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一百章 好事

第一百章 好事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好可爱!!”

    玉荷觉得小猫好可爱。

    薛琳不敢碰,也不许别人和别的小动物接近:“都离远一点儿,小心球球发飙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看了一眼,灰不溜秋,土黄色的,就是脖子上有一圈儿白毛,也不知道孩儿它爹是从京山上哪里钻出来的野猫,黏糊糊一团,眼睛都没睁开,和好看啊,可爱之类的词语,那是八竿子也打不着!

    但她还是想着要不要给小猫做几个猫爬架,球球不爱玩这类东西,但它的宝宝们不一定会不爱玩。

    将作监那边有现成的木料,人手也足够,再说,就是不麻烦将作监,自家宫里的宫人,也能做得了这种简单活儿。

    猫爬架果然还是做了,不过等到小猫们能玩,还要等些时日,现在三个小家伙轻易是见不到的,它们都藏在它们家妈妈的肚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寻常宫人连喂球球吃饭都不敢靠近,也就许薇姝一个人能凑过去逗逗它,它也肯乖乖让许薇姝看自家的宝宝。

    玉荷都有点儿不是滋味,平日里可就她惦记着球球,有什么好吃的,就是忘了小白,也得记着给球球留一份儿,但也只能说,猫有灵性,知道谁才是主人。

    许薇姝虽总说球球生的宝宝很丑,不好看,可还是给三只都取了名字。

    最大的那只,额头上有一撮黑毛的,就叫小葡萄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胸口有白色斑点的,叫小石榴。

    最小的一只,长得最瘦弱,也最不像它妈妈球球,叫起来的声音更是细碎可怜,干脆就直接叫小可怜。

    这名字起得太敷衍,但玉荷她们也只能说好。

    人家贵妃的养的一对鹦鹉,取名可是叫夜心,那名字多文雅。

    过了月余,小猫崽也长得能四处乱爬,大约是球球养的好,营养丰盛,小东西虽然还是一只手就能掌握在掌心里,但却圆滚滚的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猫小的时候最可人疼,几只小的立时就成了宜秋宫的宠儿,连球球都要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许薇姝到觉得这三只有些凶悍!

    她自幼就能感受动物们的情绪,也能隐约听懂动物们的语言,自家的猫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那三只小的,这么丁点儿大,就敢冲着小白呲牙咧嘴,而且还大部分时候能把小白给吓退了,不简单呢!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几只小家伙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野猫,到似乎让它们遗传到了了不得的基因,力气都比一般的同龄幼猫更大些。

    大约也和她用吉水喂养有点儿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有些微寒。

    许薇姝从帐子里伸出手,就感觉到一股子凉气,外面的窗户半开着,昨天半夜她嫌屋子里气味不好,就开窗户透透风,结果睡着了就忘记关上。

    “玉荷!”

    玉荷听到动静,忙领着两个小宫女进门,一进来,先过去关窗户,又服侍许薇姝起身梳妆。

    一切做完,出了宫室的门,玉荷的脸色瞬间就不大好看,厉声喝道:“昨晚上谁值夜?居然这般怠慢。”

    一个一身粉裙的小宫女吓得噗通就跪在地上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玉荷皱着眉,就让人进来带她下去领罚。

    许薇姝隐约听见,叹了口气,也没有出声阻拦,一来,玉荷是她的大宫女,这会儿发作也是为了她,她不能随便开口损害玉荷的威严。

    二来,规矩就是规矩,她能半夜起来开了窗户忘记关上,值夜的宫女让她冻一晚上,便是罪过。

    宜秋宫的宫女们都有些散漫,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毛病,许薇姝调、教数月,有点儿改善,可还是不能和别处的宫女们比。

    既然在这座宫里,许薇姝就不能因为所谓的善心,随意破坏宫里的规矩。

    即便她知道,这个小宫女受的惩罚可能不会轻了,指不定好几日上不了工。

    可许薇姝却不能在这儿讲什么人权,除非哪一天她强大到能随口定下规则的地步。

    洗漱完,换了衣裳出门,外面树上居然结了一层寒霜,风透骨的冷。

    草木也有凋敝的景象。

    还不到冬日,却有冬日的气氛,不知道今年的冬天是不是会很难熬。

    怕是天太冷,会伤了地里头的庄稼,一闹霜冻,又不知多少人吃不饱了。

    玉荷连忙给她披上大氅。

    “今年降温好早。”许薇姝皱眉,皮肤被风吹得干冷,“咱们宫里的冬衣都齐了没有?”

    玉荷去问了问,因为还不到时候,别说宜秋宫,就连紫宸殿和蓬莱宫的冬装,也还没置办齐备。

    许薇姝只好让宫人们自己想办法,多穿两件也好,反正别冻着,一冻到,指不定就要生病,这一生病,浪费的药材可比几匹布贵得多了。

    还有球球和小白。

    许薇姝自己动手给它们俩赶制了两件棉衣,就是圆圆的筒子装,中间可以系上纽扣。

    小白还老实,乖乖地穿着,球球却不一会儿就把衣服给弄烂脱掉,根本不乐意穿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也只好由着它去,球球的那一身长毛,保暖效果应该还不错。

    但它才生产过,许薇姝以前就听过个说法,说是猫咪生产一次,那是要掉了半条命,她也心疼,干脆就拿自己的衣裳给球球和它的小猫崽们盖。

    反正最近球球也不喜欢四处跑动,就守着它的孩子们,盖上件衣服就足够。

    许薇姝和几只小猫玩了一会儿,又给球球修剪了下指甲,没办法,现在球球跟谁接近都有炸毛的迹象,也就在自家女主人面前比较乖巧听话。

    正玩着,玉荷就把阿蛮给领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蛮进屋的时候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许薇姝看了她一眼,把人领到身边坐下,又让玉荷拿了杯热乎乎的茶水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回府里了?”

    昨天阿蛮才过来说,要回国公府一趟,问她需不需要捎带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到不用从国公府带,许薇姝拿了些笔墨纸砚,直接用箱子装了,让她捎回去给小宝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给小宝的,那孩子在府里读书,肖氏可不会克扣他,好东西向来只有多给的份儿,小宝是聪明孩子,接到这些,自然会想起洞箫山上毛孩儿他们。

    说实话,许薇姝对温瑞言不大放心,那人是个好人,似乎也有些身份,以前毛孩儿他们闯了祸,向来找他收拾烂摊子,一般情况下全能兜得住,可那人对孩子太放纵,都不像他那把年纪的男人,本身就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有许薇姝在,隔三差五去看看情况,等于给这帮毛猴儿脑袋上戴了个紧箍咒,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人,她心里还真不安稳。

    阿蛮自然是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这姑娘走的时候似乎挺高兴的,还说她大哥许茂竹也要回去,正好能见一面。

    阿蛮做了女官,寻常回家不容易,许茂竹又一门心思读书,兄妹两个也是有些日子见不到面。

    怎么回来了,却一副受了委屈,想哭鼻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薇姝笑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丽娘姐姐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阿蛮鼓着脸,咕哝了声,许薇姝也不觉一怔,再一算,许爱丽的年纪不算小,这会儿怀孕正合适:“真的?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好事。”阿蛮叹气,“姐夫的年纪不小了,丽娘姐姐嫁过去就有身孕,以后也算是能在肖家立足。”

    在宫里呆了这些时日,阿蛮身上的孩子气也消退了些许,虽说一张脸还带着点儿婴儿肥,看着显小,性子却沉稳不少。

    阿蛮也没说为什么不高兴,许薇姝送走了她,干脆也回了一趟家,顺便去探望许爱丽。

    正好还能看看宝琴她们。

    肖家以前是经商的人家,但也不是什么豪富的大商人,祖宅不小,可位置却不大好,周围多是某些人养的外室,没几个正经的人家。

    怪不得肖氏总不乐意让阿蛮去看许爱丽。

    许薇姝准备了一些棉布,都是从宫里的赏赐中拿的,看着不起眼,却比外面的质量好得多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江南进贡的东西,寻常人家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“难为你专门还出宫一趟,这么冷的天,仔细生病。”许爱丽一见许薇姝,脸上就挂了笑。

    她的气色还好,人也胖了一点儿,大概是怀孕的缘故,身上的衣服都是宽松的。

    有个生得一脸娇媚,大约十四五岁的女孩儿给她打帘子,许薇姝看了一眼,这人梳着妇人头,大约是肖文的小妾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摆设显得很精致,和外面园子里的种种布置一看就不是一个风格,应该是许爱丽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许薇姝刚一进肖家,就有点儿这地方很暴发户的感觉,也不是说不好,但她看了那些金灿灿的摆件,还是有点儿头晕。

    才不过短短时日不见,许爱丽的身上已经没有在闺阁时的那种,多少让人有点儿不痛快的清淡神态,到显得沉稳许多。

    人们都说生孩子傻三年,她到觉得,许爱丽怀了孕,不光没变傻,还学精明了,也学会了怎么与人说话打交道。

    以往,许薇姝和她聊天,多多少少地能感觉到许爱丽的笨拙,似乎不大会与人交流,但现在,寥寥几句话,也让人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好事儿吧。r1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