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十七章 伤春悲秋无济于事 一

第十七章 伤春悲秋无济于事 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摆放在范安阳睡床旁边小门后的箱笼,静静的迭放整齐在木架子上,范安阳进来之后,才发现这小门后的空间着实不小啊!想来她那姑祖母家底丰厚啊!

    贺璋家的和竹香搬来一张美人榻,让范安阳坐,又让竹香搬来小杌子自己坐,好陪着她玩,贺璋家的自己却是掏出钥匙,开箱笼一一核实其中的物什。

    这差事本就繁琐,再加上个时不时作乱的小主子,贺璋家的着实苦不堪言,不免有些怪责竹香这陪玩的没尽责,竹香却也有苦难言,她家穷,自小姥姥虽娇惯,却没放纵她什么事都不做,因此她只会做事,不会玩啊!

    当了几个月米虫的范安阳,同样很为难。

    她要是再无所事事下去,迟早会真的变笨啦!总要找些事来做嘛!而且她一直对自己的这个小金库很好奇,这些东西全是她的,可是她却一无所知,让她这个习惯掌控自己所有东西的人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另外,这个贺璋家的,虽然以前在自己身边侍候,又是大哥找回来侍候她的,按说应当是信得过,不过范安阳并不习惯轻易相信人,而且因要装傻,她得不识字,那她要如何说服贺璋家的,让自己帮她整理东西呢?

    不成,她得赶紧想办法,让自己好起来才行!

    只是太医们下的诊断太过铁口直断,没有一点契机,她要如何推翻他们对自己的诊断?越想越头痛,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陷入这样的困境里头啊?她自认一点也不聪明,听说穿越文的女主角,换个时代就能光芒万丈聪明伶俐,个个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际遇,为什么轮到她,就得当个小傻子啊?

    哦,幸好皮相还不错,每每照镜子的时候,她总会被镜中的自己吓到,粉妆玉琢的玉娃娃一尊啊!可光漂亮不够啊!她娘不漂亮吗?可栓不住她爹,被周姨娘算计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女人光漂亮是不够的,她娘很贤慧,挺着大肚子替丈夫和小三跪求公婆,允小三进门,不贤慧吗?结果小三进门,她爹感激她了吗?小三为此感恩了吗?哼哼!

    她打工的店长总是跟她们说,说一行怨一行,与其这样过日子,倒不如转个方向来想,既然要做这一行,就好好的爱自己的工作,从中寻找值得自己爱的地方,如果真的找不到半点值得自己爱,就干脆点,离职吧!别给她找麻烦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女人遇上闺蜜小三抢老公,可以帅气洒脱的甩了心志不坚的老公,但在大燕,有几个女人遇上一样的事,敢要求和离?义绝?就算娘家撑腰,也是劝和不劝离。

    范安阳坐在美人榻上,心不在焉看着贺璋家的开箱笼,一一查对箱笼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竹香不识字,但她懂得看脸色,眼看贺璋家的脸色渐渐铁青,她越发不敢乱动,偷瞄着六姑娘,就怕六姑娘不耐烦闹将起来,贺璋家的不会对六姑娘生气,但应该会把气撒在自己身上吧?

    不想,贺璋家的招手让她过去研墨,她一愣,贺璋家的失笑了下,“是了,你以前没进屋里侍候过,应该不会研墨吧?来,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倒了点水在小砚台里,教竹香磨墨,然后便忙着在单册上记录下毁损或遗失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一忙就忙到了午时,墨香过来问是否要传饭了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这才抚额惊呼,待要招呼六姑娘,赫然发现六姑娘竟不在美人榻上,“六姑娘?”

    “贺嫂子放心,就是六姑娘喊饿,我才进来问要不要传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六姑娘在外头?”贺璋家的暗恼自己怎么这么不经心,连六姑娘几时溜出去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墨香轻笑,“瑞雪用熬药的小药炉剩下的炭火烙了几个薄饼,把六姑娘引了出去,我们看到六姑娘跑出来,都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跑出去了?那有没有给六姑娘加衣服,她没穿鞋……”

    “穿了,六姑娘趿了鞋,也披了袄子,就是没穿好。”墨香忙安抚她,贺璋家的忙收拾东西,将两个小丫头带出来,锁上门锁收好钥匙,才跟着墨香她们出来。

    范安阳并不在东次间,而是在明间后头的抱厦里,几个小丫鬟围着张桌子,刚分吃完烙饼,正一人一杯捧着茶喝,六姑娘年纪最小,坐在里头粉嫩小脸被热茶烘得暖暖,看到她们过来,她朝竹香招招手,“给。”伸手把身前的小碟子推向竹香。

    竹香走过去一看,碟子里是两片巴掌大的烙饼,“六姑娘留给贺嫂子和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上前朝范安阳曲膝福礼道了谢,便不客气的拿起来吃,竹香跟着学,其他几个丫鬟瞧着,便忍不住拿眼去看小主子,见到六姑娘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,她们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利用机会,教她们侍候主子的一些心得,小小的捧了下做烙饼的瑞雪,然后分派她们职务,三餐由谁负责去大厨房领,谁负责熬六姑娘的药,这么仔细分工下来,便墨香她们各司其职,该领饭的便往大厨房去,负责熬药的,也没闲着,其他如洗衣、洗被褥等自有粗使婆子去做,但六姑娘贴身的,便交给墨香负责。

    因她们七个丫鬟年纪并不一致,但都没有贴身侍候人的经验,贺璋家的只得先分派工作给她们,再来慢慢观察再做调整。

    在小丫鬟们心中,六姑娘大概是最闲的人了,瑞雪她们对此很是羡慕,直到午后两位小姐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虽然侄少爷、侄孙少爷们都在府里歇息不上课,但范安菊姐妹却另有闺学夫子授课,这日午后的琴课老师有事,所以小姐妹下午没课,范安兰好几日没来了,她不晓得嫣翠已不在昭然院,还想着要催她帮自己找出丁老夫人送范安阳的那套首饰。

    一跨进昭然院,范安菊身边的丫鬟立刻发现不对,这院子里多了生面孔的丫鬟,嫣翠她们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范安兰走到明间门前,小丫鬟却没打帘,而是躬身福礼问安,“闪开,嫣翠呢?”

    “给二姑娘、三姑娘请安。”贺璋家的早接到通知候在明间里,见范安兰动怒,示意小丫鬟打帘请她们进来。

    范安菊指着她惊呼一声,“你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如意,如今嫁了人,昨日刚回六姑娘身边来侍候。”贺璋家的温和浅笑,范安菊点点头,旁边的范安兰左右张望好一会,急急追问,“嫣翠呢?怎么没看到人?”

    “她们让老太爷送去庄子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送到庄子?”范安兰急问,“怎么会这样,范安阳,是不是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姑娘这是怎么说话的?姨娘们好心借了丫鬟给六姑娘使,可六姑娘总不好一直借用姨娘们的丫鬟吧?再说咱们家的姑娘金贵,怎么能一直委屈六姑娘借别人的丫鬟来使?”

    贺璋家的淡淡的把范安兰的手挡了回去,范安阳站在西次间的炕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范安兰,“你又来讨东西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啊你的,叫三姐姐。”范安兰推开贺璋家的,冲到炕前对着范安阳大喊。

    范安阳不理她,她倒要看看,嫣翠不在了,没人偏帮的范安兰能干么?

    “三妹妹,你轻点声,苏先生日前才说你,要老是这么穷嚷嚷,小心嗓子喊破了,将来说话可难听了!”

    范安兰一悚,范安松正值变声期,那粗嘎的声音难听死了,教琴的苏先生那日听她吼范安菊,便跟她说,要再这么喊下去,迟早有一天她的声音会比松哥现在的声音还难听。

    她原收敛了几日,谁知会在范安阳这儿破功?

    都是她的错,若是没有她,自己就是孙辈里头最小的孙女,祖父肯定会最疼自己,把姑祖母这处院子给自己住?想到自己到现在还跟姨娘一起住,范安兰就来气,看着范安阳屋里的摆设红了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范安阳和范安菊两姐妹,各捧着一盅甜香的燕窝粥,边吃边看贺璋家的对范安兰的种种要求一一回击,范安兰撒泼蛮缠,偏生贺璋家的拿她当孩子哄,就是死咬着底线,什么都没应承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就把范安兰气跑了,范安菊有生以来头次见识到范安兰不战而逃,怯怯的瞥贺璋家的一眼,对范安阳道:“六妹妹,我先回去了,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看着两个姐姐一前一后离开,笑颜如花对着贺璋家的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“六姑娘可不能跟三姑娘学,四处跟人讨要东西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范安阳郑重点头,贺璋家的看她这么乖巧,不禁连想到以前的六姑娘,这种事根本不用人叮嘱,三姑娘也不敢像今天这样,看上什么东西就开口要,有夫人镇着,周姨娘和老爷就算再宠三姑娘,也断不敢纵容她这般不知轻重,随便开口讨要东西。

    这哪是大家闺秀的风范?亏得周姨娘还自得于出身自永宁侯府,教出来的女儿竟是这般眼皮子浅的。

    墨香拉着贺璋家的问:“嫂子好厉害啊!以前从不知道,嫂子这么厉害,把三姑娘堵得什么便宜都占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之前要是三姑娘开口,咱们六姑娘都还没说话,嫣翠姐姐就抢着应下了,叫人看了,真不知那些东西是六姑娘的还是嫣翠姐姐的!”竹香也佩服的看着贺璋家的。

    贺璋家的淡然一笑,把范安阳抱到怀里,低声轻叹:“要是六姑娘您能好起来,夫人也能记得您就好了!”

    范安阳在心里轻叹,她也想好起来啊!唉!

    我的主机还在原厂度假,用本本工作码字,搞得我两眼泪汪汪,实在不适应啊~今天去办事一直流眼泪,柜台小姐还以为我在哭,小心翼翼的不时拿面纸给我,实在太丢脸啦~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