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六百八十七章 挣扎

第六百八十七章 挣扎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老祖宗毕竟年纪大了,又连哭两场,精神就有些不济,范安阳起身带小念念姐弟告辞出来,大夫人便请她们去她屋里,外祖母想要多跟外孙们相处,范安阳自不会拒绝.

    便随大夫人转去她屋里,高家几位夫人们尾随在后,二夫人睃了眼亦步亦趋紧跟在大夫人身后,一副欲言又止的三夫人,便利落的找了个理由,带着女儿,媳妇走了.

    四夫人带着女儿出了老祖宗的屋子,没看到丈夫,得知他早早就跟着公爹走人,四夫人不敢耽搁,急急忙忙牵着女儿回去了.

    三夫人却是带着女儿们和媳妇,跟到大夫人屋里.

    大夫人不好赶人,将人请进屋里,让丫鬟上茶,便把两个外孙交到丈夫手里,"你陪他们姐弟去玩吧!可别把人闹哭了!"

    高大老爷抱着外孙,牵着外孙女,笑呵呵的去了书房,虽是内书房,可三房的侄女们就算再想表现,也不好意思往大伯父的书房去,只得讪讪的坐在三夫人身边不动.

    大夫人不睬她们,拉着范安阳闲聊,从开始转热的天候,聊到京里最近新开的银楼,再说到最近新流行的绣花样子,三夫人婆媳几次想要插嘴,偏都搭不上话,可是又不想就这样走人,磨磨蹭蹭的,最后还是三老爷派人来请,她才百般不愿的起身.

    她们一走,大夫人这才松了口气."总算是走了."

    "她们还不死心啊?"范安阳端着茶抿了一口,叹道.

    "哪那么容易!她们现在就想绕过我们夫妻,哄老祖宗开口."高大夫人眉眼间俱是嘲讽之意.

    老祖宗对长孙夫妻有愧,但身为高家的老祖宗,她还得为其他儿孙们设想.

    现在就看在她心里.是愧意较浓,还是家族前途较重了.

    当年她虽是一番好意,但毕竟没能把高明亭给照看好.

    老祖宗原以为,自己做的很好,直到她的心腹楚姥姥接到彩玉的来信,她才晓得,在她面前一副忠厚老实模样的刘奶娘.心思竟然这么大!曾孙女被她教得偏了心思.怎么拉都拉不回来.

    这些年来,看着曾孙女撞得浑身是伤,娘家人不说帮她.还落井下石,好不容易终于熬到她想通了!也生了儿子,老祖宗心道,终于能放下心头重担啦!结果这孩子竟然走在自个儿前头.

    每每看着高大夫人.她心中的愧疚就挥之不去,然而这种感觉并不好受.若人还活着,她还能做些什么去弥补,好减轻负疚感,可是人已经死了!再怎么做.都已经无法挽回高明亭的生命了!

    高尚书夫人这时,以家族为出点,来劝老祖宗放下心中的负疚.给她一个台阶,让她说服她自己.再嫁个高家女给杜云启,是为高家着想,是为念念姐弟着想.

    不得不说,高尚书夫人的努力已然大有进展,因此范安阳带着念念姐弟上门,她便迫不及待的带着孙女儿们,到老祖宗面前,想要让她老人家看清楚,想明白,现在杜云启未再娶,范安阳可以带着两个孩子上门来,跟高家人亲近.

    一旦他再娶,娶的又不是高氏女,有继母在,就算身为婶娘的范安阳想让孩子跟高家人亲近,也不好插手去管兄嫂屋里的事.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没想到孙女们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,而一对曾外孙却让她功亏一篑.

    高大夫人与范安阳咬耳朵,"我真不知道她们脑子究竟是在想什么?不过我是不会让她们如意的."

    这件亲事的主导权全在杜家手上,但不管杜相相中谁家闺女来做长孙的继室,都要高大老爷夫妻肯,就算高家老祖宗出面,杜相也未必会见她.

    范安阳身为杜家的小辈,对此也只能傻笑,不然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王进苑和杜云启的婚事,就等着高明亭的孝期过了,才能浮上台面来,这也是高三夫人觉得尚有可为,而奋战不榭的原因,其实对高三夫人来说,就算订亲了又怎样?订了亲又退亲的人又不是没有!只要还未成定局,她女儿还没嫁,一切都还有翻盘的机会.

    至于旁人会不会因此受到伤害?那关她什么事呢?

    只是她低估了高大夫人的决心.

    送走范安阳她们,高大夫人便转回老祖宗跟前,与老祖宗密商了许久,隔天,便传出老祖宗今年想要去西山避暑.

    老人家因年事已高,所以每年迁往西山避暑时,就得先看她的身体状况如何,再来决定搬迁与否,如果她的健康情况不允许,高家就要有人留在京里陪她老人家.

    高明亭未出阁时,都是由她陪伴老人家在京里度过夏天,她嫁人之后,这个差事,便由各房的姑娘,及媳妇们轮流来陪伴.

    正当大家开始愁,不知今年是谁倒霉,要留在京里陪伴老祖宗时,她老人家竟然想去西山?高尚书夫人大喜,等去了西山的别院,她就安排三房的孙女们住在老祖宗的院子里,让她们日夜伴着老祖宗,时日一长,老人家心肠软,到时让她们哭求,老祖宗岂有不应的理?

    不过她得先把长子夫妻,弄离老祖宗身边才行.

    拉扒出自己的嫁妆单子.[,!],再三思量了两天,高尚书夫人才让人把长媳找来.

    "今年老祖宗要一道儿去西山避暑,咱们家在西山的别院实在住不下所有的人,所以,我想跟你打个商量."高尚书夫人斟酌再三,才看着长媳的眼慢慢的说.

    "您说."大夫人坐在下,迎视着婆婆的打量.

    "这是我在西山的一处宅子,有两进,我在想,你们夫妻和延哥儿住在这里,他们上朝也方便些."高尚书夫人把地契拿在手里扬了扬.

    大夫人笑容满面."成啊!长者赐不可辞嘛!既是母亲一片爱子之心,媳妇便代相公领受了!"她身边的丫鬟上前一步,从高尚书夫人的心腹婆子手里接过地契,大夫人仔细看过之后,心底暗嗤笑.

    高尚书夫人给的这宅子,她有印象,不大.真的不大.虽说有两进,但一进是倒座房,实际能住人的.也就二进院了,正房三间带两耳房,东厢三间,没有西厢.只有一座亭子,根本不能住人.也没后罩房,后院仅有两间退步,这侍候的人要是带多一点,就挤不下了.

    给他们这么一座宅子.就算老祖宗想过去住,也没地方可住.

    大夫人心道,婆母这次真是大出血啊!连宅子都拿出来送她了.不收白不收,可没人规定.她收了这宅子,就一定得住进去啊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高尚书夫人见媳妇不疑有它的收了宅子,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,婆媳两相对笑得很高兴.

    直到动身去西山别院,她在别院里,迟迟没看到老祖宗到来,才惊觉不对.

    "老祖宗呢?"高尚书夫人质问着,管事们摇摇头,她问三房的孙女们,女孩们答道:"老祖宗的车本来在我们前头,可是半道上车多,老祖宗说她头晕,叫车夫赶到路旁歇息会儿,叫我们先走."

    "你们就没等老祖宗,自己走了?"高尚书夫人闻言气急败坏的叫着.

    女孩们委屈极了,"老祖宗叫我们先走的."曾祖母话,她们敢不听吗?她们不是大堂姐,不是自小养在老祖宗跟前的,谁敢违逆老人家啊!

    高尚书夫人忙叫人去找,管事们连忙出门去找人,其实出了门,就各自寻地方坐下歇息了!老祖宗的马车是由大老爷父子亲自护送的,上哪儿去还用得着问吗?

    尚书夫人忘记了,长媳虽然随夫一直在任上,但她娘家在京里又不是没有根基的,不然,尚书夫人怎么会自她进门,就一直瞧她不顺眼,不就是因为人家是地道京里长大的吗?

    京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,她一个新进门的媳妇,倒比当家主事的婆婆还清楚,要是会持家的婆婆,便会利用这一点,把媳妇的优势变成自己的,偏偏尚书夫人不是这样的人,她反与媳妇置起气来.

    人家不搭理她,她便认为媳妇瞧不起自己.

    尚书夫人拿出一座宅子,想把长媳弄离身边越远越好,但其实,管事们都知道,大夫人在西山,不仅有宅子,而且比现在一家子人住的别院还要大,还要好,最重要的是,离皇上的离宫近啊!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的事,尚书夫人不晓得,还洋洋得意,觉得只给长媳一座小宅子,就把人打得远远的,实在是太划算了!

    "严管事,咱们真不用去找老祖宗啊?"

    "找啥啊?大老爷把人接到他那儿去享福了!咱们还找去干么?"严管事朝伙计招手,让他续茶.

    伙计提着长嘴壸动作轻灵的给座上所有人的茶碗都续上茶,转身离开后,严管事才道,"回去之后,都给我机灵点,可别给我漏馅啊!"

    "严管事,那咱们日后,就靠向大老爷了?"

    "不然你们还想靠上三老爷?"

    高三老爷眼高手低,身上挂着闲差,一个月里去衙门的时间,一支手掌就数完了,现在是靠着高尚书,一旦高尚书退下来,他还能有什么前途,二老爷和四老爷都比他好多了.

    尚书夫人就是因为如此,才会一心为他打算.

    几个小厮还有些犹豫,严管事索性直接撕开来说,"哪!你们看看,咱们老太爷这尚书的位置还能坐几年?老太爷年岁有了吧?他老人家已经是尚书之职,再上去便是宰相之位,但就算言辅退下来,也还有其他几位尚书,比咱们老太爷资历更深."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们家老太爷可能就坐在尚书这位置上,直到致仕了.

    以他们老太爷目前的权势,都没能让三老爷补上个有实权的实缺,三老爷日后的前途便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外人不晓得,他们这些管事最是清楚,这些年高府的花销日益庞大,收入远远不及支出,这么大的缺口都是大老爷补上的,一旦大老爷抽手,高府这花花架子就撑不住了!

    白痴才会靠向三老爷去.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不好意思,晚文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