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各人造业各人担 一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各人造业各人担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面对气呼呼上门来的丁筱明,丁文芙有点无语了!三房母女这暴炭似的脾气,真是叫人看了恼火。

    “大姑姑,你看,祖母好端端的,怎么又冲着十三来了!”丁筱明直接冲到丁文芙面前,将信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丁文芙拿起信,草草看过一遍之后,想起前一封也是这般告状的信柬来,“冷静一点。”看丁筱明仪态尽失,丁文芙没好气的朝她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姑姑,你叫我怎么冷静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冷静点,难道又要冲回东陵去?就算你回了娘家,又如何?上回闹的笑话还不够?”丁文芙抚额,觉得她三弟妹把女儿嫁到王家来,就是故意给自己添堵的。

    会生不会教,两个女儿都这种脾气,小的略长进了,大的又忘了教训,更不用说那个老的,一点长进都没有!人都说报喜不报忧,她倒好,三天两头的就写这种信给女儿,是想怎样?要叫女儿回去给她撑腰好跟婆婆叫板?

    丁筱明每每遇事,就冲到她这儿来,又是做啥?难道要她帮着老三家的去跟她娘叫板?她脑子清楚得很,才不会为了三房的破事,去跟自家娘亲作对。

    丁文芙示意丫鬟上茶,丁筱明还站在丁文芙跟前,见她不动,丁文芙朝婆子招手,两个婆子立刻上前,将丁筱明扶到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跟你说对错,你只静下心好好想一想,你祖母要求十三严格点,是害她。还是为她好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丁筱明手里被塞了一杯热茶,茶香和温度,总算让她稍稍平静了下来,指尖上传来的温度,令她脑子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看她平静下来,丁文芙把信交给她,“你再看一遍,你娘的字和用词遣句你最清楚。那通篇抱怨与上次那封像不像。”

    丁筱明看完后,脸蛋忍不住臊红,“我娘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大概是把前一封信重抄一遍了。”丁文芙想笑,老三家的是觉得之前那封信管用,成功把女儿弄回娘家来,所以照本宣科的抄了一遍吗?

    丁筱明指着来送信的婆子道:“可她说几位堂妹都不埋十三,全被范表妹收买了。还说苏家送礼、送吃食,大家都有,独缺十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娘的人,自然是向着你娘说话。”丁文芙不介意在人家女儿面前,拆穿她娘的真面目,谁让她三天两头让她女儿来找自己的麻烦?婆子不用逼供,丁文芙板起来厉声问了几句。她就老实招了。

    丁筱明得知母亲这回又闹笑话,不免有些讪讪的,赶紧转移话题,向姑姑请教,怎么应付通房姨娘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发走这侄女儿,丁文芙委靠在椅中,由丁妈妈帮她揉肩头,主仆两正说着悄悄话,一个丫鬟匆匆进来,“夫人。方才三少爷悄悄的摸进来,听您和三姑奶奶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丁文芙挑起一眉,那丫鬟见状低头道:“奴婢看着三少爷神色不对,便跟了上去,三少爷离了咱们这儿,就去找苗大家的了!”

    ※

    寒风一阵阵卷着残破的枯叶,细细雨丝随着风势钻衣襟、袖口和裤管,方虎子冷得直发抖。手里拉着一只瘦弱小手,小男孩冻得面皮发僵,两颊被风吹得通红,左眼附近还有点青肿。右颊近耳有边伤疤直下右唇,蓬头垢面两眼无神,身上的单薄衣服压根挡不住刺骨寒风。

    方虎子穿得比小男孩厚实,都冷得缩手缩脚,小男孩却似冻傻了,不知寒的随方虎子走在江离镇的石板道上,姜家大宅在江离镇的外围,他们越走景色越发萧瑟,方虎只来过一次姜家大宅,凭着记忆摸索着姜家的方位,好不容易才在天色将暗之际,找到了姜家。

    通火通明的姜家大宅,正院里正上演着母慈子孝的场面,姜大夫人和儿女说着过年要准备的事,还说起她娘家兄弟娶媳妇的事,姜家兄弟几个吵着要跟表哥去表嫂家迎娶,坐在边上的二少爷姜德面上堆笑,眼里却带着一丝厌烦,正好有婆子来道,绣庄有人来找,还带个孝子。

    姜大夫人立时沉下了脸,姜三少爷听着眉头一跳,忙摆手吩咐:“把人带到小厅去稍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这事,都跟他们说了,事情未落定,别再上门来找,他们怎么就是不听。”姜大夫人想起姜家绣庄就来气,之前她和小女儿曾在老太太跟前说起这姜家绣庄的东西难得,想要买一两件回来,好准备年底时,给她侄儿当贺礼,给侄女添妆,老太太不置可否,由着她花钱去买自家绣庄的绣件!

    没想到后来竟然惹上官司!都是老太婆和姜唯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干的好事!当着儿女的面又不好说,只能绞着帕子暗咬牙。

    姜三少爷姜衡劝道:“娘,咱们不能不管。都知道是咱们铺子的人,找上门来却将人堵在门外,传扬出去,怕是要让说不慈。”他强挤出笑容劝着他娘。

    姜大夫人嗤笑一声,拍掉儿子的手,“什么不慈,好好的开门做生意不要,偏要玩什么心机,偷什么绣样,好不容易打下的局面全给毁了!”想到那么家赚钱的铺子就这么关了,姜大夫人心里那个恨啊!

    姜三少爷面色有些微妙,姜大夫人正在气头上,没有注意到他不对劲,旁边的小女孩姜琳,是姜家大房唯一的女儿,也是姜大夫人的心肝宝贝,年方九岁,长相肖母。见母亲动怒,她拉着四哥姜云问:“娘为什么生气?绣庄的人来了,有没有给我带新的小绣屏来啊?芷绢、秀梅她们都在问我,咱们家绣庄几时会再送新玩意儿来?四哥之前不是说绣庄的人不会来了吗?那他们今天来是不是来给我送东西的啊?”

    四少爷姜云今年十一岁,没好气的暗瞪妹妹一眼,又怕这爱哭鬼一个不顺心就哭。只得小心的哄着。

    独坐在三少爷面对面的二少爷姜德把他的脸色看得分明,暗道,这小子怎会这副表情?

    姜家大房几个孩子,除长子姜唯是元配嫡长子,二少爷是老太太给的宋姨娘所出,其余三少爷、四少爷及女儿姜琳都是继室姜大夫人所出,姜家家道中落,老太爷见长子姜宇有才。便倾画全力供他读书,尚幸他也不负众望的考上了二甲进士。

    原本未娶妻之前,姜氏兄弟三人感情很要好,纵使大哥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好好读书,姜宙和姜辰两个不到十岁,就跟在父亲在铺子里帮忙。一家齐心就盼大哥能高中好改换门楣,姜宇中举后,娶了房氏,房家经商,想着女婿将来有前途,好拉拔帮衬小舅子。

    谁知房氏生下姜唯后,就撒手人寰。姜宙、姜辰也相继娶妻,待孝期后,姜宇续弦何氏,即现在姜大夫人,三个女人一台戏,闹到最后的结果是分家收场。

    杨大夫人何氏带着婆母和儿女离京,到湖州落户,她娘家就在湖州,彼此好有照应,只是没想到。还没到湖州,姜唯那小子就不知何时和丈夫、老太太连手捣鼓出姜家绣庄来,若不是三少爷姜衡去书院读书,回来跟她说起这事,只怕她都不知晓家里何时有这家绣庄。

    姜大夫人还在抱怨着,二少爷姜德朝幼弟使了个眼色,姜云看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,当下扯着妹妹往姜大夫人跟前。让妹妹去跟娘亲撒娇去,姜家绣庄如今歇业,大哥又被娘使尽手段赶出去,姜琳想要姜家绣庄的那些小玩意儿去手帕交献宝?难啰!

    姜琳并不明白外头究竟发生什么事。她只知道自己要什么有什么,要不到就哭!趁着姜大夫人被小妹缠着,二少爷姜德赶紧把姜衡拉出去,来到外头,姜衡朝他感激的一笑,拔腿就要往外头走,姜德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人。
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,你放手。”姜衡方才听人回禀找上门那人的形容,心头大骇,那不是绣庄掌柜的交代去掳人的小管事吗?他怎么会找上门?不是交代他好好窝在山村里,等风平浪静再去寻他?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绣庄是父亲交代大哥管着的,绣庄来人,大哥不在,自有总管去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我不是,不是要去见方虎子。”

    还说不是去见那人,连名字都知道呢!只是姜衡怎么会认得绣庄里的人?他帮着大哥打理绣庄这么久,自是晓得有方虎子此人,但从不知道姜家绣庄与姜家关系的姜衡又是从何得知的?

    他不认为方虎子是来找自己,铺子关了一段日子了,掌柜的和几个管事都另安排差事做了,但方虎子一直不见踪影,他也问过,没人回他,使人私底去查,也只知道方虎子让掌柜的他们派出去办事,若办的是绣庄的事,为何他问起时,这些人都不说?

    现在这个人忽然冒了出来,形容狼狈,还带了个孩子,等等,孩子,姜德灵光一闪,有种霍然开朗的感觉。是如意绣庄那偷绣样媳妇的孩子?肯定是!

    想到这儿,姜德看着姜衡的眼光便锐利了起来,他就说嘛c好的,绣庄怎么会被牵扯进如意绣庄偷绣样的事里去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嫡母得知姜家绣庄竟是自家的铺子时,脸上复杂到无以复加的表情,是兴奋、怨毒、狂喜和恼怒,那时他和大哥就在想,他们两都没露口风,祖母也不可能跟她说,那她是从何得知的?

    现在他晓得了!一定是姜衡说的,绣庄那些管事都知道,姜衡是嫡母嫡子,父亲很宠爱这个儿子,同父同母的姜云都及不上他受宠,若他指使掌柜的他们去盗绣样,那些人就算不想做,也得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想到兄弟两花了那么大的精神,才弄出来的店被这个胡闹的弟弟给搞臭了名声,姜德便觉气不打一处来,姜衡本就想走,感觉到他二哥浑身散发的狠劲,不明所以的他怯怯的道:“二哥,我有事,先走了!”

    姜德觉得胸口憋闷,双拳紧握,若非尚有一丝理智犹存,真想一拳挥去狠狠的揍趴这混蛋,正房的丫鬟见二少爷不知何故突然生起气来,忙上前劝着,有几个丫鬟便护着三少爷快走。

    幸而三少爷走了,二少爷的火也消了,几个丫鬟半哄半骗的把姜德送出去,才松口气道:“我还以为这二少爷是个没脾气的,没想到这脾气一上来,也是挺吓人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只是三少爷好好的怎么会把二少爷气成这样?你们没看到,二少爷看着三少爷的眼睛,就像要吃了他一样呢!”

    “咦?三少爷呢?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了!反正这几个小祖宗别在夫人这儿斗起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匆匆离开正房的三少爷姜衡,往后看了一眼,见二哥没跟出来,拔腿就跑,一口气跑到门厅,没看到方虎子,顺手拉了个小丫鬟来问,才晓得管事看他们满身狼狈脏臭,那孩子直喊饿,就让人带他们下去洗漱用饭。

    姜衡嗐了一声,“还给他们吃饭?”

    小丫鬟以为自己听错了,三少爷不是最和气仁慈的吗?怎么听到一个孩子喊饿,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,怎么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?

    姜衡哪有功夫理会她,问明了人的去处,便匆匆赶去找人,边还使人去把他爹留给的管事找来。

    管事一听,心道坏了!官府一直没放弃找这孩子!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