的机会已经大不如前,早几年,几位皇子还没开府成亲,他或许还有机会争上一争,不过,现在嘛!他的能力摆在那里,早年暗暗支持他的那些人,如今大概跑掉一半多。

    五皇子怀王与诚王年纪相差两岁,他的婚事因为太后和富阳侯抢着做主,皇帝被他们闹的索性撒手不管,富阳侯和太后自然是希望怀王能娶杨氏女,但是杨延喜和怀王年纪差距略大,怀王已十六,杨延喜才刚满十一岁,就算让她进门,没法子侍寝,宫里必要赐下通晓人事的宫女侍候。

    年龄相差这么大,万一侍寝的宫女抢在头里生了孩子,杨延喜那个脾气,肯定会闹得夫妻失和的。

    长辈们设想周到,却是为杨延喜设想得多,毕竟是个女孩子,年纪又小,难免多替她想一些,杨妃虽不喜,不过她得倚靠太后去和皇后、兰妃相抗衡,纵使不喜杨延喜这个侄女,也只得由着父亲和太后去折腾。

    因为怀王娶妻一事,让不少支持怀王的人打了退堂鼓,杨延喜逃婚后,怀王没有做出任何明确的表态,也让支持者们质疑,被个女人欺到这种地步,而不曾做出任何反应,该说怀王大度呢?还是软弱?

    做为一个皇位继承人,该有的决断,在他身上是完全看不到的,接着诚王也开府成亲了,两位王爷一相比,这家宅安不安宁也是项指标,从前皇子们都住在宫中,他们所听所见都可能是人刻意传的或给他们看的,一旦开府,就能看出皇子们的能力几何,至少不能像怀王这般,什么样的女子都往后院拉,怀王府就跟筛子一样,府里任何风吹草动,外头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还好,有了诚王做比较后,大家就开始觉得怀王不靠谱!

    这样的人想要争东宫之位?

    着实有点悬啊!

    尤其是几位皇子陆续长成,之前还奉旨巡视各地,众皇子的表现,世人都看在眼里,怀王曾经拥有的优势不再,虽占了长,但终究非嫡,想要坐上太子之位,还有得拚了!

    “皇上春秋正盛,百官也不好总催着他立储,就怕引起皇帝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好吧!她还是没看出来其中的关连性。

    “嘉宁郡主和嘉宝郡王毕竟是兄妹,哥哥被人欺负了,做妹妹的自然想帮他出口气。”

    嘉宁郡主就请求皇帝派兵援助羌部,想给北齐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“皇帝会答应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杜云寻笑,“就算要出兵援助羌部,也不可能是因为嘉宁郡主以儿媳身份,请求大燕皇帝派兵援助她的母族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愣了下,“等等,你说什么,嘉宁郡主还没嫁吧?”杜云寻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她现在就以儿媳身份,请求皇上派兵了?”

    所以,皇上很苦恼啊!这位郡主拎不清就算了,还把他的儿子们当什么啦!她看中那一个就要嫁那个,当他们大燕的皇子是青菜萝卜,随她点菜的啊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过敏的人好难过,一直狂打喷嚏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