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八十七章 养伤也不得闲 二

第八十七章 养伤也不得闲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范安柏让墨香进来侍候她起床穿衣,待她收拾好了,才进房重新坐在她床边的交椅里,墨香几个不待吩咐便安静的退出去,墨香走在最后头,与贺璋家的一起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范安柏一双乌沉沉的眼直盯着范安阳看,看得她心慌慌,适才藉穿衣时思量过如何应对之策,可真面对她大哥那张脸,就都全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不过她打定主意了,他不开口,她也不开口,让他先说,然后她再回答,总之不能先开口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之后,范安阳稳下心神,双眸平静回视,范安柏却从自己一坐下时,她闪避开的眼神捕捉到了什么,他静静的看着妹妹,屋子里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声音,但范安阳却觉得背后冷汗直流,就在她快要撑不住时,范安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阿昭没有变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他话声方落,她便立刻回答,反应之快,让范安柏有点措手不及,不过也让他松了口气,阿昭真的没有烧坏脑子,不然怎么会立刻回他的话。

    范安柏缓声问道:“你何处不懂?”

    “不懂怎样叫变傻。”范安阳抿紧嘴,带点倔强的回视他。“我和以前一样没变,可是大家为何要叫我傻子。”范安阳忽然想到,对付她哥不能等着他出手,她得先出击才行。

    她娘不记得她,父亲纵容姨娘安插心腹到她身边来,她大哥为何要出手?因为他对这个自小就分离的妹妹有心,想到这儿,她心绪微定。

    范安柏却因这番话,想到嫣翠那几个欺主的丫鬟,不由暗怒在心,看向范安阳的眼睛里,便带着他自己也不知的歉疚。不过范安阳看清了,暗吁口气,她的策略应该可行,便又哭道:“一夜之间,奶娘她们全不见了,换上来的却是姨娘身边的丫鬟。如果要给我换人,为何不是换上娘身边的?她们说。娘不记得我了!不要我了!所以,她们帮着范安兰抢我的东西,帮范安菊藉我来促成她的好名声!”说到最后,声已嘶哑,她浑身微颤控诉着自己所受到的委屈。

    范安柏沉着脸没有说话,范安阳原本不想哭的,可是那个早已去投胎的原主残留下的记忆,却令她情绪激动万分,似要将前世原主出意外后。所遭受的冷待委屈全发泄出来,她冤啊!从意外后便被关在家中小院,足不出户直到嫁人,其后又遭丈夫、婆家轻怠,甚至逼她打胎,终至毒害其性命。这一切,现世的范安阳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她激动得泪流满面,“我想不明白,一夜之间,一切都变了!身边侍候的全是我不敢轻信的,她们心怀不轨,可我却无人能诉。她们不许我下床出房门,你们在那儿?娘总喊我心肝,可是我被困在房里,她怎不来救我?”

    范安柏听得不忍,母亲待唯一的女儿如珠如宝,几曾弃之数日不见?他不知母亲因何会遗忘阿昭,但易地而处,换成他是阿昭,一朝醒来,身边熟悉的从人全都不见了,换上的全是姨娘们身边的人,无人能解他惑,亦无人能听他言,只怕他也不敢轻信于人。

    范安阳声嘶力竭的哭诉着委屈与不解,范安柏怕她一时太过激动,会影响才上过药的手,忙上前抱住她,范安阳的右手被三角布巾缚住,只得用左手击范安柏的胸口,范安柏心口觉得闷闷的,眼睛微热鼻头一酸,他埋首在妹妹单薄的小小肩头上,喃喃地赔着不是。

    范安阳痛哭一场,将原主前世所受的委屈全数一吐而净,哭得她身心俱疲,最后竟伏在范安柏的怀里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屋里再无动静传出,贺璋家的方红着眼,亲去打热水送进屋里,范安柏示意她帮着侍候范安阳躺下,待妹妹安适的躺在床上后,他才低哑着声问:“阿昭夜里可曾梦魇过?”

    “六姑娘夜里不让人上夜,总把人赶在外间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夜里睡得安稳与否,侍候的人是不知道的。“不过,应该是不曾梦魇过吧?”贺璋家的迟疑的道:“若是睡不安稳,白日精神就不好,六姑娘白天一向有精神,如果夜里真魇着了,这衣服、被褥都会被汗湿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。”范安柏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六姑娘她,她真没烧坏脑子?那她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范安柏微笑点头,“大概是因为太医、丫鬟人人都这么说吧!太医还罢了!那几个丫鬟都是心怀不轨的,幸好她没嚷嚷出来。”他忽地想到,杨妃和太后曾意图毒害范安阳,如果她那时大声嚷嚷自己没烧坏脑子,太医们却已向皇帝回禀,那为保自己的名声,说不定……他不是不解世事的,祖父给他看的判例中,有多少案子仅是为了些许薄利而谋人性命?更有多少兄弟反目,为的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只是,他倒是没想到,妹妹遭逢大难,竟然能忍下来,就连手伤也隐忍直今,若复常没发现异状,这丫头难道就一直瞒下去?

    “大少爷?”贺璋家的确定自家小姐这脑子没事,自是欣喜若狂,却想到此前那流言,不禁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六姑娘不是傻子的事,若传了出去,那个说六姑娘冷血无情的传言……”贺璋家的对姚家人是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让阿昭不是傻子的事传出去,日后再作计较。”范安阳去年才遭逢大难,一出京就不药而愈?唬人哪!难保皇帝不会起疑,范家忠于皇帝,一凳帝对范家信任不再,那便可能是覆灭的开始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不明所以,疑惑的看着范安柏,六姑娘好好的人,难道真要让人当成傻子看待?

    “外头盛传阿昭冷血无情见死不救,却没人深思过,阿昭今年才几岁?一个深闺小娘子,遇上这种天怒人怨的事,如何去管?她何德何能?别说是她。就是我和杜大少爷,真要去管,还得看人赏不赏脸!”范安柏低声解释:“女子的名声有瑕,无非是婚事因此多波折,但阿昭还小,这传言又在风尖浪头上。我们若贸然传出阿昭并非傻子,那如何向世人解释。她不管古家逼媳妇殉夫的事?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低头思量,范安柏又道:“姚家人想借着踩阿昭,让姚二姐儿有个好归宿,却不曾替阿昭思量过,有那等名声的女子,日后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话声里暗含的怒意,让贺璋家的闻声骇然,眼前的这位大少爷,向来冷静淡然。就是当初在处置嫣翠几个,也不曾见他动气若此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不是说,老太爷会处理吗?”她轻声提醒。

    范安柏嘴角微勾,“这事,只怕老太爷还没出手,大老爷就抢着去办了。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怔了下。怔怔的看着范安柏的脸半晌,电光石火间忽然明白了,六姑娘若被人传出这种名声,首当其冲的便是在京里的范安菊及范安兰。

    姜姨娘就不提了,周姨娘怎可能容这种名声拖累范安兰,肯定会死缠烂打的逼着大老爷出面,把这事给抹了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悄悄抬眼看范安柏。只见范安柏嘴角噙笑,冷漠的道:“也好,让娘有点事做。”

    范安菊的年岁该准备议亲了,虽是庶女,却是长房的长女,范夫人身为嫡母,为庶女的婚事操劳,是避不过去的责任,就算是范安兰亦然,周姨娘再受宠再为女儿打算,也无法带着女儿出席各种社交诚,不是她不想,而是谁家会请个姨娘上门赴宴?

    若是外放官在任上,倒还罢了!毕竟有不少官员是留下嫡妻侍奉父母,孤身上任的,在任上总得有人帮忙操持内务,管事哪有姨娘尽心呢?女眷往来便可能得与上官或下属的妾室打交道,但京里可就不同了!

    贺璋家的心头忽地闪过一个念头,周姨娘现如今,不会好生懊悔得罪夫人吧?想想看,可不止范安菊一人的婚事攒在范夫人手里,还有个范安松呢!

    就不知夫人会给三少爷择个怎样的媳妇儿?

    “阿昭这事千万不能外传,你管好身边的人,若已知情的让把事情烂在肚子里,不知情的就瞒着。”见贺璋家的慎重点头,他才又道,“阿昭她的手尚需静养,你们得更加尽心才行。”范安柏冷声道,贺璋家的立时应诺,他重重的叹了口气,语气里尽是自责,“阿昭不敢信我们,迟至今日才对我坦白,我虽是她兄长,却一直没发现她右手受了伤,若不是复常发现异样,只怕她那手拖到成残,我才会发现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贺璋家的羞红了脸,讷讷的道:“是奴婢们不好,日夜随侍六姑娘身边,却直到杜二少爷说了,才知六姑娘竟隐忍手伤近一年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摇头,“她一出事被救回府,大家一团忙乱,就连太医都没发现了,何况你那时被排挤在外,根本无法接近阿昭,后来再回府,她已隐忍成习惯,她不说,想来你们也难以发现。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眼里含泪,“谢大少爷体恤,但奴婢实难辞其疚,请允奴婢罚俸半年,否则奴婢难以心安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沉着脸,贺璋家的再三求恳,他终究是应下了,当奴才的没侍候好主子,纵使是主子刻意隐暪,她们也该看出一二,阿昭房里仅有贺璋家的一个管事媳妇,又是年轻媳妇没什么经验,她事多,没有发现倒还罢了!其他丫鬟呢?是没有发现,还是发现了,却不知有何不妥才没说?

    范安柏板着脸沉声交代她,让丫鬟们要尽心侍候,贺璋家的郑重应承,范安柏看了眼仍在昏睡的妹妹后,才脚步沉重的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