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百零七章 算盘落空不甘心 二

第四百零七章 算盘落空不甘心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腊月七日,晴空万里,正是七皇子楚怀威娶正妃的日子。

    今儿个七皇子成亲,家里的大人们身官职、诰命,所以全都出门赴宴,另因范太傅年事已高,范大老爷不放心老父,命范安柏等孙子随侍于侧,就是范安松这个没官身的也跟去了!

    丁老夫人、丁三夫人也都是诰命,自然也要出席,本来丁文芙要带王进菀去开开眼界,后来不知她想到了什么,最后竟是作罢!把女儿留在范家,和丁筱楼两个陪着范安阳。

    方茹川的娘亲也去赴宴了!女儿宁可去见新朋友,也不去吃喜宴,方夫人颇为失望,把女儿送到范家,殷殷交代侍候的丫鬟、仆妇小心侍候,方才转身赴宴去。

    话说人家六皇子妃都怀了娃啦!怎么与他同岁的七皇子才娶正妃啊?范安阳心想,不会是七皇子的母妃梅妃想跟兰妃争口气,才迟至今年中才定下七皇子妃是谁家闺女吧?

    像是要印证她的想法似的,屋里一娇俏的小姑娘热切的对范安阳她们道: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!七皇子的母妃左挑右拣的,都没有一个看上眼的,听说秀宁郡主……我忘了,她如今不是郡主了!秀宁县主就很想让她女儿结这门亲,不过听我表姐说,窦静娴,不对,楚静娴是想嫁给六皇子,其实谁不想嫁他啊!生得好脾气更好,瞧瞧,诚王妃有喜,他可用心了!听说每天回府都会从外头带些诚王妃爱吃的菜肴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丁筱安的小妹。丁筱安这几日害喜严重,四夫人忧心不已,可又不好常往亲家跑。丁筱安便托小姑,帮她送东西去丁家好安抚一下她娘,一来二去的,丁筱安的小姑方茹川就与丁筱楼及王进菀成了好友,这两天得知她的新朋友不在家,一打听才知道她们住在范家,丁筱安听身边的下人说起祖母前两天被大伯母气得离家。大骇,连忙使人回家跟她娘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待知道详情后。丁筱安也只能长声叹息,方茹川来问她,她可不可以上范家去拜访,她心思一动。便写了封信,托她帮忙送去给范安阳。

    方茹川就这么来了,虽有些不合规矩,可是她是真的对范安阳很好奇啊!嫂嫂说范安阳不傻,一照面后,她也觉得范家这傻姑娘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傻啊!一切应对都很客气有礼,比她认识的许多姑娘要得体多了!完全不像是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王进菀素来热情,看到新交的朋友上门来,虽不是自己家。却也十分热情招待着,丁筱楼虽有点冷淡,不过她向来如此。方茹川也习惯了!不过她最喜欢跟在范安阳身边了!

    范安阳相貌承袭自父母,虽还没长开,但已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,方茹川自小长于京中,认识的姑娘很多,见过的姑娘更多。可是那些生得绝美的,大多是眼高于顶要人奉承。长得清秀但有几份才气,就有不少人追捧,那要是要是生得好又有才华,就更是不得了!

    可是范安阳却不似那些美姑娘,笑起来很真诚,眸里流光灿灿,不像她认识的某些姑娘,说起话来总爱拐弯抹角的,好像没这样显摆就显不出她们的能耐似的。

    王进菀随母亲四处应酬赴宴,听来的小道消息不比方茹川少。“我听说梅妃千挑万选来的七皇子妃,是太仆寺少卿家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说好笑吧!她之前没少嘲笑兰妃,说她挑谁不好,偏给儿子挑个武将家的丧妇女为妻,还说诚王妃没有亲娘教养,入门后,肯定要给皇上丢脸。”方茹川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嗓子道。“可是我见过的诚王妃,那要比今儿要嫁给七皇子的秦明晶要漂亮多了!而且京里那些勋贵夫人们都说,诚王妃爽朗大气,怀王妃那扭扭捏捏小家作派要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们能拜在严先生门下,还多亏了诚王妃呢!若不是她引介,咱们未必能识得严先生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也道:“是啊!说起来,诚王妃可是我们姐妹的贵人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严筠先生的丈夫失踪很多年,还是你们舅公家的表哥发现他的?”

    赵褚的事并未广而周知,方茹川会知道,颇令范安阳她们惊讶,方茹川见她们都惊异的看着自己,才憨笑的摸摸头,“我表哥是皇上身边的中书舍人,姚都指挥使带着人见驾时,是我表哥在御前侍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表哥连这种机密事,都跟你说?”

    “他没跟我说啦!是他在跟我哥说话时,我正好端茶进去,才不小心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王进菀当即怪笑,“哦,你家还用得着你一个千金小姐给客人奉茶啊?说,你是不是喜欢他啊?”

    喂喂,大姐,这种话真能这样跟个初识不久的朋友问吗?范安阳和丁筱楼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,不过事实证明,能和王进菀处得来的人,都很不寻常!

    方茹川大大方方的红着脸点头承认了!

    丁筱楼瞠大了眼,范安阳别过脸去把下巴接回去,边还朝墨香几个使眼色,让她们聪明点赶紧退下吧!

    墨香机灵,不等主子示意,已经悄悄拉着身边的人,还边朝其他人呶嘴示意,闪人啦!

    “我爹和我娘也都有意啊!只是我姨母说要等我姨父回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姨爹也是朝廷命官?"王进菀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茹川点点头,说也奇怪,她向来很讨厌人家对她问东问西的,因为她老实回答了,她们不信,不回答,就会被人怪责,但跟王进菀相处都不用担心这个,王进菀很会问问题。但她回不上来,王进菀也不会生气,丁筱楼还会帮她解围。所以她很喜欢这两位新朋友,跟她家嫂嫂一样好相处。

    她悄悄看了范安阳一眼,正好对上范安阳也看过来的眼,范安阳立时朝她笑弯眼,“你别理阿菀,她向来大剌剌的,她要问得让你不高兴了!直接跟她说就是。她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我就偏要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哎唷!昨天晚上是谁说,不能爱生气。会生皱纹,还不到七老八十就满脸皱纹的啊?”丁筱楼吐槽。

    王进菀装傻,“谁啊?谁啊?”

    方茹川在边上看得津津有味,墨香悄悄进来。在门边朝范安阳示意,范安阳走过去,“姑娘,门上有人送了信想要求见丁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的。”范家的门房不识,那就表示不是范家寻常往来的人家,“不过看穿着言行,是大户人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心神电转,从丁老夫人突然造访,大舅夫妻入夜了还追过来。再连想到平辽侯夫妻和离还双双降级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让门房回说,今儿七皇子娶亲的大好日子,老夫人她们都去庆贺了!不在府里。而且赴宴后就会回府去了!”

    墨香颌首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找到这里来啊?”王进菀耳尖问道。

    丁筱楼眼一瞟,示意她看向方茹川,王进菀这才恍悟过来,讪笑着生硬的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这位表姐还真是……丁筱楼暗摇头,亏得方茹川是个识趣的,虽然王进菀问了。没人回答,她也没揪着问。笑嘻嘻的顺着王进菀的话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范安阳见她没揪着,暗松口气,不想这口气松得太早,因为又有关睢院的小丫鬟来报,道是范安兰院里侍候的婆子有急事要禀,可是夫人不在,丁嬷嬷也不在,院里没人拿主意,只得跑范安阳这儿来请示。

    范安阳向两位表姐和方茹川致歉,起身往外间来,“我过去一趟。你们好生侍候。”

    砚月等人齐声应诺,范安阳便带着墨香往关睢院里来。

    见了那婆子后,范安阳颇感无言。

    “她要你几时去放火?”

    “今儿晚上。六姑娘,您说这事要怎么办啊?”婆子脸色青白,想来是没想到娇滴滴的三姑娘,竟然会使钱收买下人意图放火烧死嫡妹。

    范安阳沉吟半晌,范安兰成天盯着昭然院,对那四周的环境想是再熟悉不过,一边又不禁对她表示佩服,皇子娶亲宴客多是晚上,用过晚宴回到家也过宵禁了!

    她挑在今日让人放火,家里没大人,能拿主意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!偏她让人放火的就是自己的院子!没人组织人灭火救人,兴许自己和院里的人都会死于大火中,就算幸免于难,这满院的嫁妆也毁于一旦,婚事会不会因而生变?

    而且她院子里还住着王进菀与丁筱楼,若她们两在大火中受了伤或死亡,范家与丁家、王家定要生隙。

    被拘在院里这么多日,范安兰的反省还真是让人叹服啊!

    “六姑娘?”

    “你且与她应下,然后……”范安阳低声嘱咐婆子,婆子原是惊讶不已,后来便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,“六姑娘放心,老奴知道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“记好了,今儿是初七没有月亮,你应承她之后,就出院子,等我这里布置好了,我会让人去通知你,你再去回报她。”

    婆子有些担心,毕竟是冬日,天干物燥的,万一真的着了火,那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的。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范安兰不是期待着一场大火吗?就让她如愿以偿,顺道也让她爹知道,范安兰究竟有多恶毒!想来闹过这一回之后,祖父再要处置她,父亲也不好再护着她了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谢谢禁忧晓10271童鞋打赏的平安符~感谢enigmayanxi童鞋打赏的两枚平安符~昨天上传的时候一直出状况,幸好后来顺利上传,真是吓死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