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兄长难为 一

第二百五十八章 兄长难为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从姚家赴宴回来,门前停了好几辆车,范总管领着人正在卸货,看到范安柏兄妹回来,忙上前请安,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京里送过来的。”范总管边回答边递上清单。

    范安柏下了马,让范安阳的马车径行进府,将马交给小厮,才接过清单,看到单独录册给妹妹的清单,他嘴角轻轻上扬,范总管见了也笑,夫人特意为六姑娘准备过年的衣服、首饰,这是不是代表夫人的裁了?

    “赶紧把夫人给六姑娘的礼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抬头望向天空,穴正悄悄的落下。

    远在大燕西南的黎州清江县知名的陆佑书院,却还是花草茂盛一片欣欣向荣,书院中一处大堂,近二十几名年龄不一的文士,席地而坐,堂中坐着一名气质出众的少年,正专心与一与他相对而坐的老者辩论着,众人皆专注在二人的辩证上。

    大堂门外站在十几个带刀侍卫,面无表情挺拔如松似的守着大堂。

    不远处杨十一郎及几位族兄弟们,面色不悦的看着他们,杨十一郎更数次试图越过他们,看向大堂里头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要说多久?”杨十一郎的问话没人回答,他也没等人回答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书院外不远处的一处客栈里,染病的杨延喜捧着药碗轻声咳嗽,侍候的丫鬟紧皱眉头,“姑娘,咱们还是回京吧?您这病总不见好……”

    杨延喜把药碗递到她手里,边咳边问:“六皇子还在书院里?”

    “嗯,十一少爷去请他了,兴许一会儿就来。”丫鬟宽慰她,没敢跟她直说,十一少爷一早就去守在书院,想要趁六皇子还没与书院山长请教前,先把他请来看小姐。

    只是。时已近午,看来,十一少爷又要铩羽而归了。

    杨十一郎回到客栈,先去看了妹妹。知道她又咳,不禁抱怨,“这死丫头怎么这般认死扣?天底下的男人又不止他一个,这样追着人跑,有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十一少爷,府里又派人来催了,您看?”侍卫拿着信过来道。

    杨十一郎摇头,“怀王府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怀王还是催您尽快回京。”怀王与自家十一少爷感情最好,虽说十一少爷被流放西北,回来之后。怀王待他依然不变,所以侍卫们不太懂,延喜小姐逃婚,打了怀王与皇帝一记耳光,十一少爷这般护着她。难道不怕怀王因此生疑?

    看过杨延喜之后,他径行回房,门一打开,一个穿着小部族服饰的女孩迎面扑来,热情的环住他的脖子,娇笑的勾在他身上,挑起他的情热。杨十一郎素不会委屈自己,有美投怀送抱,自然是不会拒绝,当下猿臂一展,拥美入怀,唇齿相接之际。不忘大脚一踢,将旖旎关在房内不容人偷看。

    紧跟在后的侍卫们艳羡不已,长得齐整些的,年轻的,也有投怀送抱的。与同僚招呼一声,有样学样的寻欢去了,年纪稍长或面容凶恶的,没有美人抱,只得借酒浇愁去。

    杨十一郎一双漂亮桃花眼,走到那儿都能引来不少女子青睐,西南有许多小部族,女子甚为大胆豪放,这一路上艳福不浅,六皇子他们更是如此,京里来的贵公子啊!既年轻又俊俏,若能青睐承宠,那富贵日子就指日可待!

    因此追逐六皇子一行的女子众多,当中不乏小部族族长之女或孙女,在族里身份显贵之人,这些女孩似阳光般热情豪放,小麦色金灿的肤色,明媚的五官,修长优美的体态,就像是果园里成熟待采撷的果实诱人。

    杨延喜本是闺中娇女,又长途跋涉,形容自比不得她们,带在身边的丫鬟都是新进的,不似她惯用的那几个明白她的心思,让她们去打听六皇子一行的动静,她们不分轻重,有什么说什么,丝毫不避忌,六皇子年少富贵,丫鬟们见了也暗慕,在回报消息时,不免在言词行动上带出来,杨延喜怎么看不出来听不出来?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,就如火上添油般,令她心情好不起来,又害怕皇帝会折腾她,太后恼了她,因此来到黎州之后,便一病不起。

    杨十一郎虽恼她,可兄妹两感情最好,她要逃家,他出手相助,六皇子于她无意,她苦苦纠缠,只是徒劳无功,杨十一郎看了生气,却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杨十一郎才从房里出来,让人找大夫给妹妹把脉,然后吩咐人,“去问问看,六皇子接下来要往那个书院去,先派人探路去。”

    侍从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一行住在书院里,说是方便他请教大儒及先生们。

    此举杜绝了杨延喜到他面前晃悠的机会,当然,也没了送上门的艳福,不过皇子们出门游学,本就不是给他们去四处招惹女人的,杨十一郎一边享受艳福,一边怕六皇子艳福不浅,延喜知道心里难过,可又盼他风流傥倜好叫妹妹死心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不知该如何向太后及怀王交代,自己帮助延喜逃家的事,至于皇帝会不会处置他,他倒没放在心上,只要太后在上头镇着,还怕皇帝吗?

    京里的富阳侯府,杨大夫人正在跟婆母哭求,富阳侯夫人没好气的拍桌痛斥,“你还有脸在我这儿哭,延喜就是你宠坏的,瞧瞧都离家多久了,还不回来,侯爷向皇上请罪,说她福薄不堪为皇家妇,她扭头就追着六皇子满街跑,亏得圣上仁慈,不跟她计较,不然她这不是明摆着,不服皇上赐嫁怀王侧妃,而思嫁六皇子为正妃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颇感惊讶的看了婆母一眼,她没想到婆婆还想到了这一层,还以为她这婆婆素来胡涂,只知宠溺儿孙呢!

    大夫人也惊讶的张着嘴,害怕的道:“那丫头那丫头不敢这么想的,她不是那个意思,母亲,您且进宫求求太后开恩吧!别把延喜送去庵堂。”

    杨延喜一直滞外不归,叫不回来,把她祖父富阳侯给惹毛了,他与世子父子两决定了,将她送去庵堂清修一辈子吧!别嫁人了,嫁出去惹祸啊!

    杨大夫人自有一嫡出女儿,原想着有太后做主,延喜日后富贵荣华享用不尽,怎么知道女儿一意孤行,哪个男儿不好,偏看上六皇子!亏得太后一番作派才换来她和德惠两的荣华,全叫她自个儿给糟蹋了!杨大夫人想起来就恨啊!

    世子夫人坐在一旁喝茶,心底却在冷笑,皇上给怀王订了她娘家侄女儿为侧妃,由此可见她兄长圣眷甚浓,她暗提醒自己,回娘家时要提醒侄女儿一番,记得要低调些,别太展露锋芒,引起怀王妃的戒心,看起来方侧妃正得宠,怀王妃连圆房都还不曾,可是世子夫人却知,大姑太太的这个女儿不是个简单的,心计深着呢!

    看看,之前太后拚命想撮合怀王和延喜,压根不记得朱德惠此人,可就召见那么一回,就成了心尖上的宝贝了!别说延福,就是延喜也得往后靠,太后想方设法才得皇上答应,同意她来为怀王择正妃及侧妃人选。

    结果朱德惠为正妃,杨延喜为侧妃,消息一出,大夫人气得快吐血,怎么也想不到大姑子的女儿会压自己女儿一头,然后就不断传出延喜放话要嫁六皇子当正妃的消息,大夫人恼极,让儿子们去查,让丈夫去查,查来查去都查不到源头何在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出嫁那天,一举撂倒了襄城侯世子最宠爱的妾室及庶女们,虽是付出了代价,可是世子夫人觉得,朱德惠早知她自己的情况,与其成亲后,被每个月请平安脉,被太医揭发出自己身体极虚,可能怀不了孩子,也生不了娃的事实,倒不如为自己的病弱找个合理的解释,好将责任推到旁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能眼睁睁看着侧妃在她之前圆房、怀孕甚至产子,不做些什么吗?世子夫人想到这儿,忽感后悔,不该让人把侄女加到怀王侧妃候选的名单中的。

    不过钱也花了,人已订,后悔也来不及了!世子夫人自我安慰的想着,反正不是她的延福去受这个苦就好,还是赶紧把女儿的婚事订下来为妙,世子夫人露出笑容,想起交给儿子们去探查的几位进士,要选那家好呢?

    “弟妹,你笑什么?难道看我家延喜吃苦,你这当婶娘的很高兴吗?”大夫人怒吼,将世子夫人从思绪唤回来,眸一抬,看到大夫人面色铁青怒目而视,婆母也面露不悦,世子夫人款款起身姿态优雅的福了一福,“大嫂见谅,我是想到延福也不小了,日前让孩子们去查访的几家,家境都不错,家风也清正,延福嫁过去应该都能过得不错,一时高兴才笑出来,不是故意在大嫂难过时嬉笑的。”

    富阳侯夫人一听面色稍霁,与世子夫人问起她相中的后生,是哪几家,世子夫人便拉着婆母,开开心心的说起从儿子那儿听来的消息,婆媳两说得开心,倒把愁眉苦脸的大夫人给撂在一旁了。

    大夫人气极,可又插不上话,富阳侯夫人也恼她,却忘了将杨延喜宠得不知天高地厚的祸首,是她自己和太后,而非大夫人。

    大夫人心疼女儿,却拗不过公爹,她如今不是世子夫人,身无诰命,不得太后下旨召见不得入宫,只能在宫外干著急,却不得入宫向太后求情。

    殊不知,太后恼杨延喜打脸,就算富阳侯夫人、世子夫人求情,太后也不会见她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先上草稿~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