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各有盘算的贵客们 四

第七百七十一章 各有盘算的贵客们 四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范安岳的计划很简单,尽可能的从这些远来的贵客手里掏钱,财大气粗是吧!不敲他们竹杠敲谁的呢?

    拉着杜云寻,两个人挑灯夜战,范安阳不知道他们两关在画室说些什么,只交代人送夜宵和补气的汤水进去,她自己则是该吃吃该睡睡,完全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惹得好不容易终于能回房休息的杜云寻看了好生怨怼,他累得半死,结果老婆竟然睡得这么香甜!上床之后,忍不住就把老婆揉醒来,好好的折腾她一番,待*散去,他才抱着疲累的老婆满足的睡去。

    隔天男人心满意足的出门去,被折腾了一夜的女人才呜咽着埋在被子里,不肯起床,累死啦!真是,范安阳眼睛还没睁开,就感觉全身软绵绵的,动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想到是怎么被折腾成现在这样的,她就感到脸上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娘,娘。”小手拍拍被子,小煦没看到他娘,又用手拍拍被子,以为他娘在和他玩躲猫猫,还是没出来,好奇怪啊!

    小煦扶着被团站起来,用力扑上去,想要翻过被子山,到床的里头找他娘,奶娘站在床边看着,不敢伸手去抱他,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,那被子山裹着的就是二少奶奶。

    只是二少奶奶怎么不露面呢?

    墨香和砚香过来,把小煦抱起来,“二公子,咱们先去吃饭好不,你看,你肚子在叫了。”

    小煦想要找娘,张嘴就喊娘,不过今天,他娘都没应声。奇怪,娘去哪儿了呢?砚香有些不知所措,墨香则哄他,“二公子,咱们先去吃饭,吃了饭才有力气找人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歪着头想了想,也不知他听懂了。还是肚子饿得他受不了。终究转身让奶娘抱着他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墨香这才让砚香命人备热水,等热水来了,才侍候范安阳去净身。

    范安阳进了浴间。泡到热水里头,才舒服的吁了口气,墨香体贴的帮她轻轻揉着肩头,边和她禀报。“七少爷一早用过饭,就和二少爷一起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回府。还是去师父那里?”

    “没回府,看样子是被夫人给吓坏了。”墨香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范家现在除了范安岳未成亲,也就只剩那三房那位四姑娘了,虽说女子不好晚嫁。但照她那个脾气和性子,也怪不得三夫人不愿为这个庶女的婚事操劳,净想着要高嫁。却不看看自个儿的条件和身份,身为庶女。没有外家的帮助,又不得嫡母欢心,与家中兄弟关系也不好,她和她姨娘又不得范三老爷看重宠爱。

    她要挑人,人家也要挑她,之前她还伤了腿,现在虽然是调养好了,但到底是留下了后患,每到阴雨天,伤处总要作怪,走起路来就不灵便。

    范四姑娘的婚事难办,范安岳的婚事也好不到哪儿去!首先就卡在人选上头,范太傅年纪大了,对小孙子的婚事纵使上心,却一时寻不到合适的人选,眼看他一天天大了,只得把相看孙媳的事交给媳妇去办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范夫人有帮别人相看女婿、媳妇的经验,却没有为自家儿女相看的机会,因为范安柏媳妇人选是范太傅订的,女婿也是两方祖父谈好的,她这个当娘的,其实根本就没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轮到范安岳的时候,她心里实是忐忑不安到了极点,就怕给他挑了个不合心的媳妇,惹儿子嫌弃,为此她弄来不少姑娘的画像,想让儿子从中挑选看中意的,谁知道,这小子比滑溜的泥鳅还难逮,他像是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总是能在最后一刻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这回好不容易逮到机会,怎能轻易放过,自然是要盯着挑一个合心意的姑桨出来,却忘了,光看画像没看人品,范安岳怎么肯轻易松口。

    看到兄嫂夫妻和谐,姐姐和姐夫夫唱妇随,范安岳当然也想找个合拍的人,只是这人选不好找啊!

    范安阳问过他,想要个什么样的妻子,他真没想过,所以回答不出来,他一直以为这事离自己还很遥远,直到他娘把那一摞高得惊人的画像堆到他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小路怕是真没想过吧!”范安阳捧起手轻泼脸蛋,墨香捧来厚暖的巾子将她包住,侍候她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“七少爷年纪不小了,您都生了一个孩子了,他还没成亲呢!”

    范安阳笑了笑,“他忙着呢!昨天听他的意思,怕是等忙完冬季拍卖会,就要专心念书了,他如今还没有官身呢!”

    范家是书香门第,范太傅对小孙子搞拍卖楼的事,略有不悦,不过他自己也承认,做官不能不通庶务,所以他没有拦着范安岳去做这事,但也不能因为这事就放弃科举。

    “七少爷怎么不跟夫人说,他现在没官身,等他考上进士之后,这媳妇的条件就能往上调一调了!”

    范安阳瞟她一眼,“他八成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墨香有点惊讶,“七少爷那么聪明,怎么会没想到这点?”

    “当局者迷啊!我娘也是急昏头了,不然,她也不会急着在这时候逼他看那些画像。”

    墨香默然。

    等范安阳出浴间时,就看到她儿子盘着小胖腿托着腮,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听到他娘的声音,小煦扁着嘴没说话,奶娘想开口,砚香看她一眼,她便住口退了回去,瑞香靠上来低声道,“二公子吃饱了,要进来找您,奶娘不知说了什么吓他,二公子听了很生气就抡着拳头要打她,砚香拦了他,抱他进来等,奶娘想哄他出去,又拿话吓他,二公子气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她拿什么话吓二公子?”范安阳睃那奶娘一眼,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瑞香瞪了那奶娘回道,“她吓二公子。说他如果不听她的话,您就不要他了,要把他送给别人家去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听了眸色一暗,这奶娘是没脑子吗?竟然当着砚香她们的面,这样吓孩子,还是说,她仗着奶了孩子几个月。以为她就算她犯了错。自己也不会处置她?

    板着脸打发走奶娘,范安阳抱着儿子好生劝哄了一番,才让小家伙开心起来。笑眯眯的去翻玩具出来玩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在炕上专心玩耍,范安阳才疑惑的道,“我记得她之前还好好的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墨香却道。“您性子好,二少爷也宽厚。她以为奶了二公子,您就会留着她一直侍候二公子,这心啊,大了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摇头。“她没听说,我把四少爷的奶娘给撵了吗?”四少爷是庶出,记在方姨娘名下。由方姨娘养着,他那奶娘就是个心大的。

    “这哪能一样啊!”墨香笑。“您瞧是要换了她,还是就辞了?”

    “辞了吧!小煦也大了,不用奶娘了,不过倒是得给他找个管事妈妈,帮我管着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许嬷嬷在吗?”墨香提醒。

    小煦跟着爹娘住,所以他的东西目前是由奶娘和许嬷嬷管着,许嬷嬷是杜云寻母亲的陪房,小煦出生后,杜云寻便调她去照看儿子,她生性低调,很少露面,有什么事都是奶娘出头。

    “许嬷嬷年纪也不小了,小煦活泼好动,帮他管着屋里的东西就够了,照看他,我想还是年轻的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墨香想了想点头,“这倒也是,我婆婆就说亏得她年纪还算轻,不然孩子们皮实,她要是年纪大点,怕管不动他们呢!”

    范安阳把范嬷嬷和顾嬷嬷请来,跟她们说了这件事,顾嬷嬷愣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那个奶娘不好?”

    墨香便把奶娘吓唬小煦的事情给说了,范嬷嬷板着脸颌首,“这样的奶娘是得换,怎能跟孩子说这种话呢!”

    顾嬷嬷知是这个原因,暗松口气,“既如此,那奴婢这便下去找适合的人选来让您挑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嬷嬷了!”

    顾嬷嬷和范嬷嬷应承下出了门,范嬷嬷才转头问顾嬷嬷,“你说二少奶奶怎么会突然想要把奶娘给辞了?是不是知道了,奶娘家里那些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知道吧!嗐,原先以为是个好的,没想到家里头好过了,有几个钱就变样了。”

    顾嬷嬷奉老太爷之命,帮着范安阳管家,虽没有挂内总管的名头,做的事却不比内总管少,小煦的奶娘当初也是她从家生院里挑出来的,当时挑了好几个,不过最后只留了她一个,以为是个老实的,却没想到,前几天,听街坊说,奶娘的公爹在外头帮人揽事,听说谢银就几百两。

    她听了觉得奇怪,这奶娘的公爹不过就是个种田的泥腿子,怎么在外头跟人揽事,叫儿子去一打听,才知该糟,奶娘的丈夫和公爹都仗着她在杜家做奶娘,拿着这名头在外头大包大揽的,顾嬷嬷已经跟杜相说了,杜相交代杜大总管去处理,她正愁不知怎么跟二少奶奶说,就怕那边堵了奶娘丈夫和公爹的路,这头奶娘就求了二少奶奶出面,到时这事可怎么处理啊!

    不想,二少奶奶竟开口要辞退奶娘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给二公子找个什么样的管事妈妈啊?”范嬷嬷问。

    “挑个年轻点的,不太会管事没关系,还有许嬷嬷坐镇呢!”

    顾嬷嬷忽然道,“这奶娘有问题,怎么许嬷嬷不早提醒一声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不只顾嬷嬷在问,瑞香和砚香也在问,范安阳笑了笑,“许嬷嬷平日都待在屋里,很少出来,奶娘在她跟前若没露过馅,她自然是不会知道奶娘有问题了!”

    当范安阳在为儿子的管事妈妈伤脑筋时,嘉宁郡主也在为自己身边侍女们头痛,这些侍女再漂亮也是她从羌部挑选而来,才不是让她哥拿来和大燕人联姻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想嫁给大燕的亲王了,你又怎么知道她们不乐意嫁给大燕的商人?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羊种童鞋打赏的平安符,谢谢看漫天云卷云舒童鞋宝贵的月票,卡文大神近来真的很爱我,一直缠我不放手~摊手望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