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九十四章 算计无所不在 四

第九十四章 算计无所不在 四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湖州知府官衙外书房,沉重的紫檀木大书案后,坐着范安柏兄妹的二舅舅丁文中,他正在看小厮方才送过来的信。

    几个幕客看他先是脸色微沉,后又展眉嘴角上扬,不由一个个面露疑色,一六旬老者捋着颏下短须,试探问道:“敢问大人可是有何喜事?”

    知府大人的亲外甥,当朝太傅的孙儿们将南下至广陵书院读书的事,他们几个人早就知情,也帮着丁文中出了不少主意,如张罗宅子,仆佣、家私等诸事,方才听小厮说是范安柏着人送来的,众人以为是他们就要到湖州了,先捎了信来招呼一声,后见丁文中脸色不对,大伙儿颇为提心吊胆的,因为这几位的行程,此前已因富阳侯前世子的下人夜袭而被阻了近一个月,好不容易总算等他们启程,知府大人已经等得有些坐不住了,因为老夫人三天两头就来信,关切外孙们何时才到,一向事母至孝的知府大人,就怕老母亲忧心几个孩子,反使自己身体出状况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孩子去了千佛寺一趟。”将千佛寺长老医术了得,竟将外甥女身上,连太医都没发现的伤给治了的事说给众人听,“也不知这几个孩子怎么想的,竟然异想天开,招了几个绣娘就想开绣庄,真是孩子话!”

    话虽说的嫌弃,但语气里掩不住的得意与骄傲却瞒不了与他共事多年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开绣庄啊?这主意好啊~州这些年布庄林立,绣庄的生意却是被姜家绣庄的垄断。”一青衣袍子的四旬文士拂掌叫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说来我听听。”丁文中倒是初次听闻。便示意文士详说,其他人也参与讨论,一时间便忘了范安柏请他帮忙的事。

    直到华灯初上,管事进来问是否传饭。众人方知已讨论了两个时辰,丁文中欲留饭,众人却皆婉辞,“大人适才说的这些,学生觉得甚好,该趁早记下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倒是觉得该去让人复查才是,这事宜早不宜迟,还是早早让人查清楚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姜家绣庄的主事,听说很是神秘,除了他家的管事外。竟都没人见过他。”丁文中摇摇头。这几人越说越玄了。不就都是怕留下来陪他用饭嘛!真是!

    “去去去,都去吧x头别嫌我小气就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讪讪的笑了下,结伴离去。丁文中送走众人,让人摆饭,还真怪不得人不愿与他共食,他因病而只能吃得十分清淡,肉只能水煮,大夫开的方子,有许多东西要忌口,如虾、蟹等发物,辛辣、油炸等也不能吃,连酒也喝不得。一次两次还好,长期下来,除非跟他一样是病人,不能谁受得住?

    丁文中也习惯了!

    草草用过饭,重新拿起外甥捎来的信,思量一番后,他喊小厮进来研墨,提笔修书数封,待墨迹干后,他便封入信封,交代人送出去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那儿得了信,沉吟片刻,让房嬷嬷去取她放房契的木盒来,丁老夫人让大丫鬟守在外头,不许任何人擅入,与房嬷嬷从木盒里取出房契来,一一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您看这处如何?临东大街,附近都是做大卖买的?”

    “咱们小打小闹的,又不是做大卖买的,铺子开在这种地方,指不定知道的人要怎么笑话呢!”

    “瞧您说的!”房嬷嬷掩嘴笑得满脸绉纹都舒开来,活像是盛秋的菊花般。“咱们这位孙少爷有能耐啊!人还没到呢!就已经想着自个儿挣钱,给家里开源啦!可见是得了您的真传的。”

    丁老夫人笑呵呵,“安柏这孩子啊!命苦,还没出娘胎就吃了苦,亏得他祖父母心疼他,否则也不会长得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咱们小姑太太长得好啊!她在家当姑娘时,您可是费尽心血给她打底,那会儿才能捱过去啊!哎!这年岁啊一晃眼就十几年过去了,老奴还记得,小姑太太打小就是粉妆玉琢的好模样,活像是观音座前的玉女似的,小姑太太的那对龙凤胎,长得就跟小姑太太小时候一模模一样样啊!”

    想到那对小姐弟,丁老夫人也笑了,只是立刻又忆及小外孙女遭逢的意外,她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怎么就惹上了杨家呢?”

    “那杨十一郎仗着是五皇子的表弟,又得太后、杨妃宠爱,素来任性妄为,听说害了孙小姐后,皇帝震怒,意欲重罚,也不过判了流放西北而已。”西北虽苦,但能苦过孙小姐好好一个人,被害成了傻子痴儿吗?

    丁老夫人瞪她一眼,“这事别再提了,心里头有数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荷儿几个孩子都命苦,老大还在肚子里,他爹就被那个姓周的女人勾搭上了,可怜我荷儿挺着大肚子,还得为这对贱人去向她婆婆下跪求情!”丁老夫人忆起往事,就忍不邹得牙痒痒,“安岳和安阳两姐弟,小小年纪随父母上任,在任上也不知吃了多少苦,回京后,就被姓杨的给害了!”

    老太太让人别说,自个儿又提起来,房嬷嬷忍笑不敢言,赶忙把心思放到房契上。“老夫人,既然觉得范大少爷这主意好,怎不用二老爷或是二奶奶名下的铺子呢?”

    “不成啊!用老二或老二媳妇的铺子,要是做得不好便罢,要是做好,这帐怎么算?安柏他们不可能在湖州一直待下去,绣庄做不起来便罢,若做起来,他们回了京,若是用他们二舅、二舅母的铺子,回头他大舅、小舅回来,他舅舅不会计较,可架不住旁人会多想。所以还是用老婆子的铺子吧!”丁老夫人苦笑。

    房嬷嬷也苦笑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一开始看了信,也颇赞同次子的提议。就用他们夫妻名下的铺子,给范安柏他们开绣庄,可回心一想,觉得不妥。思量再三,还是用她的铺子吧!

    却不知,她主仆二人在屋里说话,外间二夫人方氏不知何时来了,将她们的话全听进去了,丁老夫人的大丫鬟白芷和白芍守在门前,按说让拦着二夫人的,可二夫人没要进去,只站在门前,她们不好赶人。却让她把老夫人她们的对话全听了去。

    就见二夫人听完话。脸色变红又变白。正当白芷两个以为她要冲进去时,忽地又听老夫人又道:“若安阳这孩子真……我想让她的表哥们娶了她,你道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只怕几位夫人不肯吧?”

    “哼!她们敢?安阳长得好。又是太傅的嫡亲孙女,更是他们小姑母的宝贝女儿,娶了她,有何不好?”

    当然不好,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才生下的宝贝儿子,婆母却想要他娶个傻子回来当妻子?丁家不纳妾,要是那傻子傻得生不孩子来,可怎么办?万一,万一,生下的孩子跟她一样傻。又要如何?又不能纳妾,难道要她的儿子没有子嗣?还是要让他有个傻妻还要有傻儿子?

    二夫人越想越生气,越想就越火大,白芷眼看着她就往里头冲,连忙高声请安。“二夫人您来啦!老夫人在里间歇息呢!您有什么事要见老夫人?”

    二夫人被她突如其来的高声吆喝吓得浑身一震,回过神后,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转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丁老夫人喊人进去问话,白芷不敢撒谎,老老实实的全招了,丁老夫人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们两个一眼,白芍慌张跪下求向丁老夫人求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没有做好份内的事,自个儿下去领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芷低声应诺,白芍迟疑了下,方才称是,丁老夫人朝她们摆手,房嬷嬷忙把人赶出去,又喊了其他丫鬟来守门,替换上来的丫鬟,知晓素来是老夫人得用的白芷和白芍被罚,皆战战竞竞的不敢半点松懈,以至于得到有骚动的三夫人匆匆赶来时,已是不得其门而入,只能悻悻然站在院门外气恼不已。

    二夫人回房后,犹自气愤不已,七姑娘丁筱妍闻声而来,她便忍不住拉着女儿的手诉苦了,丁筱妍听得妙目微转,这位范家表兄不愧是太傅身边教养出来的,人都还没到湖州呢!就知道占舅家的便宜了!“不用咱们家的铺子才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丫头,你懂得什么?他要是开别的铺子也还罢了!他要开的绣庄啊!”

    丁筱妍嗤笑道:“这有什么稀奇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!他从京里带出来的绣娘,手艺自然是一等一的好,又是知晓京中都时兴什么的,她们做出来的东西,湖州那些绣娘比得上?近来湖州的绣庄都让姜家绣庄给压了下去,此时挟京里时兴花样,又是天子近臣当靠山,姜家算什么呢?”当惯了官夫人,丁二夫人觉得凭她丈夫和范太傅的名声,定能压姜家一头,范安柏这家绣庄肯定是稳妥的。

    丁筱妍嘴角含笑,春眸似水,“母亲,这范家大表兄似乎很有才干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他自小就是范太傅手把手养着的,可比你们那个姑父要强。”范长泽在任上犯过几次胡涂,要不是靠她相公和大伯、小叔相帮,就算有个父亲当太傅又如何,远水救不了近火啊!

    男人啊!就怕脑子不清楚!明明小姑成亲时,这姑爷看来是个好的啊!谁晓得被女人勾得没了魂,啧!幸而范家二老是明理的,帮着儿媳压制妾室。如果婆婆是打算将丁家女再嫁入范家为媳就好了!这范安柏看来是个好的,偏偏婆婆打算让孙子们娶个傻子回来,难道要把她供着当菩萨不成?

    她轻叹口气,扳着手指算着大房的儿子,自家的儿子和三房的儿子,她怎么越算越觉心慌慌呢?不成,她得赶紧跟丈夫商议,快点将儿子的婚事订下来,免得被婆婆相中,让他们去娶范安阳那傻子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