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三百零九章 妯娌有好有歹 一

第三百零九章 妯娌有好有歹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怀王是奉命赈灾,差事办完了就该回京,因此他未在广陵待太久,就往乐州去了,当阳县主也拖儿带女的跟着去,丁二舅送走这两尊大佛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广陵城里,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,巴结上怀王或是怀王的人,自是欢欣无比,没巴结成功的,可就愁坏了!要知道,怀王可不是六皇子、七皇子这些毛头小子,他已成家,又是实质上的长子,有太后当靠山,没看京里头,御史一弹劾,太后就气病了吗?

    根据过往的经验来看,皇帝扛不了几日,肯定就会从了太后,处置御史了。

    只有心眼明亮的人,才能看出端倪,太后是在作死啊!

    皇帝不是杨太后亲生,杨太后对皇帝没有养育之恩,也没有扶佐之功,仗着先富阳侯祖辈的战功,屡屡与皇帝较劲儿,从富阳侯前世子纵子行凶,到怀王的婚事,再至前世子女儿逃婚下怀王脸面,一件件一桩桩,皇帝一次又一次的忍让隐退,太后仍不知收敛,这人怎么能蠢到这种地步呢?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怎么又来这一招?就没别的招数能用了吗?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嗔了丁四舅一眼,“你啊!这张嘴,小心点哪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在娘和哥哥们面前嘛!难道自家人说话也要处处小心?”丁四舅嘟嚷着,“那还是一家人吗?”

    “回头就要进京了,还是谨慎点的好,省得一个不小心在外头就说溜了嘴。”丁二舅提醒幼弟。

    丁四舅受教的起身应诺,丁老夫人见他们三兄弟和乐,心里也高兴,离别之愁跟着冲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进了京,诸事小心谨慎。老三,尤其你那婆娘。”丁二舅说起这个弟媳就直摇头。丁三舅自知妻子的禀性,忙起身朝兄长和母亲拱手道谢,“这些年多亏了母亲和二哥夫妇帮衬着,不然好好的孩子只怕都被她教歪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儿的恶习。他略有耳闻,奈何鞭长不及,管教不到啊!幸得他娘及时把人给掰了回来,否则照从前丁筱楼那性子,嫁谁家都是在结仇啊!幸好,幸好!他有个好娘亲,帮着把小女儿性子的拗回来!

    丁三舅想了想,终究还是开了口,“母亲,不如就我与三弟和小妹一同回京。豪哥儿他们就跟您回老家去,也好帮四弟热闹热闹?”

    这是变相同意了三夫人不与他一同返京?丁老夫人沉吟半晌,终究还是点头应诺,“也好,到时候她们妯娌两一起也好有个伴。”

    回了京。若是两个儿子都将留任京官,她们妯娌必要互相帮衬着,多相处些也好。

    丁二舅有点烦恼,妻子陪着母亲回老家,是操办完四房侄子的婚事就回来?还是又要同从前那样在东陵长住?关于这个问题,二夫人也没答案。

    京城的范府,范太傅正与门客们说话。范大总管站在书房外,腰杆挺直如松,一小厮拿着信行色匆匆,见到大总管站在书房外,忙上前行礼,把信呈上。“大总管这是刚刚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接过信,扫了一眼,朝小厮颌首,“知道了,你且去吧!”小厮点头。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低声对大总管道:“三姑娘又使人往永宁侯府去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是送信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厮挠挠头,“都送了十几封信了,信到了侯府,就跟泥牛入水没半点消息,三姑娘那边又催得急……”

    大总管挑眉睨他一眼,“行啦!她要急就让她的人自个儿送信去。”妾室的娘家人本就不是正经亲戚,更别说老太爷和大老爷都恼了周氏,直接把周氏留在范家的痕迹抹了去,就是她生的儿女都记到别的姨娘名下去了!

    周家避之唯恐不及,哪还敢凑上来?

    作贼的没有不心虚的,周姨娘当初由周家从中牵线勾结富阳侯府,意图谋害嫡子女,周家知她死了,却不知她供出了多少,自传出周姨娘死了的消息,永宁侯夫人便一直提心吊胆,就怕东窗事发,自己要吃官司。

    范大总管早跟范太傅禀报范安兰频频往永宁侯府送信的事,范太傅不置可否,让他看着办,他便让底下人赏钱照收,信照送,至于永宁侯府要不要回信?他们不过是下人哪管得着呢!说他们收了钱不干事?信都送了,侯府不回个音讯能怪他们?

    还真是看不出来,这三姑娘底子可厚着,周姨娘的私产都已被入大房的帐,三姑娘手里头还有这么多钱好打赏人,可见这家底丰厚啊!

    小厮有大总管发话,心里有了底气便走了,不多时,幕僚们便散了,范大总管才揣着信进书房与老太爷回话。

    范太傅看了信,便露出笑容来,“老二和老四要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连忙贺喜,“二老爷一家都要回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老二和老四,我瞧着还是外放的好。”老大一家才回来,就中了算计,还是让他们兄弟放在京外,省得让人有乘之机,老二还好,这些年在外头总算老道了些,不再那么古板,老四却是太会钻营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二老爷膝下几位少爷年岁也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颌首,“我知道,这趟回来,正好跟他们商议小辈们的婚事。”范安柏是嫡长孙,他的婚事也该定下了。

    三房长子范安澕之前的婚事被太后搅和了,这回得好好的帮他挑个好媳妇才行,只不晓得太后会不会又闲着无聊没事干,又来搅和?

    他一直迟迟不给长孙定亲,就是防着太后,没想到一时不察,还是让二孙子的婚事被搅了,范太傅怒形于色,大总管低下头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老大媳妇不是说近日就回?”

    “是,大夫人已捎信回府,十月就归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交代人整理二房和三房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应诺,老太爷又交代了几句旁的事,才又问起范安松兄妹,“……他们兄妹可还安份?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很努力读书,就是三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死心,往永宁侯府送信?”

    大总管头低得更低了,“是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沉吟半晌,才道,“让人找个机会,把信给大老爷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爷,这,妥当吗?”

    范太傅走到窗前高几,整理起种在青瓷方盆的老榕,“有什么不妥?让他看看,周氏教出来的好女儿是怎么在背后说他的,才多大的年纪,就能红口白牙的乱攀诬指亲长,似她这般的女儿家,嫁出门去,只会给家里结仇惹祸,还不如干脆一点,送回老家养到庵堂里去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心一悚,老太爷竟是不打算让三姑娘出阁?直接要让她去庵堂青灯古佛一辈子?

    范太傅冷声,“怪只怪她,被周氏教歪了心思,你看看她之前所为,为何想要记在嫡母名下当嫡女?”

    想要高嫁当皇子妃啊!

    “本来是想着,她的婚事不好办,就让她远嫁吧!总能嫁个好人家,偏她要瞎折腾,等老大媳妇回来,我来同她说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低声应诺。

    远在广陵的范夫人还不知,范太傅交代了这么一件事,等着她回京去办,她与四夫人办的赏菊宴会,丁筱湘也举宴请大家去她家赏菊。

    杜家自也接了帖子,杜大少奶奶不愿去,但高大夫人岂容女儿退缩,母女两个自打那天吵开来之后,便有点别扭,高大嫂夹在中间很是为难,不过她很快就找到了避开的理由,孩子们还得上学,不能随她待在广陵太久,年关将近,她得回去了。

    高大夫人随夫外放,自然知晓媳妇这借口很假,但是她能挑破吗?不能啊!她和女儿处得僵,尚需要长媳从中缓和,高大嫂临走时,向婆婆献策,“您不日就要进京,媳妇也不可能长时间待在广陵。”她还有丈夫要侍候呢!婆婆总不好为了女儿,就不顾儿子吧?

    “要媳妇说,小姑子这会儿转不过弯来,全是刘奶娘教唆的,一时半会儿的,要扭转她对您的看法,是不易,不若您就带着她往丁老夫人那儿走动,老夫人毕竟是杜府的姑祖太太,能不看顾娘家侄孙们吗?您着小姑子往她老人家那儿勤走动,老人家最是心慈,有她老人家看顾着,还怕小姑子没人照应吗?”

    高大嫂没点明的是,若能讨得老夫人欢心,有什么事情,由老夫人往杜相那儿提上一句,可比旁人说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再说丁二舅可是湖州知府,丁大舅是平州知府,这回天灾,这兄弟两可都是有功之臣,丁三舅在任上听说也建了什么抚边之功,大燕朝中,至今甫出孝期即得起复的寥寥无几,丁四舅便是其中之一,若是丈夫能得这几位说一句好,可比他们夫妻在上官那儿百般讨好还无功而返的强。

    高大夫人比自家儿媳妇更加明白,这其中的好处,虽然自家公爹是户部尚书,但根基毕竟不深,而且有老二、老三他们在京中为官,有什么好处自然是就近落到小叔子们的头上去,谁让婆婆瞧她不顺眼,妯娌们又常在老人家面前上眼药。

    让婆婆连带着也瞧明亭不顺眼,但凡她这为人祖母的多关心点,也不至于让刘奶娘坐大,她就不信,住在家里的弟妹们会没发现刘奶娘的异样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感谢最爱扮猪童鞋的支持和粉红票~先上草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