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两桩婚事两样情

第四百八十三章 两桩婚事两样情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八月份真是好日子多,月初是八皇子开府完婚的好日子,大伙儿还没缓过气,富阳侯府迎娶鲁王孙女的佳期又到。

    不过,京城里不论是朝官勋爵还是平头百姓,关注的焦点大多集中在后者上,原因再简单不过,京里大大小小的赌坊为了这桩亲事纷纷开了赌盘,有赌新娘子会不会再度离家出走逃婚?

    也有人赌逃婚的不是新娘,而是新郎官,可别忘了,新郎官有陪人逃婚的经验在哪!也有人赌新娘子没逃婚,但试图李代桃僵,以鲁王府其他未嫁的姑娘,顶替她上花轿,她好保持未嫁之身,再去赖上杜二少爷。

    赌盘各式各样都有,甚至有人连他们婚后多久,会传出有喜消息都赌上了。

    皇子成亲已有定例,而且杨妃已有娶媳妇的经验,因此八皇子的婚礼进行得非常顺利,隔日进宫请安时,太后、皇上、皇后三大头都分别给了厚礼,怀王妃抱着大胖儿子,领着侧妃们一道儿进宫观礼。

    诚王妃也带着女儿共襄盛举,安王妃看着怀王妃她们各自带着自家儿女眼红不已,只是这事急不得的。

    八皇子加封为平王,八皇子妃为平王妃,新任平王妃出身护国公府,个性活泼外向,与诚王妃相见甚欢,却跟嫡亲嫂子怀王妃等人话不投机,杨妃看得直叹气,太后看得眼睛都直了!怎么会给平王挑个和怀王妃不合拍的女子做王妃呢?

    可是平王的婚事是皇帝拍板定案的,太后睃了苍白娇弱的怀王妃一眼,她身边的奶娘抱着怀王白白胖胖的嫡长子,小娃儿手臂像短短的藕节,笑起来眉眼俱弯。跟怀王小时候如出一辙,虽然孩子还小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,他跟怀王妃没有半点相似之处,怀王妃待他也不亲近。

    安王妃黯然的抚着自己的小腹,同时小心的闪躲梅妃尖利的眼神,梅妃看看怀王妃及侧妃们。再瞧向自家儿媳。最后落在诚王妃与平王妃身上,不得不说,安王妃实在太过瘦弱了!看看那小身板。没胸没腰没臀,那张脸是能看,可人家诚王妃和平王妃也生得极好看啊!

    不成,回头得指两个嬷嬷去安王府。好好的给媳妇补补身才行,不然这么瘦削。别说怀孩子了,只怕自家儿子都嫌她太瘦,不如太后赐得那两个软玉温香来得会侍候人呢!

    再想到安王妃对太后所赐的两个宫人不理不睬,惹得太后对自己发了好一顿牢骚。梅妃心里就不舒坦。

    等平王夫妻告退,皇后起身向太后告辞,兰妃领着儿媳和孙女向太后告退。梅妃也忙起身,带着安王妃告退回宫。

    兰妃带着诚王妃母女。跟着皇后去了椒房殿,诚王妃没待多久,就带着女儿出宫。

    皇后这才对兰妃道;“还是你和皇上的眼光好,诚王妃也好,平王妃也罢,都要比她们两挑的儿媳妇强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皇上眼光好,诚王妃哪是我挑的,您忘啦!是皇上挑的,跟您说了,才给阿瀚定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啦!老了,老了!”皇后掩嘴轻笑,兰妃一本正经的回道,“您哪儿老啦!平王完婚,接下来就是九殿下了。您心里可有人选啦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看了几个,不过都有些小性子,我不喜欢这样的孩子,倒不知遥儿喜欢不?”

    兰妃颌首,“回头您问问九殿下吧!毕竟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,要是个不识大体不知进退的,日后可是孩子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皇后点头,又问:“杨家和鲁王叔家联姻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都安排好了?”兰妃端起茶抿了一口,“我一直以为明心那丫头是个聪明的,没想到会做出这种傻事来……”兰妃为此特意的告诫自二公主,千万别跟楚明心学。

    皇后对这个侄女也感到头疼,楚明心的名声不好,可不是只影响鲁王府的闺女儿,就像当年秀宁县主,请太后赐婚,硬是拆散人家一对有情人,平辽将军那个外室原就与他是一对儿,若不是秀宁县主看上了窦专,兴许人家的日子不会像现在这样凄惨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九月及笄,她的婚事……”兰妃提醒皇后,皇后闻言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就是个傻的,咱们跟她说了那么多,她偏要去听太后的,算啦!随她去吧!”

    皇后随即转移了话题,兰妃便识趣的不再提,待回了景福殿,兰妃才对身边的心腹方女官道,“看样子皇后是不打算管大公主的婚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也别管了吧?皇后是嫡母,她都不管了,您也不好多事。”方女官温声劝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不过看在她娘的份上,帮她一些罢了!可惜这孩子人在福中不知福,皇后这样的嫡母,上那儿去找啊!偏她要听太后的。”

    方女官轻笑道:“太后正经要哄人,那是一哄一个准的,您没看怀王妃她娘,当年被太后哄得忘了自己身份,真以为太子妃的位置非她莫属,一朝事不如愿,打击太大,整个人都垮掉了!大公主一个小姑娘,又怎么看得穿太后那张画皮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,就是我,明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,可对着她,还真难对她小心防备,有几次堪堪就着了她的道儿。”

    方女官是自兰妃进宫就跟在身边侍候的,陪着她一路过来,自然对太后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给楚明心的添妆,可让人送去了?”

    “您交代等皇后的礼送出去后,咱们再跟着送,所以还在宫里。”

    “取出来检查一番,嗯,咱们去库房翻翻,先取些旁的出来备用,万一太后那儿给的不多,咱们不好越过她老人家,就得删减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几日就是给楚明心添妆的日子,太后给的礼仅是一副镶蓝头面,旁的都没有,皇后便把原先要送出的礼删减了三成,兰妃这儿自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因之前才办过楚明月的婚礼,虽然嫁的是和离过的老男人,但宫里给的礼一点也没因此减少,轮到楚明心时,她理所当然的以为,太后她们给自己的添妆应比给楚明月的厚,不想,不但没厚,反而还薄了。

    楚明心看着太后、皇后等人的礼,眼眶直发热,心里甚是不平,楚明月是庶女,嫁的还是个身无官职和离过的老男人,她是嫡女,嫁的还是素来得太后宠爱的娘家侄孙儿,为什么给她的添妆却远不如楚明月?

    回娘家来给楚明心添妆的楚明月可乐了,眉眼俱笑的伸手抚过宫里嫔妃们给楚明心的添妆礼。

    老实说,宫里嫔妃们送出来的就没有差的,想来为了表达不满之情,太后她们在挑给楚明心的添妆礼时,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啊!看看这头面的成色、样式,再怎么粗糙都还是比外头卖的首饰来得精致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跟自己拿到的添妆礼,真的相差很多啊!若是两人出阁时间相隔长一些,兴许还不会被人拿来比较,或者就算拿来相比,也不会因记忆犹新而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鲁王世子夫人看着宫里太后等人的添妆,心里一片冰凉,这么明显的差别待遇,明白的表示着太后对这门亲事的不满,皇后她们自不能越过太后,再看看其他亲友给的添妆,这是世子的嫡女出阁啊!可是她们给的礼甚至远远不如当初给楚明月的。

    其中唯一出手大方的,当属秀宁县主了!

    鲁王妃对此十分满意,觉得女儿总算是开窍了。

    却不知秀宁县主的大手笔,反让世子夫人更加深恨她,要不是因为她唆使楚明心离家出走,给楚明心添妆怎么会这么薄?而独显出秀宁县主给得重呢?

    出阁前一晚,楚明心抱着亲娘,哭着喊着不肯嫁,不愿嫁,只是晚了!世子夫人只能抱着女儿哭,心里对秀宁县主的恨意越发深重。

    翌日,因怕秀宁县主再出夭蛾子,教唆楚明心再度犯浑,世子夫人亲手给女儿喂了药,让她手脚无力,只能乖乖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世子夫人忙得脚不沾地,又怕秀宁会趁女儿手脚无力,再来使坏,她向秀宁县主借女儿,把她一对女儿借来帮手,秀宁县主不愿意楚静姝出现人前,但碍于鲁王妃,只得答应世子夫人的要求。

    当她来到待嫁的楚明心屋里,看到手脚无力任人摆布的楚明心时,忍不住起了坏心眼,想要把楚明心藏起来,让她大嫂找不到女儿,让杨家花轿接不到人。

    不想,世子派来的嬷嬷守得紧,她完全指使不动她们,气得秀宁县主直跳脚,那几位嬷嬷还笑眯眯的跟她说,“县主,您是知道世子爷的脾气的,眼里是揉不进沙子的,好不容易盼得个好女婿,若是出了差池,奴婢们不好跟世子爷交代。”那就得把您给推出去,消世子爷的火气了!

    后头这句话虽未出口,但秀宁县主又不是笨蛋,怎么会不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呢?

    最后只能气恼的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世子知道后,忍不住往鲁王那儿告上一状,你让我看紧女儿,让她安生出嫁,却纵容秀宁来使坏,这是何道理?

    待楚明心出门子后,鲁王便让秀宁县主母子二人,搬到鲁王府附近的宅子去,鲁王妃不舍,却也无可奈何,谁让女儿作歹被世子的人逮个正着呢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