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谋略

第五百二十一章 谋略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范夫人打发人去请大夫,范安菊三人正哭得起劲儿,连嫡母进门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侍候范安菊的丫鬟很尽责,她们已经告知二姑娘,无奈二姑娘充耳不闻,她们总不能大剌剌的揪着二姑娘吧?

    四姑娘和五姑娘的丫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,几个丫鬟面面相觑,真心不懂这三位主子脑子是怎么长的?当别人都是傻子、瞎子?在内宅里混的,那个不是人精?

    六姑爷陪六姑奶奶回门,三位姑娘在必经的路边争吵,没啥事也能撕扯得发乱鬓散衣衫不整,她们打的是什么主意?谁猜不出来?都让人看得明明白白了,还会让六姑爷往前凑吗?

    她们这般作态,哭得梨花带泪我见犹怜,是想干么呢?不会以为夫人们是傻的,这样的场合还傻乎乎让六姑爷过来吧?

    几个侍候的丫鬟暗暗撇嘴不屑,就连小阁楼里当差的丫鬟、仆妇也面露鄙夷,四姑娘疼得直掉泪,,身体上痛彻心肺的疼,让她丢开算计,就怕自己的手没救了!

    五姑娘只是衣衫凌乱,身上虽有伤,可远没有四姑娘那般重,也没哭得像范安菊那样,因此她是将周遭这些人的神色看在眼里,心头一悚,她们会有如此的神色无非是看穿了她们姐妹的算计,连这些仆妇丫鬟都看得明白的事,如大伯娘和嫡母那样精明的人,岂有识不破的理?

    想到这儿。她的哭声渐歇,再一抬眼就看到嫡母和大伯娘及范安阳在丫鬟们的簇拥下进来,她犹抱希望的悄悄打量了一下来人。却没有看到她期盼的身影,心头一沉,看来她们的算计是落空了。

    范夫人让身边的丫鬟直接问范安菊的丫鬟,几个丫鬟不敢欺瞒,老老实实的有问必答,范安菊虽是在哭,但也跟五姑娘一样。悄悄的扫视过随范夫人进门的人一眼,除范夫人。就只范安阳和三夫人两位主子,别无旁人,心里不禁失望透了,暗恨嫡母坏了自己的算计。又怕嫡母会拿此事做筏修理自己……

    她和姨娘在父亲跟前向来不起眼,以前她听姨娘的话不争出头,事事低调,后来范安阳变傻子,姨娘就想让她踩着范安阳,搏个仁善的好名声,反正有周姨娘母女打头阵,就算事发也不怕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大哥会为范安阳出头!

    他们是一母同胞。但难道自己和他就不是同父兄妹吗?为什么他选择替个傻子妹妹出头,让她和范安兰受责难?难道他不知道,这会让她们受责罚?嫡母都不记得有范安阳这个女儿了啊!他为何还要帮那个傻子出头?

    就如她姨娘说的。一个傻子,不配拥有那么多好东西,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,给她那些好东西,不啻是暴殄天物,还不如让她们拿来用。才不会白白浪费,便宜了旁人。

    只没想到。因为范安柏的出头,竟让祖父注意到范安阳,还为她细心安排,让她住到嫡母娘家去,她那院子从此封了起来,她和范安兰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拿取范安阳那些宝贝。

    周姨娘和范安兰那几年软磨硬泡的,都没能让父亲松口,解禁昭然院,让她们姐妹能住进去,更别说动用里头封存的物什,范安阳出阁,那些好东西都随她去了杜家。

    都是父亲的女儿,凭什么范安阳能拥有那么多?她也不贪心,只想要有个好夫婿而已,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挡着她呢?

    范安菊哭得几欲断肠,范安阳站在母亲身边,眼尖的发现,这位庶姐时不时透过指缝投过来怨恨的眼神,怨恨什么呢?范安阳低头一想便明白了,敢情是怨她母女拦了她的婚姻路?

    数月不见,还以为范安菊会想通呢!看来自己真是高估她了!

    范安菊的恨意毫不加遮掩,范夫人怎会感觉不到呢?范夫人冷笑,姜姨娘那么一个聪明人,她的女儿怎么会教成这个样儿?

    眼高手低脑子不清,范夫人朝五姑娘望去,正好对上五姑娘满是探究的眼,五姑娘没想到会被范夫人逮个正着,惊慌失措的别开眼,不敢与之对望,范夫人又看向四姑娘,见这姑娘哭得眼都肿了,与三夫人对望一眼,三夫人回以苦笑。

    四姑娘这伤不知几时能养好,她的婚事只怕得再往后延。

    “娘,三婶,是不是让丫鬟们先帮三位姐姐梳洗更衣一下啊?”范安阳提醒道。

    范夫人颌首示意丫鬟们侍候范安菊三人去梳洗,四姑娘的丫鬟细心的托着她的手,三夫人看着暗暗点头,五姑娘正想着赶紧离开,省得被大伯娘发现,今儿这事全是由她撺掇而起,听到范安阳这提议,连忙自己起身,不用人扶就往外走,倒令侍候她的丫鬟有些傻眼,赶忙追上去,领她去梳洗。

    范安菊不想走,可是她身边的丫鬟岂容她违逆范夫人的话,半哄半推的把人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侍候四姑娘的丫鬟就来回禀,四姑娘的伤并没有她们原本以为的那么重,让三夫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侍候五姑娘和范安菊的丫鬟也纷纷回报,五姑娘只有轻微擦伤,范安菊的脚说是葳了,但府里粗通跌打损伤的仆妇看过,说没事,应该只是没站稳扭了下。

    范夫人闻言冷笑,“她要真有事,刚刚行走间就瞧出来了,可你们也看到了,一点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摇头,“看来还是尽早把她们嫁出去的好,留来留去都要留成仇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范夫人叹息,“可是嫁给谁去?都是范家的姑娘,就算是庶出,也不能随便发嫁。”

    要三夫人说。这么会折腾的庶女,随随便便发嫁就是,还想要她这做嫡母的费心张罗她们的婚事?现在的她无比后悔。要是跟到任上去,庶女们敢这么折腾,她就能捏死她们,丈夫也不敢有二话,但在京里,大嫂虽不多事,然而上有公爹在。她若做得太过,不止会惹公爹不快。就怕丈夫会受影响。

    范夫人知晓范安菊她们无碍,便打发小女儿去外院,“你三位姐姐们既然无事,你且去忙正事吧!”

    范安阳却道。“既然已经请大夫来了,也不差这一点时间,我等大夫看过姐姐们,确定无大碍再走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也道:“阿昭说的是,也不差那点时间,就等大夫来过之后再走吧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大夫到了,丁嬷嬷引他去给三位姑娘看诊,四姑娘的手骨折。伤势是三人中最严重,范安菊的脚只是轻微扭伤,大夫给她们两开了内服的方子。留下外敷的膏药,五姑娘则是开了剂安神汤。

    大夫走了,三夫人便带着自家庶女回去,范夫人则带着女儿去外院找儿子和女婿,只交代丁嬷嬷领人把范安菊送回房。

    且不说范安菊回房后,如何跟她姨娘撒气。范夫人这厢边往外院走,边向女儿抱怨。“也不知你二姐这心思是怎么长的,怎么净往歪的方向长。”

    “上回不是才把人管老实了,怎么又犯胡涂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那五姐不多嘴,她就不会起这等歪心思。”范夫人摇头,“不过我看她没药医了!好不容易收拾老实了,人家三两句话就又挑起她的心思来,被人当枪使,她也毫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范安菊和四姑娘都有伤,但衣衫最凌乱不堪的,却是五姑娘,若如她们所设想,被外男撞个正着,是谁的名声受损最重?是谁会需要人为她的名声受损负起责任来?

    范安阳掩嘴呵笑,“复常没跟着咱们,二姐姐可着恼了!刚刚边哭还不忘瞪咱们呢!”

    “哼!真是不知羞耻了她!我就不懂,她怎么会以为,复常若真被她们设计,撞到她们衣衫不整的场面,我们这些长辈就会让她如愿让她去杜家为妾?”

    “咦?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若真发生这种事,她们只有一条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想了想怯怯的问:“不是进家庙青灯古佛终老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既起了这等歪心思,不是出族就只有死路一条,你以为你祖父会留着她们,继续败坏范家名声?”

    既然从根子上就坏了,那还留着败坏名声,带坏家里其他人?自然是发狠除了!省得拖累人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没这样对三姐?”还留着她的命,住在庄子上,也没拦着她和周家往来。

    范安兰虽已出族,住在范老夫人名下的庄子上,但一应事宜,范太傅都交给大媳妇给发落,范夫人自然知晓,范安兰在庄子上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留着她的小命,是因为你爹,你爹是个胡涂的,一开始知道周姨娘哄他骗他,气恨不已,但周姨娘一死,范安兰又时不时在他跟前说她娘的好,他心就软了!不然,怎么会由着范安兰老是作怪?”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范安兰想放火烧死你,你爹就算想为她求情,无论如何也绕不过这一条,说服不了人,如果你祖父当下就弄死她,难保你那心肠软的爹回头想起她,又要心疼半天,然后就把这事怪到咱们头上来,所以留她一条命,你爹这辈子对着咱们就只有理亏的份儿!”

    面对想害死她宝贝女儿的人,范夫人都已饶她不死了!范大老爷面对妻子还能直起腰杆子来吗?不可能!

    范大老爷甚至不能要求妻子、父亲打点范安松的前程,而且如今一想起范安兰,就算有怜惜不舍,也不敢多关照一二,还要感谢范夫人对范安兰的照顾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nicole929童鞋打赏的平安符~爱你们大家唷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