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蠢蠢欲动 三

第三百一十八章 蠢蠢欲动 三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大伙儿用过饭,也就散了!男人这边以长房嫡长子丁修书为最长,但因有妻子的孝期,所以他露了面,很早就退席了,二房的长子丁修伦当惯长兄,带着表兄弟们与祖母及母亲、婶娘们行了礼便领着人去了前院,真要喝酒取乐,在祖母等女性长辈跟前,哪耍玩得开啊?

    二夫人虽知儿子稳重,却仍不忘提醒一声,四房的丁修义要娶老婆,别玩得没了分寸误事,丁修伦呵笑应诺,一旁王进顺等人不忘取笑他,几个男孩子们勾肩搭背的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笑着摇头在媳妇、孙媳们的簇拥下回房。

    王进菀拉着范安阳说着她那两只狐狸的事,丁筱妍却左右张望了下,“咦?怎不见十四妹?”

    丁筱安姐妹也帮找着,丁筱楼身边的丫鬟怯怯的道,“方才奴婢解手回来,正好看到十四小姐领着丫鬟,悄悄的跟在少爷们的后头走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没听见小姐妹们的对话,二夫人妯娌和丁文芙都听见了,老宅是二夫人管着家,要是大房的女儿闹出点什么事来,责任可就全在她身上,当下就沉下脸的二夫人气得两手直抖,四夫人也有女儿,也看到了席间丁筱清的表现,虽说不一定会出什么事,但事前防范永远要比事后补救的好,就是防范不周全,仍是被她闹出事情来,也好过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四夫人连忙低声劝二夫人几句,二夫人气大夫人甩了个烫手山芋给她,也恼这侄女儿不省心,但正如四夫人所言,赶紧派人去盯着,看她到底想做什么,也好心里有个底。

    二夫人让丫鬟去唤她的心腹管事,又让几个丫鬟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到底是想做什么啊?”二夫人低声抱怨着,四夫人暗翻白眼。丁筱清想做什么?不是再清楚不过了?大晚上的,要是传出点什么事,丁家女孩们的名声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容嬷嬷不说是宫里出来的?怎么孩子到她手上,反倒教成这样。刚刚在席面上,二嫂可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是看见了,虽是家宴,但餐桌上的礼仪还是马虎不得,若是在自个儿家里头也就算了,几房堂姐妹齐聚,正是让长辈们检验这些孩子们所学,丁筱清这般不管不顾,真不知大夫人怎么会把她纵成这副德性。

    因才用过饭,老夫人就坐在暖阁里与孙女、孙媳们闲聊。聊充消食了。二夫人和四夫人因迎亲在即,加上又挂念着丁筱清的去向,陪着婆婆坐不多时,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三夫人看两个妯娌走了,便也跟着走。只是她才走出去,就见有人匆匆告进,来的是个小丫鬟,就见她因跑得急,一张小脸冻得青白,嘴唇都白了,丁筱妍忙让人倒杯热茶给她。小丫鬟喝下茶水,暖了身子后,才哆嗦着把话说了。

    “杜大少奶奶小产了?”

    这可不得了!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抖着手忙侍候老夫人更衣,各个姑娘的丫鬟也焦急的帮自家姑娘添衣,不多时,老夫人扶着女儿的手。领着孙媳们去看杜大少奶奶,匆匆出了门,老夫人看到跟在身后的范安阳等人,沉吟半晌,终究还是让她们各自回房去。并交代她们管好自己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出了这等大事,二夫人自比老夫人更早得到消息,她已命人去请大夫,也让人把杜云启请回来,前院离客院较近,一出二门经东侧的月洞门就到,杜云启他们到得比二夫人她们早。

    小院二进正房灯火通明,丫鬟们进进出出乱成一团,间中还听到个女人的声音斥责着人,杜云启神色茫然,呆望着眼前的景象,似不知发生了何事,范安柏暗叹口气,示意丁修伦兄弟帮着把杜云启拉住,不让茫然的他乱走,杜云寻看着眼前的一切,却好像回到了云瑶死掉的那一天,院里侍候的人也是这样,似无头苍蝇一般,茫然的奔走着,门外廊下,云瑶的奶娘瘫坐于地哭得伤心,见他奔近,一把扑将过来,砰砰砰的朝他磕着头,嘴里喃喃,求着诸天神佛慈悲,别带着大姑娘,大姑娘还小,不懂事!若有得罪的地方,还请原谅……

    那胡言乱语一般的话,如轻风过耳未在心版上留下印记,直到今天,他才知道,竟是被铭记在记忆深处,久久不去。

    范安柏问有没有地方让他们坐下等候,方嬷嬷颌首领着他们去杜云寻的住处,大家的注意力全关注在杜云启身上,毕竟是他的妻子小产,仅范安岳离杜云寻近,发现他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他不过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,按说是拖不动杜云寻,但因杜云寻心神不属,也才轻易的被他扯着走,他瞧着小院里吵闹不休,又看看杜云寻的样子,心里实在不放心,便拉着人要出院子回他和范安柏的住处去,走到游廊时,正好看到丁筱清带着两个丫鬟,鬼鬼祟祟的从院门进来。

    他对这位表姐没好感,幼时常随母亲进宫,宫里最不缺的,就是满怀心计的美人儿,而这位表姐年纪不大,给他的感觉却跟宫里头那些皮笑肉不笑的美人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当下脚一滞,转身拖着杜云寻的手往回走,从二进东厢小厨房旁一处小门出去,跟着杜云寻和范安岳的小厮搞不懂这位小少爷在干么,不过他们也看到了丁筱清,杜大少奶奶小产,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自己一个人跑来做什么?

    范安岳拉着杜云寻走的时候,杜家的小厮们就发现自家二少爷不太对劲儿,本是想劝范七少爷松手,好让二少爷回房休息,可看到丁筱清过来,怕一会儿丁家的女眷们都会过来,他们早得了消息,京里老太爷打算为二少爷求娶范家六姑娘。

    二少爷若有什么不好,可不好让丁家人知道,便没拦着范安岳,反是几个人都跟着跑。

    这几个小厮浑忘了,丁老夫人是杜家姑祖母的事,而且拉着杜云寻乱跑的是范六姑娘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出了客院,那吵嚷声渐去。范安岳却懵了,这儿是哪儿呀?

    站在暗无灯火的夹道里头,他聪明的小脑袋忽然卡住了!他,怕黑啊!现在要往左还是往右?夹道里怎么没有灯啊!

    范安岳的小厮自然是知道自家少爷的毛病。连忙靠过来,“七少爷,小的先往前去探探路,您说咱们是回房去,还是要到老夫人那儿去等消息?”

    回房自然也会有人送消息过去,可是就难免显得凉薄了些,“先找到路再说。”范安岳强自镇定的交代,小厮们便分头去往夹道两头奔去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侍候人惯了的小厮跟班们,都是机灵的,跟在杜云寻身边的几个也许还有点纯朴。范安岳身边这几个却是人精,自家少爷的毛病自己人都晓得,只在外人面前得给少爷留面子嘛!

    所以他们明明知道这往右前行就回到杜家兄弟住的客院前门,却仍是老老实实的分头跑了一趟,往左去的回来说。夹道出去接的是往仆役群房的角门,往右的两个回来,道是出了夹道,就是客院前门旁的一处小林子。

    于是几个小厮便簇拥着两位少爷往右走,出了夹道,果然就身在一处小林子里,范安岳身边的一个小厮。便往客院前门去,想要跟看门的婆子说一声,正好遇到二夫人她们到了,二夫人便问他何事,小厮不好说杜二少爷,只好推说自家少爷小。里头正乱着,杜二少爷便要陪七少爷去老夫人那儿避一避。

    二夫人点头,“还是复常这孩子想的周到,小路还小,里头血气重。他一个小孩子家家,实在不好待在这里。”又吩咐人把念念也抱去老夫人院里,又问大夫和产婆到了没。

    顺利过关的小厮暗松口气,领着抱着小念念的乳娘和丫鬟们,回到小林子前,范安岳见他一个人去,一群人回,顿时乐了!

    “你强啊!怎么把小念念也带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二舅夫人说里头血气重,怕冲了念念小表姑娘,命小的护送她和您去老夫人院里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呃,怎么会扯上自己呢?范安岳板着脸瞪着小厮要讨个答案,还是杜云寻的小厮道:“范七少爷,夜深了,念念小姐还小,不好在外头多待。”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范安岳瞪那小厮一眼,然后拉着杜云寻要找,不想,念念小姑娘看到了她二叔,高兴的要扑过去讨抱抱,杜云寻听到声音,抬眼茫然的眼,记忆里的妹妹云瑶与眼前的小侄女念念合而为一,小念念不耐烦讨抱没人理,直接推了奶娘的头一把,借力扑向杜云寻,杜云寻吓了一跳,伸出手抱住小侄女儿,念念看着他,嘟嘟嚷嚷的也不知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念念方才那一下,可把她奶娘和丫鬟吓坏了!几个女人尖叫了一声,小厮们没被小念念吓到,反被她们的叫声给骇着。

    同时被骇着的,还有老夫人及几个孙媳们。

    一边要赶往客院,一边要往老夫人住处去,不碰到一块儿才奇了!

    老夫人抚着胸口,感觉心脏跳得飞快,几乎要跳出来了,脚下微软,丁文芙便有点撑不住她,忙叫了范安岳他们的小厮去叫人抬软轿过来,然后扶着老夫人,在小径旁的亭子休息片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要上哪儿去?”丁文芙接过在杜云寻怀里犹不安份的念念。

    杜云寻哪知自己为何会在此,他连怎么出的院子都不晓得,当然没法子回答丁文芙的问话,范安岳原本是想告丁筱清一状的,可细想想,怎么告状呢?说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独自一人跑去客院里,所以他们避开她?还是要说杜云寻刚刚不知怎么回事,痴痴呆呆的?

    最后他选择了把自家小厮刚刚跟二夫人说的理由,“子守表嫂院里血气重,我们怕念念年纪小,被血气冲撞了,不好,想带她去外祖母院里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和丁文芙听了都备感欣慰,这两个孩子,一是亲叔,一是表叔,都很为小念念着想,很好!老夫人让房嬷嬷陪着他们带小念念去她房里,自己则带着女儿和孙媳们去看杜大少奶奶。

    ps:  中秋节快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