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九十一章 心烦

第七百九十一章 心烦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右翼狼王气急败坏,被他扯进门的左翼狼王之子朱塞耶冲他直笑,朱塞耶笑起来犹带几份天真,但右翼狼王知道,这小子笑得越好看,越得防着他。

    “父王不晓得我到大燕,他以为我去东靖国求亲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靖?”右翼狼王纳闷的盯着他瞧,朱塞耶笑弯了眼,“您老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!打小我就跟您老说了,我要娶苏丽娜为妻,怎么您老年纪大了,耳朵不灵,这脑袋也不好使?”

    右翼狼王听了头皮发麻,不是早就跟左翼狼王说了,他家孙女是绝不会嫁去他朱家的吗?怎么这小子这般死缠不休?

    朱塞耶抬手掩唇轻笑,“您老总是不相信我对丽娜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啊!他已经和羌部的五王子说了,要把孙女许给嘉宝郡王的,朱塞耶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要娶丽娜?

    朱塞耶微微扬眉,“那个嘉宝哪配得上丽娜,您老是胡涂了!”

    我胡涂?你这小子会不会说话啊!就凭你这个样子,还想娶我孙女为妻,想得美哪!

    右翼狼王冷笑,朱塞耶毫不以为意,他起身轻拂身上的衣袍,他穿着大燕的文士常穿的青色道袍,“您老以为把丽娜许给嘉宝那个草包,就能把羌部收服了?别傻了!他老子再厉害能干,都已经死啦!有他两个叔叔在,真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祖父想把位置传给他而没有任何异议?”

    这点也是右翼狼王忧心的事,狼主对羌部是可有可无,他是觉得就算地方不大,但好歹物产也还算不差,尤其再往南边的大燕。物产丰饶气候宜人,自古就是块福地,就算拿不下来,与大燕通商也是条路子。

    朱塞耶没睬他,提脚径自走了,等右翼狼王回过神,他早就不知去向。喊人来问。方知他没有在四方馆里住下,“嗐,派人去找。找着了赶紧把人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是北齐来使,不住四方馆反住到外头客栈去,若引来大燕人多疑就不好。

    苏丽娜那厢得了消息,急急忙忙赶了过来。“祖父,朱家那混蛋真来了?”

    右翼狼王坐在屋里。正在跟人学品茗,被孙女这一声喊,吓得差点把杯盏给砸了出去,他没好气的瞪了孙女一眼。“是谁教你这般说话的?大姑娘家……”

    苏丽娜不耐烦的开口,“咱们北齐的姑娘素来说话不都是直来直去的吗?几时连骂个人都不能痛快啦?”

    说完就往右翼狼王身边的椅子坐下,被请来教人品茗的四方馆小吏被她吓得不知所措。年轻的小吏不过十几岁,不曾与姑娘家这么近距离接触。苏丽娜不只是个姑娘,还是个明眸皓齿香气袭人的大美人儿,她一坐下,迎面而来的香气几乎要让小吏喘不过气,右翼狼王让他下去,他便如释重负的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见那小吏那副德性,苏丽娜笑得花枝乱颤,屋子廊下经过的人不禁好奇张望着。

    大燕的宫人好奇张望,北齐的侍女们则是见怪不怪了!她们这位小姐自来是爱憎分明,和左翼狼王的儿子朱塞耶有得比,朱塞耶打小就追着他们狼王要讨丽娜小姐为妻,丽娜小姐则是讨厌他得紧。

    早前狼主曾有意替儿子求亲,听说朱塞耶得知后,连夜进宫,不知他和狼主说了些什么,竟让狼主改了心意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趟到大燕,他没有立时追过来,应该是死心了,没想到,他们都准备要回去了,他竟又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也许在那之前,大燕的探子并未发现朱塞耶此人,但他一潜入四方馆,便立刻被人发现,之后,暗卫统领便派人紧盯不放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左翼和右翼的狼王不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是肯定有的,北齐狼主底下,就数他们两最大,势力大,族人也多,其他几支部族熬了多少年,也没能拉下他们两个来,反倒是被踩灭了几支,余下的也就不敢再动,私底下悄悄的拉党结派,丝毫不敢声张了。”诚王坐在下首,端着茶盏道。

    雍王和庆王两个坐在窗前的棋桌下棋,听到这里忍不住抬头道,“不是说九夷有路可通往北齐?”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去问了,风夷族的那个老家伙说不知道,你们相信吗?”皇帝边看奏折边问。

    雍王和庆王对看一眼,庆王开口问:“那家伙是想跟咱们交换条件吧?”

    皇帝轻笑一下,“他若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朕不吝于他谈条件,但是,他若存心讹诈,那也不能饶过他。”

    九夷九族里头,阳夷这领头的族长换人了,这个新族长是风夷族族长的外孙,他想要立稳脚跟,势必要这老外祖父帮衬,“听说风夷族族长的孙女儿有意留在咱们大燕?”

    “是她身边的一名侍女,不过那侍女很没有自知之明,还很自以为是,看高不看低,不过长得不错,四方馆里头还真有几个小伙子被哄得团团转,真要让那个不开眼的娶了她,那可就有好戏瞧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以为意,笑道,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这也没什么,她既想留,又有人想娶,就成全她吧!”

    不过一个外族丫鬟,谁管她的终身大事,只不过正好遇上了东靖、北齐及羌部三大族都曾向皇帝提议结亲,不过皇帝给了他们软钉子碰,求亲不成,那嫁女总可以吧?

    嘉宁郡主原是想嫁怀王,可那日宫宴,让她见到了雍王,她便动摇了。

    她想嫁,人家就想娶吗?雍王对她压根没印象,嘉宁郡王一反之前的豪放作派,总是很巧的在雍王出现的场合来个巧遇,不过到目前为止,她只成功见到雍王一回,其他时候都叫侍卫给拦了。

    雍王招挑花,诚王也不遑多让。北齐右翼狼王的孙女苏丽娜是紧盯嘉宝郡王,而陪她一起南来的几位贵女,则是摆明了对其他几位王爷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从冬季拍卖会就可窥见一斑,几位王爷座次旁边的桌位,都叫这些异族贵女给指定了去,有肥羊上门不宰实在太对不起自己,所以范安岳就毫无压力的把那几桌的价码翻了几翻。

    范安阳在看账册时。都被他那狠劲儿给吓得不轻。回过头就交代人,回范府提醒范夫人一声,范安岳身边的护卫人数要给他翻几翻。范夫人突然接到女儿通知,还有些莫名其妙,待知晓原由,便顾不得儿子抗议。不怕招摇就怕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范太傅也好奇动问,得知小孙子的狠劲儿。不免要把人提溜到跟前来,好生的训斥一番。

    范安岳还振振有词的堵回去,把老人家气得不轻,不过。那些异族贵女们似乎浑不在意,在她们眼里,能够亲近心仪之人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对北齐姑娘们的大方追求。怀王笑呵呵的接了,诚王则是彬彬有礼的婉拒了她们的邀约。平王和宁王是来者不拒,只要有邀宴,他们两都会赴约,不过宴席上两个人会互别苗头,看谁的爱慕者较多。

    雍王向来低调,面对邀宴,偶尔会跟着庆王一起出现,有时会陪着诚王出席,但从不落单就是,让那些想近一步接近他的异族贵女们扼腕。

    这几位贵女作风,着实让大燕百姓大开眼界,先时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右翼狼王的孙女儿,及东靖国三王妃的两位妹妹身上,却不想,右翼狼王的孙女儿每每出门都带着同来的几位贵女,而东靖国的那两位没往外销,三王子自家收用了。

    东靖国三王妃有喜,这位三王子一乐呵,就一并给王妃两妹妹名份了,听说那位三王妃原本很高兴怀孕了,被这消息一气,噎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。

    三王子还不止收用了两个姨妹,上回从富阳侯府还带回四、五个柳腰纤纤的江南美女,站在三王妃姐妹三个身边,生生把富贵雍容的三王妃和她那两位娇憨秀美的妹妹给比下去。

    自得了这几个美人儿,就连三王妃都被冷落了,更甭提她那两个妹妹,要不是因她有喜得了名份,怕是还没回东靖就已经失宠。

    “东靖三王子已和富阳侯说好了?”皇帝还不知杨十一郎闹着要休妻,而不是和离,几位皇子却已从怀王那里知道了。

    杨十一郎毕竟是孙子,富阳侯到底狠不下心对他,也不好让他几个叔叔劝,只能让孙子们去陪着哄着,不好像对楚明心那样禁足,连娘家人要见还得他点头。

    和离书是送上去了,可是官府还没准信下来,因为是富阳侯代笔,没有杨十一郎这个当事人签名划押,而且鲁王世子那里也没个话过来,顺天府尹只得压着。

    东靖国三王子也不急,他美人儿多的是,楚明心于他,不过因是大燕宗室女而显得重要些,说到底,他看重的是楚明心背后的势力,而不是她这个人。

    在自己家里调养,要用药还是侍候的人,都比在路上要周全得多,杨十一郎养了几日,就较之前好了许多,有精神了,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去查,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捅他刀,杀了他的女人又杀了他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护送他回京的侍卫们皆道,那些人武力不差,杨十一郎便骂,“那天在船上,既然都已经下药了,还下什么迷药,为何不直接下毒药,一气把人统统毒死了事?”

    “十一少爷,不是我们不想,而是,他们在船上,若把他们毒死了,船家一害怕,肯定会把我们供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十一郎不屑的瘪嘴,“供出来就供出来,难道咱们家还怕这个不成?”

    侍卫们很无奈,他们是侍卫,不是杀手好吗?身上能有迷药就已经很不错了,他们一般只会带伤药或解毒丹之类的,之所以会带着迷药,那全是因为怕路途遥远又颠簸,怕小公子受不住,才会特意找人配了迷药,每晚睡前掺一点在水里喂给小公子喝,好让他一夜安眠不吵闹。

    谁也料想不到,竟然会派上用场,用来拦阻那些追兵,只是……当初怎么就没多个心眼,等他们服了迷药昏睡后,把他们查个底朝天呢?也就不至于现在还要费神去查他们是什么人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最爱扮猪童鞋宝贵的月票、谢谢紫晶果子童鞋宝贵的月票、谢谢nicole929

    童鞋宝贵的月票、谢谢enigmayanxi童鞋宝贵的两张月票及打赏的香囊~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支持与爱护~今天临时出差,累到快要趴下了><,迟到现在发文,我面壁思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