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礼物

第二百二十一章 礼物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许薇姝坐在车上,此时要去许家,她也不免五味杂陈,诸般感觉,复杂的要命。

    那个家族让她初来到这里时,能有一个平缓的过度,能为她挡风遮雨,减去无数的麻烦,能给她提供一个很省事儿的,向上爬的平台。

    她若不是国公府的千金,考女官怕有些困难,没人作保,也就没有资格,更别说得到方容这样的男人当丈夫,拥有绝对属于自己的,发展潜力巨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得到了这么多的好处,可是,她却没有为那个家族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脑子里有点儿乱,许薇姝随手翻了翻诗集,也没什么好看的,球球和小白,一个占据她的膝盖,一个趴在修长的玉腿下,哼哼唧唧地叼着一根骨头玩具玩。

    马车走了很久,许薇姝都有些困倦,才隐约能看到远处许家住的庄子。

    炊烟袅袅,一派田园风光。

    现在许家不比以前,虽然另外买了庄子,却在郊外,到底还是不敢占京城繁华的地段。

    一来京城地价昂贵,好地段的房子买不起,二来也怕出入总遇见熟人。

    老太君还好,肖氏是个要脸面的女人,当年她就特别努力地经营自己的名声,大半儿为儿女,她自己也确实是这样的性子。

    许薇姝悄没声地过去,也没让人通报。

    一到大门口,就吓了老眼昏花的老崔头一跳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!”

    老崔头在许家也有三十多年,乍一见许薇姝,连忙连滚带爬地进去回话。

    如今可不比以前,现在所谓的国公都没了,许家就是平民人家。见了王妃,按照规矩要大礼叩拜。

    没一时片刻,大门洞开,连老太君都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许薇姝肯定不能让老太君行礼,忙让玉荷她们给托住。

    “折煞姝娘了,老太君快快免礼,该姝娘赔不是才对。入京多日。也不能来看望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老太君身后的肖氏,目光闪了闪,脸上隐约露出几分恼怒。也想顺着台阶下来,就不给许薇姝行礼。

    许薇姝也不介意,她微服而来,没摆仪仗。就是不想劳动家里人,再把事儿给闹大。对于肖氏,她只把她当个寻常亲戚走,就算这亲戚有些不着调,整日只想着占便宜。不想吃亏,还爱磋磨人,但你要把她当个不熟悉的亲戚。她那些所作所为,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老太君反而不同意。

    老人家眉头轻蹙,“娘娘慈爱,是娘娘的心,她们却不该轻狂。”说着,愣是压着家里人,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许薇姝也没办法,只好受了,才扶着老太君的胳膊进门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,有大门阻隔,老太君挽着许薇姝的手,叹道:“不是我老太太为难姝娘,实在是家里不比往常,这些孩子们该知道轻重了,要能低下头,弯下腰,不会弯腰的孩子,将来还不知道会落个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老太太向来乐观,这会儿也带出几分颓丧,“我在,好歹有个诰命护身,能护住他们,但我还能活个几年?”

    她老人家的诰命,皇上也没下明旨给除去,虽说连国公的爵位都失去,这诰命也名不正言不顺的,但这会儿拿出来,至少能唬住那些个普通贵族,不至于是个阿猫阿狗,都能欺上门,老太君一去,许家就真正成了白丁。

    就算许茂竹能考出来,考个好成绩,还是要从底层一步一步向上爬,能不能爬起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许薇姝没多说什么,让宫人们把礼物搬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没多少贵重物件,就是一车炭,一车我庄子里自产的棉絮,还有一些我从靖州带来的皮料布料,药材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轻描淡写,其实不说别的,就是那些药材便都相当名贵,外面寻常人想花大价钱买,也买不着,全是皇帝替安王寻的。

    安王的身体其实有些虚不受补,吃太多补药根本没好作用,许薇姝就送了许家来。

    “其它的都是吃食,我自己灌制的腊肠,亲手做的熏肉,我记得老太君好吃甜的,还给您做了几坛子甜水果。”

    甜水果就是水果罐头,只是密封条件差了点儿,保质期恐怕有限,即便如此,冬日里也能放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许薇姝一边笑,一边又让玉荷把一些小箱子拿来,挨着排分给那些许家庶出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“就是些小玩意。”

    的确都不是多珍贵的东西,每个箱子里装的都是差不多的荷包,荷包里面塞了好些金银首饰,并不起眼,可做工精致,光是工艺,就比金银还值钱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全没有任何印记,拿到手,无论是当嫁妆,还是紧急关头典当出去,都颇为妥帖。

    只看这个,也知道许薇姝是用了心思。

    老太君欣慰一笑,肖氏低着头没说话,她身后几个许家庶出的姑娘和小子们,脸上都露出惊喜,有几个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落到如今的地步,肖氏恨不得把每一分钱都搜刮走,好给阿蛮和许茂竹防身,他们也不免惶惶,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如何,现在许薇姝给东西的举动,总算让他们心里安定些。

    首饰的价值还在其次,至少,她们还有个当王妃的姐妹,将来真遇见什么为难事儿,也不至于当真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就算不会去麻烦娘娘,单单她们是和娘娘有血脉关系的兄弟姐妹,就等于戴上了护身符,外人知道,绝对会给她们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心灵上的抚慰,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眼下的世道,那些无权无势的普通人,想要生活得好,根本就是做梦,不知道哪一天,你的一切都会被抢走,偏偏国公府的人,尤其是女孩儿们,人人都长相不俗,在富贵人家,这是好事儿,落到民间,那就是祸患。

    一家子和乐融融,许薇姝四下看了看,仔细询问,也松了口气,看样子也不是太糟糕,除了肖氏瘦得脱了相,瞧着不大好,老太君反而精神不错。

    按照她老人家自己的说法,她得努力多活几年,好歹看护着底下鲜花一样的儿孙们都成家立业,责任重大啊!

    小宝和许茂竹他们都在读书,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。

    许薇姝特别叮咛,要是小宝想读书,就去王府,她把外书房收拾出来,由着他抄书。

    老太君笑着点头:“你放心,小宝好得很,读书很有天分,也有毅力,以前还学着偷懒,如今比任何人都认真,竹哥儿那孩子更是出息,他先生们都说,他很快就能参加科举,不敢说一定能得三甲,考中个进士,还是有些把握。”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闲话,老太君就不让许薇姝多呆,更不要说留宿,就怕她坏了王府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老惦记家里,家里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应了,不愿意劳动老人家,看着她躺下歇了,又叮嘱她身边伺候的下人,要注意饮食起居,还给开了滋补的方子,需要的人参鹿茸之类,她带的药材里都有。

    叮咛完,才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许薇姝都说了,谁也不必送,偏偏肖氏就是主动要送,面上居然又恢复了几分温柔妥帖的神色,一脸关心地道:“娘娘,听说您家里要添丁进口了,这可是大好事儿,要民妇说,一准儿能是个男孩子,娘娘将来啊,也算有个依靠。”

    玉荷忍不住剜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以前也没听说这位刚刚失去地位的国公夫人是个傻子,怎么竟说些糊涂话!

    她以为她是谁,还敢管上王府的事儿了?

    就那话里话外阴测测的含义,谁还能听不出?根本就是诅咒王妃,说王妃将来必然是个孤苦命,否则说什么依靠?

    肖氏这话,正好触了安王府的逆鳞。

    安王爷的身体问题,整个王府都特别关注,第二个被关心的,就是王妃的肚子什么时候能大起来。

    大殷朝的规矩,庶子不能继承爵位,家里那什么雯姑娘就是生十个八个儿子也没用,真正能依靠的,还是自家王妃的肚皮。

    许薇姝忽然站住脚,扭过头去,看向肖氏,冷笑了声:“肖氏,本王妃这会儿是懒得答理你,对付你嫌手脏,但你要知道,本王妃不是个心胸宽广的,你要是哪天让我不高兴,不想忍了,我也不动你,打蛇打七寸,哪疼打哪儿,你知不知道,我在靖州杀了多少人,杀人这种事儿,第一次做手生,多来几次,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儿子再能耐,再才学八斗,死了也就是具臭皮囊。”

    肖氏扑通一声,就坐在地上,瑟瑟发抖,脸上惨情一片,张口结舌,再也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许薇姝哭笑不得,顿时觉得没趣。

    她也就说了几句吓唬人的话,难不成,肖氏真以为她会杀了许茂竹?那可是国公府唯一的嫡子,她看不上肖氏,还不想老太君伤心呢!

    但这会儿在肖氏的眼里,许薇姝每一句话都是真的。肖氏这种人,总不吝于把别人往坏处想,再加上,现在许薇姝肚子里确实有些火气,杀气毕露,别说肖氏,就是王府那些身经百战的侍卫们,在她面前,偶尔也会心虚。

    许薇姝摇了摇头,招呼那些下人们扶肖氏回去:“你们太太身体不好,好生养着,别着了风。”(未完待续)R5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