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现实很骨感 六

第四百六十三章 现实很骨感 六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皇帝以为用这些武举出来的人,就能放心了?呵呵,真是太傻了!”鲁王世子得意不已,虽然在离间帝后一事上失利,但能把自己的人弄进征羌大军里,也算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富阳侯这边却是暴跳如雷,他和父祖数代经营,在大燕各卫所安插了人手,交出西北大营的兵符,是想让皇帝安心,原想着长子成才后,就能从皇帝手中重新得回西北大营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孙子十一郎竟会朝范太傅的孙女出手,手段狠辣,朝野震惊,纵使有太后护着,十一郎还是被判了流放,而且他精心栽培的世子,被皇帝夺了世子之位,并且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时,就把世子之位给了他的次子。

    从此杨家陷入了内斗,虽然这争斗并不明显,但是富阳侯身为当家人,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被夺了世子之位的长子不甘,意外得了世子之位的次子,再也不如以前对兄长尊敬,他开始展露自己的才能,他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曾经被富阳侯指派去跟随长子的管事们,纷纷转投向他,而不甘的长子没了权势,行事开始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竟唆使族人向范家的族人出手,逼得范太傅将儿孙送出京避难,这不啻是在变相告诉皇帝,富阳侯府权势涛天,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富阳侯急疯了,可是他没想到,当他在皇帝跟前伏低做小时,长子竟然又领了人追出京,意图暗杀范太傅的孙辈。

    真是昏头了!

    次子很有行动力的把他大哥给绑回来,让富阳侯备感欣慰,总算后继有人啦!

    只是西北大营的大权,始终无法从皇帝手里拿回来。

    经过了多年筹谋,总算有望重得皇帝信任。拿回军权时,却出了这么件事,皇帝要是还能信任杨家。那绝对是脑子进水了!连他自己都这么想了,皇帝当然也就不会把西北大营、征羌大军交到他的手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,前科的武举人和进士,大都被安排进各地卫所了,未被安排差事的,大都被安置在兵部打杂。富阳侯没少派人去接触这些人。现在得知他们和今科的武进士、武举人们一起被安排进征羌大军,富阳侯不禁暗自庆幸,之前没少派人和他们接触。

    这次北征。看来是没他插手的机会了,不过有这些小虾米,难保其中没一两个走运的。

    负责领军的是现任西北大营的驻将彭席进,老彭是他家的家将出身,昔日跟着他爹立了功,才被举荐上去的,当年他交出兵权时。老彭还只个千户,如今已是驻将,这次由他领军,嗯,应该能跟他打个商量,别把羌部打得太惨!

    “他们去打仗。为什么你和师父都要跟去?”范安阳抓着杜云寻的袖子追问着。

    皇帝去避暑。朝臣大都跟着去,杜相父子自也不例外。杜云寻夫妻也跟着到西山,临出门时,留守的方嬷嬷问她,府里留杜夫人和大少奶奶,会不会不妥。

    范安阳似笑非笑的反问她:“能有什么不妥?我们都不在府里,她们正好可以出来蹓蹓了!”

    杜夫人自被杜相说病重,无力管家后,就不太出门,后来喜嬷嬷等人被处置,她更是足不出户,大少奶奶也差不多,想要给范安阳添堵,反让小姨母家的庶女嫁入高家,还是嫁给嫡子,把她小姨母气得够呛,她祖父因为被孙女突如其来的这一下,打乱了他的计划,对长孙女自是不悦,高家三房夫妻原想着娶方相家的孙女为媳,那可是梅妃娘家侄女儿啊!

    结果竟是认下一个不知羞耻,随便勾搭男人的女人为媳,而且还是个小官家的庶女,这其中的差别,让他们欲哭无泪!原指望着媳妇家能拉拔公爹一把,现在却是反过来,媳妇家的爹还指望他们能拉他一把呢!

    春日宴上,大少奶奶还被人不轻不重的刺了下,而最大的打击,莫过于那个玉露背着她爬上丈夫的床!

    这些打击接二连三的来,范安阳觉得,要换做是她,也要受不了的。不想出来见人,也是很自然的事,只不过拿身边侍候的人出气,难道不怕那天,那些被打的丫鬟心一横发了狠,上来一刀捅死她吗?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大少奶奶并不担心这事。

    范安阳看方嬷嬷颇为不安,便安抚她,“府里还有顾嬷嬷等人在,你怕什么?杜大总管隔一天就会回来一趟,有什么事,跟他说便是。我想夫人和大嫂,应该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候闹出问题来,府里就只有她们两个主子在,大哥那两个有孕的姨娘若出事,大嫂这责任是避不了的,大老爷屋里的姨娘们也是,我听说有一位姨娘,已经快两个月没换洗啦?”

    方嬷嬷有点小尴尬,面对着这个未及笄的主子,却要说这些闺房事,人家主子都没羞,她却觉得脸皮直发烫。

    “是啊!可那姨娘没声张,也不知大老爷晓不晓得咧!”

    大老爷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做安排,她要是没说,大老爷不晓得,这时候杜夫人要动动手脚,令她掉了胎,难道她就能推卸责任?把事情赖到范安阳头上来?

    好像不成。

    虽然是范安阳管家,但她管得到公爹屋里去吗?更何况,公爹又不是没老婆,这事老婆没管好,要赖到管家的媳妇头上,难度很高,而且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方嬷嬷想明白了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到了西山安置下来后,没两天,范安阳就接到让她大惊失色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们去打征,你也要跟去?你不过是在太学挂名授课,实际上授课的人是师父啊!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皇帝看过我们那个炭笔画,觉得用来画舆图再好不过了。”杜云寻慢条斯理的道,看范安阳依然瞠大了眼瞪着自己,他将人搂到怀里,靠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皇上怀疑,西北大营的驻将与富阳侯关系匪浅,他们送回来的舆图有很大的水份,皇上希望我随军,将所经之地详细记载绘制成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,你,你一个文人,手无缚鸡之力,跟着大军去西北,要是……”范安阳说不下去了,杜云寻却是嘴角翘得老高得意得很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这一趟卫放和师姐夫都要去,你以为为何他们两也要去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为了保护你才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虽不近亦不远矣!”话声一落就被范安阳揪着打,小娇妻年纪小手没什么力,打在身上不痛不痒的,不过杜云寻却感觉得出来,她还是敛了力气的,心头微暖。“此行不止我一个,还有师父,和单师兄他们叔侄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讶然,拉着他追问,但这种事怎能与她详说,再说他自己也只知一部份而已,便说起卫放的身世,好扯开范安阳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卫放跟住在严池家附近的大夫是亲戚,不过他们一直没搞清楚人家到底是什么关系,反正只需知道他们是亲戚就够了,因此杜云寻说起卫放的身世背景,还是让范安阳小小的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衡国公夫人的侄孙?他家也有爵位?”

    “他伯父是安乐侯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将卫放交代清楚了,不想,小娇妻突然冒出一句,“朱厨娘还真有眼光啊!竟然相中他,不过可惜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抚额,这什么跟什么啊?

    一问之下才明白过来,当然也感到很无言,因为朱厨娘还是卫放引荐来的,他身为主子的人,竟然对此毫无印象,反倒是偶尔去他那里走动的范安阳发现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,你可得烂心里头啊!朱厨娘是寡妇还带着一个女儿,别说卫放无意,就是他有心,卫家也不可能答应她进门的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没好气的瞪他,“我知道轻重的啦!朱厨娘也不是没眼色的,卫师父将她们母女安置在你这儿,便撒手不管她们了,想来她自己也是明白的,而且寡妇再嫁,那得看机运的,人家看得上她,却可能嫌她带着女儿,要不就是像这样,她看上了,可人家对她无意。”

    她瞄了丈夫一眼,“不过她若真有心想再找个伴,咱们府里也不是挑不出个人来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不过人家没那个意思的话,你可别自做主张多此一举啊!”杜云寻想到自己不日就要远行,深怕没人盯着妻子,她因无聊而乱点鸳鸯谱,那可就不好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范安阳伸手抱住他的腰,心里不禁担忧,这家伙挑食啊!随军出征这一路上吃的不可能尽如人意,他再一挑食,这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就消了,怎么办啊?

    虽然有师父在,师姐夫也在,但师姐夫肯定是护着丈人优先嘛!而师父年事己高,这长途远行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!她想起上回有师姐夫的消息,师父急赶慢赶的,差点没出事儿,心里就七上八下的,可也知道,皇上下了令,就难无更改的余地。

    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闹得杜云寻也没睡好,他强撑着去了太学西山分院,范安阳则是去姚家别院去严筠去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