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鸿雁 一

第四百八十四章 鸿雁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下晌下了场雨,直到掌灯都未停歇,跟墨香她们对过账,范安阳洗漱更衣后,便让人把晚饭摆上来。

    自杜云寻随军去了西北,已经好几个月了,他出门时,皇帝还没去西山避暑,现在皇上已经重回京城,征羌大军也打了胜仗,可是他却没有消息传回来。

    她娘说,没消息就是好消息,让她定下心来,该做什么做什么,她照做了!只是夜里,没人抱着她睡,总觉得被窝有点冷……

    人的习惯真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从有记忆以来,她就一直都是一个人,来到这个世界之后,虽然有丫鬟侍候,但,她的心里仍觉得孤单,前世,她是孤儿,院里的孩子跟她一样,大家有自己的故事,努力求上进、生存都来不及了,没有人有闲功夫去关心别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再说,她的故事跟他们比起来,再平淡不过了!

    一个出生就被扔在孤儿院的孩子,再普通寻常不过了!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,有了父母、兄弟和姐姐们,姐姐们就不提了!有那种姐姐,谁还需要敌人啊?是吧!可是兄弟,大哥真的很疼她,她装傻若没有大哥帮着,早就被人拆穿了!小路是个好伙伴。

    父亲……她前世没有父亲,院里也没有父亲形象的人,所以她对父亲该是个什么样的人,毫无想象,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望,因此他偏疼周姨娘所出的范安兰,她并不生气,只是有点伤心,但是看范安兰一直犯错,却一直被宽宥。她开始嫉妒,一样都是父亲的女儿,为什么犯错的范安兰一直被原谅宽待?那对被她伤害的自己不公平啊!

    可是看到杜云寻之后,范安阳觉得,自己那点事算什么?杜夫人可是对他和云瑶下毒手,云瑶命薄早早死了,杜云寻命大逃过死劫。可是杜夫人还是没放过他。在他的吃食里下毒,想要毒死他,身为父亲的杜大老爷却一无所知。就这样让儿子置身在危险当中,毫无所悉。

    她爹不知她被伤害有多大,但看到范安兰意图烧死她时,终究还是放手让祖父去惩治她了!

    但杜大老爷却未对杜夫人所作所为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杜云寻不喜欢跟人接触。但成亲后,他却喜欢抱着她一直睡。他说,那让他觉得温暖,心里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范安阳叹口气,吃了几口饭。喝了点汤就让人撤下去,墨香和贺璋家的看着直皱眉,墨香劝道:“二少奶奶您不再多吃点?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天热,吃不下了。”范安阳恹恹的拿着卷书。缩到临窗的大炕上去看书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摇摇头,“让人备些小点摆着,等二少奶奶饿了就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话声才落,就听到院门处传来骚动,除了女子的低嚷声还有小孩的哭声,范安阳翻身坐起,把书丢下,跪在窗前往外瞧,夜里灯光昏暗,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怎么回事,贺璋家的要使人去查看,墨香却径自往外走,范安阳忙喊住她。

    “墨香你回来,贺嫂子你让砚香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砚香却抱着小念念进门来。

    小念念哭得像只小花猫,脸颊上还有青紫间错的痕迹,范安阳看得心一跳,这是被人用力捏了脸啊?

    小念念看到心爱的小婶婶,奋力的在砚香怀里蹭踢着,要扑到范安阳怀里来,亏得砚香会武,抱得紧,才没让她摔出来,贺璋家的忙伸手抱过她,小念念跟范安阳在西山住了段日子,活动量大吃得多,短短时日已经压手,贺璋家的几乎要抱不住这位小祖宗。

    范安阳忙唤她,“念念你别乱动,乖乖的过来跟婶婶一起坐。”

    虽然小婶婶板着脸,不过小孩子很清楚,小婶婶疼她,不是真的跟她生气,她笑咧了嘴乖乖不乱动了,可是笑的动作牵动了伤处,眼泪刷的就掉下来,看得范安阳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让贺璋家的把小念念放下,“去取药来,念念疼不疼?我们好勇敢的是吧!不会儿放药不哭喔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勇敢。”才说四个字,就又疼得她眼里含满泪,可是她忍着没哭出来,小嘴抿得紧紧的,看得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砚香很快就把药取来,范安阳怕自己手重,便让贺璋家的帮小念念上药,她在内室陪着小念念,让范嬷嬷去问抱小念念过来的奶娘怎么回事,好不容易把小念念哄睡了,范嬷嬷才沉着脸过来回话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范安阳让范嬷嬷坐下,才问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写信回来了,大少奶奶看了信很生气,动手砸了屋里的摆设,奶娘抱着小小姐要去请安,正好遇上了,小小姐在外头被吓着放声大哭,大少奶奶就冲出来,从奶娘怀里抢过小小姐就要往地上掼,奶娘吓得不行连忙和侍候的丫鬟上去抢,奶娘抢过孩子就跑,大少奶奶追在后头,伸手就掐小小姐的脸和手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问:“奶娘是抱着小念念逃过来的?大嫂没追过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蓝妈妈带人把门堵着了,没让她追出来。”范嬷嬷边说边气得手直抖。

    “嬷嬷消消气,为她气坏身子不值当。”范安阳怕她气出个好歹来,忙安抚道,又让人去通知大老爷和杜相,不管怎么说,大少奶奶气起来就对自己的女儿下手,这种事不能让它再发生,今天是有人护着逃了出来,改天没人挡着,是不是小念念就要被自己的亲娘给害了?

    范安阳不懂,大少奶奶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,一生起气来,会忘了自己身怀六甲,失足摔掉了自己的孩子,恼起来,会把自己的女儿往地上掼!

    “可知道信上写些什么?怎么会把大嫂气成这样?”气到要对女儿出手?

    方嬷嬷匆匆来到,身后是她嫂子,也是大少爷的奶娘。方奶娘急急过来见礼,然后就问,“小小姐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她已经睡下了,方奶娘来得真快?”来的也太快了,让她有点忧心自己小院的篱笆是不是扎得太疏散了!

    “奴婢嫂子正好给奴婢的女儿说亲,结果才一坐下。就听到小小姐出事。”方嬷嬷羞赧的道。

    “方嬷嬷家的闺女儿要说亲了?”范安阳微诧。“好日子要订下了,可别忘了跟我们大家说一声,也好让大家沾沾喜气啊!”

    方嬷嬷笑着应下。范安阳对贺璋家的点头示意,贺璋家的便领方奶娘在内室门口朝里看了下,见炕边守着四个丫鬟,炕上的小人儿在梦中犹一抽一噎的。显然才发生的事情让她在梦里也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方奶娘是很想进去照顾念念,可那毕竟是二少奶奶的内室。她不好进去,能瞧一眼,方奶娘也能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念念好不容易睡着了,我们还是别吵她。方奶娘若不放心,就明儿天亮了再过来陪陪她吧?”

    方奶娘拭泪点头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杜相便派了顾嬷嬷过来了。杜大老爷也派了心腹管事媳妇过来,杜大老爷那个心腹没多说什么。知道念念已经睡下就回去复命,倒是顾嬷嬷留下多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原来杜云启去了任上,收了两个通房丫鬟,其中一个丫鬟日前诊出有了身孕,杜云启便写信回来跟妻子打声招呼,信上意思大概是,待那通房生下孩子就抬姨娘,并通知大少奶奶,让她把府里几个姨娘给他送过去。

    范安阳觉得大哥是故意要气大嫂的吧?

    示威的意味浓厚啊!你不来陪我嘛!没关系,我也不稀罕你来相陪,我收了两个通房,人家比你好生养,才多久就有了身孕啦!最后又要把府里的姨娘接过去,是怕她们在大嫂身边会遭不测?

    难怪大嫂会气到昏头!

    都说冲动是魔鬼啊!大少奶奶这么一冲动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杜相当晚就派人去通知高家,高尚书立刻就想冲到杜家来,为孙女儿讨公道,可是被高家老祖宗**,老祖宗把手里的茶盏砸向儿子脑门,亏得老人家年纪大力道弱,才没造成大伤害,不过仍是把高尚书的老脸给烫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想去杜家吵架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孙子通房都有了,再不去吵,难道要等到那贱人生下庶长子?”

    高家老祖宗气极反笑,只是一笑就咳嗽,身边侍候的人一团忙乱,等她缓过气,高尚书夫人细声细气的道:“老祖宗别急,您慢慢的跟他说,他总是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高家老祖宗冷哼一声,不悦的扫了媳妇一眼,“明儿你陪着一起过去,问问明亭,看她到底想怎样,她不跟着去任上,难道还不许曾孙女婿找人侍候?她身子伤了,难道叫人杜家一直等着她?就是咱们家也没这个理,不然乃哥儿和顺哥儿怎么来的?他们老子去得早,当初若一直等着他们嫡母,他们那两房岂不连个继承香火的人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老祖宗说的这两个哥儿的父亲,一个是高尚书的嫡幼子,一个是庶三子,庶子生来就病弱,娶妻后,妻子一直不孕,尚书夫人索性让通房停了药,通房才怀了孩子,高明亭的三叔就病逝。

    高明亭的小叔叔则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的家伙,妻子怀了孩子不到三个月就滑胎,最后伤了身子,大夫交代要好好养个三五年再说,高尚书夫人便让通房停药,小媳妇娘家人也曾上门来闹,可是谁让他家女儿伤了身子呢?

    没想到庶长子下呱呱坠地,他爹就与人发生冲突,被人一刀捅死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自家有此二例在前,能有资格要求杜家,得等嫡长子出生后,才允通房生子吗?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再去码字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