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六十七章 远道而来的客人

第七百六十七章 远道而来的客人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悄悄的,冬日的第一场雪在夜半时分降临,一早起来霭霭白雪让孩子们笑开了脸,大人们则忙着取来冬衣给急着出去玩的孩子穿上。

    四方馆里头,阿奴和侍女们帮阿瑶穿上冬装,阿瑶年纪小容貌秀丽,穿上大红大燕幼童穿的服饰,看起来真像是个女娃儿,阿奴看了直想笑,侍女们忙提醒她,前一天才因此惹阿瑶恼了,今儿可不好再让他哭闹了。

    阿奴点点头,“阿蕊呢?”

    侍女们摇摇头,阿蕊是她们当中唯一一个有兄弟在身边的,阿蕊的阿兄大树武艺并不佳,是阿奴帮着跟族长说了好话,族长才勉为其难的将他收入护卫中,没想到这次一出事,有兄长作伴的阿蕊,便成了她们艳羡的对象了。

    如果灭族是真,那她们这些人除了彼此,就再无亲人了!

    阿瑶穿上香香软软的厚实衣服,换上厚底靴子,高兴的在屋里转悠,小孩子关不住,赖着他姐想要出去。

    廊下避风处,阿蕊拢紧衣领,问:“哥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主意吧!”大树是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从四方馆那些厨下及仆役口里听到关于杜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去打听杜二少爷的事,你去打听三少爷作啥?”阿蕊气不打一处来。救了阿奴的少奶奶,是杜二少爷的妻子,她哥不去打听他的事,去打听三少爷,真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大树急忙道,“不是啊!那杜二少爷已经娶妻生子,他妻子又是他家姑祖母的外孙女。怎么可能允许他纳妾,他们家大少爷在任上,三少爷还没娶妻呢!”大树原本是想,杜家三个兄弟一个不在京里,一个有妻有子,这妻靠山还不小,算来算去。大概就那三少爷最好近身了。

    他未娶妻。也没订亲,他亲娘虽在,但在庄子上养病。大树觉得既然要进门作妾,那自然要挑个好的,二少爷听说脾气不怎么好,又己有妻小。怎及得上杜三少爷好拿捏呢?

    好拿捏,才好吹枕头风。让他帮忙去杜相跟前说话,请他帮他们风夷跟阳夷族讨公道啊!

    阿蕊跟着阿奴姐弟进杜府,却是见过杜云寻的,那一眼。就把她的心魂给勾走了,回来之后便念念不忘,当然。她念念不忘的还有杜府的富贵。

    只是这等少女心事,她再怎么大大咧咧的。也不可能跟兄长说,因此兄妹两个,在人选上就有了岐见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若要进门去作妾,还是杜三少爷好。”他苦口婆心的给妹妹解说着好处,阿蕊却道:“哥你懂什么啊!那个杜二少爷可是在皇帝跟前说的上话的人呢!那三少爷怎么比得上。”

    大树大奇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里侍候的人说的。”阿蕊脸微红,要大哥再去打听。

    他们兄妹两个说得很理直气壮,彷佛阿蕊想进杜府为妾,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,毕竟,在族里,阿蕊可是不少儿郎求娶的,还有不少西南卫所的兵将想收她为妾,只是碍于她是阿奴的侍女之一,她的婚事要阿奴点头,不然他们家那些亲戚怕不早挑花了眼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不曾考虑,杜府会拒绝阿蕊进门作妾。

    另熊大他们也在说这件事,这几日,他们小心的去打听过了,予人作妾,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富贵人家的老爷、少爷们要纳妾,首先得要他们的妻子同意,否则就算男人收用了,女主人没点头,这妾就不算妾,如果是家里丫鬟被收用,女主人没同意,那她们就还是丫鬟。

    至于外头的,无媒苟合,那叫外室,生下来的孩子,都可能不被承认,谁知道这外室在外头规不规矩,有没有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不清不白,又如何能保证生下来的孩子,真是这个男人的?

    几个护卫还特别问到莫七老爷家的妾,被问到的人听了直笑,“大爷您说的是南靖伯那几个不肖的兄弟啊?嗐,他们是去打仗的,不是让他们去纳妾的,这样带回来的妾,见不得光!瞧,这一曝了光,可不就让他们家败了!”

    “这妾通买卖,你们没看,莫家那些男丁被流放了,女眷回了老家,家产都被抄没了,没钱上路咋办呢?嘿,这时,就是把他们家的下人、妾室全发卖了,换得的钱充作他们的路费。”

    莫家那些妾室被卖,他们都曾耳闻,这会听那护卫转述这话,不禁都沉了脸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阿奴去给人作妾,作妻倒还可行。”只是作妻的话,大燕谁会想娶个已被灭族的女子为妻?而且阿奴现在的身份,可不是风夷族族长的孙女,而是族长孙子的奶娘。

    在他们头痛不已时,阳夷族族长和风夷、玄夷的人也来到京城,看到满眼繁华,屋宇相连的京城,从不曾看过这么多人的几个汉子忍不住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年约二十的阳夷族族长坐在车里头,对躺在身边的风夷族族长道,“阿爷,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风夷族族长风大川睁了只眼,“辛苦你了,阿刚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名唤阿刚的阳夷族族长苦笑了下,他喊风大川阿爷,因为他阿母是风夷族族长的女儿,他是风大川的外孙,他抿着嘴帮风大川拉好被子。

    阳夷族强盛,风夷族族长把女儿嫁过去,不足为奇,只是他那女儿和女婿,早在十五年前,就被他女婿的好兄弟米志给害了,抢了他族长的位置,还把他女儿留下的儿子当奴隶待。

    风大川一直在想要帮外孙抢回族长之位,但女婿那好兄弟手腕了得,靠着姐妹给人作妾牵线,与大燕高官及将领合作,把其他几族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九夷俨然以阳夷为首,在西南一地几乎是土皇帝了。

    风大川那天误打误撞。发现这件事,因而被阳夷族族长米志给砍了,幸好阿刚及时发现救了他。

    米志统治下的阳夷虽然很强盛,但只有顺从他,又有能力的人,才能从他手里讨到好处,其他人在他眼中就是替他挣钱的工具。手艺好的银匠被他送到京城后。就被莫七老爷关在作坊里,日夜不休的制作银器,在他们眼中。这些人就像是微不足道的蝼蚁,稍有不慎动辙被打骂,甚至丢了性命也没人在乎。

    时日一长,他们的家人生疑。在族长米志那里得不到解答,不禁就想念起旧族长统治时。是何等的自由自在啊!阿刚便这样悄悄的收拢了一批人,那日见外祖父被砍,他便不再忍,带着那些部下。趁米志一行人志得意满在庆功时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尔后,他带着人分别赶往风夷和玄夷。因有叛徒与阳夷合作,大燕的兵有带路的人。如入无人之境,虽然及时逃往禁地,但活下来的人实在不多,且都有伤在身。

    风大川知悉后,便不顾自己的伤势,叫他带着自己和风夷、玄夷的人进京来,深怕来迟一步,大燕的皇帝要出兵打阳夷。

    “怎么也没想到,还能看到你接过族长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阿刚苦笑,他自己又何曾想过呢?只是他这番急急进京,扔下才接手的阳夷,回去时,该不会又有人窜夺族长的位置吧?

    “那个姓纪的,死在玄夷禁地里,大燕皇帝会不会……”生气啊?

    风大川低声呵笑,“那人是活该,在咱们九夷多少年了,还会任人瞒骗,去往禁地,活该他死在禁地里。”

    阿刚没去玄夷,是派心腹去的,只是玄夷才遭自己人背叛,所以面对阳夷族的人,自是不肯老实交代,西南卫所指挥使纪希行是怎么死的,他们没有交代细节,只说他死在他们的禁地之中。

    风夷亦然,虽然阿刚是族长的外孙,但多年不曾走动,谁也不敢轻信,风夷的损失不及玄夷大,风大川的儿子们只说,因早发现有人起了异心,所以提前做了防备,细节却未曾与阿刚详说,阿刚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车行至京城朱雀大道时,另两支穿着异族服饰的车队一前一后的从两旁街道进入朱雀大道,风大川的小儿子风昌像阵风似的刮进车里,“阿爹,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老头还没死,自然好。”说完忍不住咳起来。

    阿刚忙把老人扶起来,风昌端了水过来,大燕的茶他们喝不惯,他们习惯喝自已族里制的药茶,不过风大川受了重伤,正服着药,药茶就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“方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听他们说是北齐和东靖国都派人来了,北齐人生得瘦高壮实,我瞧着他们的旗子上头绣着大狼头。”他顿了下,又道,“东靖国的人长得粗壮,这胡子跟头发都长,看起来很吓人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……听他们说,东靖国的人生得像熊,怪不得他们的图腾是熊。”杜云寻边说,边在画册上以简单数笔勾勒出自己今天看到的东靖国旗帜。“北齐人崇拜狼,他们的王称为狼主,他最倚重的两大重臣,分别为左翼狼王和右翼狼王,他们的图腾分别是狼头朝右及朝左的狼图腾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狼主的呢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朝中间吧?”杜云寻被考倒了,他没见过代表狼主的旗帜,。

    范安阳没继续闹他,只问,“他们都住进四方馆了?四方馆容纳得下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杜云寻嗤笑,“你太小看四方馆了,四方馆周遭有好几座宅邸,都是属于四方馆所有,平日闲置着,就等着这种时候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见他神色不对,范安阳想了下,问,“师父不会刚好相中了四方馆名下的宅邸吧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杜云寻没好气的哼了哼,“师父那个老奸巨猾的,相好了就叫我去跟皇上说,让皇上把那宅邸拨给拍卖楼用,那是四方馆的,专用来招待外宾的,怎么可能拨给拍卖楼来使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嘴角微抽,略安抚了丈夫几句,“京里不是有座曲池吗?曲池附近不是还有几座皇家园林,若是挑那里的园林,皇帝不定会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外头丫鬟来报,道是风夷族族长递了拜帖来,想要拜见二少爷夫妻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风夷族族长已经死了吗?”怎么会跑来京里,还给他们夫妻递了拜帖来。

    杜云寻闻言一笑,“人家族长死了,不能再选新的族长,说不定是新族长呢!”

    送帖子来的丫鬟摇头,“就是这一位族长,没换新的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出差回来后,待处理的事有点多,都没办法偷码字。。。昨天忘了说,谢谢gingerxx923童鞋宝贵的月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