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零八章 喜事一箩筐 二

第七百零八章 喜事一箩筐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太后宫中,富阳侯夫人捏着帕子频频拭泪,世子夫人坐在一旁柔声劝哄着。

    “母亲,娘娘身子大安,您应该高兴才是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高兴的!”富阳侯夫人哽咽道。

    太后本不耐烦听她哭哭啼啼的,听她说是高兴自己大安,才哭成这样的,不免就消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你,别哭,了。”太后有些缓慢的开口,“吵。”

    富阳侯夫人听到前头太后叫她别哭,心里暗喜,再听到后头这个字,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。

    太后这是嫌她吵?

    世子夫人暗笑,太后年事已高,又是病中,怎耐烦人对着她啼泣不休,听说大公主就是因为这样,才惹得太后不喜的。“母亲,娘娘大安是大喜之事,可不好冲了福气,咱就不哭了吧?”

    富阳侯夫人顺着儿媳递来的台阶下来,“欸,欸,不哭,不哭了!”随即又道,“说起来,已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娘娘了,娘娘看来气色真的变好了!”

    太后呲牙裂嘴扯出扭曲的笑脸来,富阳侯夫人看了有些心酸,想到当年,得知将进宫侍候先帝时,那个漂亮的小姑娘,站在她面前,发下豪语,“我将来要做皇后、还要当太后,祁皇后就等着被我挤下去吧!”

    她还记得自己急急的要捂住小姑子的嘴,这种事情怎么能乱嚷嚷的,要是让人听见了,可怎么得了?而且祁皇后育有皇长子,这皇后、太后都轮不到杨氏来当,宫里头的贵妃、贤妃、玉妃一个个都不是善与之辈。

    小姑子生得是漂亮,可是宫里头从不缺漂亮的女人。怎么想也没想到,最后竟然真让她做了皇后,只可惜,连生两胎都是女儿,后来就再没消息。

    富阳侯夫人想到了嫡长女杨元露,忍不住轻叹口气,想当初。因为小姑子没生儿子。丈夫就想索性让嫡长女嫁太子,如此一来姑侄两代都是皇后,未来的皇帝一样是他杨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妹妹生不出儿子。女儿也生不出儿子来!

    没想到先帝选了礼部侍郎方雷嫡长女为东宫妃,杨元露连个侧妃都没捞到,最后草草下嫁襄城侯世子为妻,不过好在。皇上后来还是让杨元雪进了宫,还让她生了三子一女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她的元露!

    “母亲?娘娘在问您。十一郎可有消息了?”世子夫人打断了她的思绪,富阳侯夫人回过神忙道,“没有啊!也不知他到底在那儿,都这么久了。也不知他是不是还活着?”

    嘴上虽是说着忧心,可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世子夫人忍不住别过脸去。婆婆太久没做戏了,这脸皮子僵得完全不听使唤啊!

    好在太后精神不济。没有发现她僵硬的表情,世子夫人只得在旁转移话题,省得婆婆一个不当心露了馅就不好,其实让太后知道,也没什么,怕就怕老人家身边侍候的人,一个不留心把消息泄露出去,那就不妙。

    却不知皇帝早就知道,杨十一郎是被杨家派人劫走的,楚明心还是皇后派去的人救走的哩!

    苏女官领着宫人上茶后,就留在一旁帮着世子夫人,找话题陪太后聊天,让正觉吃力的世子夫人感激的投去一眼。

    待用过饭,太后留富阳侯夫人在宫里歇午,富阳侯夫人没有推辞,在宫人的侍候下,去了偏殿歇息,世子夫人则留在太后身边,帮着苏女官服侍太后吃药,然后侍候她睡下。

    等药效发作,太后沉沉睡去,苏女官才起身对世子夫人笑言:“亏得有夫人帮忙,太后已经很久没这么高兴过了!”

    “太后病中,心绪难免起伏较大,姑姑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侍候太后是我们的本份,无所谓受累,倒是侯府近来听说不平静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与苏女官早就熟识,知她是太后心腹,便也没瞒她,“十一那媳妇回京了,侯爷想要母亲去接她回来,可母亲怎么肯去,以辈份来说,母亲是太婆婆,亲去接孙媳妇回家,未免太过了。”世子夫人小心的望了苏女官一眼。

    苏女官认同的点头附合着,“侯爷夫人考虑的是,明心姑娘虽是鲁王世子的嫡么女,但她已出嫁,便该对婆家婆母们恭敬相待才是。”苏女官顿了下,“怎不让大少奶奶她们去接呢?她们年龄相近,又是妯娌,她们去请,才不会让鲁王世子夫妻以为杨家意欲以辈份来压人。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失笑,“唉呀!苏女官可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!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当初怕漏馅,所以疑似楚明心的女尸运回京城,富阳侯便作主封棺下葬,鲁王世子想验明正身都不让,现在,楚明心活着回来了,他深恐楚明心说出什么对自家不利的话来,催着妻子去把人接回来,富阳侯夫人不肯去,事情就僵在那儿。

    富阳侯夫人不愿去,把事情推给世子夫人,世子夫人又怎么肯呢?苏女官这建议好,让大房的侄媳妇去接,她们是同一房的妯娌,是同辈,就算接不来,公爹也不好说孙媳妇什么。

    “夫人是当局者迷啊!”苏女官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待到夕阳西下,富阳侯夫人才与儿媳告辞出宫,在回府的马车上,世子夫人便对富阳侯夫人说了苏女官的建议,富阳侯夫人听了眼睛一亮,随即又迟疑问:“她怎么会突然跟咱们家示好呢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沉吟片刻,“她年纪也不小了,太后虽说大安,可是您也看出来了,太后就算好,也有限了,万一晏驾,那她……咱们宫里还有杨妃娘娘呢!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婆媳两同时暗道一声不好,今儿进宫,竟然都没想起要去杨妃那儿走动一下!世子夫人还好,富阳侯夫人脸色整个变了!

    这个女儿早在怀王议亲时,就跟家里渐行渐远,后来延喜的事情一闹,德惠嫁给怀王,她就彻底跟家里淡了。

    今日进宫,她们婆媳又把她给忘了,不晓得这孩子会不会多想啊?

    临华殿里,四公主气鼓鼓的托着腮向杨妃抱怨,“外祖母真的忘了咱们了!竟然连派个人来说一声都不曾。”

    本该跟女儿一样生气的杨妃却没有生气,相反的,她还笑得挺开心的,因为平王府传出喜讯,虽不是平王妃有喜,不过终归是喜事一桩嘛!

    “母妃有了孙子,就不喜欢我了!”四公主见杨妃都不理她,一个劲儿的跟嬷嬷交代着,明日要送去平王府的药材和各式赏赐。

    四公主的奶娘忙哄她回房去,四公主又等了好一会儿,见杨妃都不理会自己,气恼的一跺脚走了。

    后头杨妃这才抬起头来,“这丫头的脾气啊!”

    “四公主还小嘛!等大了就好。”宫人们道,杨妃却摇头,“不小啦!都及笄了,还小呢!”

    大公主眼看着就要出阁,很快就会轮到四公主出阁了,杨妃想起来就头疼,“可惜家里的侄儿们没有和她年岁相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要不然嫁回去舅家,是最好了!”

    宫人们七嘴八舌的附合着,忽地有个宫人冒出一句,“怀王妃和平王妃娘家好像几位少爷,年纪和四公主相当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动作全都停顿下来,等着看杨妃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说的是。”杨妃展颜一笑,“怀王妃家的就不用看了,平王妃家嘛!遣人去问问,看看有没有年龄相当的后生,要生得俏,还得脾气好,最重要的是,屋子里得干净。”

    宫人们应声而去,杨妃噙着笑转过身,又再挑起明日要送去平王府的礼。

    皇后宫里,雍王正在和皇后说起大公主。

    “京里传来消息,说大公主这些天脾气不小,身边宫人噤若寒蝉,就怕她动不动就大发雷霆。”

    “她自小就是如此,有什么不顺心的,就会立刻发作,我就怕她嫁出去没几天,就把驸马给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以前在她跟前,大公主还会做做戏,去了太后身边,为了讨好太后,她装得可乖了,不过婚事已定,京城宫中眼下都没长辈在,怪不得她就开始露出原形了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,她和二妹她们都是温柔乖巧的。”所以得知大公主狠踩母后一脚,然后去了太后身边时,把九皇子吓得不轻,还以为大公主中邪了呢!原来那才是她的本性,真是想不到啊!

    京城宜秋宫里的大公主,因为备嫁中,所以九皇子、十皇子的婚宴,她都不克出席。

    宜秋宫里的秋色最是迷人,只可惜大公主被皇帝派来的教养嬷嬷看得紧,每天困在屋里,根本没办法去欣赏,她整个人就像是困兽一样,一点小事就能引爆,侍候她的宫人们每天都引颈期盼,皇上赶紧回京,不然她们快要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火气旺盛,大公主原本莹白如玉的脸上,开始冒出痘疮来,可把侍候的宫人们急坏了。

    连夜请来御医看诊,开了药方和涂抹的药膏,谁知他才躬身要告退,就被大公主投掷而来的药膏瓷罐给砸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御医怒不敢言,连连告罪捂着伤处匆匆告退。

    宫人们急得直跳脚,要是让皇后知道这事,不知会不会怪她们侍候不力啊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