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七章 杨家

第七章 杨家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说起这杨家,范太傅便沉了脸。“不是告诫你们,让你们遇上杨家人就避开去?怎么还和他们起冲突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偷偷拿眼去瞧范安岳,范安松局促不安的道:“咱们都记得的,可杨家人实在是太过份了,安岳他,他听了就……”

    堂房的侄儿道:“不怪七弟弟,杨家人拿六妹妹说事,还嘻皮笑脸的说,反正六妹妹日后当不得皇子妃了!不如就许给十一郎吧!”有人开了口,其他人也就顺势开口,七嘴八舌的说着

    “还说若不是六妹妹半死不活的拖着,皇上也不会大怒,将杨十一郎给流放西北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接着大笑,说……六姑姑长得好,进门后说不定大家都能轮着当新郎……”

    范安松觑着范太傅的脸色,见他听到这话,神色微动连忙开口为范安岳说话:“祖父,祖父,若不是听到这种浑话,七弟弟也不会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却是紧抿着嘴,狠瞪着最后一个说话的侄儿。

    范太傅老眼微眯,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在座的几个人,见他们虽受了伤,却隐忍着挺直背坐着,心里暗自点头,若他们听到人侮辱自家女眷,却选择忍气吞声充耳不闻,他反倒要失望了!

    小厮怯怯的来报,道是大夫请来了,“去吧!让大夫好好诊治,伤筋动骨可得好好修养,马虎不得,回头让大总管,多派几个得用的去侍候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让人把受伤的侄儿、侄孙扶出去,范安松和范安岳也尾随在后,跨出房门时,范安松松了一大口气,回头正要跟范安岳说什么时,却听到屋里传来范太傅没有情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安岳你留下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抬头朝忧心看着自己的二哥颌首,随即转身走回祖父面前,范安松原想跟上,却见祖父身边长随朝他歉意一笑,当着他的面把书房的门关上。

    范安松只得摸摸鼻子走人,他的小厮朝他咬耳朵,“老太爷还真是偏心,同是孙子,都受了伤,他老人家怎么只跟小少爷说话,把您和侄少爷、侄孙少爷们都赶了出来?”

    范安松挠挠头,憨笑道:“祖父怕是担心安岳惹事儿,毕竟是他抽鞭子吓到杨家人的马,才把杨十七郎的腿给摔断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小厮本想让他先回内院去,可他想等范安岳出来,再一起回去,他那小厮撇下嘴角瞧着自家主子的脸,脸上的伤还在淌血哪!这要是让周姨娘瞧着了,不定怎么把气出到自个儿头上来,几经劝说不果,小厮忍不住抱怨自家主子在书院前的冲动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您也是,明明没您的事,您干么凑上去?您瞧,受了伤也没人理会您,大夫来了,只让他瞧侄少爷他们去……”小厮的话暗指老太爷没把他当自家人看,范安松对此没什么反应,倒是站在书房门口的那两个长随听了暗恼,不愧是周姨娘的人!

    而跟在范安松身后的一个小丫鬟,则显得很尴尬,她手里捧着一个药瓶,是老太爷让他给二少爷送来的,那可是御赐的伤药耶!

    “青芽你傻站在那儿干么?”忽地传来大少爷的声音,把书房门前的几人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就见大少爷从通往夹道的月洞门走来。

    青芽如梦初醒,将手里的药瓶递给范安松的小厮,“二少爷,这是老太爷给您的药,是御赐的阳膏,对破皮流血很有效,老太爷让我领您过去让大夫诊治,侄少爷和侄孙少爷他们有人折了手,有人断了腿,大夫自是先帮他们治疗,老太爷说毕竟是亲戚家寄放在咱们家的,是客人,总不能冷着客人紧着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青芽伶牙俐齿,这么一段话说得利落,范安松讪笑着红了脸,他那小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范安柏朝范安松示意,让他跟青芽走,范安松没有异议,青芽在前带路,那小厮不知该跟上去,还是回去禀报周姨娘。

    “祖父在里头?”范安柏问书房前的长随,长随点点头,“七少爷也在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点点头,让他们开门,他进去时,范太傅抬头看他一眼,范安岳则是倔强的抿着嘴看着范太傅。

    “长青来了。”范太傅招手让他过来,范安柏上前,在范太傅身边坐下,范太傅转回头,对小孙子道:“你太冲动了!继续留在京里,杨家人时不时就来挑衅,你如何静下心来读书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范安岳孩子气的叫嚷道。“是他们不对,为什么却是我要避开他们?”

    范安柏抬眼看小弟一眼,“祖父打算让七弟去那?”

    “湖州的广陵书院,丁家老宅就在湖州,你们二舅也在湖州外放,你们去了那里,也不缺人照料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范安岳跳起来叫道:“我会照顾自己,可是安阳,安阳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岳。”范安柏伸手压住小弟的肩头,“祖父打算让安岳一个人去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都去,把安阳也带去。”范太傅有点无奈,这小孙子是怎么听话的,不是一开始就跟他说,让他们三人一起去湖州吗?

    范安柏有些错愕,“我也去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范太傅若有所思的道:“五月那事,不管从那方面来看,都是富阳侯杨家不占理,咱们家死了那么多人,安阳好好的一个人被他害成现在这样子,杨十一郎这主使者只流放了事,实让人心寒。”

    见两个孙子的模样,范太傅微笑捋须,“然而你们以为,皇上心里就乐意?你们可别忘了,富阳侯杨家是太后的娘家,杨妃又得皇上宠爱,这杨十一郎虽是富阳侯世子么儿,却向来得富阳侯夫人娇惯,又有宫里太后、杨妃这两座靠山在,说来,皇上将他流放西北,肯定是太后和杨妃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沉吟片刻,问道:“祖父的意思是,皇上对杨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乃一国之君,怎容得太后事事越权。”

    当今皇帝是先帝元后祁氏所出,祁氏生次子时亡故,先帝后立宫妃杨氏为后,先帝子嗣艰难,杨太后只生了两个公主,其他嫔妃也只有一人生了儿子,偏还体弱多病,杨太后就算想抱个儿子来养都没人可选。

    杨太后本想令当今娶杨氏女为妻,先帝却没答应,另挑了名门方氏为太子妃,先帝驾崩后,当今登基,杨太后等不及孝期满,就催着皇上广纳嫔妃,范太傅等大臣极力反对,从此杨太后就看范太傅、纪首辅及几位宰相不顺眼。

    后来范太傅长姐的女儿,昌平伯嫡长女苏芳?,与富阳侯嫡长女杨元雪一同进宫,杨元雪明艳娇媚,苏芳?娇荷人,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,却不分轩轾一样受宠,一样能生,两个人都生了三男一女。

    先帝子嗣单薄,因此当今对她们两人是格外看重,兰妃苏芳?还好,知所进退,但杨妃可就不同了!她除了有皇帝的宠爱,生了三子一女,底气十足,最重要的是,她还有个大靠山杨太后!就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在范安岳他们回京之前,杨十一郎可算是天之骄子,皇帝疼宠杨妃子,杨十一郎与五皇子要好,自然是同进同出惯了,皇帝对这个侄儿也是疼爱有加,宫里、京中,杨十一郎走到那儿,都是人拍捧的对象,直到范安岳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龙凤胎本就罕见,皇帝本就媳,微服出访范家时,见到随侍祖父的范安阳姐弟,见他两聪明伶俐,面圣毫无怯意,一时龙心大悦,适逢过年,便赏了两姐弟不少好东西,包括五皇子早相中的一匹名驹,四公主讨要很久的芙蓉玉,及八皇子渴盼的万花筒及五皇子应承杨十一郎的一把名刀。

    杨妃原觉得这是小事,但禁不注子们天天吵闹,只能硬着头皮跟皇上说,不想向来疼宠儿女们的皇帝,难得的动了怒。

    杨妃委屈的往慈和宫,跟杨太后告状,杨太后把皇帝找来,训斥一番后,让他补赏赐些东西给杨妃的儿女,皇帝虽应下,却开始觉得自己这皇帝当得窝囊。

    “太后虽是先帝皇后,但却非皇帝生母,皇上是元后嫡长子,尊杨太后是为礼法,而非至亲情份,太后越想拢住这个儿子,皇上就越易对她生厌。”

    “杨十一郎指使家奴,对朝臣家眷行凶,本就嚣张,皇上得知暴行时,就发话要严惩,现在被太后逼得低头,皇上心里肯定觉得不是滋味,杨家却还纵容家人寻衅,岂不表示他们不服皇上将杨十一郎流放西北的决定?”范太傅一步步引导小孙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说,杨十一郎虽流放去西北,但西北大营是富阳侯的地盘啊!”范安岳就是因此感到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杨十一郎在京里都这么嚣张,去到西北可会收敛一二?”范安岳摇头,却不明白其中有何关联。

    范安柏微笑道:“他去了西北,肯定不会老实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与富阳侯相熟的将领,肯定会保他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谁会乐意替人看着个睁眼就闯祸的家伙?”范安柏回答弟弟的话,“孙儿明白了,祖父让我们离京,就是在向皇帝表态?”

    范太傅见长孙懂了,老怀大慰,“咱们是苦主,可咱们听皇上的,吞下委屈忍了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嘟着嘴不快的看了祖父和长兄一眼,“那多窝囊啊!”

    “傻子,那是表态给皇帝看的,可没人说,不能给那些杨家人一点颜色瞧瞧!”范安柏狠戳弟弟光洁的额头一记。

    范安岳给哥哥一记白眼,然后回头巴着祖父:“那您现在要进宫面圣请罪了?那您把孙儿绑上殿吧!”

    范太傅笑弯了眼:“你知道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说,您则只管请罪不提缘由,然后发落孙儿,打发得远远得去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朗笑数声,让人侍候更衣,他要进宫请罪去。

    光棍节快乐!○(n_n)○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