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姑嫂相对

第四百一十七章 姑嫂相对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敬完厅里的长辈,杜相却没让他们走,也没让厅里人散去,范安阳不解的坐在杜云寻身边,站在杜云启身旁的奶娘,怀里抱着的小念念一直想往叔叔身上扑去,奶娘因此抱得很吃力.

    范安阳见了,转头问:"小念念要找你耶!"范安阳不知杜云寻回京後,常常去陪小念念,看她直想扑过来,不禁有些惊奇.

    杜云寻原是不知在想什麽,听到她说的话,方才抬头望向哥哥身旁的小念念,小念念一双漂亮的眼睛正含着泪,大概是被大人告诫过,所以没敢哭,只是很可怜的望着她二叔.

    杜云寻朝她笑了下,小念念就像向阳花一样,给点阳光就灿烂!在奶娘怀里扭着要下地.

    杜相坐在上首瞧得分明,捧着茶低头轻笑.

    杜大老爷是听说过,小孙女不黏爹不亲娘,只喜欢跟着她二叔,现在看来传言不假啊!

    眼看着奶娘就要抱不住直扑蹬的小念念,杜云寻道:"念念过来."

    听了叔叔叫唤,小念念开心的要下地,奶娘朝杜云启看了一眼,见他颌首才松手让小念念下地.

    小念念笑嘻嘻的扑向最疼她的二叔,转头看到范安阳,不怕生的伸出手讨抱,让适才意图讨好小丫头的几个人全都红了眼.范安阳坐在杜云寻身边,因小念念要她抱,她倾身将小女孩接过来,敏感的察觉到那几道锐利的眼光.她借小念念遮挡,悄悄看清是谁在瞪自己,二太太,三太太自然是在列.不意外,但那几个年轻媳妇及姑娘瞪着自己,是为什麽呢?

    她却是不知,那年轻媳妇们当初都以为与自己议亲的是杜云寻,大家都知道杜云寻生的好,还年纪轻轻就得皇帝称颂画得一手好丹青,亲事落定.才知她们的夫婿根本不是他.

    进门後渐渐认命的她们,看到杜云寻的那一刻.都忍不住怨叹,为何嫁的不是他?再看看那还未及笄的新弟妹生得那般好颜色,而且一进门就得了祖父厚赏,怎不叫人妒嫉?

    就连个小丫头也只买她的帐!

    她们几个方才意图在祖父跟前.表现她们慈爱温柔的一面,谁晓得那死丫头完全不睬她们,看到六弟妹却是自动送上去讨抱?

    范安阳在广陵时就见过小念念,她曾帮小念念作画好送给杜相,当然,小念念会这样亲近她,她二叔功不可没,杜云寻为她作画时,便常拿范安阳的画像给她看.小念念看到真人,自然感到亲切无比.

    这些是二房,三房那几位少奶奶不知道的.

    小念念乖巧的坐在范安阳怀里,跟她二叔吱吱喳喳的说话.厅里就只听到她的童言童语,杜云寻偶尔回她一两句,就能把小姑娘逗得乐不可支.

    二太太瞧着忍不住又酸道,"哟!咱们六少奶奶还真是有孩子缘啊!就不知几时才能给咱们六少爷开枝散叶啊!"说完掩袖笑得十分得意.

    这种场合自然是轮不到她昨天才进门的新媳妇说话,杜云寻淡淡的瞟她一眼,二太太正盯着他们夫妻看.自然是看到了他看自己的那一眼,当下就跳起来指着他斥道:"你好大的胆子敢瞪我?"

    杜云寻连个白眼都欠奉.杜相淡淡的道:"是啊!真是好大的胆子!你们童家是好教养,养出这等不将长辈放在眼里的女儿来!"

    杜二太太童氏没想到杜相会突然开口,而且是直斥自己的教养,臊得一双眼不知要往那看.

    杜二老爷愤愤的扯了妻子的手,让她别再妄动,他小心的望向父亲,不解为何父亲还不放人,新进门的侄媳妇不是都敬过茶认过亲了吗?这样一直把人拘在厅里,是要做什麽?

    不多时,有丫鬟来报,道是姑祖母一家到了.

    杜二老爷等人闻言脸色俱变,纷纷将目光投向杜老夫人,杜老夫人前一晚没睡好落了枕,这会儿正难过得很,偏偏还要正襟危坐的端着,撑到现在已经够难过了,谁知那个已多年不相往来的小姑子竟然来了?

    她竟然回来了?

    怎麽可能?

    杜老夫人消息并不灵通,她不知道丁家有子回京任京官,也不知与她素不对盘的小姑回京了,当然也不晓得丈夫和小姑子鱼雁往来多年,他们兄妹已然解了心结.

    范安阳是小姑子的外孙女,杜老夫人是知道的,但她没想到,这小姑子会为了给外孙女撑腰,打破自己的誓言重踏入杜家来.

    丁老夫人在长媳,三媳的扶持下,快步入厅,团团见礼後,顾嬷嬷张罗着杜云寻夫妻给丁老夫人敬茶.

    谁知小念念不肯松开范安阳,丁老夫人瞧着直笑,朝小念念招手,"来,来曾姑祖母这儿."

    杜大少奶奶在东陵小产时,小念念曾住到丁老夫人的院里一段时日,小念念歪着头打量了好一会儿,才绽开笑颜扑过去.

    "哎呀!孙小姐真是聪明,知道这都是自家人."顾嬷嬷这话说得屋中好些人的脸色变了又变.

    偏生还不能恼,深怕被杜相像挑剔二太太那样,挑剔她们的教养.

    "多年不见,妹妹的气色还是一样的好."杜老夫人皮笑肉不笑的道.

    .[,!]

    "都是托了嫂子的福啊!妹妹我是时刻记着,嫂子的教诲."

    杜老夫人一噎,飞快的瞥了丈夫一眼,见他并没任何表示,以为他也不爽丁老夫人对自己的挑衅.

    "妹妹也真是个狠心的,这一去就是这麽多年毫无音讯,老爷真是白白担心了这麽些年."杜老夫人看似在为丈夫抱不平.实际上是什麽意思,真是在座的人都再明白不过了.

    丁老夫人低头喝茶,并不搭话.杜老夫人见对手不吭声,便愈发来劲儿了,话里话外净挑刺,说的无非是当年丁老夫人若不闹腾,便不会跟自家这麽久不往来,她几个儿子也就不会这麽多年都得在京外辛苦打拚,只消杜相帮他们运作.他们大可早早就在京里任京官,为天子近臣云云.

    丁老夫人抬头与兄长交换一眼.杜相苦笑,大万氏舍不得儿女吃苦,却不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他要是将外甥们统统留在京中.那才不利於他们的发展.

    放外任有了为官一方的经历,日後回到中枢,才有机会入阁为宰,没有地方官的经验,对民生经济毫无概念,就算一时得皇上看重,也不会长久.

    妹婿曾为首辅,他的孩子又怎肯毫无建树,全靠着父亲余荫在朝为官.他们看着父亲的背影,踩着父亲的脚步,一步步走来的.才不像大万氏所出的两个儿子那般没出息,只想着不劳而获!

    杜相扫了一眼厅里众人,除杜大老爷,杜云启父女,杜云寻夫妻及丁家人,其他人皆一凛,杜夫人怯怯的扯了下丈夫的袖子.杜大老爷看也不看她一眼,杜二老爷他们皆不由自主的站起身.

    "复常.你们昨日累了一天,早胸去歇着,子守,大夫若看诊完,记得捎个信给我和你爹."

    "是."杜云启颌首,小念念看她爹站起来,便挣开房嬷嬷的手,跑过来找她爹.

    不过走前又回头朝丁老夫人嫣然一笑,丁老夫人瞧着心柔似水,也朝她笑得开心.

    杜云寻也带着范安阳告退.

    待出了厅,二老爷他们也跟在後头出来,杜云启抱起女儿要走,杜云寻上前问:"大嫂怎麽了?"

    "她一早起来的时候觉得不适,一坐起来就觉头晕,所以我便做主不让她来,你们可别见怪."

    "大哥说这什麽话,都是一家人,又不是不认识的,这是我给嫂子的礼."范安阳让墨香把给杜大少奶奶的礼拿过来,方才敬茶认亲,她带来的礼都送出去了,唯独这一份还在墨香手上.

    那是一幅画卷和一个扁平的木匣,杜云启一见画卷便欢欣的问:"是小念念的画像?"

    "嗯."范安阳点头,"我也就只这个拿得出手,那是如意绣庄的绣屏,是百子千孙图."杜云启含笑点头,谢过范安阳,便带着小念念回去了.

    杜云寻牵着她的手,"你怎麽想给她送百子千孙图?"

    百子千孙图其实是石榴图,是祝福人家子孙满堂的,杜大少奶奶头胎生女,被自己折腾掉的二胎是个儿子,伤了身子要静养,范安阳送她这个,用意是好,只是杜云寻怕他那位大舍误以为阿昭是在讽刺她.

    "我问过人,送已经成亲但还没有儿子的妇人,百子千孙图最讨喜,啊!我忘了,她伤了身子要调养,这几年都不能生孩子,我还送她这个图……她会恨死我,肯定的!"

    听着范安阳哀叫连连,杜云寻心情很好的笑弯了眼,"别怕,咱们是一番好意,你没看大哥刚刚的样子,他喜欢得很哪!只要大哥喜欢就好,至於大嫂,不必理她!"

    喂喂喂,你这样说,可以吗?

    夫妻两个渐行渐远.

    杜二太太带着媳妇和女儿追出来,只看到他们的背影,二太太急得跺脚,却不敢贸然追上去,丈夫还想请公爹帮忙把生意整个吃下来,她日後的荣华富贵就看这一击,她不敢擅离,就怕丈夫一个不当心惹怒了公爹,毁了她的富贵远景,却不知自己刚刚的频频发言,已经惹怒了杜相.

    二房的三个媳妇和三房的媳妇们都很想去新房瞧瞧,听说范安阳的嫁妆可都是好东西呢!杜三太太抬手摸摸髻上的攒丝芙蓉,花心镶着一颗偌大的南珠,这可是从大房那个短命的死丫头手里得来的,可惜更多好东西都被婆婆大万氏从她们手里夺走了!

    三太太听着杜老夫人犹在尖刻发言,不禁冷笑,还以为婆母是个精明的,没想到一碰上丁老夫人就绷不住了!三太太不得不开始考虑儿子的前途,要是再让婆婆这样消磨公爹的耐性,她怕总有一天,她们旧宅所有人都会被杜相舍弃掉.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