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六百六十二章 婚事昏事 二

第六百六十二章 婚事昏事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暖呼呼的屋里头,范夫人将手里的嫁妆单子递给范安阳,"你瞧瞧,可还要增减什么?"

    范安阳刚放下手里的燕窝红枣粥,正接了帕子擦嘴,喝了口水才接过单子."这是二姐姐的嫁妆单子?"

    "嗯,如何?"范夫人轻挑秀眉,嘴角满是喜意,范安阳看了一遍之后,笑着点点头,"我再给姐姐添个庄子吧?就沙河边上那个?"

    "你不是说那个庄子想用来养莲养鱼,舍得给她?"厩附近的庄子难得找到这样的庄子,近河又肥沃,交通还很便利,唯一的缺点是小,住到那里过过农家乐不错,但要靠农作出息收益,所得的利益远不及付出去的.

    范安阳想了一下,舍不得.她让杜云寻给她找积年的老农去看过,都说种庄稼是能,但地太少,要是能把旁边的几个庄子都买下来,那种的庄稼收成才可观,现在这么丁点,种出来的庄稼就算质量好,量也不多,能供自家嚼用都还嫌不足,更别说卖钱啦!

    "行啦~你那庄子留着自个儿用呗!这庄子可是你花钱自个买下的头一个庄子,别给她,省得白瞎了你的一片心,人家还不记你的好呢!"范夫人笑着伸手戳了女儿的额头一记.

    "那我把西城的那家铺子给她?"看她娘又要开口,范安阳忙道:"看在二姐姐要替我挡灾的份上,让我给她吧!省得我觉得亏欠她."

    范夫人闻言又狠戳一记,"你亏欠她什么?哼!母女两个三心二意尽挑好的,也不拈量下自个儿的份量,想跟你比,抢你的夫婿.我呸!我把她记在名下,她倒还真以为自己就踛起来了,还妄想要与你的嫁妆相比."

    "这是怎么回事?"她原就觉得怪,范安菊的嫁妆单子不是早就弄好了,怎么今天她回门来送年礼,她娘又把二姐的嫁妆单子拿出来折腾.

    "哼!你跟她说."范夫人冷哼一声别过头去,叫大媳妇跟范安阳说.

    大少奶奶忍笑道:"日前二姑娘心血来潮.找到母亲这儿来.说是想看看她陪嫁单子,这是要给她带去婆家的,母亲自然是要给她看.谁知她看过之后,竟然跟母亲要你的陪嫁单子,还说什么同是嫡亲的姐妹,她还是姐姐呢!陪嫁之物怎能比妹妹还不如."

    大少奶奶也算开眼界了.娘家的亲戚中也有厚脸皮的人,但厚颜到范安菊这种程度的.着实是世间少有.

    "她八成以为,我们不知她背地里做了些什么,所以才敢这么大言不惭的要求嫁妆要跟你的比肩."范夫人冷笑,内宅是她管着的.让范安兰的人悄悄混进来,是因为没人会想到,有人会趁乱混进来.

    不经一事.不长一智,现在范安兰想再故计重施.可没那么简单了.

    范安菊身边侍候的,她和长媳梳理过一番,以大老爷的名义,给她添了四个漂亮的丫鬟,又以老太爷的名义送了两个相貌普通却精明能干的嬷嬷,范安菊对她爹送的漂亮丫鬟很不满,但因是大老爷送的,所以她没敢多说什么,对两个嬷嬷裵是恭敬,因为是范太傅给的.

    这可是连范安阳都没有的殊荣啊!

    范安菊洋洋得意.

    也才会被冲昏了头,妄想跟范安阳相提并论.

    只怕她万万没想到,就因为这一闹,原本宽厚的嫡母将不少好东西给抽换掉了,换成歇而不实的东西给她,反正她要面子上好看嘛!原本给她的陪嫁庄子是上田五十亩,中田一百亩,没有下田,现在换成下田二百亩,没有中田也没有上田,但亩数从一百五十增加到二百,旁的东西也是如此.

    因为范安菊来闹嫁妆的事,姜姨娘忍不住数落了女儿一番,因此范安菊拿到新的嫁妆单子就没给姜姨娘看,也就没人提点她,不是只看总数,还要看细项,下田二百亩,不过百两就能置办得起来,上田五十亩,看地点,这价格可以从五百两起跳到上千两不等.

    这中间的差价和收益,差的可不是小数目.

    范安菊不懂,范夫人也不会去教她,姜姨娘从个丫鬟爬上妾室,这些手段她也不是很懂,更何况范安菊连看都不让她看,她自然也无从提醒女儿.

    范安阳却道:"全是这样虚的也不好看,您要她立起来,让三姐姐看了眼红妒嫉,就得给她些实的,让她显摆得起来,也才能把三姐姐给气狠了!"

    大少奶奶情知婆婆是被范安菊给气到了,要不然也不会做绝,见小姑子这么说,连忙附和劝道:"都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了,就差这一步,母亲可别因小失大."

    范夫人沉吟良久,方道,"行,就听你们的."

    重新抄抄写写,总算弄好了.

    "你大姨母最近可去你那?"范夫人看着长媳腾抄,对媳妇一手漂亮的小楷很是满意.

    "没啊!"王老太太打算把嫡孙女嫁给娘家不成材的侄孙当继室的事,亲戚间都传遍了,丁文芙将这消息传开来,就是希望大家帮帮忙,快点给她家女儿寻个好归宿.

    范安阳对大嫂写的一手好字很表羡慕,嘟嚷着,"大嫂下回也教教我吧!我这小楷就是写不好."

    .[,!]"妹妹有师父教着,怎么还用得着跟我学?"范大少奶奶轻笑问道.

    "别提了,他老人家说我笨,写字没慧根,就画个两笔还能唬唬人."范安阳嘟着嘴抱怨,大少奶奶看着这俨然一副告状小朋友模样的小姑子,直想上前伸手拍拍她的脸.

    "这年头当人师父的,大概都像我师父这样打击徒儿信心的."范安阳攀着母亲的肩头撒娇.

    范夫人却道,"你师父是怕你被人拍捧着惯了,失了本心骄矜起来才这样说你的.不过你大嫂这手字确实是好,若能她指点,也是你的造化."

    "是."范安阳回过头对大少奶奶道:"还请大嫂多多指教."说着起身向长嫂施礼.

    "妹妹客气了."范大少奶奶起身还礼,"应该说是咱们互相研究才是,我也很想向妹妹讨教素描技法呢!"

    她只远远的看范安阳和范安岳画过,一直对个画法感到很有兴趣,却没机会向小姑子开口求教.

    等范安阳回去之后,范大少奶奶悄悄跟范夫人道,"大姨母可说了想给王表妹选个怎么样的夫婿?"

    是夫婿,而不是夫家.

    "人品要好,要上进,不贪花好色,你大姨父还特别说了,若进苑丫头今生注定给人做继室,那也要挑个好的人家,咳,毕竟是他外家,他也不好说的太清楚."

    大少奶奶眨眨眼,道,"媳妇儿看,进苑表妹似乎对小念念姐弟很好?"

    "是啊!可怜那两个孩子,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,啊!"说到一半,范夫人忽然想到什么似叫了一声,她掩嘴望着媳妇,好一会儿才道:"你是说……"

    "两家都是亲戚,知根知柢的,而且咱们也得替六妹妹着想,要是新进门的长嫂,又是个不着调的,她得要再辛苦几年啊?"

    就因杜高氏不着调,所以范安阳一进门,杜相就把家务交给当时还没及笄的范安阳掌管,是,当家主母确实很威风,但是,范安阳才多大,要这样管家几年啊?她还没生孩子呢!如果长嫂是个能干的,就算在任上,也总有回京的一天,范安阳总有把担子交出去的时候.

    但要是又来个不着调的,就算她一直待在京里,杜相也不会答应让她管家,范安阳连个分担的人都没有,叫做娘的怎不心疼?

    "大姨母精明能干,进苑表妹是大姨母手把手教出来的,想必也是能干的,若她嫁给杜大少爷,她和六妹妹感情向来要好,就算依然是六妹妹当家,但至少忙起来的时候,有个人可以相帮啊!"

    范大少奶奶说这个话,完完全全是站在心疼小姑子的立场,这一点,让范夫人觉得很好,她对这个媳妇真是再满意不过了.

    "你说的有理,只是,不晓得你大姨母他们和杜相他们同不同意."

    站在范安阳亲娘的立场来看,王进苑若能嫁给杜云启,对范安阳来说,自然是最好的,可是母亲那里会不会有意见呢?还有姐夫,当年大姐可是差那么一点就要嫁给大表哥为妻了,现在大姐的女儿要嫁大表哥的长子为妻,姐夫心里会怎么想啊?

    大少奶奶见婆婆沉默不言,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,惹恼了婆婆,怏怏的回了房,待范安柏回府,她才期期艾艾的说起此事,范安柏听了后,竟也沉默不语,大少奶奶心道坏了,该不会真是自己说错话了吧?

    等范安柏回过神来,现妻子红了眼,赶忙问明原因.

    "你没说错话,真的."他忙安抚妻子,"是有新年旧事,娘大概是怕大姨父会不高兴."

    大少奶奶疑惑不解,范安柏便对她说起当年杜相兄妹反目的事情来,"虽然后来他们各自婚嫁,但谁知大姨父知不知道这件事,大姨父常年在任上,我们与他不怎么相熟,不清楚他的性情是大方还是小气,是豁达开朗的人,还是斤斤计较之辈."

    总不好为了小辈们的婚事,反让老一辈的夫妻失和吧?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感谢耘硕6童鞋宝贵的两张粉红票~天好热,大家要多喝水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