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一百八十章 失 二

第一百八十章 失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方才坐在马车上,一路颠来倒去的,不觉得不适,现在在静止的屋子里待了一会儿,范安阳开始觉得头晕眼花想吐。

    杜云寻见她神情恍惚,忽又作态欲呕,心里慌急不知所措,却又不能表现出来,他是男人又较范安阳年长,自该照顾她才是,若他惊慌失措,范安阳倚靠谁去?

    范安阳慢慢的爬开往角落去,杜云寻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吐。”眼皮开始肿胀,令她的视线受到影响,左右张望了下,她往屋角爬去,结果只是干呕,什么都吐不出来,头越来越疼,她整个人软软的偎向地板,好累啊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才缓缓醒来,“醒了?”杜云寻干渴沙哑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,就看到杜云寻低头看着她。“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申时吧?”屋里光线渐渐变暗,杜云寻只能凭此猜测。

    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响,范安阳挣扎着想坐起来,头疼欲裂啊!

    似感觉到她情绪上的变化,杜云寻忙开口转移她的注意力。“你说他们几时会发现,王进修涉入此事?”

    要绑人,一要人手,二要地方,杨十一郎就算想找她麻烦,他自小就只在厩走动,湖州不是他的地盘,人手,他身边多的是,但地方?可别忘了湖州知府是谁,她和杜云寻失踪,她二舅能不动?官府接手必要清查周边,第一要找就是外来户,杨十一郎不笨,所以他找上王进修合作,只是他们又是如何牵上线的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范安阳肚子空空脑子钝钝,什么都不想,只想吃东西睡觉,哦!若是能来颗治痛药就更好了!

    杜云寻也想不明白,只是找话说,“除了王进修。你家似乎还有个仇人。”他想到了姜家绣庄,姜唯那家伙竟是一推二五六,把偷绣样的事全推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家伙还赖在范家不走,杜云寻就觉有气。

    范安阳经他提醒,才想到这件事,“就算杨家是姜家背后的金主,那又是如何扯上王进修的?”

    是啊!“我们在这儿想破脑子,就算想通其中关节也没用,重要的是大哥他们能想通,能连想到一块儿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才有机会找到他们。救他们出去!

    只是他们得花多长的时间。才能找到蛛丝马迹好顺藤摸瓜。找到他们呢?

    ※

    佛光寺方丈室后方的一间禅房里,范安柏面沉如水,端着茶盏不发一语,旁边坐着知客堂的首领知客。座前站着几位知客僧和一众小沙弥,首领知客年约四十余,圆圆的脸上带着浅淡笑容,他语气和缓的问着小沙弥们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位王家三少爷,已不是第一次找你们,问杜少爷的事了?”

    小沙弥们点点头,“你们又如何知他是王家三少爷的?他自报家门?”

    寄住在佛光寺里的,有文采斐然的青年学子。也有体弱养病的世家子,或名门贵妇前来听方丈讲经,其中贵妇们为女、孙女相中合意的小郎君,使了家中晚辈来探查的不在少数,小沙弥们以为那少年奉家中长辈之命。前来探访的。

    “他自报了家门,说的是东陵方氏,可后来咱们听到有人喊他王三少爷,便好奇的去探问了一句,才晓得那人骗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为过,毕竟是为家中女眷探访男子品性、性情,若是大剌剌的张扬着去打探,万一不成,岂不是自家女眷受累?

    不过这次,几个小沙弥的好奇心倒是帮了大忙,寻到了一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杜云寻自开春后,就因身体不适在家休养,后又因万家表妹们来做客,而备受干扰,于二月中就借住到佛光寺的客堂,范安阳在东陵,时不时奉外祖母及兄长之命,上山来探望他。

    范安柏等人也因华阳城交通便捷,不时趁便来探望他。

    至于万家表妹们,虽然也非常想上山来,奈何她们远来是客,杜云启交代下去,谁敢送她们来华阳城啊!就怕一出杜宅大门,人就不让她们再入府啦!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会有人盯上他和范安阳。

    范安柏又细细问了一些问题,直到小沙弥们实想不起旁的事,才放他们走,又请教了知客僧们,知道王家往来寻常,王老太爷时不时会与友人上山参禅听经,王老夫人和王夫人丁氏只来过一两回,小辈们都是随长辈而来,并无单独来的例。

    范安柏他们都见过王进修,听小沙弥们所言,来探消息的确是王进修无误。只是,王进修就算因年前离家一事记恨人,也该把帐算在他大哥头上,怎么会找上与他无冤无仇的范安阳?更不用说杜云寻了!

    送走首领知客等人,范安岳才嚷道:“怎会是无冤无仇?”

    “阿昭兴许连王进修长什么样都不晓得,怎会与他有责?”范安柏斥道。范安岳才択着腰瞠大眼叫:“王进修喜欢丁十三,我们才到东陵,丁十三就因阿昭被罚,王进修可讨厌阿昭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是。”范安岳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哥哥不知道吧?听说三舅已为丁十三相看人家,丁家几位表哥在书院里,没少到处打听咧!”

    范安柏若有所思,杜云启则恍悟,“原来如此,我就说,他们几个不忙课业,光忙着打探人干么,原来是为丁十三啊!”

    “其实王进修想娶,对丁十三来说,再好不过了!那是亲姑姑,王进修又是庶出,定是被她压得死死的,有大姨母这婆婆在,根本不用理会姨娘,日子可快活了!”杜云启道,丁家三舅却宁往外相看女婿。

    范安柏嗤笑,“对丁十三来说自然是好,但对大姨母来说,可就不好了!丁三和丁十三姐妹两脾气都不好,丁三虽也是嫁入王家,但毕竟不是亲媳妇,嘴上提点一些,日子过得好坏却是与她无关。丁十三的脾气犹在其姐之上,这要成了儿媳妇,大姨母受得了?”

    他顿了下,端起茶来抿了一口,“再说,三舅母肯把宝贝么女嫁个庶子?”更别说这庶子文不出众武不出彩,只比纨绔好一点,没有成天打架闹事四下惹事生非,不,不对,今日之事,若是他所为,那……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如何成事?”绑架一个人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,他们身边的护卫检查过范安阳的几个侍女,是被高手击昏。

    也问了杜云寻的护卫,他们听到尖叫声,赶过去时,正瞧见范安阳钻进树林去,有一男人追过去,他们想去救人,却为高手所阻,双方交手互有伤亡,来人带走死掉的伙伴退去,他们才发现杜云寻不知何时失去踪影,范安阳也自林中消失。

    “王进修有门路找到高手相助吗?”杜云寻的护卫一死四伤,对方虽没讨得多少便宜,也死了两人,但杜家的护卫可都是杜相精心挑选重金聘来的,个个身手不凡,王进修一个未及冠少年,就算有门路,他也得付得起价码啊!

    或许,范安柏忽灵光一闪,“他或许不是主使者。”杜云启点头,“复常虽然嘴很坏,但他深居简出,又避在佛寺里,会跟谁有仇,阿昭就不然了!宫里那两位,还有杨家人,可都是她为眼中钉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闻言瞪了他一眼,范安柏却不以为忤,“复常被掳是意外,目标只有阿昭一个人,复常他们听到声响出外查看,却为人拦阻,可见对方派了人在旁防止有人路见不平出手相救,带走死掉的同伴,为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!”

    范安柏厉声道:“再派人去事发之处细细的检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杜云启愣愣的问:“还叫人去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定在附近埋伏一段时间,说不定会留下什么,还有,我们过来时,不是曾听人言,早上有一辆马车想赶着要投胎似的奔下山?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杜云启还没反应过来,范安岳已叫道:“那有可能是绑匪的车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知客僧领着丁文中一行进屋,双方互见礼后,知客僧便告退在外守候,丁文中带着捕头、衙役前来,他把江捕头介绍给范安柏等人,江捕头年约三十许,个不起眼的汉子,但眸中精光明白的告诉范安柏,他是个办案老手,只见他态度温和问他们话,比首领知客方才问小沙弥的问题还要细,范安柏等人照实回答,丁文中坐在一旁听着,当听到王进修可能牵涉其中,他不由眯起眼抿起了嘴,江捕头很快就问完话,他朝丁文中拱手告退领人查案去了。

    范安柏亲自沏了茶给丁二舅,丁文中接过茶,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,才开口安抚三个孩子,“别担心,吉人自有天相,阿昭和复常两个都是有福的,一定可以逢凶化吉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咬着嘴唇欲言又止,丁文中问:“小路方才说什么,绑匪的车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范安柏将适才的对话说给丁文中听,只见他听完后,立时招来捕快,命他们前去追查,“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,就算错了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谢谢淘气森森童鞋的粉红票~扑倒!

    今天网络出现问题,完全无法上线,申修要明天才能来修,幸好,及时发现是连接主机和调制解调器的网络线坏了,买来换过就好。。。。真是吓死我了,还以为今天要开天窗了~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