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卖好

第五百一十三章 卖好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托杜云寻回府的福,杜夫人终于能走出荣庆堂,参加继子平安归来的洗尘宴,同样托福的,还有大老爷的几位妾室,多亏范安阳,开口让大夫来给杜夫人诊脉时,也顺道为她们把了脉,才知道有两位姨娘也同时有喜。

    本来妾室们是无缘出席洗尘宴的,但杜相得知长房又将添丁进口,破天荒的允了她们一道儿出席。

    对公爹的几位妾室,范安阳印象不深,她们很少露面,一应用度都是直接拨到荣庆堂,由杜夫人发下去。

    顾嬷嬷悄悄跟她透过底,杜夫人苛扣姨娘们的份例,转手就贴补到娘家去了,让她心里要有个数,仔细别替杜夫人背黑锅。

    范安阳受教不少,在发月例时,就特别留了心眼,叫当时负责来领月例的喜嬷嬷狠的牙痒痒,因为范安阳这里卡得死紧,她便无法从中赚一笔,杜夫人那里更呕,范安阳那里的帐豋载得清清楚楚,她就不能推说,是范安阳那里少给了。

    想如往常一样,由着她自说自话,把姨娘们的月例苛扣下来,可没那么容易了,范安阳那里一本帐,账房又一本帐,签领的人要画押,有凭证在,杜夫人想再同从前那般,挖婆家的墙补娘家的洞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本来日子过得很滋润的杜夫人,万没想到,算计继子纳外甥女为妾,好掌控住继子的计划没成功,反倒把自己填进去。

    本来想拉拢长媳一道对付范安阳的,也不知道那死丫头走了什么福运,逢凶化吉不说,还把原本看她不顺眼的长媳给拉拢过去。尤芳那丫头走运,结交上杨十一少奶奶。

    她们精心为范安阳安排了出好戏,要算计她失德失贞,等她给杜家抹黑丢丑,看杜相还能护着她不!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就因为那死丫头发懒,不去逛园子,她们精心筹划的谋算落了空。

    兴许就是因此。杜夫人出现时。脸色并不怎么好看,杜相冷冷的看她一眼,他对万氏女没好感。原对他爹那位妾室万姨娘还有些感激之情,可她和万家的所作所为,一点一滴把他的感激消磨怠尽。

    他努力奋发,是要杜氏兴家旺族。不是为万氏作嫁。

    作为姻亲,互相帮衬。很合理,但绝对没有永远是杜家付出,万家得好处的理。

    长子元配过世,妻子趁隙私聘小万氏为长媳。他看在小万氏给杜家添了一双儿女的份上,就不与妻子计较此事,也对小万氏掌家时中饱私囊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但是小万氏踩到了他的底线。她千不该,万不该对云寻兄妹下毒手。

    现在留她的命。只是为了云方和云蕾,等他们各自婚嫁,再来处置她不迟,只是他低估了小万氏折腾的本事。

    竟然又有喜了!

    他不悦的瞥了眼长子,杜大老爷眼观鼻鼻观心,再从容不迫了,只有坐在他身边的杜云寻,心细的发现,他爹修长的手指紧握成拳,嘴角讥讽的微翘。

    杜夫人对杜相福身见礼,哽咽着要开口说话,杜相微颌首道,“行啦!你好容易才又有喜,好生将养着,再给咱们杜家添个大胖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夫人眼泛泪光,扶着女儿的手,往女眷那桌去,身为媳妇的大少奶奶和范安阳起身相迎,说了一番不着边际的客套话后,杜夫人暗暗打量了两个媳妇,大的端庄明丽小的娇憨妍丽,坐在她们身边,原也是个小美人儿的杜云蕾,便显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大少奶奶穿的是桃红遍地花的襦衫裙,指甲盖大的镂金镶红宝桃花耳环,与她发髻上的镂金镶红宝桃花步摇相映成辉,襟口上的嫩绿桃枝,腰间的粉绿宫绦,让她整个人鲜丽起来。

    范安阳则是粉红折枝粉樱襦衫裙,月白腰带上系着大红宫绦,因未及笄,她并未配戴什么贵重的首饰,而以缀着珍珠的大红绣带系在发髻上。

    杜云蕾就显得过份隆重,大红地绣深紫缠枝牡丹,梳的是双丫髻,按说看起来应比范安阳小,但她戴的是赤金牡丹头簪,还上了妆,看来就比范安阳老持成重。

    更别说她挂心母亲,脸上要笑不笑的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沉重郁闷。

    好好一个喜庆的场合,她就这样给自己长脸的?

    杜夫人暗气于心,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,只是对两个媳妇更加不满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散席,杜夫人按着腰,扶着女儿的手回房去,杜大老爷则被妾室们团团围住,哭诉着这段时日所受的委屈。

    大少奶奶早早就带女儿回房去了,杜相朝杜云寻招手,杜云寻只得交代范安阳身边的人,好生把她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拜托,这是在自己家里,还用交代人,送我回去喔?”范安阳嘴里叨念着,可心里还是很受用,有人把你放在心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杜云寻听到她说自己家里,嘴角微翘,帮她顺了鬓发,便让砚香她们侍候她回房。

    杜相在旁静静看着,等孙子走到身边,祖孙两等着大老爷安抚完妾室们,然后才一起回外书房去。

    就见杜相轻拍着杜云寻的肩头,不知在和他说什么,大老爷听了似不喜,忙偏过身,与杜相说了句话,惹得杜相朗声大笑,杜云方目露艳羡站在暗处,同是父亲的儿子,为何祖父和父亲对待两位兄长的态度,就是跟自己不一样?

    是因为他们小小年纪就被送去书院读书吗?

    杜云寻彻夜未归,隔天一早使人进内院取了官服,在外书房略洗漱就随父祖上朝去。

    下晌杜云寻回府时,还跟着范安柏兄弟两,杜相和大老爷也不知在忙什么,就昨晚抽空回来一趟,与杜云寻彻夜长谈后,上朝后就没回来,只让人回家取衣物。

    杜夫人那厢是失落不已,杜云方兄妹也是气恼不己,娘亲自上回滑胎后,事隔多年,好不容易才终于又怀上孩子,祖父倒也罢了,怎么父亲不冷不热的,昨日家宴都不曾与母亲说句话。

    因此顾嬷嬷前去询问杜夫人,打算要添多少人时,就被杜夫人母子三人给迁怒了。

    虽记得顾嬷嬷是杜相的人,不敢明着给她太难堪,但话里话外的嘲讽,也够顾嬷嬷喝一壸的。

    杜云方和杜云蕾兄妹自然没那么高深的功力,给顾嬷嬷没脸的是杜夫人。

    从杜夫人那儿出去后,顾嬷嬷便往常苑去寻范安阳,把杜夫人添人的要求说给范安阳听。

    “夫人说要她娘派人去请官伢子,让她娘先帮她掌眼,过了她娘那一关,再让领进府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既不信咱们家的人,要从外头进人,就由着她,毕竟怀着孩子,可不好惹她不喜。”范安阳大方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二少奶奶,这是往夫人身边安插人的好机会,您看咱们是不是先安排一番……。

    一直很好说话的范安阳这回却难得坚持己见,“不好。夫人身边如今只剩个青青,青青年纪不小了,迟早要放出去,夫人对这次进人肯定防备极深,就算成功在她身边安插了人,也难保不会被她试探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如今怀着孩子,精神短哪!”顾嬷嬷也是相中这一点,就算她有心防备,也不可能时刻有精神。

    范安阳摇头,“她毕竟怀着咱们家的血脉,若让她因此伤了胎,可就咱们的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顾嬷嬷听了便迟疑了,“可是错过这个机会,日后要再安插人,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忘了祝嬷嬷啦?有她这前例在,万家送来的人,只怕夫人比咱们更怕她们出夭蛾子呢!这回进的人,夫人肯定防得紧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其实并不想往杜夫人院里安插人手,可是这位婆婆从她还没进门,就想着给她添堵,思及家宴上,杜夫人那时不时打量自己的眼神,范安阳觉得她虽无害人之心,但防人之心却不可无。

    然而正如她对顾嬷嬷所言,现在急吼吼的往杜夫人院子安插人手,反倒容易出错,还不如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“而且云方和云蕾他们一日大似一日,身边总得要添人。”范安阳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,我太着急了。”顾嬷嬷满意的微翘嘴角道。

    现在急急安插人进去,若侥幸得杜夫人信重,待杜云方兄妹那儿要添人时,说不定就会被杜夫人打发去侍候他们兄妹,这么一来,不就又要费心往杜夫人身边重安插人?

    范安阳看着顾嬷嬷嘴角的微笑,沉吟半晌,才又道:“嬷嬷是方才在夫人院里气着了吧?不然这么简单的理,怎么会急忘了?”

    范安阳让人倒茶来,顾嬷嬷嗐了一声,把刚刚在荣庆院里受的气,倒给范安阳听,范安阳听完没说什么,只让人给顾嬷嬷一盒新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顾嬷嬷心满意足的走了,砚香却不解的问范安阳,“顾嬷嬷不是相爷心腹吗?怎么这么一点事儿就能让她气得乱了分寸?”

    “顾嬷嬷是故意跟我卖好呢!特意来提点我,别急着在这事上头动手脚。你当她真是个没分寸的?”范安阳斜睨她一眼道,“大夫不是说,夫人这胎怀得有些凶险,万一又因新添的人出什么事情,那我的罪过可就大。”

    砚香恍悟,“那顾嬷嬷直说不说好了!干么这样试探您呢?”

    范安阳回以傻笑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enigmayanxi童鞋打赏的两枚平安符,以及宝贵的粉红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