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十八章 换旧符 二

第四十八章 换旧符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周姨娘讪讪的道:“夫人,松哥儿的亲事还没着落,现在就抬举他房里人……”后头的话问不出口,会不会受影响?当然会!那为什么要现在抬举秀樱两人?

    自然是因为她们成天闹腾,连夫人给的大丫鬟都敢挠花脸,范夫人打着安抚两个丫鬟的旗帜,要抬举她们,周姨娘为何要反对呢?怕影响儿子婚事,那早干么去啦?怎不把儿子约束好?

    范家的庶子女们都是由姨娘们自己养着,范安松满七岁就搬到外院去住,院里一应侍候的人都是周姨娘亲自选的,丁嬷嬷不是没劝过范夫人,但范夫人不愿管。

    返京前,丁嬷嬷就跟范夫人提过,范安松身边的几个大丫鬟们妖妖娆娆的,可能会出事,没想到范安松心大,不只收用一个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少爷收用一两个丫鬟不是什么新鲜事,问题是,你有本事收用,就得有本事收尾是不?

    没的整日让这两丫鬟闹腾,搞得自己都不想回屋,这算什么?

    范夫人笑盈盈的等着周姨娘往下说,周姨娘噎了下,秀樱她们几个这几天会闹腾得这么凶,有她的推波助澜,可她没想让她们扯上冬青。

    周姨娘暗恼秀樱几个人自作主张,想藉范夫人之手教训她们,省得她们忘了自己是何身份,怎知范夫人竟要抬举她们?

    “周姨娘可是还有什么意见?一道儿说出来,咱们也商议下,别到临了,再去跟老爷告状,说我苛待了松哥儿。”

    周姨娘讪笑着,脸上火辣辣的,她以前就用这样的手法,让丁氏吃过好些闷亏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了,只是担心松哥儿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来松哥儿也不小了,翻过年就十六岁的少年郎,是该急了。”范夫人边说,边接过丁嬷嬷端来的茶盏。

    周姨娘笑了下,“可不是嘛!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前头还有柏哥儿。”范夫人淡淡的提醒她,范安柏是长子,她都不焦急他的婚事,周姨娘一个妾室焦心什么呢?

    周姨娘大恨,心想,若不是那两个老家伙当年护得紧,她的松哥儿才是长子!可是事实摆在眼前,范安松是庶子,是次子,范安柏的婚事都还没着落,他急什么呢?

    “虽是如此,但大少爷的亲事有老太爷掌眼,自然是要千挑万选的才行,松哥儿才学不如大少爷,这亲事自然不敢跟大少爷攀比,妾身想,早早打算起来较好。”

    范夫人点头反问:“那依你看,松哥儿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家好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姨娘顿了顿,心下猜疑,丁氏这是探自己的底吗?

    “姨娘现在说不上来也不打紧,回去好好的想想,要给松哥儿挑个怎么样的媳妇儿,我也好找人打听去,省得老爷说我不关心松哥儿。”

    周姨娘陪着笑,一双保养得宜的素手,却是紧紧的绞紧了手里的绣帕,范夫人问了范安兰的情况后,就让周姨娘退下。

    丁嬷嬷亲自把人送出去,回来就见范夫人冷笑一声,“她打的好算盘,她的儿子惹出事来,就推我去给他们母子收尾做坏人,休想!她想打发人,我就偏要把人留下来,天天在她儿子跟前晃悠。”

    “看周姨娘的意思,松哥儿的婚事要落在您身上?”

    范夫人似笑非笑的道:“我是嫡母,不落我身上,难道真由着她一个姨娘去操办?松哥儿一个白身,没功名没差事,什么样的人家会把闺女儿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您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年后要回老家读书去,老太爷怕是要逼他考个功名,有个出身,再来说亲,咱们不急,自有人急。”范夫人迟疑问:“她不知道松哥儿年后要回老家?”

    丁嬷嬷闻言不禁也迟疑了,“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记着,好提醒她一声,省得到时临要出门了,什么都没准备,又要怪到我身上来了!”

    丁嬷嬷应诺。

    午后范安柏果然实践诺言,带着弟妹去后园逛,范安阳对院子里养的动物没什么兴趣,可架不过范安岳闹腾,只得开口讨了只悬狸来养,范安岳也如愿以偿,要了一只狐狸,一只猫,两只狗,他本来还想讨松鼠和野雁,被范安柏否了。

    虽然讨要这么些小动物,却是不能带回院子去养的,只让他们在小院里跟自己的宠物玩。

    范安岳的狐狸跟他一样,机灵得很,猫却很高傲,甩都不甩人,两只狗倒是憨着,他一吆喝就乖乖靠过去。

    倒是范安阳的狐狸,懒洋洋的,只有遇上吃,才会冲第一个。

    范安岳指着那只狐狸笑得欢,连范安柏见了,也忍不住笑出声,范安阳却得意拍手,笑道:“嗯,好样儿的!不怕饿肚子了!”

    “阿昭你个吃货!就记得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啥都行,就是不能吃苦,不吃亏。”范安阳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话声方落,众人喷笑!“好,好!不给苦吃,不吃亏啊!”范安柏把妹妹拉过来,伸手拍拍小丫头的头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没跟来,倒把墨香几个全派来跟着了,回去后,把这话跟贺璋家的一说,正巧丁嬷嬷在,丁嬷嬷听了却是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的孩子几时怕饿肚子了,八成是给嫣翠几个给饿怕的!”

    嫣翠几个真心冤枉,她们没敢给六姑娘饿肚子过!

    “嬷嬷,听说冬青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丁嬷嬷叹口气,“造孽啊!”她又再叹口气,“夫人恼她轻易被周姨娘拉拢了去,既然想侍候少爷,三少爷那儿也是个去处,也算如她的愿,到是没想到,周姨娘会指使秀樱她们毁了她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她心太大,大少爷还没说亲呢!就算要给通房,也不急在这一时。”贺璋家的摇摇头,少女怀春,她们在内宅侍候的丫鬟,能见到什么男子?无非是老爷、少爷,家里往来亲朋,大少爷长得好,人又温文客气,府里有多少丫鬟暗暗心许。

    丁嬷嬷喝口茶,“傻呗!三言两语就被人哄了去。”丁嬷嬷摇摇头:“不说她了!你可备好六姑娘出门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!嬷嬷来得正好,帮我掌掌眼,哎!六姑娘年纪虽小,但翻过年也八岁了,再过两年就是大姑娘了,这趟出门也不知会去多久,衣料肯定要带着走,也好让姑娘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早听说范安柏在教范安阳习字,听贺璋家的这么说,不禁有匈疑,“让六姑娘练手?”

    “是啊!那些太医肯定是庸医,咱们六姑娘才不傻哩!”贺璋家的现在越发肯定,六姑娘不傻,但肯定是被吓坏了,想想也是,遇着那样可怕的事,身边又只有嫣翠她们,装傻是自保的手段。

    丁嬷嬷愣了下,“六姑娘不傻?”

    “您老瞧瞧,这是六姑娘这两天写的,要真是个傻的,背得了?写得了?”贺璋家的把范安阳的描红本拿给丁嬷嬷看,丁嬷嬷是看着范安阳长大的,她写的字,丁嬷嬷自然有印象,描红本上的字,虽然笔迹软弱无力,但与出意外前六姑娘的字很相像。

    “六姑娘背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贺璋家的道:“我在一旁侍候着,大少爷让六姑娘背书,虽然背得结结巴巴的,但通篇没有错字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疑惑的问:“那为何太医会说……”丁嬷嬷忽地想到杨太后和杨妃,莫不是太医不想惹恼这两位,才故意说六姑娘高烧过度成了痴傻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!”丁嬷嬷喃喃道,贺璋家的警觉抬头看她,丁嬷嬷回过神,低声交代她:“这是好事,不过还没确定之前,别往外传的好,免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点点头:“我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照料六姑娘,她若没跟你挑开来说,你也别去揭穿,六姑娘毕竟还小,做事有疏失的地方,你便帮着补上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她帮着六姑娘装傻?贺璋家的再次慎重点头。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又指点她,要帮范安阳带些什么出门,外头忽地传来惊呼声,不多时就看到范安阳抱着只红毛狐狸进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!怎么抱进屋来了?”

    “红红喜欢我抱。”范安阳脸颊上沾了泥,悬狸脚上也沾了泥,丁嬷嬷不由分说,立时让人把一人一狐分开来,各自让人带去清洗,一番人仰马翻,才把范安阳收拾干净,悬狸红红也给收拾得毛发篷松,像炸毛的毛团,红彤彤,懒洋洋的窝在竹香的怀里。

    范安阳在坐在炕上,墨香在给她擦头发,看到竹香抱着红红来了,她打开桌上的紫檀木攒盒,拿了块椰奶糕,在手里摇着勾引红红来吃,竹香刚要说什么,就看到红红攸地一扭,扭出了竹香的怀抱,飞扑向炕上的范安阳。

    女孩们惊呼,丁嬷嬷吓得心跳差点停了,定睛一看,悬狸不是要攻击人,是扑向食物去的。

    “乖狗狗。”范安阳拍拍狐狸红红的头,狐狸眼眨呀眨,似在抗议它不是狗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怎么会让姑娘把狗抱回来?”丁嬷嬷缓口气来后才问墨香。

    墨香忍俊不住噗哧一笑,将事说给丁嬷嬷听,“七少爷就差没赖在地上打滚撒泼了,大少爷只得应下,六姑娘只挑了红红当宠物,大少爷就说抱回来认认地儿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失笑,“大少爷也挑了宠物?”

    “嗯,挑了只狗,大少爷那只狗很斯文,规规矩矩的,大少爷走,它就在后头跟着,像听得懂人话呢!”

    三兄妹各自抱了宠物回去,范夫人得知后,笑着与丁嬷嬷道:“柏哥儿毕竟还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舍不得他。”母子分别多年,好不容易相聚,又要分离。随着年节的脚步越近,范夫人心情就越发沉重,丁嬷嬷心疼哄了许久才让范夫人转移了心思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,新桃换旧符,范夫人忙里忙外,男人们祭祖贴春联,一片喜庆当中,范安松院子的后罩房,冬青房里却是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