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婚事昏事 五

第六百六十五章 婚事昏事 五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杜府书房里,杜相端着茶,看着相依为命的妹子良久,才道:“这是那个小家伙出的主意?”

    肯定不是他家这两个,要是杜云寻和范安阳先想到的,肯定会先来跟他说,说服他之后,再让他找妹妹出面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阿昭和复常,你们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杜相父子异口同声的问,总不会是王大老爷吧?

    丁老夫人吊足他们的胃口后,才悠悠的公布答案,“是长青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是她?

    她跟王进苑及杜云启都不熟,怎么会想到把他们两凑到一块儿?

    “还能是为什么啊?”丁老夫人便说了王老太太的作为,“高家追着你们想再嫁个高氏女进门,王家那老太婆则想把我的外孙女嫁给一个不成材的做继室,那孩子大概就是因此,才会想到把他们两个配到一块儿的。”

    杜相颌首直笑,丁老夫人又道:“阿苑这孩子样样都好,就是婚姻路不顺遂,几次都是就差那么一点儿,要不然,她比阿昭大那么多,怎么会留到现在还没嫁。”

    王老太太的侄孙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,王进苑年纪真的不小了,再不嫁,就真的嫁不出去了!人家会以为她是有暗疾或有什么不妥才嫁不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她就只是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杜大老爷坐在旁边,将姑母的提议在心里过了两遍,心道,这倒是个好主意,旁的不说,进苑是表妹的女儿。表妹素来精明,再疼孩子也不会把孩子纵得什么都不会。

    看他家二媳妇就知道,范安阳打进门后,管家理事甚少出错过,当然,他爹派去帮忙的顾嬷嬷等人,在这当中起了不少效用。但那也得有本事收服人。让她们能为她所用不是?

    小万氏进京后当家理事,可是往家里各处塞了不少她的人,又收服不少人。就连许氏的陪房都被她收买,监守自盗把先主子留给孩子的嫁妆,偷出来给她。

    思及此,大老爷脸色沉了下去。杜相这时唤他,“怎么。你不答应让子守娶文芙的女儿?”

    嘎?大老爷蓦然回过神,他爹又问了他一遍,“同意,当然同意啊!阿苑那孩子我见过。长得漂亮,脾气好又大气,又和阿昭姐妹情深。待念念姐弟也好。只是,咱们要不要先问过子守。毕竟,有高氏的例子在前,我怕他会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不乐意娶他们二老再帮他订下的妻子。

    杜相尴尬的朝妹妹笑了下,“人啊!就不能做错事,不然,信用都没啦!”

    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只是志朗说的对,这老婆是他要娶的,下半辈子要一起过日子的,自然要问他一声。”

    尤其有高明亭的例子在前,还是问一下杜云启好了!不过基本上是同意了。丁老夫人来这一趟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子啦!我去看阿昭,还有念念她们姐弟,啊!对了,我差点忘了,你才添了一儿一女,一会儿我让阿昭带我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好劳动姑姑亲自过去看,我让人把孩子抱过去常苑给您看吧?”都已经有孙女了,才添丁弄瓦,杜大老爷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别,大冷,宁可劳动我这把老骨头,也不能冻着孩子。行啦!我去看看,听说这两个孩子生得可壮实了。”

    方姨娘的女儿虽瘦弱,但还算健康,四少爷的亲娘本就壮实,这一胎养得好,虎头虎脑的。

    顾嬷嬷亲自送丁老夫人去常苑,路上说起了这两个孩子,顾嬷嬷叹道:“四少爷命苦,早早就离了亲娘,幸好方姨娘是个心慈的,拿他当亲儿子养,和三姑娘姐弟两可亲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就怕他长大之后,知道了他姨娘的事,那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知道了,也怪不得别人,只能怪他姨娘心大,娘家人也不是老实的。”想谋害夫主及嫡子夫妻,这搁到那儿都是罪大恶极,张姨娘身边侍候的,都跟张姨娘去了,杜云蕾身边的,也都跟着去了庄子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上下,都只知张姨娘和二姑娘是遭歹人下毒所害,真相,也就只有他们这些心腹知晓,他们又怎会去揭这个底呢?

    丁老夫人问:“你家三姑娘和四少爷都是谁在带?”

    “是三姑娘的姨娘方姨娘。”顾嬷嬷边走边回答,“姑老太太小心,这块砖不怎么牢。”

    “是才裂开的?”丁老夫人低头看了一下,“那得赶紧找人修,要过年了,这条小道人来人往的,那天要是有人走得快跌了可就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已经让人来修了,只是负责的人他老婆难产,家里人把他喊走了。”

    被叫走的是王工头,头儿不在,底下的学徒不敢乱动,要是旁的地方还好,这条小道正如丁老夫人说的,是家里主要的通道,学徒们不敢动,她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人用东西暂时围上,做个标记,让来往的人知道别踩上去“

    “是”顾嬷嬷忙交代人去办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又让她派人去王工头家里看看,“阿昭年纪小,这种人情世故她不懂,在这种时候帮搭一把,比日后使多少恩赏多少钱都要来得深刻。她想不到的,你做嬷嬷的,要记得提醒她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姑老太太教训得是,奴婢记下了。一会儿就提醒二少奶奶,让人带着老参和大夫一起过去探望。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点点头,“顾嬷嬷不愧是大哥身边得用的,想的很是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姑老太太还夸我,奴婢真是惭愧,没有及早想到。”顾嬷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丁老夫人轻拍她的手背,“已经够好啦!我们阿昭要是没有你帮衬着,早被那等黑心肝的给吃了!”

    明知丁老夫人说的是小万氏。顾嬷嬷却不能应和,小万氏再怎么样,现在还是大老爷名份上的妻子,她是下人不好评议主子。

    到了常苑,范安阳带着小念念迎上来,顾嬷嬷忙上前跟她说了王工头的事,范安阳沉吟片刻。“我记得他爹娘都没了。这老婆还是杜大总管的妻子帮他作媒娶的,王工头年纪不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您记性真好。”顾嬷嬷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记性好。是昨儿听管事媳妇们来回事时提到,府里负责修缮的王工头年近四十才娶妻,疼老婆疼得大伙儿看的妒嫉。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牵着小念念走在前,闻言忍不住道。“你就记着这些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!她们说王工头家没长辈,平常是好。但怀孩子生孩子时,没有个经事的长辈压阵,怕是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她们这几个乌鸦嘴,好的不灵坏的灵。”顾嬷嬷气道。问,“是那几个嚼舌根的,您跟我说。回头我收拾她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顾嬷嬷现在还是先帮忙。找几个经事的婆子去王工头家帮忙吧!嗯,瑞香,你把我昨儿翻出来的老参拿来给顾嬷嬷带去,偏劳嬷嬷走一趟吧!”说到最后,范安阳索性把这件差事派给顾嬷嬷去做了。

    顾嬷嬷愣了下,随即笑道,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等顾嬷嬷走了,丁老夫人才笑指着外孙女道,“你这小机灵,把这事派给她,等于让那王工头欠她人情,日后让王工头可就欠你们主仆天大的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唷!您还没看出来啊!那王工头八成跟顾嬷嬷有亲戚关系哪!从提醒您小心足下,到我昨儿听到那几个管事媳妇聊八卦,只怕都是顾嬷嬷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没点关系,大总管的老婆为何要帮他牵线娶老婆?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被问得愣住了,范安阳指一早来府里的瑞雪,“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瑞雪姐妹曾是范安阳身边最灵通的消息来源,虽然两人都已经出嫁,但嫁的都是范安阳的陪房,不是帮在陪嫁庄子上做事,就是在铺子里当差,常常进府来给范安阳送帐,顺便说说府外流传的八卦消息。

    原来那王工头的老子与杜大总管、顾嬷嬷的丈夫是同一批进府的家生子,大总管一路跟着老太爷,从小厮、长随一路做到杜府大总管,顾嬷嬷的丈夫也从小厮、子一路做到大老爷的心腹管事,王工头的老子手巧,一进府就在老王工头手底下做事,倒也一路平稳,只是运道不好,有一年出府买办时,在街上被斗殴的混混波及而亡。

    当街打架闹事的人没受伤没死,反是他这不巧经过的无辜路人枉死。

    王工头的老娘那会怀了孩子,正等着瓜熟蒂落,突接恶耗,整个人就晕死过去,好死不死的,肚子撞到了桌角,等她痛醒过来,孩子已经没了,一连串的打击,让她承受不住,跟着丈夫孩子一起去了,就只留下王工头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,跟着祖父母和叔婶过日子。

    祖父母老去了之后不久,他叔叔一家不幸被洪水冲走,正好他去山上砍柴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王工头算是很有把力气,有一回跟着庄头进府,杜大总管见他眼熟,便问了一声,才发现竟然是老熟人的儿子,见他手巧,便把人留在府里,让他跟老工头学,老工头见是当年徒弟的儿子,思及故人,不免备加用心教导,去年老工头去世,大总管便把这差使给了王工头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笑眯眯的听她们东拉西扯,好不容易说完王工头的事,范安阳见外祖母还是不说来意,让人把小念念带下去后,便赖在丁老夫人身边,“年底正忙着呢!外祖母怎么有空来看我?不会是专程给小宝他们送礼来的吧?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笑着拨弄她额前的细发,小声的在她耳边道:“我来给子守做媒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?大嫂过世都还不满一年,现在就急着要给她丈夫说媒了?高家人会同意吗?

    “您是要把谁家的闺女儿说给大哥?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识的。”丁老夫人说到一半,忽然问:“你娘昨儿没使人给你捎信来?”小女儿竟然没跟阿昭说?

    范安阳摇头,“没啊!我前儿才给家里送节礼去,这两天应该没什么要紧的事吧?”范安阳迟疑的望着外祖母,“是跟大哥的婚事有关?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也不卖关子了,直接了当的跟范安阳道:“我跟你公爹他们说,要把阿苑说给子守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愣住,半晌没说话,“我娘,她知道这事?”

    “知道,这事还是你大嫂提议的呢!”

    不是吧?范安阳被打击到了,这么大的事,她娘竟然没派人来跟她提一声?

    “公爹他们应下了?”良久,范安阳才缓过气问道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点点头,“如此一来,阿苑的婚事解决了,子守也不用再被高家人追着,要再嫁个高家女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可以让高氏女进门作妾,大嫂还在时,她们就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,高大夫人会同意,她们这么做吗?”丁老夫人露出神秘的微笑,“听说,高大老爷父子已经进京了!一进门就和高尚书夫人大吵一架,高尚书夫人被气病了!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