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雷武 > 第两千零九十章 传技

第两千零九十章 传技

笔趣阁 www.bbiquge.cc,最快更新雷武 !

    一滴滴由神位之骨凝练出来的液体,进入紫宸体内,被吸收,炼化,成为自身力量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战斗,以至于炼化速度逐渐放缓,现在一天下来,才能炼化一滴。

    一个巨人出现在视野之中,这意味着更大的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紫宸一冲而上,一拳递出。

    轰鸣响起!

    体型是紫宸几十倍的巨人,被一拳打退,随着拳光继续落下,雷光闪耀,巨人不断后退,在一声声轰鸣之中,巨人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一根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理查家族也遇见了异兽,杀死之后,得到了一截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感受着当中的神位气息,当即,豪厄的身体就颤抖了,神情变得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他真正明白了此地的价值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第一个念头,却是要把所有人赶出去。

    毕竟,如此机缘之地,怎能跟他人分享?

    不过一想这里有五大家族,又有其他小家族,即便是理查家族针对起来,也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那个紫宸,我们来杀!”

    豪厄想了想,还是放弃了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杰弗里等人眼睛都是一亮,理查家族一旦接手,也就用不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也能全力搜寻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其实当下,他们一个个心中,早就有了悔意。

    早知道紫宸如此难杀,而他们也因此事把这里共享,甚至不惜引来理查家族,他们绝对不会跟紫宸翻脸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紫宸,充其量只有一个人,两具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眼下这里来了这么多人,他们的收获总合加起来,纵然是十具八具都打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当下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没用,当初杰弗里做决定时,是断定紫宸会死在古符之下。

    从他触发古符开始,一切就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紫宸死,他们大丰收。

    紫宸生,他们付出巨大代价。

    豪厄接替了击杀紫宸的任务,他跟一位同族神法,外加拿着时空镜的基诺,一行三人开始深入追踪紫宸。

    五天之后,双方相遇。

    紫宸在看到三人的瞬间,心中就生出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紫宸,你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基诺大喝一声,天空落下一道光,从紫宸头顶落下。

    紫宸身形一晃,速度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豪厄踏前一步,手中神位之剑斩出。

    一道笔直的剑光,直奔紫宸而去。

    转瞬即至!

    剑光直接穿透紫宸肉身,任由神位之骨绽放光芒,却根本无法挡住这道剑光。

    剑光透体而入,直入识海。

    紫宸的灵魂之中,带有一缕天地之威,极其不凡。

    剑光侵入,灵魂形成重重防御。

    可是剑光始与神位之兵,过于滂湃,如一股风暴,席卷肆虐。

    紫宸的灵魂,瞬间就有近半泯灭,气息也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只是一剑之威,几乎要了紫宸半条命,若是再来一剑,那还了得?

    他动用天行术,飞快逃窜,在这一刻,他把潜力展现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后方,剑光尾随,一剑又一剑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很快,紫宸就中了第二剑,气息变得愈发虚弱,像极了生命垂危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再来一下,紫宸必死无疑!

    基诺震撼莫名,一直以来,他都见证着紫宸的强大与可怕,杀起神法,简直就是屠戮。

    他们几十人,都无法奈何紫宸一个,虽然紫宸一直都被打得没有脾气,但每一次紫宸折返而回反杀那些神法,都像是在抽打众人的脸庞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面对一个豪厄,紫宸竟然狼狈到了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仅仅两剑而已,小命就不保了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理查家族的强大。

    豪厄看了一眼旁人,虽然没说什么,可心中多少有些怨言。

    先前若是对方也出手,两人联手之下,紫宸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似乎感知到了基诺的情绪变化,鲍恩淡淡一笑,“区区一个普通神法,若需要我们两个联手,即便杀了他,那我们理查家族也会成为笑柄。”

    基诺强调道:“紫宸不是普通神法,他身上有神位之骨。 ”

    鲍恩说道:“可对我们来说,他就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专修过灵魂,更没有神位之兵,对付这么一个存在,我们用了擅长针对灵魂的神位之兵,就已经很看得起他。”

    鲍恩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,“想让我们两个联手,他还不配!”

    基诺想说永远不要小看紫宸,对方若真是一个普通人,他们五大家族也不会栽在那小子手里。

    但鲍恩的自负,基诺也心有感触,当初的他们何尝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拿出时空镜,继续探查着紫宸的动静。

    忽然,紫宸消失在了镜面中。

    “又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基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鲍恩说道:“这种事情,以前也发生过?”

    基诺点头,一共出现过两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豪厄从前方飞来,“那小子实力不行,可速度挺快,被他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豪厄有些遗憾,先前已经灭了对方半条命,而且对方最后逃跑时,更是激发了生命,这才让他跟丢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气息虚弱的紫宸,用了秘法,强行燃烧生命逃遁。

    豪厄的攻击非常可怕,再来一下他就得死。

    神位之骨,根本挡不住对方的灵魂攻击。

    他一往无前,中途也不敢改变方向,直到豪厄彻底被甩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紫宸像是撞入一片空间,眼前景象大变。

    视野当中是一片平原,平原之上有异兽,也有巨人,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人类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位置散乱,充斥在平原当中,再远处则是一座座山峦高地。

    紫宸一出现,顿时引起附近存在的注意,一个个扭头盯着紫宸,眼中充满狂热以及贪婪。

    就像猎人盯上了美味的猎物。

    紫宸心头一紧,没成想竟然跑到了异兽的老窝。

    以他当下的状态,对上这些异兽,就只有死。

    可是还不等他后退,身后不远处,则是出现道道涟漪。

    随即,豪厄三人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眼前一幕,也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里的所有异兽,体内都有神位之骨,此刻一眼望去,异兽的数量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,数之不尽的神位之骨。

    当然,一个个气息,也是十分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这对几大家族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他们有的是人,有的是神位之兵。

    “紫宸!”

    基诺看到了紫宸,当即眼中杀机闪烁,“看你现在往哪跑。”

    现在紫宸进退两难,前方有无数异兽,以他这个状态贸然前进,必然是死。

    可若是后退,那死得将会更快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竟然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地方,为了感谢你,我决定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豪厄冲着紫宸冷冷一笑,双方此刻相距不过百余丈,这点距离对豪厄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紫宸脸色难看,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,遇到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人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他恰巧站在了紫宸跟豪厄中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敢挡我的路?”豪厄脸色渐冷。

    那人扭头看着豪厄,并未说话,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讽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的人,可能是人形异兽!”

    基诺脸色大变,他不止一次见过人形异兽,战力非常强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豪厄一剑斩下,如此近的距离,剑光在出现的瞬间,就会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这是必杀一击!

    无人可挡!

    谁知,眼前这个人形异兽,在原地移动了两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两步的距离,竟然避开了豪厄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豪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紫宸的表情也变了,豪厄的攻击,他亲自感受过,在出手的瞬间,空间就已经被封锁,根本无处闪避,也无法闪避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的天行术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存在,竟然无视了这种压制,只用了两步,就避开了如此近距离的一剑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豪厄继续出剑,第二道剑光气势更强。

    那人这一次移动了三步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散步,简单的三步,就躲过了这必杀一剑。

    紫宸的眼睛,死死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豪厄继续出剑,那人继续移动,闲庭若步,甚至飘然若尘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步伐,紫宸的眼睛越来越亮,就在豪厄出第八剑时,紫宸忽然惊呼道:“是空间的作用,以步法影响了空间,这是天行术!”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对方使用的,正是古法天行。

    但其领悟程度,却要远超紫宸,对方已经做到,可以短暂影响时空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也是紫宸一直苦求却不曾踏入过的境界,今日竟然见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引动空间时,带出的力量,非常的清晰,就像是在紫宸面前,开了一扇门,然后又当着紫宸的面,打开了它。

    顿时让紫宸有种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,接下来天行该往哪个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心中激动之余,也对那人的身份,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对方掌握着天行,他是灵族吗?

    还有之前的黑影,对方掌握着灵族正统的修行之法。

    他是灵族吗?

    紫宸也想起了那个中年人,对方传授煅熔之术,真的只是巧合吗?

    还是说他们本身就是战死的灵族,复生之后,依然保有着灵族的记忆,故而通过这种方法,在向他传技?

    还不等紫宸想明白这一点,躲过十剑的对方,下一刻则消失了。

    又轮到紫宸跟三人对峙。

    豪厄连出十剑,都没能击中百丈内的敌人,这让他满腔怒火。

    于是,只能冲着紫宸发。

    紫宸转身就跑,毫不犹豫的冲向平原,对上无数异兽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豪厄大喝,又一剑递出。

    这一剑,快而迅捷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紫宸脚下飞快移动,周身荡漾出一股神秘的力量,搅乱了周围的空间。

    那股锁定气机,也随之紊乱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堪堪躲过一剑,跑向深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