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嫡门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消息

第六百二十二章 消息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随着夏天的脚步越来越近,天气也一天热似一天,因为去岁,太后在西山离宫发病偏瘫,这回要再赴离宫避暑,皇帝就有些为难了,每年去西山避暑是惯例,而且每一年内府都要趁此时,将宫中各处进行修缮及保缮。

    宫中建筑都是上百年的老房子了,平日就得注意修缮,但为免干扰宫中贵人的生活起居,也只能小幅度的进行修整的动作,有些较大的工程就得趁皇帝去避着时,才能动手修缮。

    太后调养了近一年,情况原是很乐观的,但前一阵子,不知为何,老人家脾气忽然变大,看到大公主就情绪起伏极大,御医说长此下去,只怕会引发再度中风。

    &nbsp《 ;皇帝只得勒令大公主,非太后召见不得入内,本来大公主还试图擅闯内寝,逼迫太后解了禁令,幸而被宫人及时拦住,但大公主不甘的吵嚷仍是使太后受到惊吓,病情一度危急。

    苏女官不得不请示皇后,将大公主禁足,不许她出宫门一步。

    西山杜府别院的画室里头,范安阳和王进苑两姐妹开心的吃着,用井水湃凉过的西瓜,墨香盯着她们不许多吃,争取无效,两姐妹只能乖乖净手。

    范安阳问道,“外祖母她们不知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已经到通州了吧?”王进苑伸手招呼红红,它就躺在窗下的凉榻上,对王进苑的招唤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还是一样不理人啊!”

    范安阳笑了下,与她咬耳朵。“筱楼表姐的婚事可能有谱了。你的呢?”

    王进苑两手一摊,“我娘说,听天由命了。该是我的,总是会来的,不该我的,求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范安阳愣了下随即笑出声来,“该不会大姨母相中了那家后生,然后有起变卦吧?”

    王进苑没精打采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她们去通州相看人家,怎么没带你一道儿去呢?”范安阳奇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去相看,其实啊。三舅舅早跟那家谈好了。”王进苑笑嘻嘻。“就是走个过场,让三舅母去看一看准女婿,省得日后老拿着这事,跟三舅舅吵。或者在背后抱怨外祖母独断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三舅父会考虑到这些。只怕是之前的经验所致。就听王进苑道:“之前三舅母在家就一直抱怨不止,说筱楼好歹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,结果挑女婿都不让她这当亲娘的提一句意见。实在是太过份了!又说外祖母独断,她那个性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要抱怨,那也是三舅要抱怨才是,当初丁筱明的婚事就连知会他一声都没有,后来三舅母还差点被娘家嫂子算计,把女儿嫁给京城太府寺黄少卿家为媳。

    黄家的名声早在昔日黄氏和云渡飞私奔后,就一蹶不振,前几年因为长孙才华出众而略有回温,但黄文杰却考场失利,最后只考了个同进士,黄少卿可是对这孙子寄予厚望,考前,几位看过他文章的官员,也都一致认同,他应能高中的。

    黄家上下就盼着他出息,好挽回因云黄氏败坏的名声,可惜最后的结果让人失望,原本还想为他求娶前首辅的孙女,最后只能草草为他娶个妻子,打发小两口外放去。

    然相比黄家的失望,丁三舅对妻子的作为更加失望,进京之后,都已告诫过她,别随意乱应承人,结果她还是差点上了人家的套,给儿子娶个破落户回来,也差点把女儿许给个纨绔,这些事,丁三舅只跟丁老夫人交底,所以这回他便听从丁老夫人交代的,让她老夫人带着长女、三媳妇和丁筱楼亲去通州相看那后生。

    范安阳不明究理,王进苑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不过心里也都有数,丁筱楼的亲事应该就要订下了。

    “她的亲事早些订下也好,这样三舅母才有事儿做,省得整天发慌。”范安阳拿着团扇轻摇着。

    王进苑则道,“我倒是觉得,三舅光忙着筱楼的亲事,都忘记两位表哥的妻子还没着落呢!”

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!有外祖母在,还有大舅母和我们两的娘亲在,还怕寻不到合意的表嫂吗?”

    窗外夏阳灿灿,山风习习,王进苑点点头,让凉风吹得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范安阳忙把人摇醒,“要睡,就给我回客房老实躺到床上睡去。”

    王进苑娇憨一笑,由丫鬟们簇拥着去客房。

    墨香面色凝重的进屋来,范安阳见她脸色不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三少爷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?”范安阳不敢置信的问。“是万家的人?在哪儿失踪的?”

    墨香摇头,“是在乐州与纪州交接的秀林镇,管事说,三少爷本是一直安份待在船上,从没说要下船去逛逛,所以那天到秀林镇时,他说要下船走走,他也就没拦着。”

    喘了口气,墨香接过砚香倒的茶,喝了一口,才又道:“管事本要多派几个人侍候着,可三少爷说出门在外,别弄那么大的排场,只肯带随身侍候的小厮,管事拗不过他,只得要求他们尽早回来,补给完船上所需的水、粮食就要出发,三少爷应了,可等到太阳西下,还等不到人回来,派人要去找,才在码头附近发现倒在角落的小厮。”

    “管事可去报官了?”

    “去了,也跟附近卫所打了招呼。”墨香道。

    范安阳忙起身,“让人通知老太爷、大老爷和二少爷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派人去了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怎么放心得下啊?

    杜云方自小娇养,没出过远门,这趟出门,是他头一回出远门。没想到就出事,真是!

    “你们说,会是万家人干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好说。”砚香几个摇头回答。

    杜相得知小孙子失踪,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还是长随轻推了他一下,才让人回过神来,接连的命令交代下去之后,老人有些疲惫的靠在官厅里的官帽椅上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三少爷吉人天相,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长随劝慰着。杜相颌首。心里却在想,吉人天相吗?复常和子守兄弟也曾遇过生死大难,复常才多大年纪,至少就遇过三次。子守倒是走运。也就只遇上那么一回。

    云方嘛……他微微叹息。有了孩子之后,有不少人会为儿女积福而行善,许氏在世时。就是如此,冬日施粥,夏日施药,在任上时,她年年这么做,为儿子积累不少好评,小万氏与她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年纪越大,杜相越发相信鬼神之说,许氏在冥冥中看顾着儿子们,所以复常他们才能遇难呈祥,那么,小万氏的报应是不是要应在杜云方的身上?

    否则好好的怎么会失踪呢?

    小万氏的娘家人被引往北方去了,难道是大万氏那个侄孙的人干的?还是看到杜云方穿着打扮是富家子,而临时起意掳人的?

    杜相头疼欲裂,长随赶忙去请御医来诊脉,因杜相就在官厅里,御医来得很快,把了脉后,御医开了方子道是暑热引发的头痛,让他吃的清淡些,多喝温水,多歇息。

    长随一一应下,待把人送走,便回头来劝杜相,“老太爷,咱们先回府吧?”

    杜相想了下点头同意,跟言首辅告假,言首辅已听闻杜云方失踪的事,正在交代人彻查,并通令沿路各有司衙门帮忙协寻。

    杜相拱手言谢,言首辅拍拍他的肩头,低声道:“好好保重自个儿,那孩子看来就是个有福的,必能逢凶化吉,你就宽宽心吧!”

    “承您吉言。”

    杜相再度言谢,待出官厅,就见长子在马车边,长身而立的他,鬓角灰白,承袭父母优点的面容上,隐隐带愁,杜相长叹一声,儿女都是债啊!杜云蕾给他们两个老的打击不小,现在遇上杜云方失踪,这一年实在是太不顺了啊!

    上了马车,杜相闭着眼对儿子道:“回去跟阿昭说一声,让她安排一下,咱们上大佛寺去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同样觉得这一年过得实在太不顺遂的,还有鲁王府,鲁王身体已渐康复,但毕竟上了年纪,体力还是大不如前,尤其在得知小孙女已死于非命,鲁王更是哭了好几回,世子夫妻也是悲从中来,陪着哭了几次,鲁王妃哭不出来,却还要拿着帕子装哀凄。

    秀宁县主觉得很晦气,偏偏每回她回府探望父母,她大嫂都要来这么一套,怕人不知道她女儿死了吗?啧!

    “娘,您就当是给外祖母面子,做做样子哄外祖父不好吗?”楚静娴抹着泪问她娘。

    秀宁县主其实有些心虚,当初楚明心离家出走,是她撺掇着的,谁让她大嫂多管闲事,当年若不是她从中搅局,她们夫妻不会闹成今日和离的结局,更不用说他们两双双被降级。

    从郡主降为县主,差别可是天差地远!若她没有和离没有降级,她就能钝刀割肉,不死也要窦专和他那外室半条命,偏偏她大嫂多事,把她爹娘都闹来,撑腰不成反被气吐血,还闹到皇帝那儿去。

    她明明安排得好好的,谁知道窦专那个渣人会派人盯着自己,还从中搅了局,把楚明心拐了出去,也怪楚明心笨,那么蹩脚的手段也能被拐,下来的事,又岂是自己能掌控的,活该她最后跟着丈夫流放西北。

    “娘,大舅和舅母都还恼着您呢!您就不怕,您不跟他们低头,大舅他们会把气出在我和哥哥身上吗?”

    秀宁县主怔住,一双美眸往女儿身上看,她倒是没想过,“他们敢!”

    楚静娴心道,您都敢算计他们女儿了,他们又怎么会不敢往我和哥哥身上撒气?

    母女两在鲁王院子里对峙,忽有世子夫人的心腹婆子,带着两个风尘仆仆的仆妇走进抄手游廊,世子夫人的心腹婆子只远远的朝她们母女福了一福,就匆匆别过,领着人往里头去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两个仆妇,好像是楚明月的陪房啊?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