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现实很骨感 五

第四百六十二章 现实很骨感 五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怎么变成这样?”鲁王世子得知外头的传言,竟然来了个逆转,严池和云渡飞形同水火,不管怎么扯,都没人相信,云渡飞会为严池、诚王、兰妃及皇后做事,在自家送给王妃等人的土仪里动手脚。

    既然云渡飞不可能为他们所用,那在土仪里动手脚,就只能是他家个人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说的好,云家人送的东西,怀王妃和侧妃们敢用?既然不会用,那里头放了多少红花,根本也无法造成伤害嘛!

    那么怀王妃她们动了胎气,可是事实啊!她们怎么会动了胎气早产的呢?

    怀王妃有太后、杨妃当靠山,她们赏赐下来的东西,侧妃她们会不会用?怎么看都觉得是怀王妃动的手,太后和杨妃是帮凶,云夫人一家子是替人背了黑锅了。

    哦,还更惨,云渡飞在大理寺大堂上喊的话应该不假,怀王妃的那个儿子,应该是云夫人所出才对,而号称是云夫人生的小女娃,才该是怀王妃的女儿。

    风向这一转,竟是完全没皇后等人的事了!这事就怀王妃和太后她们自个儿做的,至于之前会传出那样的流言来,无非就是让大众以为怀王妃是被害者,本就体弱,好不容易怀了这一胎,却又遭人设计早产。

    把脏水往云夫人一家身上泼,就算她家闹出来,也没人信她,而且还能把矛头指向中宫。

    看看这心计唷!

    这下子怀王是很恼,但他会怪谁?这事只让怀王与太后及杨家越走越远!

    鲁王世子谋算此事时,是要让帝后不睦。太后和富阳侯一家和皇后一派闹起来。闹得越大越好。最好是撕破脸打闹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羌部作乱,皇帝就不会再倚重富阳侯,如此一来,他的人才有机会能搏上位。

    “世子,眼下这情况对我们来说,还是极为有利的,您想想看,出了这种事。皇帝还会重用富阳侯?将兵符重新交到他手上?”上回献策的文士若有所思的道,“只要皇帝对他生疑,咱们的人就有机会出头,就算没拿到兵符也不打紧,上了战场,刀枪无眼,谁也不能保证主将就一直能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鲁王世子颌首,“你说的有理,这次的事你做的很好。”鲁王世子给了文士奖赏,那文士谢了赏。带着捧着赏银的小厮退下后,鲁王世子与幕僚们接着讨论了好一会儿才散。待他回房,妻子正揉着生疼的额角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疼?我看明儿还是请太医来看看吧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世子夫人叹气,“八丫头今儿又闹了,世子看要怎么处置她?”

    “她喜欢那个姓云的,就让她嫁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世子?”世子夫人以为丈夫疯了,惊叫道。

    世子长叹一声,“反正那人已和妻子和离,她既然吵着要嫁,就让她嫁呗!不过,你以为她嫁过去,日子就好过了?哼,那个姓云的不过就是个绣花枕头,就那张脸皮好看,内里全是草包啊!咱们为她安排的人不嫁,偏要去嫁这么个草包,以后的苦日子有得她受的了!”

    “您真要让她嫁那个云渡飞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就让她嫁,不过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她休想再跟她小姑姑学,嫁了就是嫁了,是好是歹,她得全给我自己咽下去,不许回来哭求告状,更别想家里为她撑腰。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面上一派平静,腹里却已经笑翻了,让八丫头嫁人后,不找娘家人为她撑腰?她会肯?才怪咧!不过世子夫人是打定主意,绝对不让儿子为她烦忧。

    回头就让人写好文书,才去见楚明月,楚明月得知能嫁云渡飞,高兴得几乎忘形,不管嫡母递了什么过来,连看都没看,就签了自己的名,包姨娘在旁边急得不行,可是有世子夫人在,她一介姨娘别说插手,就是开口,都可能被修理,所以她拚命的朝女儿使眼色,想要让她缓一缓,可是楚明月哪顾得上她,将文书签好递回给嫡母,眨着闪闪发亮的眼睛望着世子夫人。

    “行啦!你且安心的准备嫁妆吧!等日子定好,就等着云家花轿来抬吧!”检查过文书的世子夫人,丢下这一句,提脚要走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,八姑娘是嫁过去当正妻的吧?”包姨娘冲过去拦住她,终究还是开口一问,世子夫人停下脚步,睨了她一眼,再抬眸看向楚明月。

    “咱们八姑娘走运,云太太自愿和云老爷和离,她这一嫁过去,就是当家做主的主母了。”

    包姨娘大喜,和楚明月双手交握,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世子夫人在丫鬟簇拥下离去,走到外头,她的心腹丫鬟忍不住道:“这八姑娘命也太好了,想嫁谁,人家正妻就让贤,真好啊!”

    “好?呵,真嫁过去了,才知道苦,你以为能当家做主就好?等着看吧!包姨娘那点老底肯定很快就被她闺女儿挖光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八姑娘的嫁妆……”

    “庶女出阁都是有成例在,公中给多少就是多少,若想要多,就叫她爹贴补她,我这儿是不可能给她添一分一毫的。”

    外头的传言虽然没有很快就传到太后耳中,但杨妃却是从怀王那里知道了,她先是不敢置信,后来就深信不疑了,而且她自己没动手,那帮怀王妃动手脚的人,除了太后还能是谁?

    “这老虔婆!”杨妃像是被踩了尾巴猫儿气得蹦蹦跳!

    “母妃当心点!她毕竟是太后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外祖父他们真是偏心眼儿,先是偏杨延喜那贱货,现在偏着朱德惠那贱人。”

    怀王没有跟着杨妃一起骂人,只是想到向来疼宠自己的外祖父母和祖母,竟然算计自己的血脉,就觉得全身血液都冷了!

    他现在看怀王妃她们,都觉得心寒,面对他的时候,一个个笑靥如花,温情似水,一转身就是手段百出,他是不是该庆幸,王妃至少都等到了她们快足月了才动手?而不是在孩子们月份还小时就出手?哦,对,她也只能等到快足月,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能生儿子,她要抢人家的儿子呢!自然是要抢个健康的,太早动手对孩子不好。

    杨妃问:“那云家人真是无辜的?那他们家送的土仪又怎么会有问题?是不是皇后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!

    人家诚王虽然只生了个女儿,可是人家府就没这样糟心的事儿!诚王妃是父皇给订的,昌平伯府压根就没插手,可他外祖一家,意欲越过父皇做主他的婚事,父皇不肯,太后就装病,结果他们插手后,他的婚事从一开始就成了全大燕的笑话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!

    怀王气狠的用力一槌,竟把杨妃那镶着青玉石的茶几给击裂了!把杨妃吓了一大跳,屋里侍候的宫人和太监也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杨妃忙冲过来抓着儿子的手,仔细的检查,“痛不痛啊!要不要请太医来瞧瞧?彩衣快去取药油来,帮怀王推一推。”

    看着母妃紧张自己,屋里侍候的人被使唤来指使去,怀王不禁心头一暖,杨妃看他眼眶都红了,以为他疼的,连忙把个人高马大的儿子当三岁小娃儿哄,怀王更觉心酸,这一发就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听到屋里怀王呜呜咽咽的哭声,大伙儿都替他一掬同情之泪,这可怜悲慛的娃啊!自小就是太后的手中宝,那是捧着怕摔含着怕化的主啊!谁晓得到大了,这亲事一波三折不说,好不容易妻妾们一起有孕了,临到生产却出了这种事情来,真是可怜的孩子啊!

    帝后并肩站在殿外,听着怀王的哭声,这两位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,一个没事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被人栽赃嫁祸,一个是等着抱孙,好好的喜事却搞出鸟事来,全大燕都在猜,怀王府这事究竟是谁动的手?连皇后都被泼了脏水啊!

    怀王为何婚事多波折?还不是富阳侯和太后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皇后故意要怀王妃等人小产,好给太后等人添堵,皇帝是不信的,皇后没必要这么做,但怀王妃却有需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怀王是受了委屈,而且这委屈还是他的外祖父母和太后给的,他只能生受着,怪不得他要哭啦!

    “老五这回真真是被伤得很重啊!”皇后轻叹着。

    皇帝笑了,“皇后才是无枉之灾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,皇上可得给臣妾和老五出气啊!”

    皇帝点头挽着皇后,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待杨妃得知皇帝竟来过又走了,差点没昏过去,待得知皇帝是和皇后一起来的,她的脸色不由沉了沉,良久,才轻声道:“也是,皇后为了川儿这事,可是凭白受了委屈哪!”

    皇帝前往离宫避暑,怀王、诚王、安王等人随行,太后却因病重不好挪动,而留在京里,富阳侯没有重接兵符,皇帝指了西北大营的驻将领军讨伐羌部,还把前科及今科的武举人及武进士统统派去征羌大军,姚都指挥使负责押送辎重,卫放及赵褚等人亦随行。

    怀王妃等人自是留在京里坐月子,只是,皇帝仅派人送了药材,并未有任何赏赐给她们几个产妇。

    这与诚王妃产女,方侧妃头次生产时的待遇大大不同,由不得有心人暗自揣测,皇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啊,我刚刚那更忘了发文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