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少女心 五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少女心 五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王进菀试探的问:“我和阿昭一起住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范安阳大方应下,王进菀惊喜万分的望向母亲,丁文荷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“这事得你外祖母首肯才行。”丁文荷乍一听小外甥女住在东跨院,错愕得有写应不过来,听到女儿这么要求,她虽得母亲宠爱,但也不敢贸然应承。

    王进菀对范安阳道:“那咱们去问外祖母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点头,大声应好,两个女孩一前一后出屋,丁文荷连忙让丫鬟、仆妇跟上去,过穿堂,上回廊,王进菀吱吱喳喳的像刚放出笼快乐的小鸟一样,“……外祖母向来宝贝东跨院里的花花草草,我爹说那是外祖父留下的心血,自然是宝贝得很,还很感叹地说,若是在这园子建在前院就好了!我娘说,那是外祖父疼外祖母,特地建在正院旁,让外祖母能去散心,要是建在后园,离正院远,外祖母才懒得去,若是建在前院,可就都便宜了他们那些男人,咱们女眷可不方便去。”

    王进菀大概是开心,根本不管范安阳听懂不,一骨脑的说得痛快,才进院子,房嬷嬷早得了消息忙迎了上来,“两位表小姐怎么过来了?可是缺什么?菀表小姐让丫鬟来说就是,怎好劳动您亲自过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问外祖母,姐姐和我一块酌不?”范安阳眼尖,早看到正房前廊下的丫鬟、仆妇们都不见人影,只有姚嬷嬷和房嬷嬷守着,她想到丁筱明喊的那句话,说不得三夫人和丁筱明正在屋里挨骂呢!

    房嬷嬷愣了下,转头去看王进菀,王进菀羞赧的别过头,房嬷嬷微笑道:“老夫人正忙着呢!不若这般。菀表小姐先和昭表小姐回去玩,老奴待老夫人得闲,便问老夫人,然后再回复您可好?”

    王进菀本就怕自己这样贸然去问,万一外祖母不应,自己岂不丢脸?房嬷嬷代她去问,倒是可避免这般尴尬的景况。当即便应诺。“如此就劳驾嬷嬷了。”

    房嬷嬷欠身一礼,“那敢当表小姐这么说,您两位且去吧!”房嬷嬷将两人送到东跨院,看着丫鬟们簇拥着进屋。才转回正房。

    王进菀小声问范安阳,“你说外祖母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姐姐会画画吗?小路跟复常表哥学画,大哥说好看,要让绣娘做绣画。”

    “绣画?我听娘说,大表哥要开绣庄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轻易就被范安阳转移了目标,跟着范安阳进屋,墨香将范安岳他们作的画取出来。王进菀也学过画。也学过绣花,听范安阳那么说,便拿着范安岳的画细细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丁文荷那儿知道女儿和范安阳在评画,心里微松,“老夫人可是和三夫人及三姑奶奶在说话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。房嬷嬷守着门不让人靠近,不过听到屋里有微弱哭声。”答话的是丁文荷的心腹丁妈妈,对丁筱明婆家的事,多少心里有数,“您看,三姑奶奶是不是在跟老夫人诉苦?”

    “诉苦顶什么用?自己不立起来,难道娘家人能事事出头?”丁文荷冷哼!那个没出息的,“她拿婆婆、大姑子没辙,就拿自个亲骨肉出气,还说阿昭傻,我呸!她自个儿才是个傻,儿子是她十月怀胎生的,她不紧着他,反把好好的哥儿给吓得连笑都不敢,稍微有些声响就吓得大哭,有她这样带孩子的吗?”

    丁妈妈笑吟吟的道:“三姑奶奶自幼就是家里娇宠着长大的,那儿懂得这些,说起来是三夫人命好,妯娌间和睦,婆母慈和,才惯得三姑奶奶没成算。”

    出嫁的姑娘,就算在娘家时是千尊玉贵的,到了婆家都得收敛脾性,丁筱明没半点手段,又恼婆母不公,丈夫忙着攻读求取功名,便把气出在了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想来老三媳妇信里说的那些事,应该不实吧?”

    丁妈妈沉吟片刻,压低了嗓子问:“要不要奴婢去正院探听看看?”

    “要问她们,倒不如去问老二院里的仆妇,我记得老二媳妇院子有几个碎嘴的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问二夫人的人?”丁妈妈问。

    “我娘这般偏疼阿昭,她院里的人肯定也偏她。”下人的眼毒,不看清风向选边站,那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“倒不如去老二媳妇的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二夫人与三夫人私下不睦,这是府里众人皆知的秘密,二夫人的人会为三夫人说好话吗?别傻了!丁妈妈心道,其实真要问,倒不如去问大房或四房留守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丁妈妈不会跟主子争辩,把事情办好了就是。

    丁文荷让丁妈妈去打听,看屋里打理的差不多了,就留下大丫鬟金菊带着其他人继续收拾箱笼,自己则往东跨院去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族学下课后,丁修伦等人回到家,看到几位表兄弟,几个人高兴的互打招呼,丁文荷的长子王进顺道:“听说范家大表哥前几日来探外祖母?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祖母娘家的两位表兄弟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回梅州棋会得了棋状元的杜云启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们还拉着他下了棋。”丁修之得意的炫耀着。

    惹得几个王家男孩又羡又妒,“这么好的事,怎么没通知我们来呢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你们秋天不是也要上广陵书院读书?”丁修伟口气有点酸,没办法,他娘不让他们兄弟两去。

    王进安和王进修、王进邦却是艳羡的看着自家大哥。“只有我大哥去,我们可没那福气。”

    丁修俭好奇的问:“是我家大姑姑不让你们去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母亲不肯,是家里老太太不允。”嫡母才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多做计较,他们三个庶子若有出息,人家只会说她贤良,而且日后也能兄弟相扶持,但祖母不答应。怕儿媳心生介蒂,认为他们二老太看重庶子,嫡庶不分。

    “那大姑姑没跟你家老太太说吗?”丁家没有妾室,所以没有庶出子女,丁修之和丁修俭年纪小些,因此不太明白为何此话一出口,王家几个兄弟都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王进顺是嫡长子。又是长孙。祖父母日常捧在手心里,自然明白三个庶弟与自己的待遇不同,可当着庶弟们的面,却是不好给丁氏兄弟解释。丁修豪虽也不甚明白嫡庶的待遇差别,但他看得懂脸色,见王家兄弟脸色不好,便笑着岔过去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咱们年纪和范家表哥、杜家表兄相仿,可人家就是与我们不同,不仅能带着弟妹千里求学,还想着要开绣庄呢!”

    “我听我娘说,范表哥还跟外祖母租铺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几个男孩子对绣品这种东西兴趣不大。倒是对范安柏的生意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丁氏兄弟们就不提了。王进顺随母返家侍疾起,庄子上送来节礼、收成都是由他负责点收,铺上的管事有事也是先找他,因此他对生意上的事,比其他兄弟们懂得多一些。丁修伦几个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回不上话,不禁举双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下回长青再来,你自个儿去问他吧!”被问得狼狈投降的丁修伦道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你们可得记着早点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丁修豪拍着胸膛道:“放心,放心,记在心上,肯定不会忘了的。”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丁老夫人派了丫鬟来请他们过去赴宴,王进修落后众人一步,拉着丁修豪的丫鬟文兰问:“听说十三姑娘被老夫人罚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半个月送进祠堂去了,我家三夫人舍不得,日日暗地里伤心落泪呢!”文兰俏脸泛愁,“我家五爷也心疼,不过十三姑娘犯到了老夫人手里,谁讲情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犯到了老夫人手里?不是被那个范傻子害的吗?王进修傻愣愣的不明白,文兰暗地不屑的撇下嘴角,这位王家表少爷该不会是看上了她家十三姑娘吧?不过是大姑太太抬举,难不成还真以为自个儿是正经的丁家亲戚不成?不过是个姨娘生的庶子,也敢肖想她家三夫人的宝贝女儿?

    文兰心道,回头得跟三夫人身边的嬷嬷通个气儿才是,忽地想到十三姑娘这回被老夫人不留情面的送去祠堂,将来的前程不知如何……又想到自家妹妹文梅是十三姑娘的大丫鬟,当主子的前路尚茫茫,做丫鬟的更是悬,自己在少爷身边侍候,丁家规矩,收了房的丫鬟在少爷婚前就会被打发出去,她不想做通房。她已经想好自己未来的出路,她是少爷身边得用的,将来若能许个管事,当个管事媳妇,夫妻两好好打拚,日子想来能过得去。

    但文梅……

    跟着那么一位主子,个中苦楚冷暖自知,十三姑娘娇气,也不知在清冷的祠堂过得如何?十三姑娘过得不好,她身边的人又怎么可能过得好?文兰想着就替妹妹文梅心疼。

    只盼老夫人开恩,早日把十三姑娘接回府来才好。

    家宴上老夫人笑得开心,搂着两个外孙女,与女儿一块喝了好几杯桃花酒,二夫人在三个女儿陪伴下,也是笑得满脸通红,连敬了大姑子几杯酒,三夫人母女却是气色萎靡,一杯接着一杯喝,丁老夫人看着不喜,索性别开脸不瞧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范安阳却发现,丁筱湘今晚脸色不太对,向来机巧的人今儿却木呆呆的,帮二夫人倒酒都倒到杯子外头去,幸而丁筱真反应快抢救及时,才没酿成灾,丁筱真时不时目露忧心盯着她姐,丁筱妍倒是个没心没肺的,席上敞开来吃喝,丝毫没发现两个姐姐的不对。

    “去问问看,四姐姐今儿是怎么了?”范安阳趁更衣的时候,悄悄的交代墨香。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