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麻烦一箩筐 二

第三百八十六章 麻烦一箩筐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br>

    麻烦的事还不止这一桩。

    范安柏他们兄弟将喝醉的父亲送回关睢院,正好遇上被仆妇们送回来的范安兰,范安兰看见父亲高兴的奋力挣扎,可惜她一个闺中娇养的姑娘怎敌得过手脚有力的仆妇们。

    范安松扶着父亲,为难的睃了眼长兄,然后抿着嘴望着狼狈不堪的范安兰不语。

    范安岳身量小,他跟在兄长及父亲身后,见状不禁讶道:“大晚上的,三姐姐怎么如此狼狈被人揪着?”

    范夫人得了通知,领着丫鬟迎出来,看到范安兰挣扎不肯就范,便道,“把三姑娘请去正房,醒酒汤呢?快去端来给老爷和少爷们解酒。”

    前院有外男留宿,范安兰一个姑娘家,大晚上的不安份,想要溜出二门去,这是想干么?不管她想干么,范夫人都不想让她轻易脱身。

    主母发话,仆妇们有了主心骨,手下便利落几分,任范安兰怎么扭都挣不脱她们手掌心,虽费了点功夫,可怎么把人扠进正房里。

    大老爷还醉着,范安柏他们把他扶进正房,将醒酒汤给大老爷灌下,范安柏与范安岳各端了碗醒酒汤一气喝下,范安松却是磨磨蹭蹭的,范夫人也不勉强他。

    “你酒量素来就浅,喝了醒酒汤就早些回房歇着吧!”范夫人转身交代丫鬟们送他回去,并道:“跟三少奶奶说一声,让她好生侍候。”

    丫鬟们笑着应诺。将范安松送回房,冬青早得了小丫鬟通知,赶在院门前相迎。

    “冬青姐姐。”丫鬟们朝她福礼。冬青连忙避过回礼,“夫人说了,三少爷酒量浅,虽喝了醒酒汤,但还是早点歇下的好,让三少奶奶好生侍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必转告三少奶奶。”冬青上前扶住范安松。看着关睢院的丫鬟们提着灯笼走远了,才低声问范安松。“爷,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范安松酒量并不浅,夫人却命人特意这么说,还特地交代让三少奶奶好生侍候?

    范安松叹口气。“我们方才送父亲回房,看到三妹一身狼狈被仆妇捆着,也不知她犯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冬青想了想便劝道:“三姑娘素有主意,她这些日子看着夫人为六姑娘操办嫁妆及婚事,早就不平,今儿杜家来人,她大概是想趁机做什么,被夫人逮着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懂,她到底想争什么?”范安松挠着头。跟着冬青回房,“她是姨娘生的,是庶女。六妹是嫡母所出,是嫡女,嫡母把自己的嫁妆给自个儿亲生女儿作嫁妆,有什么不对?她凭什么眼红?”

    范安松性情虽软弱,但毕竟是在外头读过书的,要比范安兰这自小被周姨娘教歪了的。要更了解世情。

    周姨娘死后,他心情不佳。偶然自祖父书房外经过,听到屋中父亲与祖父交谈,他才赫然明白,为何周姨娘会死,勾结太后的娘家,算计嫡出子孙,这在谁家都是容不下的大罪,而且还不止一次,早在周姨娘还没进门前,就已经心怀不轨算计范夫人和尚未出世的范安柏了!

    范安松是个读书人,虽不怎么成材,但还算正直,他完全无法置信,他记忆中那温柔美好的姨娘竟是个狠心至斯的女子,为此他特意去永宁侯府找周三老太太,和周姨娘的妹妹顾福全夫人。

    三老太太看到他,泣不成声,直道是她的错,没教好他姨娘,而顾夫人则是羞惭不已,道他姨娘利用她,算计她好友的丈夫,害得她羞见范夫人,顾夫人比周三老太太说得更明白。

    范安松因此得知,他姨娘当年为何会被逼得签下身契进府为妾,根本就不是她自己说的那样,什么范家仗势欺人,范夫人嫉妒她得了她丈夫的欢心,意图拿捏她才在祖母跟前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甘心,因为她原是想弄死范夫人一尸两命,待孝期过后,再进门当继室的,可惜事与愿违,她珠胎暗结等不得了!可她还是想一搏,故意将事情抖落出来,和父亲逼嫡母去求祖母,让姨娘进门,临近瓜熟蒂落的嫡母怎堪如此打击,求过了祖母便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嫡母差点就去了!姨娘的算计差点就成功了!

    便是因为如此,彻底惹怒了丁家,事情闹大后,周家如何抗得住丁、范两家的怒火,更何况这原就是周姨娘作的孽,这才是周姨娘所谓的被逼签身契为妾的真正原由。

    只是他明白,不代表范安兰明白。自小被姨娘和妹妹管束得紧,范安松如今虽知姨娘不对,却也没法子跟妹妹讲明白,所以干脆避着她,躲着躲着也就躲成习惯了。

    冬青低头微笑,“三少爷仔细脚下,小心地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安兰她到底在眼红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,三姑娘自小就让姨娘娇惯着,这脾气早就定性了。”改也改不了啦!

    冬青扶着范安松进正房,“有些话您是爷儿们不好跟姑娘说,不如请三少奶奶跟她讲,毕竟是亲姑嫂,三姑娘总要给三少奶奶几分薄面。”

    三少奶奶正好走过来,听到冬青这么说,心里咯噔了下,疑惑看着冬青,冬青遂将范安松说的事转述给她听,三少奶奶暗恼,这小姑子又要闹什么?

    妻妾两将范安松安置妥,才一起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又要闹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反正您去做做样子,少爷那儿过得去就行啦!”冬青劝道。

    三少奶奶颌首,待冬青退下后,她身边的丫鬟关上门,转回她身边不满的道,“姑娘,您也太纵着她了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三少奶奶睨了丫鬟一眼。“我又不是傻子,不过她说的也是,走个过场就是。与其为这个不知好歹的费心思,倒不如帮另一个的忙,就算她不领情,至少她姨娘领我的情,那可比给那个喂不熟的费心来得强。”

    丫鬟知她是打定主意,要帮姜姨娘的忙,替范安菊的婚事尽心。暗松口气的同时,暗指了屋里问。“那少爷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妹妹,帮谁都是帮不是?不过,最近我还是多到夫人那儿去帮忙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六姑娘的婚事就在年底。夫人那儿只怕正缺人手呢!”

    三少奶奶皱着眉头:“我就怕夫人因三妹妹的事迁怒我和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别想太多,奴婢看夫人不是那种人,再说,您若能领了事来做,也能让府里那些人高看您一眼。”

    三少奶奶眉头总算略松。

    且说关睢院里,喝醉的范大老爷被硬灌了一大碗醒酒汤,才略略清醒过来,收拾了一番,把染了酒气的衣服换了。也听妻子说了范安兰不顾一切要去前院,当下便黑了脸。

    “让人连夜把她送到庄子上去,大晚上的不好好在屋里待着。偏要往前院去,前院有贵客在,她一个姑娘家想干么?真真是不要脸!”大老爷想到了周姨娘当年作为,寅夜书房中投怀送抱,自此成就一段孽缘。

    这般香艳绮丽的情事,发生在他自己身上。是风流轶事,但同样的事却是自己女儿做来。那可就**辣的打脸了!

    “都是周氏带坏了她!”又羞又恼的大老爷气极的甩了一套茶碗,范夫人坐在一旁凉凉的道,“那是妾身最喜欢的官窑出的茶碗,老爷有气也别拿妾身心爱之物出气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讪讪的起身陪礼,“回头我送套新的给夫人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砸了就砸了,不过是几十两的东西,能让老爷出了气,倒也值了!”范夫人垂下眼眸掩饰嘲讽,“三丫头如今是记在方姨娘名下,老爷一气起来就说周姨娘,要让方姨娘知道了,叫人家情何以堪啊!”

    大老爷伸手想端茶来掩饰尴尬,发现茶碗被自己扔碎了,只得干笑一声,唤人再送茶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也知道现在是大晚上的,叫人连夜送她出府,这怎么使得?京里有宵禁,杜相他们祖孙在咱们府里住下,同时,咱们派人送三丫头出京,这要让人知道,指不定要怎么猜疑呢!”

    大老爷一滞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她禁足吧!真要送去庄子上,老爷怕又要心疼了!只是之前妾身与父亲也是三番两次禁她足,可老爷都舍不得她受苦,这回您可不能再心软了!”范夫人软语温声,大老爷却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“舅舅带着大表哥和表侄儿们上门来做客,父亲留人过夜,可不是方便她谋算人的。”范夫人顿了下又道:“幸亏没让她得逞,不然这名声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大老爷自是明白,杜范两家结亲,绝对不会因为要顾及一个庶女的名声就换人,不论范安兰想谋算什么,要是侥幸让她成功了,那等着她的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杜云寻是小女儿的未婚夫,杜云启有妻小,试问范安兰大晚上的硬要往前院去做什么?想抢妹妹的丈夫?还是想委身杜云启为妾?总不会是暗慕杜大老爷吧?就更不用说杜相了!

    “您在任上也做过亲民官,自当晓得这世道待女儿家是多么严苛,这名声若是不好,就是勉强嫁了人,也难保不会被婆母、妯娌另眼相看,就更不用说要相守一生的夫婿了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,你要是真为范安兰着想,便不能再纵容她,不然嫁人为媳后,可有她苦头吃的,到时候你是要替她去出头呢还是要儿子们去替她出头?

    大老爷拳头紧握,他是真疼范安兰,虽然她一再让自己失望,现在妻子敲醒他,告诉他,你再纵着女儿,是害她不是爱她,大老爷沉吟良久,最后同意了妻子将范安兰禁足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一次禁足,大老爷决定直到范安阳出阁后,再放她出来吧!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