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二十九章 就是算计你 一

第二十九章 就是算计你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果儿跑得气喘吁吁,左右张望了下,觉得离周姨娘的院子够远了,守在?着碎石小径的转角,就等马嬷嬷领人出去时,能逮到机会,跟永宁侯夫人使来的嬷嬷搭上话。

    小径旁种着刺桂和麦冬、鸢尾等花木,果儿就躲在刺桂的後头,鼻间是清冽的花香,她伸手折了几朵白色楔,凑到鼻尖闻着,双眼直盯着小径不敢稍移,等了许久,却不见马嬷嬷她们,正当她觉得奇怪想站起来瞧瞧时,总算听到马嬷嬷和那位嬷嬷说话的声音,马嬷嬷说话慢条斯理不疾不徐,而永宁侯夫人那位嬷嬷说话却有些盛气凌人,正当果儿考虑要不要起身过去时,就听见永宁侯府来的嬷嬷不悦的拔高音量说:“姑太太虽是委身作妾,可她毕竟是出身侯府,咱们家夫人可容不得你家夫人作贱侄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这话严重了!我家夫人向来待人以礼,就是我们老夫人在时,也是称道有加的。”马嬷嬷淡淡的回答,那嬷嬷却还不依不饶,定要去见夫人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我家夫人正忙着呢!再说了,永宁侯夫人素来是精明的,想来很清楚自家身份,不至於手伸得那麽长,管到范府来……”她顿了下又说:“那周妈妈一家有好去处,咱们也不好挡人财路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好去处?”那嬷嬷怔愣了下,原来她与那周妈妈是相识,当初侯夫人会派周妈妈来当范安兰的奶娘,也是她举荐的,方才出了周姨娘的院子,她便提出要求,想要去见范安兰的奶娘,没成想得到消息让她大为震惊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马嬷嬷笑开了脸,似衷心为周妈妈的际遇高兴,又带了点羡慕的道:“嬷嬷也知道的吧?顾大人得皇帝青睐,成了当朝新贵,甫新进京正欠缺人手呢!夫人看周姨娘和顾夫人姐妹情深,又想着三姑娘年纪大了,是该请教养嬷嬷来,便做主让周妈妈去顾府,毕竟周妈妈的兄弟在顾家颇受重用,周妈妈一家过去了,有自家兄弟拉拔,自是比跟在三姑娘身边当个管事妈妈要强!”

    那位嬷嬷当然知晓顾大人,现如今水涨船高情势看好,不少人後悔着当年没跟过去侍候,周妈妈的兄弟成了大家巴结讨好的对象,可恨那小子跟出去见了世面,滑不溜鳅的,无人能从他手里讨得好处。

    没想到周妈妈倒是走大运啦!

    耳边又听着马嬷嬷说着艳羡的话语,那嬷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而果儿看她铁青着脸,便不敢贸然靠上前来,马嬷嬷身边的小丫鬟早瞧见果儿,悄悄的在马嬷嬷耳边说了,马嬷嬷听了笑容更盛,拉着那位嬷嬷的手,温声道:“说起来,周妈妈也是个念旧的,唉!明明她兄弟都来信相邀,她却放不下三姑娘,你也知道她几个儿子都不小了,正好顾府缺小厮……”

    顾府缺小厮?那位嬷嬷气得脸都歪了!明知自己为孙子的差事烦恼,却不跟她提一声。

    果儿听了马嬷嬷的话,脸色也微变,难道周妈妈去大厨房闹,不是因为替三姑娘抱不平,而是因为有好前途,怕姨娘不放她走,才故意闹事,好让夫人赶她走?

    在果儿深思的片刻,马嬷嬷一行人已然越过她,往二门旁的角门走了,待她回过神,人早就走得不见影了!

    罢了,马嬷嬷都把周妈妈离开的事说了,还说了後头这一段,自己再上去,说姨娘交代的话,那嬷嬷会信吗?

    果儿想了下便转身回周姨娘身边覆命去。

    周姨娘知道果儿没机会接近那嬷嬷,没能把话让她传出去,不由失望至极,另一方面又庆幸,虽然周妈妈走了,换上个黎妈妈,本以为这人是个精明的,不成想也是个面精心蒙的。

    原本提心吊胆,深怕黎妈妈会发现兰姐儿房里那些宝贝来路不明,谁知她竟轻轻放过,而且她做事比周妈妈精细,更把兰姐儿收服了,几天下来,兰姐儿不再像之前一样,有什麽事就表露在脸上。

    不只周姨娘满意黎妈妈的表现,丁嬷嬷也甚表满意。

    冬青笑着为范夫人端来碗燕窝,“黎妈妈这才几天就把三姑娘收服了,大少爷的眼光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黎妈妈的祖母、娘亲都在老祖宗身边当差过,可惜她们去得早……”范夫人接过碗,慢慢的喝着燕窝。

    丁嬷嬷笑盈盈的接过话,“奴婢瞧着三姑娘,是长进多了!脾气不那麽急燥。”这两天带出门的,不再只是如雪和如心,偶尔也带了如婉和小鹂、小雀几个。

    范夫人安静的喝着燕窝,不发一言,彷佛一点也不关心,丁嬷嬷看着忍不住低叹,“七少爷和大少爷晚上要来陪您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说到两个儿子,范夫人总算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。“不知老太爷什麽时候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很快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又说了些家常,有仆妇来回事,范夫人便扶了冬绢的手去理事。

    冬青陪着丁嬷嬷去看六姑娘。

    这几日没下雪,贺璋家的就让几个丫鬟陪着六姑娘在院子里玩儿,丁嬷嬷原本有些不放心,可看着六姑娘粉脸含晕,气色大好,也就松了口,由着贺璋家的折腾。

    冬青虽比贺璋家的年幼,两个人却是一同进府,自己的终身犹无着落,贺璋家的已成亲嫁人,而且现在还独掌大权,当着六姑娘屋里的管事妈妈……

    虽然说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有脸面,但她年近十八,还能留在夫人身边几年,侍候夫人几年,从小丫鬟一路爬上来,她对夫人的心性多少有所了解,她是不会安排身边的人给老爷当通房。

    而老爷也不是好女色的,不然也不会只有三个妾。冬青边走边叹息,难道她就只能配个小厮或管事?

    丁嬷嬷冷眼旁观,也不点破,两人走到昭然院附近,远远的就听到了女孩们的笑声。

    走进昭然院,就看到几个女孩在跳绳,六姑娘笑弯了眼,跟着竹香的动作,跳上跳下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正站在院里那棵桂树旁张罗茶及点心,见丁嬷嬷来,忙上前见礼。“丁嬷嬷怎麽有空来?”

    “来看看六姑娘。”看范安阳玩得额上沁了细密的汗珠,她掏出汗巾给范安阳拭汗,范安阳乖巧的站着让她擦汗,贺璋家的请她们坐,给她们倒了茶,才问:“听说夫人给三姑娘换了管事妈妈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也认得的,黎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!黎妈妈看来温柔可亲,实际上却是再讲究规矩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含笑点头,“夫人也不想收服三姑娘,只盼她少生事,名声好一点,懂事些,将来嫁了人,不说能帮衬家里,但至少别给少爷们拖後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范安兰的撒泼蛮缠,贺璋家的可是印象非常深刻,她忽地想到一件事,“周妈妈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范安阳眼睛眨了一下,随即抬起头,乌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望着丁嬷嬷,丁嬷嬷低头看她,绽开笑脸,“三姑娘毕竟不小了,老是不知轻重的,将来别说成亲,就是想给她说门合适的亲事都难,周姨娘娇纵姑娘,压根没想过,成亲後三姑娘那脾气,别说拢着姑爷,只怕婆母妯娌就先难死她了!”

    范安阳若有所思的端起茶碗,喝了口甜甜的花生甜汤,太甜了,有些腻,她喝了一口就搁下碗,站到小杌子,低头翻起桌上的攒盒,冬青不动声色的看着,心头五味杂陈,虽早知六姑娘傻了,可听说和亲见还是有所差别的。

    意外之前那恣意耀眼的六姑娘,和眼前这个没规没矩的六姑娘相比,冬青又想到才几天时间,就被黎妈妈改头换面的三姑娘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和丁嬷嬷自然都看到冬青的表情,丁嬷嬷暗暗叹息,贺璋家的微眯了眼,嘴角紧抿。

    范安阳挑了块杏?,放进嘴里,然後捧着攒盒,一一分给丁嬷嬷和贺璋家的吃,丁嬷嬷笑着称赞她懂事,范安阳笑弯眼,却没分冬青,丁嬷嬷开口想问,就听六姑娘问:“三姐姐和二姐姐爱吃,留给她们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六姑娘真乖。”

    “三姐姐没来,二姐姐也没来。”范安阳把攒盒放回桌上,叫竹香她们过来吃点心,竹香她们靠过来,怯怯的望着丁嬷嬷不敢动,冬青打量了几个丫鬟,发现砚月长得最好,眸光不禁冷寒的瞧了她许久。

    砚月朝她弱弱的笑了下,觉得这跟在丁嬷嬷身边的丫鬟,对自己的挑剔敌意好莫名。

    范安阳也觉得这个丫鬟给人感觉很不好,待丁嬷嬷带着人告辞,她便拉着贺璋家的告状。

    “六姑娘不喜欢她,往後别让她上门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是,昭然院是六姑娘的家,六姑娘不喜谁,当然就可以不让人进门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明知贺璋家的拿她当不解事的孩子哄,还是觉得很受用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范安兰在黎妈妈的教导下,不论是仪态或是处事作派上,都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随着老爷回府,老太爷出宫,范家不再闭门谢客,上门做客的夫人、太太都对现如今的范安兰赞誉有加。

    范安菊见状恨不能把黎妈妈抢过来,而周姨娘总算是能跟府外的心腹连络上,但是原就失了先机,黎妈妈又把范安兰教得好,她若再让人放出风声,暗指丁氏撤换庶女的奶娘是别有居心,只怕无人会相信了!

    她日日将果儿那天回禀的事,放在心里思量好几回,总算让她明白过来,周妈妈去闹事,只怕是中了人的计,是谁?如果范安阳安然如初,她会猜是她所为,可小丫头没那麽大的本事,现在就更不用说了,连身边丫鬟都收服不了的姑娘,如何能设这个局?

    范安岳聪明归聪明,他有能耐收人吗?

    那会是谁,是谁在背後算计她?

    娘亲出院了!撒花庆祝一下~她同病房的两位阿姨也同天出院,她们都是同一天动刀,真是好巧啊!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