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敬茶

第七百三十八章 敬茶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廊下的鸟雀吱啾,院子里传来洒扫的声音,范安阳睡得迷迷糊糊,忽然感觉四周变亮了,然后就感觉脸颊上有东西在拍她,谁啊?

    睁开眼睛,就看到一双乌亮亮的笑眼,看到她睁眼了,小煦很高兴,又用手拍她的脸,他还不会说话,可是会认人了,小嘴一笑,口水就成串滑下来,滴到了抱着他的人手上。

    他爹很无奈,儿子正从无齿之徒努力升级成为有齿之辈,所以做爹娘的得忍着他在努力过程中,带给他们的小小困扰,如,被口水炮弹攻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流口水了?”

    &(;“他要长牙,当然会流口水。”范安阳还没完全醒,只是凭直觉回答,小煦看他娘醒了,高兴的拍拍手,转头冲他爹笑,他完成任务了唷!叫醒娘亲了,快快给他奖励!他饿了!

    范安阳微微坐起身,解开衣襟喂奶。

    小煦现在开始吃米糊糊和果泥,不过一早醒来,还是习惯要他娘喂奶。

    杜云寻看着那白晳的山峦和顶峰的茱萸,眸色微暗燃起幽幽火光,范安阳感觉到他炽热的视线,没好气的抬头看他,杜云寻俯身到她耳边低语着,等两人独处时,要对她做什么,直把她羞得耳根子泛红。

    “孩子还在这里,你说什么浑话!”范安阳头也没抬的娇嗔。

    杜云寻伸舌在她耳上舔了一遍,满意的看她的脸色转成绯红一片,才轻轻在她颊上亲了一下。没等她开口,就又在儿子头上亲了一下,小煦努力喝奶中,已成出柔细乌发的小脑袋上全是汗,感觉到父亲的亲吻,小脑袋转了一下,张开想睡的眼睛看他爹。

    杜云寻被他看的,心底软成水,“乖,吃饱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小煦咧开嘴朝他爹笑了笑。又闭上眼努力喝奶。他一个晚上没起来喝奶,所以是饿醒的,所以填饱小肚子就开始想睡觉,父母亲陪在身边。让小朋友很有安全感。喝着奶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大嫂要敬茶认亲。让他睡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会儿让人把他包得紧实些就是,要不是族长、族老他们都来了。指明了要看他,祖父才舍不得抱他出去吹风。”杜云寻直言道。

    族长他们难得进京一趟,自然是想要看看这些小辈们,范安阳听杜云寻这么说,便问,“那三妹妹和四弟是不是也要……”虽是庶出的,但也是杜云寻的弟妹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带出来认亲,不过姨娘们就不必了。”杜云寻冷冷的道,他对这些姨娘没好感,他娘还在时,就常常被姨娘这种生物气着。

    范安阳点点头,低头看看儿子,小煦已经睡得很熟,可是还是舍不得放开口粮,时不时吸两口,杜云寻却舍不得妻子受寒,伸手把儿子抱开,帮范安阳把衣服拉好,还顺势揉了一下,成功的得到范安阳一记白眼,“我把儿子抱去给奶娘,你再歇一会儿,时间还早,咱们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老家那些长辈们都在,今儿要敬茶认亲,他们肯定起得早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他们今天早上没那么早起。”杜云寻胸有成竹的道。

    范安阳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!就是家里酒窖的酒需要补货了。”说完就用小毛毯把儿子紧紧的包起来,然后把儿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范安阳心道,待会要把墨香她们叫来好好的问一问,可别不经意得罪了老家那些长辈们才好。

    被窝又暖又软,范安阳闭上眼就又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等到墨香她们进来唤人,她才完全清醒,睁开眼见屋里一片明亮,心道完了,不会日上三竿了吧?

    “几时了?”她连忙推被坐起急急问道,砚香拿着早已熏暖的衣服侍立一旁,听她问,忙回道:“才辰正,还没到时辰,您别急。”

    认亲敬茶安排在巳正,她是当家人,这个时候起来是有点迟了。

    瑞香帮着侍候她穿衣,边道:“二少爷已经先过去,让您别急,二少爷说,有什么事他处理就好,让您吃过饭再过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爷用过早饭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吃得不多,一早墨香姐姐问过二少爷身边的小厮,二少爷他们昨晚上陪着老太爷他们喝酒,大概一早胃口就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想了下,吩咐人给杜云寻送碗醒酒汤去,再让大厨房给老太爷他们所有人统统送醒酒汤去。

    瑞香应诺而去,砚香才悄声跟范安阳道:“大小姐和大公子他们都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吃过早饭了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,是陪着二少爷用的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点点头,大略收拾好,就先去看小念念姐弟,小念念眼眶有点红,小宝一看到她,就冲过来抱住她,“婶婶早!”

    “小宝早。”范安阳拍拍他的头,带他到窗边的大炕前,小宝就自己踢了鞋爬上炕,小念念则是牵着范安阳的手没放。

    “怎么过来了?没先去跟你爹请安?”

    “爹还没起呢!”小念念觉得有点失落,可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,范安阳见状便不多说什么,日子长着呢!人都是相处出来的,王进苑是个大气的女孩子,小念念虽然年纪小,但她很聪明,相信她能感觉得出来,谁待她是真心,谁是假意。

    小念念原以为婶婶会说些什么,没想到她什么都没说,不禁好奇的望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,有人说,继母都不是好人。”看弟弟趴着窗子往外瞧,没注意她们,小念念才怯怯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范安阳点点头,心里却在叹气。为什么总是有这种无聊的人类,喜欢在小孩子面前乱说话呢?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念念不知道。”小姑娘想了想,最后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没关系,日子长着呢!你可以自己去看,去观察,人要有自己的判断力,不能听人说什么就信什么,丝毫没有自己的看法。就好像,婶婶教你画画一样,我说得再多画得再多。画出来的都是我的观察。我的心得,不是你的,只有你自己去感受去体会去观察,然后画出来的画。才会是你的画。”

    念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“婶婶的意思是。要我自己观察,母亲,是不是好人?”

    范安阳点了点头。小念念却疑惑的问,“她不是您的表姐吗?您为什么不替她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,那需要你自己去看啊!”

    念念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范安阳让人送念念姐弟去杜云启的新房,她们姐弟要向父母亲请安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在丫鬟和奶娘的簇拥下离开,范安阳便对墨香几人说,“方才念念跟我说,有人告诉她,继母都不是好人。去给我查清楚,是谁在乱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墨香几人面色沉沉的应下,看看时间不早了,便侍候范安阳带着小煦去大花厅,今天敬茶认亲的地方,就设在大花厅。

    范安阳到的时候,族长他们还没来,杜二太太和杜三太太已经带着儿媳在厅里帮忙,管事们怎么敢让她们动手,只是拗不过她们二位,便请她们帮忙准备茶水,说是请她们帮忙准备茶水,其实也只是请她们清点一下人数,免得待会敬茶时出状况。

    看到范安阳过来,她们妯娌两忙迎了上来,对范安阳十分客气,范安阳很是头痛,很想跟她们说,不用这么客气,你们可是长辈呢!可又不熟她们的脾性,怕对她们太客气,回头就蹬鼻子上脸,想拿捏她了!

    幸而顾嬷嬷发现她的窘境,赶过来解围,又软硬兼施才把她们几位给劝去一旁的厢房稍坐,等其他们族人人到齐。

    族长他们姗姗来迟,每个人的神色都有点萎靡,他们坐下没多久,杜相父子也到了,范安阳注意到走在杜相和杜大老爷身后的男人,身材样貌和杜相有五分像,看来有点畏首畏尾,范安阳看着好一会儿,才想起他就是杜三老爷。

    杜大老爷父子相貌、气质都极为出众,其中最为出色的当属杜云寻,要是杜云瑶还活着,应该会比她二哥还要漂亮吧?

    杜云寻就跟在他们身后,杜相父子走进堂厅和族长话家长,他则走到范安阳身边来,“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奶娘带他在旁边的暖阁里,他还在睡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点头左右张望了一下,“怎么没看到念念她们姐弟?”

    “我让她们去跟大哥大嫂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顿了下,才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都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,不过杜云寻希望念念姐弟的运气会比他和妹妹好,不过,不怕,要是王进苑不是个好的,有他这个叔叔在,不会让她们姐弟受委屈的。

    顾嬷嬷使人来报,丁老夫人过来了,范安阳忙和杜云寻迎了出去,丁老夫人看她脸色红润,知道她没累着,心底大安,又挂念着王进苑,略说几句就往厅堂去,族长他们见到丁老夫人很是欢喜,说起来都有近十多年没见过面了,聊了几句之后,杜云启一家过来了。

    杜云启气宇轩昂,王进苑端庄大气,两个人站在一起,就给人很相配的感觉,大伙儿直道,他们是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王进苑今日梳了低牡丹髻,戴了金缠丝镶红宝头面,身着正红洒金小袄牡丹裙,一看就知道是新娘子了!向来爽朗大气的她,难得的一直羞红着脸,看来娇羞可人,小念念姐弟跟在父母身后,进到厅堂后便跑过来找范安阳。

    族里的一位堂嫂领着新人向长辈们敬茶,来到杜云寻和范安阳一家三口面前时,王进苑的脸更红了,范安阳朝她眨眨眼,王进苑则回敬她一眼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谢谢香香1221童鞋宝贵的月票,感谢邀月青旋童鞋宝贵的月票,没想到台风来不用上班,反而码不出字来,这是什么魔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