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一十三章 添妆

第四百一十三章 添妆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终于放晴了!”范夫人一早起来就往窗外瞧,七皇子封王那天下晌就开始下雪,细细绵绵的下了两三天,眼看着女儿出阁的日子就要到,这天总不放晴,实在让人忧心。

    丁嬷嬷示意丫鬟们赶紧关窗,自己则是替范夫人拢了拢肩上的披风,“您就放心吧!咱们六姑娘是有福的,老天看顾着呢!自然会让她顺顺当当的出门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夫人放心吧!”屋里侍候的人纷纷宽慰道。

    范夫人听得眉开眼笑,“是哪!咱们阿昭是个有福的,明儿一定也会是个好天气!”

    菊院里的范安菊却是沉着脸,“怎么会突然放晴了呢?”要是这雪一直下该有多好?

    丫鬟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开口,二姑娘如今是越来越难侍候,整天净挑眼,“对了,今儿听说是添妆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丫鬟们摸不清二姑娘心中所想,只能尽量少说话。

    范安菊拉紧了身上的玫瑰锦缎斗篷,“三房两位姑娘可有使人过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回话的丫鬟有些无奈,现在天才蒙蒙亮,三房的两位姑娘只怕还拥被高卧呢!怎么会使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二姑娘,姜姨娘倒是使了位姐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让来说什么啦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老话,让您别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范安菊冷哼,“知道了!她除了这话。就没别的交代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丫鬟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姜姨娘让奴婢提醒您,记得今儿要过去给六姑娘添妆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啦!”范安菊没好气的应道。“去把我准备好,要给六姑娘添妆的礼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着水红长比甲的丫鬟就去内室取来一木匣,范安菊接过打开,看到里头的缠丝金凤步摇,她颇有些不舍的伸手抚过作工精细的金凤,金凤的眼是红宝石镶嵌,流苏衔着的也是珠光流曳的红宝。

    她只有这么一件好东西。偏偏还要送出去,范安菊非常不平。重重的将木匣合上,“收起来,一会儿要出门时,再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同时间。三房的四姑娘和五姑娘也都起了,昨晚去请安时,嫡母交代了,今儿要给范安阳添妆,让她们两个仔细的挑拣要送的礼,别给她丢脸了!

    因此两姐妹一晚上都没睡好,三夫人没亏待过庶女们,当然,也不可能掏私房给她们两添首饰。所以她们有的,除了公中份例里的首饰,就是自范安兰那儿得来的。

    周姨娘在时。手头宽裕,当然不会吝惜给女儿用好的穿好的,她死后,虽然方姨娘自范安兰那里拿走不少,不过她怕被范夫人发现,会训斥她。因此没有下狠手,范安兰才能存下不少好东西。只是前拒狼后迎虎,挡了方姨娘,她却不防三房的两位姑娘也在算计她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怎么好好的会突然生了重病?大伯母也真够狠的,眼看着六妹妹出阁的日子就要到了!她就赶着把人送出府去。”四姑娘不悦的翻动着首饰盒里的首饰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少得可怜的首饰,四姑娘不禁想起范安兰那一柜子的首饰盒。“三姐姐就这么被送走,不知道她那些首饰会是谁收着?”

    不管是谁收着,都跟你无关啦!五姑娘心道,其实心里也颇感遗憾,范安兰的首饰款式新颖不说,且做工精细用料十足,随便一件拿出去都值上百两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只是病了,等她病好,还要回来的,那些首饰自然是都收在兰院里。”五姑娘故作无知的道。

    四姑娘哼了一声,她就不信,五丫头她不知道范安兰是为什么突然重病被送出府的,当初她们两跟范安兰说,要是范安阳有个不好,这桩婚事肯定就要作罢。

    她们只是说说罢了!却没想到范安兰真使人去做!不过就连四姑娘这个脑子素来不灵活的,都知道此事不可为,因为范安兰身边侍候的,全是范夫人安排的,她竟然傻到用嫡母的人去替她纵火,那不是摆明了让人去通知范夫人吗?

    想到自己竟没把握机会,好好的从这么傻的范安兰身上捞些好处,四姑娘便觉扼腕。

    五姑娘翻翻自己的首饰,勉强选了两三样,权充添妆的礼。

    昭然院范安阳正和表姐们嬉闹成一团,王进菀搂着她,揉着她娇嫩的脸蛋,“啊!太可恶了!墨香她们到底都给你吃什么,大冷天的,你这脸怎么还是这么水嫩嫩的啊!”

    “她哪用得着吃什么,也不看看她才多大?”丁筱楼没好气的道,她这几天吃得太好上火了,鼻头冒出一颗痘子来,疼得她想哭啊!

    亏得砚月领人送早饭过来,给范安阳解了围。

    用过饭,范安阳就进书房画画去了,王进菀对此直摇头,“今儿不是给她添妆的日子吗?她还进书房去画画?”

    “阿昭还小嘛!”丁筱楼抿着嘴笑了下,“她大概以为今儿没多少人会来给她添妆吧?”

    范安阳在京里时还小,虽常进宫,也常随范夫人出席宴客场合,但出意外之后,她便在京城的社交圈里完全失了踪影,待她重回京城,她已经临近出阁,范夫人便不让她出席各社交场合,怕那些人针对她之前的意外来说事,若是因此引得婚事出状况就不好。

    故此,范安阳在京中识得的人就不及在广陵的多,所以她觉得会来添妆的人肯定不多。

    她忘了,她祖父不是普通人,她姑祖母可是位伯夫人,她女儿贵为宫里的嫔妃,她侄孙女要出阁,怎么可能会没有人来添妆好借机巴结她们母女呢?

    当陆续前来的女眷越来越多时,范安阳的脸都笑僵了!

    来给她添妆的夫人、姑娘里,有不少人是颇为杜云寻抱不平来的,然而杜家不因鲁王权势而悔婚,又令她们艳羡,还有一些本就与范家交好,见过幼时的范安阳,早就知道她生得好,现在见到长大些的她,都觉得她更胜幼时的灵慧。

    后又思及那流传各地的传言,看向范安阳的眼光不免就有些刺探,不过能进范家成为座上宾的,都不是傻的,就算有再多的疑惑,也不至于在这种喜庆的场合开口问。

    尤其,人家的外祖母和姑祖母这两座大山坐镇厅里,谁那么没眼色的去问这些陈年旧事?众家夫人、奶奶皆有志一同,盛赞着杜家有眼光,范家好福气云云。

    待送走各家添妆的女眷,丁老夫人暗旴口气,拉过小外孙女,“可总算安静了!”

    “阿昭过来,让姑祖母好好的瞧瞧。”昌平伯夫人朝范安阳招手,丁老夫人笑着让外孙女起来,帮她整整衣饰,才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,跟你娘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”昌平伯夫人仔细的端详着。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娃。”丁老夫人颇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昌平伯夫人把范安阳搂在怀里,“瞧你得意的!”她顿了下,“你出事那会儿,我们正好不在京里,好不容易盼到你回京了,不巧我又染了风寒,直到今儿才总算见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年纪了,该好好的养着啦!别再四处乱跑,让小辈们挂心。”丁老夫人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!嗐,就知道念叨我,你哪!缩在湖州做什么?早就该进京里头来啦!总避着她,她还以为她有理了咧!”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,不过看来似乎大家都知道昌平伯夫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低头瞧见范安阳一脸好奇,便要把杜老夫人大万氏和丁老夫人之间的纠葛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不料才起了个头,就被丁老夫人打断,“行啦!你跟她一个小孩子家家说这些做什么?”丁老夫人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昌平伯夫人却正色道,“她就要进杜家门,当杜家媳,虽然你兄嫂别居,但不管怎么说,她名份上都将是阿昭丈夫的祖母,是太婆婆,虽未同住一处,可是这些事你不管六丫头说清楚,万一她不知其中关节,一个不慎误被人算计,到时候你连哭都没地儿去。”

    说的有理!

    昌平伯夫人见在场的除了范安阳,尚有王进菀及丁筱楼,范夫人姐妹去送客人还没回来,便仔仔细细的与范安阳详说,又例举了大万氏、小万氏及万家这些年来闹的笑话。

    她说的很快,总结更是犀利,“万家是不行了!他们不注重小辈的教养,只想着从各个姻亲那儿捞好处,谁家都不是傻子,白白为他人作嫁的事,谁家会这么做?

    “作亲戚就是互相有来有往的,才能走得长久,总想要靠着人家,自家不努力立起来,要亲戚拉着捧着推着,日子短还没什么,时日一长,谁会肯只顾着亲戚而不管自家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你们都会长大,要嫁人,为人妻、为人母,千万要记得,别把眼睛都盯着公中的,眼界要放宽来,外头宽阔着呢!督促丈夫、儿孙上进,只有自家自立,才能让人高看一眼。”丁老夫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昌平伯夫人频频颌首,“就是如此,你们都要记在心上才好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姐妹三个齐起身谢过长辈们,当范夫人姐妹回来时,屋里已是笑声一片,全然不复方才的郑重肃穆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感谢enigmayanxi童鞋再次打赏的两枚平安符,及粉红票~天冷啦!各位童鞋们除了要注意保暖,还要小心行走时别扭了脚,我家小朋友们全成伤兵,好口怜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