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百零七章 喜事一箩筐 一

第七百零七章 喜事一箩筐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杜云寻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并不怎么高兴,一进门就臭着脸,平日他一回来,小宝就会扑过去讨抱,今日却被他的黑脸吓到,直把头埋在奶娘怀里不出来,小念念也特别乖巧,交作业时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二叔,见他面无表情的收下转身离去,她才拍着胸口,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二叔今天的脸好难看。”小念念跟墨香告状,墨香点点头,“二少爷今儿心情不好,大小姐乖,别去吵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弟弟回房去玩。”

    小念念叫奶娘放下小宝,牵着弟弟的手小心的下台阶,“你跟婶婶说,我们回房去玩。”

    &nb{;“是。”墨香交代奶娘、丫鬟仔细侍候,看她们姐弟在丫鬟仆妇簇拥下走了,才转身问小丫鬟,“谁惹二少爷生气?”

    “没人,二少爷从外头回来,心情就不太好。”小丫鬟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去问问,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就传消息回来,墨香便去跟范安阳说,范安阳听了抿着嘴摇头,“我去跟他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爷正恼着,您可别跟他拗着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啦!”笑着打发墨香去看看小念念姐弟,她自己则去画室,杜云寻没点灯,独自坐在窗前,窗外的月光照亮他的侧面,显得孤寂而哀伤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父亲的意思?”范安阳坐到他面前,开门见山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是或不是,又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范安阳拉过他的手。杜云寻的手骨节匀称修长有力,掌心温热,“你在吃醋?”

    杜云寻扭头看她,月光下,女子的面容莹莹,笑容灿灿,明明照在她脸上的是月光,可是在他眼中,那笑容却似朝阳般熣灿。

    “吃谁的醋?”

    “三弟啊!"范安阳笑道,“要是我。我也要吃醋。万家做这么多坏事。不说父亲,就是祖父也这么护着,没有痛快的把谋害云瑶的凶手处置了,就连意图向小宝下手的万家舅父们。也手下容情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冷哼。范安阳起身坐到他腿上。偎在他怀里。“你吃醋,因为你认为,祖父和父亲对万家表兄弟们网开一面。是为三弟之故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没说话,不过身体却僵了下,范安阳又道:“这些年来,许家舅父一直放外任,对你和大哥别说照拂,就是日常也很少往来,你觉得是祖父和父亲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范安阳拍拍他的胸口,“你别忘了,之前是夫人当家,你觉得许家舅舅若年年都有送节礼来,她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那还用得着说吗?若他亲舅舅有送什么好的来,肯定也被那女人昧下了,因为范安阳管着家,所以他现在对家中庶务要比从前了解的多,父亲和祖父整天忙着公事,还常常夜宿官厅,有时忙起来,几天几夜没回府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“昧下不说,甚至张冠李戴,把舅舅送来的节礼,给你和大哥的礼,说成是万家送来的,把东西收入自己的库房,然后拿给三弟和二妹妹去用,舅舅远在任上,素日又少往来,谁会知道她在中间动了什么手脚呢?”

    杜云寻若有所思的玩着范安阳的手指头,“你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远在任上,就算父亲和祖父有照拂他,你和大哥也不知道吧?”有时候,关键时刻在朝堂上相帮一句话,可比金钱财货要值钱得多。

    范安阳伸手轻抚他的脸颊,“我问你,你觉得万家几位表兄弟,真的能考上功名吗?”

    杜云寻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真的有才吗?我看不然吧?”范安阳嘴角微翘,杜云寻长叹一声,“你说的对,我是在吃三弟的醋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啊!人都是偏心的。”范安阳坐起来,以手指轻点他的胸口,“像我,就很偏心啊!有什么好吃的、好玩的,我会记得给苑表姐留一份,却不会分给我二姐和三姐她们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笑,“那能一样吗?你二姐和三姐她们从小就欺负你,王家表姐好像从没欺负过你,还会带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范安阳轻笑出声,重又偎回丈夫怀里,小两口说起悄悄话来,墨香在外头探了探,见他们两头碰头在说话,忙转出去。

    万家一事落定后,紧接而来的是十皇子的婚事,这一次,高尚书夫人称病没去,高家老祖宗却来了,高大夫人随侍在侧,二夫人和四夫人也陪在一旁,倒是三夫人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与上次一样,高家老祖宗看到丁老夫人一行进门,便高兴的朝她们招手,丁大夫人和丁文芙姐妹簇拥着婆母走过去。

    文官和勋贵的家眷虽同在一处,但因往来的圈子不同,坐席并未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范安阳跟着自家大嫂和二嫂,走在长辈们身后,忽然听她二嫂惊呼道,“咦?她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范大少奶奶问。

    范二少奶奶暗指向孔雀开雀屏风后的那一席,“那是秀宁县主和她女儿,旁边那一桌坐的是鲁王世子夫人和,那是,楚明心?”

    楚明心?“杨家还没把她接回去?”旁边的女眷们也看到了,小声讨论著。

    “鲁王世子不肯。当初鲁王世子和夫人想验明正身,可杨家人却遮遮掩掩的,连看都不让看,就赶着把人下葬,现在想起来,不免要怀疑,这杨家是不是早就知道,从西北运回京的,根本不是正主儿!”

    丁大夫人打量了秀宁县主一番后,拉着大姑子问:“那就是秀宁县主,旁边坐的是她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丁文芙转头看了一眼,“大嫂。那孩子已经跟咱们无关,你可别犯胡涂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丁大夫人长声叹息,“只是看着筱安她们嫁人生子,就忍不住要想,她现在如何了!”

    刚回到京城时,丁大老爷不时叮嘱妻子,别再去想丁筱清,只是看着丁筱安她们一个个有了自己的小家,就连婚事一波三折的丁筱楼和王进苑,都有了人家。她不免要想。丁筱清回了亲娘身边,可已经出阁?

    因怕丁大夫人会克制不住自己,所以她身边的人都被叮嘱过,不许提起鲁王府的事。后来她忙着给儿子们相看媳妇。而后又忙着娶媳。媳妇进门后,她要掌理家务,还要教媳妇。接着媳妇们怀胎、生子,总算抱到孙子了,她是有孙万事足,每天忙得不亦乐乎,便渐渐淡忘了养女丁筱清,

    不想,却在这天看到了秀宁县主,让她不由得想起那个孩子来。

    她在身边的时候,丁大夫人对她是又爱又恨,毕竟是自小在跟前养大的,她亲生的三个女儿都早逝,如今还活在这世上的女儿,就剩她一个了!思念就像水一样,一旦开了闸就再也关不上。

    丁大夫人边走,边心不在焉的想着,丁筱清不会是已经嫁了吧?否则这种场合,秀宁县主怎么没把她带在身边呢?

    到了席面上,她心里还是牵挂着,只是在婆婆面前,她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打听秀宁县主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老天爷很帮忙,坐在隔壁的那桌的几位夫人、奶奶对秀宁县主今天竟然出现非常惊讶,席间就一直在说着鲁王府、秀宁县主及楚明心的事,正好让丁大夫人不费吹灰之力,就听到她想要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范安阳和自家两位嫂子,跟丁筱安姐妹坐一桌,丁筱楼甫出阁不久,穿得一身正红,衣上的绣样是如意绣庄新推出的,样式新颖绣工了得,很是引人注目,丁筱安瞧她满脸喜意,心知她婚后过得肯定很好,便不时逗她,直把人逗得要翻脸才作罢。

    王进苑则坐在范安阳身边,不时和范安阳小声交谈,范安阳眼尖,看到她双手手腕上多了一对碧汪汪的玉环,便问:“高家老祖宗送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进苑大方的点头,“我觉得老祖宗待我好得有点过了,不过我娘说,老祖宗这是希望抛砖引玉,最主要是希望日后我能待那两个孩子好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含笑点头,“老祖宗这才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既知杜云启再娶一事,高家的意见仅供参考用,何必去惹人嫌?两个玄外孙可在杜家啊!要是为了争面子,跟杜家撕破脸不相往来,将如何照顾两个没娘的孩子呢?

    还不如跟杜家选定的媳妇好好相处,人心是肉做的,不是人人都像万家那样。

    十皇子开府成亲之后,皇帝又要准备迁回京城了,接下来就轮到大公主出阁,太后的身体渐好,又有苏女官暗暗引导,太后便觉得,大公主这门亲订的好,这还没出门子,她的身体就一天好似一天。

    这日天光晴好,太后看着心情也好,苏女官便凑趣的建议太后,召娘家人进宫来坐坐,太后心想,娘家人好像很久没进宫来了,便点头同意,苏女官急急派人出宫去请。

    不多时,富阳侯夫人就带着世子夫人及孙媳妇们进宫来了,一行人浩浩荡荡,诚王夫妻和新晋为庆王的十皇子夫妻正好进宫来,看到这阵仗,不禁多看两眼,进了景福殿后,诚王就跟兰妃说了。

    “太后病了这么久,他们家都没进宫来看她,今儿怎么这么大阵仗进宫来了?”诚王道。

    兰妃抱着小孙女玩得正开心,听到这个话题,忍不住瞪儿子一眼,“你就会破坏气氛。”

    诚王毫无诚意的起身赔不是,“得啦!”兰妃嗔道,“之前富阳侯夫人很勤快递牌子要求进宫见太后,不过每回进来,都惹太后不快,以致影响病情,你父皇就让皇后拦了,现在太后大好,自然要让人家娘家人进宫来瞧瞧,省得在外头胡乱编派皇后不孝的闲言闲语来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谢谢神の宠儿*童鞋宝贵的两张粉红票~天灵灵,地灵灵,卡文大神快快退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