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四章 好丫鬟不好找 二

第四章 好丫鬟不好找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廊下画眉灵巧的在古朴的鸟笼里蹦跳着,吱啾声传进书斋里,一个未留头的小厮匆匆来报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昭然院方才请了大夫。”小厮站在帘外禀告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见祖父正专心作画,范安柏开口道,小厮进屋后一一行礼,“六姑娘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小厮低头将昭然院里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全说了。

    书斋里落针可闻,小厮看着自己的手不敢说话,范太傅收笔落砚,他不甚满意的皱着眉头,似乎对案上的画不甚满意,良久范太傅才淡声道:“都几个月了,还没找到能用的丫鬟?”

    “回祖父的话,孙儿们已看过家里的丫鬟,家里原有的丫鬟自然都是好的,侍候母亲和姨娘们的丫鬟,难免有私心。”

    范太傅垂眸视线落在画案上的水色荷叶笔洗上,那是妻子心爱之物。

    “你祖母的那些陪房,现在在那里当差?”

    “王管事、雷管事年纪大了,母亲体恤她们,让她们回家含饴弄孙,席管事、席总管几位还在原位当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范太傅颌首。“看看她们家里可有合适的丫头,先让她们进府来先顶着用吧!”见长孙点头告退,他才重重的叹息。

    都怪长子胡涂,一早应了那个祸水,他不好驳了儿子的脸面,只能由着她把手伸到小孙女房里,结果就是几个月下来没得安生。

    范安柏早就相中祖母几个陪房家里的孙女、外孙女,只是碍于没有把柄不好把嫣翠几个给撵了,想到这儿,他外往疾行的脚步不由慢了下来,若是母亲……多想无益,母亲既不能护佑阿昭,那就他们兄弟来保护她,父亲耳根子软,轻易就被周姨娘哄了,至于姜姨娘,她仅生一女,又是丫鬟出身,不比出身侯府旁支嫡女,又生儿育女的周姨娘有底气,但她心里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小盘算。

    在祖父刻意教导下,范安柏不是个只会读死书的少年人,范太傅原寄于厚望的儿子,次子是个古板不知变通的老学究,老三又太会钻营变通,幸而小媳妇压得住他,次媳温婉能干,偏就无子女缘份,进门至今无所出,连通房妾室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长子让他最失望,亲自为他挑了丁家女为妻,谁知道他竟在媳妇儿安胎时,跟人闹出艳事来!明眼人一看即知,长子是被人算计了!偏生那不长眼的,还把那祸水当宝贝了!

    因此事,范太傅痛定思痛,长子外放时,他便将嫡长孙带在身边,亲自教授他,除课业六艺,还兼人情世故,并利用职权,带着孙子去大理寺、有司衙门旁听审案。

    范安柏聪慧机敏,没多久就看出姜姨娘和嫣秀想做什么,范安菊十二岁了,再过几年就及笄要论婚事,能有个好名声,对一个庶出女来说,攸关终身大事,她能嫁个好人家,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,至少不会被拖累扯后腿,姜姨娘虽是丫鬟出身,想得却比周姨娘多,但,不代表范安柏乐见她利用阿昭,成全范安菊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方姨娘年轻气盛,颜色正好,出身注定了她在范家的地位,他看得出母亲有意无意的抬举她,想来是用她牵制周姨娘。

    她和姜姨娘给的丫鬟,都不太好抓把柄,而嫣翠,她的把柄多不胜数,不急着发落她,她还以为自己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想到昭然院请了大夫,他对自己的大丫鬟交代了一声,便径行往昭然院去。

    昭然院里,章大夫刚把过脉,看着正襟危坐在罗汉床上的小女孩,年近六十的章大夫没好气的对几个丫鬟们道:“贵府六姑娘底子弱,可禁不起人这样惊吓,老夫先开副安神汤给六姑娘服下,另外再开几副退热宁神的药……”

    嫣秀含泪点头,看得章大夫都有点骂不下去了,嫣红嘟着嘴缩在后头,嫣翠一派当家作主姿态,招呼着章大夫去外间开药,又吩咐人随章大夫回去抓药。

    章大夫开的药不算名贵稀有,范府库房都有,可是那样章大夫除了出诊费就无旁的收入,嫣翠她们更没油水,因此章大夫闻言并未反对,反而闭嘴不再唠叨,起身去外间开方子去。

    丁嬷嬷匆匆赶到时,墨香正送章大夫出来,章大夫也算熟人了,见着丁嬷嬷,佑是范夫人身边有头有脸的仆妇,当下便客气的问了礼,对丁嬷嬷的问话也耐心回答,正说着话,就见一英挺颀长的少年走近,丁嬷嬷难掩惊讶:“大少爷,您今儿没去上学?”

    “先生今日有事。”范安柏一语带过,朝章大夫拱手为礼,章大夫自然识得他,不等他开口相询,便将范安阳的情况说给他听,范安柏若有所思,让墨香送章大夫出去,然后跟丁嬷嬷一起进昭然院。

    范安柏边走边问,“嬷嬷辛苦了!”算算时间,这会儿大概姨娘们正在向母亲请安吧?亏得丁嬷嬷两边跑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”丁嬷嬷笑着摆手,“倒是劳驾大少爷了!”

    “阿昭是我亲妹子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点头一叹,“嫣翠那丫头不老实,嫣红嘴巴快,嫣秀看似安份,可又太实诚了,顶不住嫣翠?不了六姑娘。”

    姑娘家金贵,身边侍候的人至为重要,尤其女儿家及长要出嫁,这些大丫鬟们便是日后臂助,怎能不小心拣选?当初范安阳身边的丫鬟、仆妇无一不是范夫人为女儿精挑细选的。

    只是远在南方,不好从京里调家生子过去,便在当地挑了小丫鬟让人仔细教着,加上身边陪房的女儿,把宝贝女儿交给这四个大丫鬟,范夫人一直都很放心,谁知繁华京都眩人眼,那个叫明芳的丫鬟,终究被周姨娘蛊惑,把六姑娘房里的事说给周姨娘知道。

    范安阳的奶娘早防备着她,五月节那天,把明芳留下,叫另一个家生子明月盯着她,本来打算回来后再处置明芳的,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奶娘她们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明月的老子娘早为她订亲,虽然明月不舍,丁嬷嬷却不能为了六姑娘耽误她一辈子,将来她要怨起来,岂非给六姑娘添祸?所以丁嬷嬷做主让她出府嫁人去。“大少爷,您可决定六姑娘院里的管事媳妇了?”

    范安柏一怔,他没想到这个,伸手抚额道:“我倒忘了,阿昭的奶娘也去了,院子里没有管事嬷嬷压着,怪道嫣翠她们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便把明月提出来,“她原就是六姑娘身边的大丫鬟,又是家生子,素性沉稳。

    “可你说她才刚成亲,就要她当管事媳妇,会不会太年轻没经多少事,压不住人?”

    “只要她带出几个忠心可靠的大丫鬟来,也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也没有更好的人选,便点头应了,来到昭然院正房,廊上拿着抹布擦拭窗棂的是竹香,她见到丁嬷嬷和大少爷来,忙曲膝福礼,“六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六姑娘一早哭闹得有些累,嫣秀姐姐她们哄她睡下。”

    丁嬷嬷点点头,让她自行忙去,范安柏却是看了走远的竹香一眼:“嬷嬷觉得方才领章大夫出去那个,和这个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瞒大少爷,老奴也看好这两个丫头,只是她们年纪小,墨香九岁,这个竹香是六姑娘奶娘的女儿,才大六姑娘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范安柏却道:“是小了点,不过她们都是昭然院原有的丫鬟,提两个上来当三等的,总不好全是外头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若有一两个粗使提上来的,其他人看着,才会认真办事,因为晋升有望,谁愿意一辈子当粗使丫头?

    “大少爷说的是。只是那几个不安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嬷嬷放心吧!难在找不到好的,得用的、忠心的,要撵一两个不尽心的,还不简单?”范安柏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丁嬷嬷颌首同意,转头示意小丫鬟打帘,一进明间就听到西次间里,传来少女们如歌温柔的劝哄声,丁嬷嬷微不可见的蹙起眉,范安柏却是眼尖,看到东次间门口高几上的绣篮,绣篮的盖子掩得不密实,露出一抹书角,他上前一掀,竟是大燕九州岛志。

    丁嬷嬷跟过来一看,讶道:“这不是六姑娘近来很喜欢的书?怎么会搁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万一被绣篮里的剪子、针线给毁了,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范安柏看着封面上的豪气干云的书名,方大儒写得一手好字,听祖父说,他幼时便是临方大儒的字,“大少爷?”

    “许是丫鬟们收拾东西时,顺手搁进去的。”他把书拿起来,不小心扯动了绣篮里的物什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范安柏小心拿开勾住书封的小布片,却见底下金光微闪,面色一沉,就见被人安置在布片中的金银首饰。

    丁嬷嬷面皮微抖气得不轻。心道,想来是三姑娘没要到东西,周姨娘让丫鬟另拿一套过去,好哄三姑娘开心?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呼,只见嫣翠站在西次间与明间的落花罩前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!”丁嬷嬷怒斥道。“你在主子跟前当差,就是这样一惊一咋的?怪不得六姑娘会被你们吓病了!”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