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三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 四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 四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两位姨太太这话说的!我只是针对你们说的理由提出的疑质,若你们无法为我解惑,请问,我要怎么相信你们家的女儿真是与我家相公日久生情?且迫不及待的想要纳‘她们’进府来当小妾?”

    范安阳笑嘻嘻,又道:“因为我怎么想,都觉得这事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是指她们的女儿不够好,无法让男人对她们心动生情?

    范安阳甜甜一笑,转头问顾嬷嬷,“顾嬷嬷,您是祖父身边的心腹,请您跟两位姨太太好生的分说一番,这在朝为官,最当注意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尤大太太这时彷佛才真正注意到顾嬷嬷,心头咯噔一声,杜相特意派来帮范安阳打理家务的心腹?

    黎四太太反应较慢,但终究还是反应过来了,她身子一抖,随即有些瑟缩的想躲到尤大太太身后去。

    尤大太太怎容她拿自己当挡箭牌,肩头微动,将黎四太太的手抖落,反手握住她,将她往前推,“还请顾嬷嬷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嘴上虽是这么说,但尤大太太心里已有所感,顾嬷嬷会说出什么话来了。

    顾嬷嬷未负重望,自范安阳身后上前,朝两位姨太太福了一福,见她们两竟是就这么受了礼且毫无避让或回礼,眼睛不禁微闪了下。

    “虽然二少爷尚未授以官职,但已具官身,又怎能不思如何报效朝廷?然。我大燕官员需洁身自好,故不得眠花宿柳,也不得纳亲眷女为妾。否则会被御史弹劾私德不修。”

    顾嬷嬷浅浅一笑,斜睨着尤大太太二人,“两位姨太太也是官夫人,怎么不知道呢?若二少爷当真纳了两位表姑娘为妾,这前途尽毁不说,还会令老太爷与姑老太太再度交恶,两位姨太太觉得。二少爷会傻得自毁前程吗?”

    尤大太太一噎,黎四太太犹思挣扎。“可是难道就放纵他,任他毁了我女儿的名声,而不用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黎四太太,我家二少奶奶方才问你们的话。你们还没回答呢!”范嬷嬷开口了,她温和的盯着尤大太太看。

    那边顾嬷嬷接过话,“如果尤大太太想说,二少爷成亲前一晚的事,那大可不必提了!那天的事,只怕尤大太太还不比老身清楚明白,毕竟尤大太太那会儿不在杜府,可老身却是奉命去处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尤大太太和黎四太太都愣住了!

    她们没想到。顾嬷嬷完全不给她们面子,就这样直接捅破了!

    尤大太太脸色攸忽数变,黎四太太双手紧绞着手里的锦帕。二姐怎么还没来啊!

    花厅庑廊下当差的一个小丫鬟,忽地探头进来打信号。

    杜夫人来了。

    范安阳朝墨香伸手,墨香悄悄的从袖子里取出条帕子递给她,还不忘小声交代,“姑娘小心点用,辣着呢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她朝厅里侍候的丫鬟们侍候。她们会意的,侍候两位姨太太重新就坐。又给她们续上茶和新做的茶点。

    但她们两无心喝茶吃东西,尤大太太蔫蔫的坐在椅中,低垂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,黎四太太则像是椅垫里有针会扎人似的,一直不安的坐不安稳,眼睛不时的在范安阳和厅门间游移着,似在等着什么人出现。

    杜夫人进来时,只见花厅里气氛有些怪,尤大太太苍白着脸,坐在一旁的黎四太太看到她来,松了一大口气似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可来了!”黎四太太欣喜若狂迎上杜夫人,两手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浮木似的,紧紧的,长指深深的扣进杜夫人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杜夫人吃痛就想甩掉她的手,可是转眸看到了已起身站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范安阳,便忍着手上的剧痛,强扯出一抹笑来与姐妹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大姐、小妹见谅,我身子犹不适,所以来的迟了!”杜夫人摆手让姐妹们坐,趁势扯下黎四太太的手,走到上首。

    范安阳早已退在侧,见她走来,乖巧的朝她曲膝福了一福,“夫人可来了!”说着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不知,两位姨太太跟二少奶奶说,二少爷和两位表姑娘私相授受,有损名声,想逼着二少奶奶应允两位表姑娘进门为妾。”墨香气愤不已跳出来告状。

    杜夫人不悦的瞄了长姐和小妹一眼,不过是个小丫头,她们两个连手端着长辈的架子,竟然讨不了她一句允诺?

    尤大太太看也不看她一眼,黎四太太嘟着嘴,道:“二姐,你家这二媳妇好不懂事啊!我们家漱潮好歹也是个官家千金,若不是名声有损,何须委身为妾啊?”

    顾嬷嬷在侧冷哼,“黎四太太,敢问您家姑娘的名声是怎么受损的?”你要说得出口,我头给你!利眼狠狠的瞪向黎四太太,如是道。

    黎四太太被瞪得一噎,杜夫人已厉声喝斥,“大胆,主子们说话,岂有你一个下人插嘴的?”

    顾嬷嬷背脊挺得笔直,她对上杜夫人不惊不惧,“回夫人的话,老奴是奉老太爷之命,帮二少奶奶协理家务的,黎四太太来者是客,却当着二少奶奶的面往二少爷身上泼脏水,老奴为保二少爷名声,不得不违礼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东西,以为抬出老太爷来压我,我就会怕你!”杜夫人脑子转得飞快,她千算万算就是漏算了顾嬷嬷这老货!

    有她在,难怪长姐她们没有得逞!

    范安阳和她的陪房或许不是很清楚那天的事情,但顾嬷嬷是最清楚不过的,因为当时,杜相是派顾嬷嬷来处理此事,当着她的面,想要编派杜云寻新婚前一晚在新房与表妹们厮混,是完全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杜夫人飞快睃了黎四太太一眼,不能让她往这个方向掰扯下去,便对顾嬷嬷对黎四太太不敬一事紧咬不放,心道,趁势把顾嬷嬷扯下管家理事的位置,如此一来,范安阳没了最大的助力,自然就管不好家,眼瞅着就要过年了,这死丫头到时候在来访的宾客面前丢了脸,公爹就算看自己不顺眼,也只能将掌家大权交回到她的手上来。

    杜夫人心下主意底定,便揪着顾嬷嬷要往杜相跟前说理去,顾嬷嬷也由着她,两人就这么走了,留下厅里不知所措的尤大太太和满脸不甘的黎四太太。

    范安阳嗤笑一声,端茶送客。

    尤大太太茫然起身,黎四太太却是愤恨瞪着范安阳不肯走。

    范嬷嬷低声提醒,“两位姨太太兴许不晓,这妾的家人是不当正经亲戚来走动的,若两位表姑娘当真入门为妾,那日后两位姨太太上门,可就是姨娘的家人,往后上门来可就不是现如今的待遇了!如果,您二位还不懂,且想想您二位是如何对待自家姨娘的家人的?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是你们夫人的姐妹。”

    范嬷嬷轻笑一声,“表姑娘们一旦入府为妾,要么您与她们断绝关系,要么就是当姨娘的家人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!还不如请夫人为她们保媒,嫁个有前途的后生来的强,要是女婿争气,日后两位表妹就是诰命夫人呢!两位姨太太在婆家也能挺直腰杆做人啊!”

    临了,她又添了一句,“真是想不懂,夫人为何硬要外甥女作妾呢?明知两位姨太太最是疼女儿,看不得女儿们受委屈的,为何偏要让外甥女们给自己的两位继子作妾呢?她明明就恨不得他们兄弟两没个好前途的!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啊!要是二少爷的前途当真被毁了,这口气如何吞得下去?”

    尤大太太一悚,惊疑不定的望着范安阳主仆,范安阳定定的看着她问,“姨太太您说呢?”

    尤大太太的扯着犹不死心的黎四太太踉跄而去,两姐妹兴冲冲而来,却败兴而去,范嬷嬷看着她们两走远,才轻叹道:“怪不得老夫人当年会挑夫人给大老爷当继室,这手段心性,当真是在其姐妹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歪了心思的手段,也只有与她相同心思的人才瞧得上眼。”

    范嬷嬷道:“这两位姨太太真是傻,她们究竟是那来的底气,想逼您应允她们家的女儿进门为妾啊?”

    范安阳闻言朗笑,“范嬷嬷也犯傻了!你忘啦!太医们可是说我烧坏了脑子,这傻病好不了了的。她们当然都当我是傻子耍,想说吓唬吓唬我,就能达成所愿,再说,我是个傻子,年纪又小,她们家的女儿聪明又比我大,一进门就能圆房啦!抢在我头里怀孩子生儿子,还不把我这正室给挤到墙角去?”

    范嬷嬷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啊!”

    范安阳淡淡微笑,原主前世不就是被换亲后的丈夫及婆家如此对待吗?与她现在不同的是,那时的她,成亲时已及笄,圆房后不久就怀了身孕,婆家却怕她生下的孩子会跟她一样傻,就想把她的孩子给落胎,可惜的是,那孩子顽强,几番下药迫害都不曾流胎。

    正好她那丈夫的妾室有了身孕,他们便想偷天换日,以那妾生的孩子顶替原主的孩子,如此还能保有她的嫁妆为他们所用!

    只不过今生想这么做的人,换成了杜夫人罢了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猫猫虫童鞋的粉红票~感谢yh_yh1166童鞋的评价票!新年快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