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出阁

第四百一十四章 出阁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各家女眷添妆后,就是男方催妆,送嫁妆,范安阳上辈子没谈过恋爱,也没嫁人,所以这些事情对她来说,是非常新奇的,虽然经历过几位表姐出阁,但轮到自己时,感受总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看着原本堆放在院中的嫁妆一一被抬出去,屋里变得很空,心里头也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出阁前一晚,全家聚在一起用饭,饭后,范太傅把范安阳召到内书房,范安阳对这里并不陌生,因为曾有几回是在这里教兄弟们画画。

    范太傅让她坐,让总管递给她一个木匣,“这是祖父给你的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打开扁扁的木匣,里头摆放的是地契、房契及银票,“祖父?这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祖父给你的嫁妆,长者赐不可辞。”范太傅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范安阳惴惴,只得乖乖收下。

    范太傅长叹一声,“杜家两代主母都不怎么称职,你舅公本是把希望放在你大嫂身上,却没料到,她是个胡涂人,轻重远近不分,你可要引以为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看着小孙女好半晌,才让她回去。

    捧着木匣出了主院,小径旁站着范安菊主仆几个,范安阳走过去,“二姐姐。”

    范安菊咬着唇眸里水光流转,范安阳等了好一会儿,见她不说话,福了一福便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得意,你以为嫁去杜家是享福吗?告诉你,你那好婆婆可心疼杜家二表哥了。怕他成亲后没人能侍候。把几个外甥女留在府里。就等着你进门,好赏给杜二表哥,也好给你作伴!”范安菊越说越大声,说到最后,几乎是用吼的了!

    墨香几个闻言气恼不已,纷纷对她怒目而视,范安菊身边的丫鬟被她的发言吓傻了,怔怔的呆立原地。范安菊吼完了,才开始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范安阳就站在她面前,将她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,淡淡一笑,不再理会她,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回到昭然院,王进菀她们早已候在屋里,不过说没几句话,墨香等人就过来把范安阳请回房,明天要出阁的人。不能太晚睡啊!

    因为范安阳不过才十二岁,过了门也不能立时圆房。所以范夫人就没派嬷嬷过来教闺房私密事。

    隔天一早,天还没亮,范安阳不待人唤就起身了,墨香她们进来时,还被她吓了一跳,“姑娘今儿起得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范安阳点点头,让她们侍候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范夫人抽空过来看女儿,美目一直湿漉漉,可是她没空哭,她得把女儿的喜事办得尽善尽美才成,不过全福夫人为范安阳梳头时,她却是全程坐在旁边看着,看着女儿挽起了发,梳了髻,丁文芙握着妹妹的手,不时低语提醒她,“今儿是吉日,阿昭出嫁是大喜事,你可不许哭鼻子啊!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啊!”

    “算你运气不好喽!”

    等到吉时,杜家花轿上门,范安柏背着妹妹进喜堂,拜别父母后,范夫人却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的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范大老爷站在她身边,看她哭得香肩不断抖着,不禁深深叹息,伸手把妻子搂到怀里,望向那穿着嫁衣的小小身影,由长子背着一步步渐行渐远,他也不禁泪眼模糊。

    他对这双龙凤胎的感觉一直很复杂,他们的出生,曾经令周姨娘跟他冷战许久,双胞胎本就少见,更何况是龙凤胎,不管去那儿,粉妆玉琢的他们总是众人的焦点,不需刻意表现,就抢足风头,不知不觉中就把范安兰和范安松给压了下去,周姨娘为此没少跟他闹腾。

    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周姨娘会为了想除去他们,透过周家人与富阳侯府勾搭上,如今周姨娘已逝,范安兰也因意图纵火烧死范安阳,而被父亲处置。

    范大老爷不禁要想,如果自己年少时不曾被周姨娘所蒙蔽,他跟妻儿之间,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疏离?

    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让他反思的好时机,今儿嫁女,他是主人家,要招呼客人,范安岳上前来,“父亲,前头来了不少客人,祖父一个人只怕要忙不过来,咱们是不是过去帮忙了?”

    范大老爷颌首,范夫人拿帕子拭泪,不好意思的推开丈夫,“你们快去吧!可别失礼了!小路,看着你爹一点,别让他喝多了!”

    “是,您放心,我和三哥都会陪着父亲的。”范安岳扯了身边的范安松一把,范安松憨憨的笑着直点头,范夫人微笑交代他们几句,便催着他们去前院。

    范三夫人也让人过来请范夫人,范家这厢贺客盈门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杜府这边,外头热热闹闹,杜大少奶奶笑得脸都僵了,咬着牙问蓝妈妈,“夫人呢?怎么都没看到她的人影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哪!”蓝妈妈苦笑,大少奶奶还不知道,杜夫人的外甥女偷偷摸进二少爷房里,结果被二少爷屋里的许嬷嬷逮个正着,被扭到老太爷那里去,夫人还想把外甥女赖给二少爷,谁知二少爷根本不在院里,老太爷大怒,要把夫人及其外甥女们全扔回万家去,还是二少爷求情,留下夫人,只把夫人的外甥女送走。

    夫人自觉丢人没脸见人,所以今儿一直躲在屋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杜大少奶奶连自己身边的丫鬟都管不好,更不用说要她担起小叔娶妻这么重要的场子了!幸好老太爷早遣了几个能干的嬷嬷过来相帮,不过饶是如此,还是让杜大少奶奶觉得重担压身难以承担。

    夜幕低垂时,花轿进门,范安阳被人牵着下了轿,一路被摇得头昏眼花的她,一踩到平地差点就腿软跪下去了,幸亏一双有力的手掌及时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杜云寻含笑低沉的声音传来,原本忐忑不安的范安阳忽然就感到一阵安心。

    周遭原本有细细碎碎说话的声音,不知何时全消失了,杜云寻牵着范安阳缓缓的走进喜堂,堂上坐着的杜大老爷看到儿子直接牵着媳妇进门,不禁嘴角微勾,杜夫人板着脸冷眼瞧着,她身边一个嬷嬷低声道:“这不合规矩啊!”

    “把她拖下去,掌二十,一个下人不看场合乱开口才是不合规矩。”杜大老爷低声吩咐,那嬷嬷闻言就要大喊,不过她未及开口,就让人卸了下巴,杜夫人惊骇不已,她不知道丈夫会这么不给她脸面,更没想到丈夫身边有此能人,丈夫话声方落,站在她身边的嬷嬷就被卸了下巴,让她喊冤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杜大老爷头也没抬的道:“她不自重,如何要别人尊重她?”

    一语双关,既是说她身边这嬷嬷,也是说她那意图赖上杜云寻的外甥女。

    杜夫人想反驳,但新人已盈盈下拜,礼成后,新娘送入洞房,宾客上前道贺,纷纷乱乱中,杜夫人只能打起精神应付。

    新房里,杜云寻挑了盖头,又在喜娘侍候下与范安阳喝了交杯酒,交代了倚翠等人好好侍候,才转身去了前头喜宴。

    倚翠是杜云寻院里的大丫鬟,范安阳对她并不陌生,“二少奶奶您稍待一会儿,我已经让人去把墨香她们几个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哪儿话,日后还要您多照应我们呢!”倚翠笑弯了眼,说话间,就有杜家的亲眷进来看新娘子。

    方嬷嬷在一旁为范安阳一一引见,范安阳坐在喜床上,对她们微笑示意,这些人大多是族里的婶子、嫂子,年轻的姑娘倒是不曾见,范安阳打量着她们,心道,不知她那位婆婆的外甥女们是那几位?

    谁知等到她们都离去入席了,都不曾看到杜夫人的外甥女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看到夫人的外甥女?”范安阳拉住倚翠问。

    倚翠脸色有些苍白,她没有回答问题,而是望向方嬷嬷,方嬷嬷这才笑道:“二少奶奶不知,昨儿晚上,夫人三姐家的姑娘因赏月而走岔了路,逛进了新房来……”

    范安阳啊了一声,方嬷嬷点点头,“是啊!许嬷嬷是个实诚的,老太爷分派她守着新房,她便守得严谨,黎姑娘才一进门就让她请去老太爷那里,您不晓得,老太爷早就让夫人把亲戚送回家去过年的,也不知夫人是怎么想的,硬是把外甥女留在府里,真是让人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!”

    方嬷嬷苦笑,范安阳除了回以一笑,也没什么能说的。

    前头喜宴未散,杜大老爷却让长子寻个空子把次子送回新房去,有杜相坐镇,小辈们就算想去闹洞房也不能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杜云寻被他哥护着走人,不甘心啊!

    杜云启拍着弟弟的肩头,“可终于盼到你成家了!”

    杜云寻轻笑不语,杜云启看看四下,才跟弟弟咬耳朵,“你老实跟我说,你昨夜拉着我去祖父书房,是不是早就知道,那女人唆使她外甥女去你院里?”

    是早知道她们想算计他,只是不确定是何时,所以这些天,他虽明着回新房歇息,但其实都是回外院原来的住处睡觉,杜夫人虽管着内院,然而通往外院门上当差的人,多是祖父和父亲的人,她买不动,因此她想要掌控他的行踪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不懂,她和老夫人为何老是要往我们身边塞人,明知道不可能会成功,偏还要硬碰?”

    “她们太闲了!看来得给她们找些事做做才成。”杜云寻冷笑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先上草稿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