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二章 许愿要小心 二

第二章 许愿要小心 二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姨娘你不知道,三妹妹简直是明抢了!”范安菊捧着喜鹊登枝彩绘茶盅暖着手,边低声对姜姨娘道。

    姜姨娘清丽的脸上若有所思半晌,范安菊见姨娘陷入沉思中,也不吵她,轻轻吹拂着茶盅里的淡绿茶汤。

    “那些首饰都没找到?”

    范安菊摇头,她的大丫鬟雅棠轻声对姜姨娘说:“三姑娘拉着嫣翠几个找了几遍,就是没找着,也不知那些首饰那儿去了?”

    姜姨娘微笑不语,她原是老夫人身边侍候的丫鬟,周姨娘进门前一日,从老夫人的丫鬟成为大老爷身边的妾室,对府里各院比旁人清楚一些,六姑娘住的昭然院,曾经是老太爷的长姐范清雁的住处,这位姑老夫人自幼就喜欢和老太爷斗智,曾在屋里设计了不少机关,姐弟两择定一物,将之藏于屋中,让老太爷在一柱香里找出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对这位大姑子是既佩服又羡慕,谁家能纵着女儿玩机关?动辙就得在姑娘闺房里大兴土木,这位姑老夫人自忻命,及长又嫁入高门,与昌平伯夫妻恩爱几十年,一儿一女皆出息,昌平伯世子苏芳瑞任侍中,是皇帝颇为倚重的亲信,女儿苏芳堇是皇帝的宠妃兰妃娘娘,六姑娘出事前,曾有传闻兰妃想讨她当媳妇。

    去年大老爷带着妻妾儿女返京述职,老太爷便把昭然院给了小孙女,钟爱之情可见一斑,偏偏有人不识相,以为夫人不记得女儿了,她们就能踩着六姑娘?姜姨娘转头慈爱的为女儿抿了抿鬓角碎发。

    看来六姑娘是误打误撞,找到了姑老夫人当年暗藏的机关?“三姑娘就这样作罢?”

    范安菊摇头道:“要不是大哥他们下学回来,只怕三妹妹还在昭然院那儿闹腾。”

    姜姨娘跟女儿又说了会家常,便打发她去洗漱更衣,她身边的大丫鬟雅芳见二姑娘走远了,才低声问:“姨娘,可要去找嫣秀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姜姨娘沉吟良久才摇头交代,“嫣秀虽是我这儿出去的,却不好太打眼。”要是大少爷能借机把嫣翠她们撵出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雅芳叹道:“周姨娘真是厉害,婢子原还想,嫣翠是她身边数一数二的得意人,就算不留给三少爷,也会留给三姑娘,怎知会去了六姑娘那儿,原来是要她在六姑娘那儿,帮衬三姑娘啊!”

    姜姨娘心道,这那是跟人讨要,简直是明抢了!不过回想周姨娘当年的作为,范安兰会有这样的行径也不足为奇!

    ※

    昭然院里发生的事情,范夫人的关睢院当然也收到了消息,范夫人的奶娘丁嬷嬷得知此事后,着实头疼不已,六姑娘被庶出的三姑娘这样欺侮,叫人怎不心疼,若是夫人和六姑娘还好好的,周姨娘母女怎么敢?

    丁嬷嬷重重叹息,要是六姑娘的奶娘还在,或常年侍候六姑娘的那几个忠心的丫头没死就好了!就算夫人忘了六姑娘,有她们在,那些姨娘的手焉敢这么长,伸手管到六姑娘院里去。

    可惜她们命薄,全在五月的意外里丧命,独留六姑娘一个受人欺凌。

    “少爷们可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昭然院的丫鬟们全罚了三个月的例钱,嫣翠罚了半年的例钱,三姑娘的丫鬟各领了十下杖责,半年例钱。”回话的是昭然院里一个洒除的小丫鬟,她身着素服神情木然,丁嬷嬷轻拍她肩头

    “好孩子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竹香不委屈,六姑娘才委屈。”到底年纪小,掩不住情绪,丁嬷嬷一句软语就让她红了眼眶。“我娘在时,最疼六姑娘,六姑娘待人也宽厚,丁嬷嬷,好人为什么总要被人欺负?”抽抽噎噎的哽咽着声。

    竹香是六姑娘奶娘的女儿,只比姑娘大三个月,进京后夫人才允她进府侍候,她资历浅但还算忠心,要是可以,丁嬷嬷宁可让竹香贴身侍候六姑娘,也好过嫣翠那样居心不良的。

    丁嬷嬷又交代她几句,就让她赶紧回去,端起桌上早已凉透的茶水浅啜一口,冰凉的寒意令丁嬷嬷浑身一颤,正想起身泼了残茶重沏一?祝?图?斗蛉松肀叩拇笱诀叨?喑??呃础?p>  “可找着您了!”

    丁嬷嬷问:“夫人用过饭了?”

    “用过了,正在查账,将才问起昭然院的用度。”

    范夫人不记得女儿,但对昭然院的用度却不曾删减或苛扣,丁嬷嬷想不通,夫人对昭然院的用度大方得很,偏就听不得六姑娘的名及称谓,只消一说,她就头痛欲裂还带干呕气喘,严重到昏厥过去,丁嬷嬷怕夫人身体承受不住,不敢再试。

    老太爷也就此事询问过太医,太医们束手无策,只模拟两可的回答是,夫人受到的打击过大,因而心智闭锁不愿接触六姑娘的事,问他们有无药医,却都只得到让人失望的答案,此乃心病得心药医。

    心病,夫人的心病不就是六姑娘因高烧数日,把脑子烧坏了吗?若六姑娘能恢复,那夫人的心病也就不药而愈?

    丁嬷嬷叹息一声后收拾情绪,放下茶碗,随冬青去了上房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竹香悄悄的回到昭然院,她身份低微,开溜一会儿也没人在意,只一与她要好的洒扫丫鬟墨香,在门边招呼她。

    竹香见四下异常安静,不由好奇张望,“人都上哪去了?怎么这么安静?”

    “嫣翠姐姐被大少爷罚了,便拿咱们出气,不许人吃饭超过一刻钟。”墨香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嘎?我还没吃……”竹香错愕的喃道。

    墨香扯着她快步回房,“咱们回房去,我早留了吃的给你。”

    进房后,墨香点着灯,从墙边柜里取出小食盒递给竹香,“谢谢姐姐。”看竹香囫囵吃过饭,墨香才道:“咱们这几日都得小心些,她说不定还要寻人晦气。”

    竹香点头,“大少爷他们还在?”

    “七少爷正在数落六姑娘。”墨香语带怜悯的回答。

    昭然院正房里,灯火通明的次间临窗大炕上,六姑娘范安阳正双手垂膝低首乖乖的坐着,听七少爷范安岳唠叨。

    大少爷范安柏坐在炕几的另一边,看着他的大丫鬟似碧领着小丫鬟把用过的晚膳收下去,接过丫鬟递来的茶盅慢慢的喝茶,屋里不见嫣翠几个,她们被范安岳臭骂一顿赶出去了!

    范安柏等小弟告一个段落时,才温言对范安阳问:“你把外祖母给你的首饰收那儿去了?”

    范安阳憨憨一笑,“在躲猫猫的盒子里。”范安柏闻言露出微笑,父亲外放时,祖父怕他思亲,就把昭然院的秘密跟他说,那六年里,他把昭然院里的机关全摸熟了,当嫣翠几个被派来侍候安阳时,他就跟她说了几个地方,好让她藏东西,又怕她记不住,或傻傻的跟嫣翠她们说,甚是煞费苦心,才哄得她应承不跟人说。

    “那几样首饰既然收着了,就别再拿出来招人眼,知道不?”范安柏细心叮嘱着,见范安阳乖巧点头,范安柏看着忽觉有些心疼,没出事前的安阳虽乖巧,但多少带点飞扬的骄矜,那像现在这样安静娇憨?再看旁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范安岳,他不禁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母亲怀他时,出了周姨娘那档子事,心情受了影响,在生他时吃了不少苦头,小心调养多年,才又怀了龙凤胎,给他添了同胞弟妹,虽然他还有庶弟妹,不过他就是对范安松他们亲近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范安兰怎么会相中外祖母送你的头面?”范安柏不明白,这种礼不是都收在箱笼锁起来的吗?嫣翠才来多久,怎么知道去那儿翻这套首饰出来?

    范安阳心道,周姨娘派嫣翠来,就是为了探查她这儿有多少好东西的,怎么会不知去那儿翻呢?她没回答大哥的问题,因为范安岳替她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昭然院里就她资历深年纪大,安阳这里的钥匙、账本、单册都是她管的吧?她怎么会不知东西放在那儿?”范安岳冷哼一声,嫣翠是周姨娘的人,周姨娘一直想探查祖母究竟留了什么东西给安阳,她怎么可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?

    “单册和账本在我那儿,钥匙嘛!我只给她一部份。”范安柏淡淡的道。“看来她母女两早就盯上外祖母给阿昭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范安岳不屑的道:“就知道那个明芳有问题。嫣翠肯定是从她那儿得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明芳是安阳身边的丫鬟,是当初留守的丫鬟之一,另一个丫鬟明月因婚期近了,被老子娘接回家去,明芳则是被丁嬷嬷发现行为不检,被发卖出去。

    范安柏没有回答,范安岳顿了下,问:“大哥早知嫣翠会有问题?”他倒是没料到大哥早防着了。

    范安柏摇头否认,“我又不是神仙,怎么预先知道她会有问题,不过是不相信几位姨娘会那么好心,白白送人来侍候阿昭。”安阳小名阿昭,这个小名还是范安柏起的,范安岳则对自己的小名很抵触,因为大哥给他的小名叫小路,小路9不如叫他阿岳咧!

    啧!

    范安阳看他一眼,又转回去听大哥说话,不看还好,这一看倒让范安岳恼了,他板着脸盘腿坐在姐姐身边,颇不耐烦的听大哥念经,听了好一会儿,他终究按捺不住了,跳起来道:“够了!大哥你跟她说那么多,是要让她脑子更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范安柏也不恼,只微笑作结,柔声对范安阳说:“你放心,再过几日,大哥找着了人,就把那几个不省心的给撵出去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点头,不是不想把嫣翠她们逐出去,是没找到可信的人,就算把嫣翠她们撵了,也难保周姨娘她们不会再塞人进来,既如此,倒不如忍一时之气,再一次收拾她们。

    范安岳见大哥还要再唠叨下去,忙扯他要走,范安柏只得草草对安阳交代几句后走人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走,嫣翠后脚就进了正房,嫣红和嫣秀跟在她身后,嫣翠一进来也不多话,就冲着范安阳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“请六姑娘饶恕婢子吧!婢子以后再也不敢顺着三姑娘了!”嫣翠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素来打扮出挑的她,这会儿倒是寡淡素净,嫣红瘪着嘴跪在她后头,嘴里也是咕哝着请罪的话,轻飘飘的没有一点诚心,嫣秀倒是颇有诚意,下跪磕头做得实诚。

    范安阳笑得憨傻,却没应她们的话,嫣红见她没生气,便嘻笑着起身,嫣秀看着也跟着起身,唯独嫣翠心里忐忑不安,她是大丫鬟,东西若真被三姑娘拿走了,老太爷、大老爷他们若问起来,她也有话说,偏偏三姑娘没拿走,东西也不在六姑娘这里,真要追究起来,那就是遗失,她这个大丫鬟要被究责的。

    “六姑娘,您行行好,告诉婢子,您把那些首饰藏那儿去了?”嫣翠苦苦哀求,哭得梨花带泪令人好不怜惜。

    范安阳却没心没肺,笑吟吟的回望着焦心狼狈的嫣翠,“如雪拿走了啊!”

    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    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