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钱是胆 一

第三百七十五章 钱是胆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br>

    当晚,在老太爷住的四进主院大花厅里,摆上宴席,为范安柏兄妹三个洗尘。

    三夫人早早就带着女儿们过来帮忙,范夫人也不跟她客气,直接了当的给她分派工作,三夫人手头上有事要做,便将两个庶女打发了,让主院的丫鬟带她们去厢房安置。

    范四娘和范五娘跟着丫鬟走了之后,三夫人才松了口气,回头见范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三夫人讪然一笑,她身边的丫鬟为她解释,“大夫人您不知道,咱们家两位姑娘的姨娘成天在咱们夫人面前吵,说什么六姑娘是小的,都还没及笄就已经要嫁人了!四姑娘她们姐妹的婚事却都没着落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没帮她们打算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们二姑娘和姜姨娘不就是如此吗?不多说啦!回头闲了,咱们两一起参详,嗯,阿昭嫁过去杜家之后,又多了亲戚可走,说不得她们几个的婚事,还得托杜相的福呢!”

    这意思是,到时候张罗二姑娘姐妹婚事时,会捎带上她们三房?三夫人喜极连忙起身向范夫人道谢。

    范夫人微笑扶起她,摇头道:“都是一家人,你还跟我客气?我方才与三丫头说,阿昭屋里有位范嬷嬷,是宫里兰妃娘娘给的,待她休养几日,就请她给她们姐妹讲讲课,我知道她们在任上时,都是学过规矩的,你也是个讲究的。她们姐妹的规矩都不差。”

    听范夫人这么说,三夫人抿着嘴微笑,她虽是给两个庶女请了先生教导闺学和礼仪。不过,那及得上宫里出来的嬷嬷教授的呢?而且还是兰妃娘娘给的。

    三夫人微带酸的想,一样都是表侄女儿,兰妃娘娘待范安阳可真是好,还特地从宫里拨个嬷嬷给她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大嫂了!”

    见三夫人脸色仍有些不豫,范夫人便笑着转移了话题,待三夫人去厨房看晚宴的菜色时。丁嬷嬷皱着眉头劝范夫人,“三房的两位姑娘都是庶出。您让她们跟着范嬷嬷学礼仪规矩,越过大姑娘去,三夫人怎么会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她不乐意让四丫头姐妹跟着学,但是我要没开这个口。回头她又觉得我吃独食,霸着兰妃娘娘的好意啦!”

    丁嬷嬷陪着范夫人巡视晚宴场地,边小声的道:“当初兰妃娘娘赐下范嬷嬷时,六姑娘不在府里,现在回来了,您看是不是要让六姑娘进宫谢恩哪!”

    “谢恩是一定要让她自个走一趟,打小兰妃娘娘就疼她,阿昭出了事,娘娘自责心疼不已。我三番两次与她说,不关她的事,杨家早与我们结了怨仇。可娘娘还是觉得若不是她召见阿昭,阿昭那天就不会遇上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叹息,“那杨十一郎作歹,与兰妃娘娘何干,不是那日也总会有旁日,他们早惦记上了。咱们再怎么防,也难免有疏漏啊!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杨家那死丫头,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杨延喜被送进庵堂,但到底是那座庵堂,却是没人说得清,有人说在城南山上的清修庵,也有人说在皇觉寺,还有人说在城北的法莲庵,总之说法众多,却没有一个做得准。

    就连杨家人都不知道,那些押走杨延喜的人,究竟将她送去那庵堂。

    不过,范夫人却自兰妃那儿得知,杨妃原命人把杨延喜送去皇室道观,就在内城中,兰妃曾摇头为杨延喜叹息。

    因为杨妃三天两头就亲去鞭挞杨延喜,太后虽知杨延喜是被杨妃派人带走,但真不知她把人关在那儿,富阳侯夫人三番两次在太后跟前求情,想知道孙女儿下落也不可得。

    “娘娘昨儿捎来的消息,应该是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做出那种事情来,还不是长辈纵宠坏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有太后和杨妃娘娘在,杨家女的名声只怕是毁了!”丁嬷嬷小声道。

    范夫人颌首,“所以,一定要看牢了咱们家那两位娇客,一会儿你去跟松哥儿媳妇提醒一声,让她从旁多劝劝,三姑娘若有个举措不妥,可是会影响松哥儿的声誉,老爷想着要让他去考科举呢!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若是也能有个功名,三少奶奶这诰命可就有望啦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范夫人知道丁嬷嬷抓到重点了,就盼松哥儿媳妇够聪明,知道从那儿下手,只消抓住姜姨娘和范安菊她们埋藏在心里,最深切的渴望,还怕她们母女不乖乖就范?

    姜姨娘在女儿婚事上三挑四拣的,为何会挑中之前那家?因为那后生的祖父一死,他爹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侯爷,而她那准女婿就成世子,范夫人之所以没将那家列入名单,便是因那家子从老到少都是花花肠子的花架子,那位世子年纪轻轻就纵情声色,还比大老爷小上三岁哪!可是底子早就被淘空了!

    他老子年轻时能拚搏沙战,建下家业,可这一位,当上侯爷之后,也不知能活几年,而他儿子也与他差不多,范夫人可不想范安菊嫁过去之后,没多久就要守寡,到时候大老爷和姜姨娘肯定会把责任推到她身上来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姜姨娘看中的也是世子身体不佳这一点,如此她那准女婿方能早早继承爵位,范安菊就成了诰命夫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算盘人人会打,而且比姜姨娘算得精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范太傅岂容得孙女婿是个渣,孝期中就搞大丫鬟肚子?这种人品问题,范太傅坚决不能忍,就像大老爷当年与周姨娘闹出绯闻来,还逼得儿媳挺着肚子为他跪求婆母,他亲自抄家法就是一顿痛打。

    范安柏出生直到三个月大,他爹都是趴在床上养伤。

    对自家亲儿子都能下重手了,那准孙女婿呢?范太傅果断将他开除。

    范夫人便想明白了!

    范太傅现在把范安松记在姜姨娘名下,如果松哥儿有出息,说不得日后能给他姨娘挣个诰命咧!

    范夫人要做的,就是让她看到可能成真的光明未来,为了这份渴盼,她会纵放女儿坏了她这份希冀吗?

    至于范安兰……“夫人,三姑娘与方姨娘水火不容,要她去看着三姑娘,只怕是说不通吧?”

    “她?”范夫人想到范安兰那桀骜不驯的样子,“我倒是觉得,老太爷原先的主意好,这样的一个丫头嫁到谁家去,那就是结仇啊!还不如拘着她一辈子,不让她出去祸害人的好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自然也赞同,但奈何,“架不住大老爷舍不得三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能尽力把人掰正看看吧!尽人事听天命!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院子里犹一团忙乱,但范安阳已在丫鬟们的侍候下,用过午饭,还美美的歇了中觉。

    午睡起来,她看着墨香几个面有疲色,忍不住笑道:“你们啊!也抓紧时间歇歇,还有好多事要忙呢!可别累坏了,若感觉不适,就赶紧开口,我好延医给你们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这是咒咱们哪!”瑞雪打了个呵欠,她中觉没歇,和瑞芳两个去找人叙旧,好弄清楚府里的情况,省得姑娘一个不察被设计了也不自知,她们可都看到了姨娘们和二姑娘她们的脸色呢!

    “没啊!我是为你们好耶!你们都是要陪嫁过去,而且你们几个的婚事都订下了,可不好在这时病倒,会影响咱们说定好的事情呢!”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墨香端了碗燕窝进来,“这是夫人让人熬好送过来的,怕您中觉起来觉得肚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试了下温度,觉得太烫,范安阳顺手就搁在桌上,问瑞芳姐妹,“你们两中午没歇出去叙旧,可探得什么消息啦?”

    瑞芳点头,“三少奶奶和姜姨娘相得,平日里没少腻在一块儿,二姑娘反倒少去找姜姨娘,大多待在自己屋里,三姑娘则与方姨娘不对付,如今虽是挂名在方姨娘名下,可母女两斗得可凶啦!”

    “三姑娘自打夫人开始给您收拾嫁妆,就常常站在昭然院外头,死盯着院里瞧,几个看门的婆子都说,她那眼神着实吓人。”

    砚月补允,“三姑娘身边侍候的,都是夫人和大老爷新给的。”这忠诚的对象绝对不会是范安兰。

    “周姨娘的人都没啦?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像看傻子似的睃了自家姑娘一眼,老太爷出手惩戒,周姨娘的人还能留得下来?只怕这些年她在外头打着大老爷名号搜刮的财物,全都进了大房公中了!

    对于周姨娘的财产问题,她们自然是探查不到真相的,不过倒是知道,范安兰手里不少好东西,被方姨娘以各种名目讨要,范安兰不给,方姨娘就能斥她不孝,然后闹到范夫人跟前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!当年留存在府里的东西,你们都清出来啦?”

    “夫人早让人清出来给您当嫁妆啦!这是嫁妆清册,夫人让您有空先瞧瞧,心里好有个底。”墨香道,贺璋家的回家待产去啦!所以昭然院中,她俨然是代理管事妈妈一职。

    范夫人看过贺璋,觉得这兄弟两不错,便想着待他们回京,让他们兄弟一个帮管着范安阳陪嫁的铺子,一个则负责连络府内外,范安阳懂庶务,对范夫人来说是一惊喜,她就怕女儿不通庶务,花钱没个算计,要知道这钱是胆,手里有钱心不慌,就算男人靠不住,靠着自己的嫁妆,也能在婆家挺直腰杆子过日子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