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二十一章 年终喜事

第四百二十一章 年终喜事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用过晚饭,杜云启来找杜云寻,兄弟两也没出去,直接进了杜云寻在新房的书房。

    范安阳让人送茶水、点心过去,便又一头钻进画室里去,不知过了多久,墨香一脸无奈的端着红枣燕窝汤进来。“二少奶奶夜深了,该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范安阳心不在焉的点点头,放下手上的小楷笔,低头端详着刚刚画完的画,嗯,果然不错,以排笔浅墨画出远山,近景以小楷勾勒,远近分得清楚,天上云层里透出月光,这样的夜景,确实比她之前画的要有深度。

    “二少奶奶,夜深了!该歇息了。”墨香锲而不舍的又重复一次,总算把范安阳的魂给喊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啊?你什么时候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奴婢来了好一会儿了!”墨香无语,将盛着红枣燕窝汤的石青小盅端给范安阳。

    范安阳接过手,温度适中,拿着调羹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,燕窝滑溜溜的口感,她着实不喜欢,不过糖搁得足,倒也让她喝得眉开眼笑,等她喝完,把小盅交给墨香,丁香立即笑嘻嘻的奉上白水。

    “可给二少爷他们送一份过去?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杜云寻对吃食的要求不多,但杜云启对甜食非常不喜,这两日她和杜云寻去看小念念,小念念是个好孩子,疼爹,有什么吃的都要分她爹一份,她就看了好几回,小念念前脚给她爹塞颗糖。后脚她爹背着她就把糖吐出来,根本不像他弟那样诚实,小侄女给他的糖。他都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所以范安阳猜测,杜云启不喜甜食。

    丁香她们哪儿知道这些,只回道:“都送过去了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放心什么?“大少爷还在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墨香叹气,虽然说二少奶奶还未跟二少爷圆房,但人家毕竟是新婚啊!当大伯的怎么这么不识趣,打扰人家小两口休息时间哪!

    范安阳想到杜云寻之前与她说。杜相最近很忙,他们从范府回来去跟他老人家请安时。就因他在跟幕僚议事,他们就被打发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!大少奶奶和夫人那里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高家明日会接大少奶奶回府小住,夫人那里……”墨香看看屋里,都是随范安阳嫁过来的。没有杜家的丫鬟,但保求周全,还是让砚月、竹香她们去外头守着。

    看她这阵仗,范安阳已有心理准备,墨香要说的话大概不好被杜家丫鬟们听见,毕竟是要说杜家主母的事。

    “您猜,夫人不见您,是为了什么?”瑞雪边收拾着画案上的笔,边问。

    范安阳瞪她。“因为她娘家来了人啊!”

    瑞雪轻笑,“来的是夫人母亲的心腹陈嬷嬷,这位嬷嬷是个厉害的。听说万六太太很是倚重她。”

    寻常不会派这个嬷嬷出来的。可今儿却派来了!还挑在她回门的时候上门,范安阳摇摇头,她不想未老先衰,所以她真不想操心太过。可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嫁到杜府来,就由不得她不多想些。

    杜云寻说杜相打算让她帮着管家。她完全没放在心上,因为她才多大啊。年龄摆在那里,又是新进门才几天的新媳妇,上有婆婆和兄嫂在,怎能越过她们,将管家大责落到她头上呢?

    她觉得杜相这完全是气话,也是故意在放话,在试探万家和高家的态度吧!

    高家在朝堂上扯杜相的后腿,小万氏老算计继子,想把自家外甥女及侄女塞给继子们,要知道杜云启兄弟的婚事都是杜相做的主,小万氏另有算盘,岂不是变相在表示对这两个媳妇不满吗?

    杜相怎会不发怒?

    至于高家,杜老夫人大万氏肆意放话,确实不站理,但高家确实也有错,就不知他们兄弟两个在说些什么?怎么会说到这么晚了还不散?

    墨香几个侍候范安阳回房,杜云寻就回来了,范安阳朝丫鬟们使了个眼色,让她们退下,自己则是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和大哥说什么了?说到这么晚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杜云寻含糊的略过去,范安阳想了想,决定还是问明白的好。

    “是朝堂上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皇上有意让安王去赈灾。”杜云寻坐到炕上后,示意范安阳也坐下。

    范安阳倒了两杯茶,一杯给丈夫,然后才坐到炕上,把茶盏捧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安王才成亲耶!”她出阁前几天,安王才娶妻封王,皇上现在就要派他去赈灾,会不会有点太快了!

    “其实之前皇上派诸皇子出京寻访各地大儒,就已经在考察诸皇子的能力了,安王还不错,虽然不乏骄奢之气,但,面对大儒,都还能软下身段,没硬要端着皇子架子压人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大奇,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啊?”

    杜云寻笑着抿了口茶,“每一位来到广陵书院的皇子,我们都负责招待过,怎么会不知道呢?外头皆说九皇子虽为中宫嫡出,然庸才无能,不堪为东宫,其实书院里各院长私下都说,九皇子的学问或许及不上七皇子,武艺及不上八皇子,但程度都在中上,而且心性沉稳,不像是个未及弱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宫里出来的,那个孩子不沉稳,要像怀王那样情绪外露的不多!

    “那六皇子呢?”

    杜云寻想了一下摇摇头,“我看不懂六皇子其人,他看起来似是与世无争,但有时他却很张扬,不然也不会引得杨延喜哭闹着要嫁,可是他成亲之后,与正妃感情甚笃,你绝对不相信,他还能点拨大哥讨好大嫂。”

    真的假的?范安阳很是怀疑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年关将近,家家户户忙着除旧布新,才娶媳妇的安王府亦然,只是安王府今日接到梅妃使人传出来的消息,北方遭雪灾,皇帝欲派大臣前往赈灾,不知是那个混账竟提议仅大臣前往不够份量,敦请皇上增派皇子代父出巡。

    梅妃接到老父派人传来的消息,得知宝贝儿子竟然雀屏中选抽到签王,不日将启程前往灾区慰问灾民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过年,竟然要派她儿子去灾区?

    安王才娶妻,新婚燕尔之际,为啥要派他去啊!他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啊!照着轮,也轮不到他啊!

    梅妃气急败坏,但皇帝说了,怀王妃甫新孕,诚王妃将临盆,安王身为弟弟,这种时候不为父皇、兄长解忧更待何时?梅妃立时收声不敢再嚎,只是关在寝宫里狠狠的放声尖叫。

    皇后盯着女儿三公主的礼仪,边与兰妃道:“安王得皇上看重,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“实话说,我也怕皇上派瀚哥儿去呢!老六媳妇就要生了,她大嫂不在京里,老六要是当差出远门,王府就剩她一个主子,我真怕她一个人应付不来呢!”兰妃想到儿媳妇就忍不住忧心。

    皇后皱起眉头道。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心慌!”

    兰妃所出的二公主本坐在兰妃身边打着络子,闻言笑着插嘴:“母后、母妃别慌啊!我记得六皇嫂在闺阁中时,曾得严先生教习,不是听说严先生来京里了吗?就请她过府坐镇吧!”

    皇后和兰妃互相交换了一眼,关于严筠的事,她们知道的要比二公主要多,如她为未婚夫守贞不嫁,直到今年未婚夫回来了,小两口才如愿成了亲,说穿了,这位先生对生孩子的事不熟,很不熟啊!

    请她去诚王府坐镇,会不会适得其反啊?

    “还可以请昌平伯夫人过府帮忙啊!”三公主头也没抬的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们怎么没想到,还可以请昌平伯夫人去帮忙。”皇后点头,“虽然年关将近,不过我记得昌平伯世子夫人素来是个能干的,其他几位夫人也都颇为精明,相信不需昌平伯夫人坐镇府里,也能把家事掌理得很好。”皇后抚掌轻笑,“行啦!我这才使人去请昌平伯夫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昌平伯夫人人是兰妃亲娘,请她去帮忙照看外孙媳妇,想来再恰当也不过了!虽然兰妃自己跟亲娘说也行,但那及得上皇后出面呢?

    “臣妾代诚王妃谢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皇后微嗔,“行啦!这你还跟我客气?”转头就使人去昌平伯府。

    许是有长辈坐镇了,诚王妃心一宽,肚子里的娃觉得外头安全了!就发作了!

    范安阳派人往各家去送节礼,不想从诚王府回来的管事嬷嬷,笑得满面通红,手里还捧着两颗红蛋,“二少奶奶,诚王妃昨儿半夜发作,天亮的时候生了个小世子。您瞧,这是诚王府送人的喜蛋。”

    管事嬷嬷让墨香把喜蛋给范安阳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您沾沾喜气,好早日开怀给二少爷添丁进口。”管事嬷嬷笑容满面,眼睛还往范安阳纤细的腰身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范安阳很想翻白眼,我还没及笄,没圆房,开什么怀、添什么丁、进什么口啊!

    杜云寻适才回来,听到这话,忍不住问了一句,管事嬷嬷便将这事说给二少爷听,杜云寻点头,“承嬷嬷吉言,等二少奶奶有喜,嬷嬷就等着拿大红封便是。”

    管事嬷嬷听了一喜,乐得吉祥话一句接一句的说没完,杜云寻听得很高兴,让阿南打赏,管事嬷嬷揣着厚厚的赏银离去时,满心欢喜的想,谁说二少爷不好侍候啊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先上草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