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六百六十六章 婚事昏事 六

第六百六十六章 婚事昏事 六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看着外祖母脸上的笑,范安阳暗道,您这样幸灾乐祸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直到晚上,跟杜云寻说起此事,“也不知高尚书夫人是怎么得罪外祖母了,外祖母知道高尚书夫人被气病了,竟然很高兴耶!”笑得眉弯眼弯,毫不遮掩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杜云寻听了直笑,“你只记得她是你外祖母,忘了她是我姑祖母了?大嫂当初放纵刘奶娘苛扣我的用度,你觉得她老人家会怎么想?大嫂过世之后,高家做了些什么,她老人家会乐见人家这样对待自己的娘家人?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嘴上不说,面上不显,不代表她能容忍高家人蛮横的作为,“高家想再嫁个女儿给大哥作妻,简直就跟大万氏当年的作为如出一辙,你说,她老人家能忍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大万氏被休离杜家,丁老夫人会乐见杜家又陷入另一个泥淖里头吗?

    “祖父说,高大老爷为人耿直,是个孝子,也是个好兄长,只不过,泥人尚有三分土性,更何况是人,父母、兄弟踩在他头上半辈子,他都忍了,但踩他的女儿,踩在他已过世女儿的头上,为自己谋利,他,还忍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高家只怕不会平静了!范安阳想。

    隔日正好遇上安定伯娶媳的婚宴上,便有人问高三夫人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大伯回京述职,当晚就把你婆婆给气晕过去?”

    “咳咳,你是打哪听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!她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?最爱听那些市井闲话了。”坐在高三夫人左边的富态夫人伸出圆润的手,拍了高三夫人一下,高三夫人看着那夫人手上的翠玉镯子眼都直了!

    另一边的夫人也伸手拉她,“你别管她是那儿听来的。快跟我们说说,尚书大人向来以长子孝顺自豪,怎么他一回京就把你婆婆给气病了?

    这位夫人体态匀称,手指上戴着赤金兰花戒指,这枚戒指很特别,兰叶左右伸展成了指环,细长优雅的兰花花苞由指环延伸向指节。米粒大小的珍珠成了花蕊。衬得那夫人的手指修长而秀美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关注的重点都不在她的戒指上头,而是在高家的传闻上。

    打从高大老爷进京,就有不少人等着看好戏。京里头无人不知没人不晓,杜相家那已逝的长孙媳,在娘家时,是怎么被祖母和婶娘及堂姐妹们欺负的。小产返家后,疼惜自家姑奶奶的人家。谁不是张罗着延医请药,想着赶紧把自家姑奶奶身体调养好,好尽早给婆家开枝散叶。

    独独高家与众不同,竟是张罗着给自家姑爷纳妾收通房。这杜大少奶奶到底是不是高家女啊!

    杜大少奶奶才过世,尸骨未寒哪!高家几位夫人就争相想把自家女儿嫁去杜家做继室了,真不知这杜家是遭了什么魔咒。当年大万氏也是在长媳过世后,迫不及待给继子娶她万家的侄女。现在高家也是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京里,就他杜府有好男儿?视他们家里的适婚男子为无物,哼,将来可别后悔莫及啊!手戴兰花戒的夫人如是想,同桌的几位曾被高三夫人拒绝嫁女的夫人也这么想。

    尚书府了不起啊!做尚书的是她们的公爹,又不是她们的相公,跩什么跩!哼!当年要不是看在高尚书名声不错家风颇正,她们也不会想求娶高家女。

    自高明亭订下婚事到成亲,那段时间,高氏女在京里的行情确实是好,只是随着杜大少奶奶的奶娘惹出官司后,上门求娶高家女的人家,从顶级豪门一下子落到不入流的勋贵家,从相府嫡长孙一路掉到七、八品官家的子侄,有些还是只有童生的身份。

    也就莫怪高三夫人她们看不上,只一心盯着杜云启了。

    高三夫人被左右夹击,气得不行却又不能发火撒气,这时她不免要后悔,方才进门时,她不该被人拍捧了下就昏头,早该知道这几个女人不安好心,她悄悄四下张望,发现长嫂隔着她五六张桌子远,二嫂和四弟妹也离她有两三张桌子之遥,附近竟没有相熟之人可以帮她解围。

    忽然,眼睛一扫,发现了坐在邻桌的范安阳,她忙朝范安阳眨眨眼,希望她来帮自己解套。

    范安阳和丁筱安姐妹坐在旁桌,正好把这场好戏给看在眼里,丁筱安见高三夫人直朝范安阳使眼色,忍不住要笑,“这高三夫人冲着你直眨眼干么啊?难道要你跑过去她那桌,帮她解围?”

    范安阳朝高三夫人甜甜一笑,随即转头与丁筱安道:“我跟她不熟,也对大嫂娘家完全不了解,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那头高三夫人急了,忍不住张嘴就要喊,可是刚要张嘴,就感觉得一股冷意从背后升起,抬头望去,便看到她那位大嫂正冷冷的盯着她瞧。

    丁筱乐和范安阳咬耳朵,“你别理她,你没看高家几位夫人都没搭理她,我婆婆说,她这个人是小人得志就猖狂的那种,年轻的时候,我家婆婆没少吃过她的亏”

    丁筱安也道,“她还很喜欢说别人家的闲话,跟她同桌的那几位,都是吃过她亏的,我看看,那位富态的朱九夫人家的儿子生得玉树临风,翩翩好风采,前几年考上进士后,就想求娶个貌美有才的贤妻。”

    当时,高明亭才嫁进杜府,名声正好,朱家就想,攀不到杜府,咱们求娶高家女,和杜云启成了连襟,也算和相府扯上关系不是?

    “高三夫人瞧不上人家,不想和朱家结亲,拒绝就是,偏偏她嘴坏,把上门的媒人气得半死,回去后自然是没好话,一来二去的,就和朱家结仇了!她还不晓得人家为何要处处针对她呢!”

    丁筱安姐妹和范安阳说着八卦,同桌的妇人们也听得津津有味,还不忘贡献一些自己知道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谓的夫人社交,有不少消息就在这种场合里传来传去。范安阳睁大了眼睛摆出一副我很无知,我好好奇哟!你们说的这些,我从前都没听过的样子来,几位夫人们见状,竞相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范安阳。

    丁筱乐看得傻眼,丁筱安看了却是一乐,丁筱乐悄悄跟她姐耳语。“我怎么不知道。萧大学士夫人竟然这么能言善道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她向来最是沉默寡言的,没想到竟然对阿昭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也不是只听没有半点贡献的,席间不忘拿出一迭竹制的牌子来。“快过年了,晚辈没什么好送各位夫人做见面礼的,这是我陪嫁铺子出的折扣凭记,凭这竹牌买东西可以打九折。”

    竹牌做得很精美。串着绦子的竹牌堪比压裙的玉佩,同桌的夫人们忍不住接过来看。只见系着红色绦带的杀青竹片上,正面刻着如意两个花体字,右下方刻了数字,背面单刻一个九字。“如意。绣庄?”

    “是。这是一次九折卡,还有其它的折扣,得上门问掌柜才知道。我也不太懂。”范安阳羞赧的笑了下,她年纪尚小。是在座夫人们女儿、孙女的年纪,生得又好,还带着点婴儿肥,笑起来眉眼弯弯,看得人心里舒爽不已。

    再则如意绣庄的绣品独特出众,短短时日就已在京中打响知名度,众人皆知,如意绣庄的绣样有不少是出自广陵书院书画院先生的手笔,也有严池及其徒弟们的作品。

    严池的画作不便宜,他的画作来作底稿的绣画自然价格更加昂贵,听说日前,只几位王爷各订了一幅,准备年后要送给皇上当寿礼的。

    如意绣庄的东西好,价格自然也就居高不下,没想到今天来吃喜酒,竟然能得意外惊喜,就算只有一次九折,那也好过没打折啊!

    不过一会功夫,范安阳取出来的一次九折竹牌就被一抢而空,面对众位夫人们所提,关于绣庄折扣的问题,范安阳一律摆出很傻很天真的笑脸,竟然把几位夫人哄得心疼,不时提醒她,这陪嫁要攒在自己手里,可不能由着陪房们去做主。

    范安阳受教,乖乖听训,让诸位夫人心情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丁筱安姐妹在旁边看了,不由别过头去,不忍再看,姐妹两腹诽,说谎!说谎!明明就全是她搞出来的,还说是绣庄掌柜弄的花样,方才还没入席时,范安阳便给她们两姐妹一人一块系着紫色绦带竹牌,一样是刻着如意二字,只不过是左下方刻数字,背面一样是个九字,说这是九折卡,认卡不认人,要她们姐妹要收好。

    那会儿说得仔仔细细,这会儿却推说她什么都不懂,真是,太会装了!

    与她们这桌大不相同,高三夫人她们那桌的气氛很是诡异,几位夫人连手挤兑高三夫人,把人气得脸都歪了。

    幸好,开席了,总算让逃过一劫的高三夫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散席时,范安阳和丁筱安姐妹走在一块儿,高三夫人气呼呼的挤过来,指着范安阳张嘴就道,“你,你,我问你啊!你方才明明看到我在看你了,你怎么也不过来跟我打个招呼啊?”

    若是她过来了,说不得那些挤兑她的夫人们,便会把矛头转向范安阳,而不是一直针对自己,让她下不了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位夫人,您哪位啊?”范安阳歉然的福身一礼,抬眼不解的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是谁?我是谁?我是你大嫂娘家的三婶。”气急败坏的高三夫人没发现自己声量太大,已经引来各方侧目。

    “哦!原来如此,可是我一进门,就跟我大嫂的母亲及几位婶娘问过礼请过安,可我哪会没看到您,所以不知您是那位,若有怠慢,还请三婶见谅!”既然人家喜欢说话大声,引人注目,那怎么可以让她失望呢?

    范安阳朗声回道,高三夫人气结。

    旁边就有人嗤笑一声,“还不是人家的正经亲家呢!就显摆起长辈的派头了!”

    “过世的杜大少奶奶是她侄女吧?人家都已经跟正经亲家问过安了,她这做婶娘的也好跳出来,教训杜二少奶奶?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感谢紫晶果子童鞋宝贵的粉红票、感谢袭弦童鞋宝贵的两张粉红票、感谢x你个oo童鞋打赏的平安符、感谢enigmayanxi童鞋宝贵的两张粉红票及打赏的两枚平安符!感谢香香1221童鞋宝贵的两张粉红票!谢谢大家的爱护及支持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