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十一章 善心会坑人

第十一章 善心会坑人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周姨娘闺名静荃,是永宁侯三弟的二女儿,周三老爷是个标准纨绔,老永宁侯过世,永宁侯兄弟还在守孝,周三老爷就留宿花街柳巷,数月不归,被御史一状告到御前,先帝还没发话,自小骄纵的周三老爷得知自己被御史告了,抡了袖子提着红缨枪找上御史算账。

    他以为御史是文职,就以为人手无缚鸡之力,他错了,大错特错,被他找上的御史,是个耕读之家出身,很有一把力气,虽不谙武,但对付个学艺不精的纨绔却是绰绰有余,三两下就把人打趴了!

    孝期不好好守孝,夜不归家,被御史弹劾,竟当街寻衅,丢脸的是,反被人打趴了,先帝气极反笑,命永宁侯将弟弟带回家去,好好的管教,管不好,孝期满了,他这左军都督也不用起复了!

    为此,永宁侯带着弟妹跪求老夫人应允分家,老夫人就算再疼这么儿,也架不住他天天犯事,更何况还事关长子前途,永宁侯府虽是勋贵,但京都没落勋贵还少了吗?没有职务没有实权,百年侯府也会没落的。

    任谁也没想到,周三老爷分家后,不数年就将分得的财产挥霍一空,甚至连分家时得的宅子也押给赌场,周三老爷得钱与个娇媚小寡妇纠缠不清,遭小寡妇算计把他仅余的钱财搜刮一空后,找人将他打一顿丢在京郊路边,数九寒天,待人发现他时,早已回天乏术,周三太太直到赌场上门赶人,才晓得丈夫死了!

    周三太太想带着女儿们回娘家,娘家嫂子早厌了这只会啼哭,要钱的小姑,见她拖着三个女儿上门,就不喜了!老侯爷还在时,娘家嫂子原想与小姑家结亲,却被小姑嫌弃儿子不长进,偏偏她那不成材的儿子,就是喜欢上周静荃的大姐周静沁,为了想配得上她,她那儿子努力奋发,可周三太太家却败落了!

    先是被强行分家出来,之后周三老爷吃喝嫖赌样样来,小姑不会过日子,三天两头上门借钱,要真让儿子娶了周静沁,有这么个小姑亲家在,她日子还过不过?周静沁美则美矣,却是个心高气傲的,脑子一直没转过,还以为她仍是侯府千金,瞧不起人!

    被娘家嫂子拒于门外,周三太太只得拉着三个女儿,抱着甫满一岁的庶子,忝着脸求永宁侯老夫人收留。

    媳妇拢不住儿子,放任儿子把小命玩完了,老夫人对周三太太是极其不满的,但孙子、孙女终究是自己么儿留下的血脉。

    永宁侯夫人看这一家子也不是很高兴,三房当初是分了财产分家出去,现在妯娌拖儿带女的回来,算什么?侄女儿们就算了,养大了,一份嫁妆陪嫁出去,也就算了!但那个庶子……永宁侯夫人是个精明的,身为宗妇,就算再不喜,也不会挂在嘴边,摆在脸上,只是周三老爷孝期甫满,她一转身,就把周静沁许了人家,年纪一大把的南平伯正缺个续弦,周静荃她们得知时,周静沁的婚期已近在眼前,周静荃想尽办法想助长姐逃过此劫,永宁侯夫人派了个心腹嬷嬷来传话,周静沁要敢逃,她就敢把周静荃嫁过去,要是周静荃不嫁,想来南平伯不介意娶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周静沁怎敢逃,小妹周静芳那么小,她不敢逃,涕泗纵横上了花轿。

    半年后,南平伯过世,周静沁新寡,新南平伯把畜娘关在内宅里当他的禁脔,周静沁苦不堪言,南平伯孝期未过就上吊身亡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轮到周静荃及笄,她抵死不从永宁侯夫人的安排,想办法结交权贵之女,借助她们的家族权势,逼永宁侯夫人让步,只是随着她的年龄越来越长,她开始为自己的婚事担忧,舅家表兄早己娶妻,她想嫁的人家看不上她,看上她的,她又觉辱没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问话的是竹香和丁香,墨香让她们别急。“正巧夫人那时怀了大少爷,她便送了封信给夫人,然后夫人就派人接她来小住,老夫人很不喜欢她,觉得她野心勃勃,心眼大,又是出身侯府,什么鬼域伎俩不懂?丁家世代书香,又有不纳妾的祖训,内宅清宁,夫人根本不知那女人用心险恶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结果啊,大少爷还没落地,周姨娘就珠胎暗结啦!事情闹得可大了,外头风言风语的,有人说夫人真是好度量,只是安排人侍候丈夫,大可用身边的丫鬟,或到外头聘良家子,为何要设计侯府千金进府小住,反正一面倒的指夫人面善心恶,也有人说,当初老爷本要娶周姨娘为妻的,只是老夫人与丁家老夫人是手帕交,才聘了夫人为媳,夫人进门后,得知这事吃味了,便算计结交周姨娘,然后设计她进门为妾,好永远压她一头。”

    丁香摇摇头不相信,竹香拿了铁夹,从廊下的叙炉里的余炭中夹出发出香味的芋头,分给墨香她们后,才道:“我听我娘说,夫人还没成亲前,就识得周姨娘姐妹了,夫人是和周姨娘的妹妹要好,周姨娘的妹子远嫁后,请夫人帮忙照应她二姐,所以周姨娘那时一封信求上门,夫人才会应承相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!可见这好人做不得,夫人出手帮了周姨娘,没想到周姨娘算计到自个儿丈夫去,我听府里的老嬷嬷们说,老夫人的意思是,不让她进门,若她要进门,就得喝绝子汤,老爷去哭求,说他和周姨娘是真心相爱,求老夫人成全他们,老太爷给气病了,老夫人要动家法,最后还是夫人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跪求老夫人,老太爷才允了。”

    丁香哼道:“老夫人终究是疼儿子的,她要动家法,是做给夫人看的吧?”

    “兴许吧!”

    屋里的范安阳听着忍不住翻白眼,老夫人疼儿子,不喜欢周姨娘,老太爷看重的长子,竟被周三老爷这种纨绔的女儿所迷动了真感情,老太爷被气病是真,老夫人要周姨娘喝绝子汤,是料定周姨娘不会肯的,她怎么肯,不能生子,就是明媒正娶的元配都底气不足,更何况是妾室,一旦年华老去,男人的情爱不再,一个姨娘的日子能有多好过?

    老夫人是在赌,周姨娘也在赌,老夫人胜券在握,奈何架不住猪一般的队友,她娘。

    挺着大肚子来求情,老夫人能不应吗?

    唉!如果她娘那会儿因动了胎气,一尸两命,或是大人死了,留下个孩子,一个小娃子,还不由得继母搓揉吗?就算生下的是儿子,要让个小婴儿早夭,多的是法子。

    可惜周姨娘算错了,她娘的底子好,就算丈夫搞外遇还弄大小三肚子,她依然有惊无险的生下嫡长子,只是身子受损,要调养个几年才好再生孩子。倒是她自己,因肚子大了,若真顺了范老夫人的意,她这辈子就休想再有孩子,但挺着肚子又如何去嫁别人,她没料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大,那个男人愿顶着油亮的绿帽子娶她?她不过是依附永宁侯的孤女啊!

    所以她怂恿父亲去求祖母,就不知她是不是也跑去母亲那儿服软,肯定有,否则,她娘怎么会去向祖母求情?范安阳又叹口气,这年头明知闺蜜抢老公,也不能甩了老公和小三走人,就算要和离,也得娘家人撑腰,不过遇上这种事,大概都是劝合不劝离吧!

    所以说,人啊!不能像她娘那样,明明是善心助人,却被人狠坑了一把!

    恚?p>  不过,她娘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,多大的人,还会被周姨娘三言两语给搞得遗忘她这个女儿!真是!可惜她不是学医的,对心理学没研究,不然倒是可以把她娘好好的研究一番,看看能不能让她记得自己,明明是嫡女,却被当家主母的亲娘遗忘,无怪乎原主前世混得那么惨。

    老太爷是疼她,病重临危还精挑细选给她挑了户好人家,偏生她爹耳根子软,把好亲事给了范安兰,让原主嫁到范安兰原本的夫家,也就因为姐妹易嫁,嫡女被嫁进谢家,范家却不闻问,才把谢家的胆子肥了,算计原主的嫁妆,又怕原主生个傻孩子,让她丈夫逼她打胎,还给她灌毒药,抱个通房生的假冒是她的血脉,好夺了她的嫁妆。

    原主是个包子啊!遇上这样的事,有机会重生回来复仇,却放弃了,宁可重新投胎去过新生,也不愿与这些人再有纠葛。

    范安阳扁着嘴,早知道就不该一时大发善心,应了原主那包子,果然善心会坑死人啊!

    心情很沉闷的范安阳叹口气,靠在窗棂上,继续听外头小丫头们的八卦。

    不想,却传然嫣翠的狮吼声,大概是终于收拾好屋子,她有心思出来收拾人了,瞧见墨香她们三个窝在庑廊下吃东西,冲过去揪着她们耳朵骂人,河东狮吼也不过如此!范安阳挠挠耳朵,爬下炕,走到圆桌前先倒了杯茶喝,然后抓起一个杯子往地上砸。

    嫣翠骂人的声音顿住了,脚步声匆匆由远而近,珠帘叮当,“六姑娘!”嫣翠冲到桌前,看到地上的杯子碎片,急道:“您要喝水怎么不喊人呢?”

    “喊了,没人来。”范安阳咭笑,“嫣翠,茶。”嫣翠伸手探了茶?祝?11直?挂黄??睦镞?艘豢冢?衷疰毯觳患?擞埃?罢怄毯煺媸堑模?苣嵌?チ耍抗媚锓坷锏牟瓒剂沽耍?裁蝗巳ブ仄悴琛!?p>  她故意抱怨给范安阳听,范安阳却是笑弯眼指使她做事,沏了茶来,又吵着要吃点心,让墨香她们去大厨房拿点心来,拿来了又嫌不小酥饼不够酥不香,桂花糕太甜大烂一捏就散……直把嫣翠指使得团团转,浑忘了想整治墨香三个。

    墨香她们为自己逃过一劫庆幸,却不知是范安阳刻意解围的。

    待嫣红回来,嫣翠已累瘫在榻上,六姑娘则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,抱着玉船坐在炕上看着那本九州岛志。

    主机又要回原厂维修,严重不适应借来的本本。。。可怜的主机上次在原厂过中秋,这次不晓得会不会很快回来。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