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借道

第二百一十一章 借道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个女人实在生得很好,一双碧色的眼睛,就像一只猫,既能温顺可爱,也会偶尔露出锋利的爪子。

    别说男人了,连许薇姝这样的女人,看到她同样免不了一瞬间的怜惜。

    宝琴把阿生喊过来,阿生如今负责靖州这边的消息往来,做得相当不错。连方容手下那几个夜行人,都恨不得把人从自家王妃手中抢走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一听王妃娘娘去叫阿生。

    树上墙上趴着的几个夜行人的弟兄,就侧耳倾听,打算听听有什么要紧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相当重视阿生那些孩子。

    有时候,看见王妃派阿生那帮能耐人上街去打听,米面柴油的价钱升了还是降了,哪个镇子又出了不肯读书,竟鼓捣奇技淫巧的蠢货,哪个官员娶来的小妾比正室还要悍,哪家的姑娘不肯成亲,非要自梳……都恨不得以头撞墙,扑过去喊两嗓子,祖宗,没这么暴殄天物的道理!

    就这些杂七杂八的八卦消息,咳咳,他们也挺喜欢听的,可那是闲暇时的乐趣,专门做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们夜行人现在也难,以前好歹算是正规编制的公务员,皇帝亲自统着,有自己的训练营,七八岁的孩子弄过来从小训练,就没训不成的道理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他们这些人死得死,散得散,自己东奔西跑,安定不下来,上哪儿建训练营去?如今青黄不接的,他瞧着都心酸。

    自家那个主子抠门的不行,给的经费不够塞牙缝的,去讨要,就一句话自己想办法!

    这说的到轻巧!

    他们又不是袁琦袁将军。难的时候甚至敢做贼!身为夜行人,铁律在身,监察天下,不可为恶。

    大恶,小恶,那都不能为,要是没了这条铁律。他们还算什么夜行人!

    可怜见的。弟兄们出任务,都要带上点儿家乡特产,一边干活一边做买卖。要不然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还是到了靖州,跟了王妃娘娘,才算是恢复了以前的底气,不光身上的装备们彻彻底底更新换代。而且,还给他们培训了一批随队的医生。受了伤不愁医药,死了也不怕没有给一口棺材,好好下葬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为这个,他们不好意思和自家娘娘抢人。要是阿生他们是王爷的人,早就坑蒙拐骗,先糊弄到手再说。谁让王爷平日里不给他们补充人,只好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防守矿区的这几个夜行人。除了当值的,其他都溜达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到是黎军骤然发现,人家连几个来送汤水的下人,也脚步轻盈,辗转腾挪间,到像有功夫在身,说不定都是能人,到收起了些许轻视。

    原来人家不肯在戒备上多花心思,纯粹是自信,连这些打杂的都是高手,那些守卫得多精锐?

    许薇姝也瞧见了,不过,她除了答应方容给夜行人拨款之外,从不插手夜行人具体的行动,这会儿看见也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没多时,阿生便一路小跑,跑到眼前,灌了两杯水,才叹道:“娘娘,这个女孩儿可不能留,就是个祸害!”

    阿生到没查出这女孩儿的身份,但她惹下的大祸,却让人惊心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羌女的容貌特别,查起来到也不是很困难,她自己跟人说,自己是从羌国逃难过来的,但阿生查到,她此前曾经在梁州住过一段儿时日,当过梁州知州的小妾,然后和梁州夏家的公子私奔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人,令夏家分崩离析,本是忠君爱国的夏家公子,起兵作乱,让梁州知州给削去首级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,虽然表面上夏家和知州达成谅解,也把自己的儿子从族中除了名,还对知州感激不尽,至少那位没有牵连到夏家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双方矛盾很深。

    “听说,梁州现在到处是传言,知州陆运打算献媚君王,拿自己的女儿当筹码,他老丈人那边又打上门,女儿的夫家也闹着要退婚,陆运自己身在局中,看不出来,但旁观者清,别人都知道,肯定是夏家搞得鬼。”

    阿生摇头道,“那陆运也不是个傻子,过一阵儿,他回过味,肯定不能干休,梁州要乱了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皱眉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陆运,算是皇帝的亲信,听说能文能武,精通兵事,皇帝是打算让他在梁州做出一番功绩,才好提拔重用,将来就是封侯拜相,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夏家是梁州本地的世家,在京城也有分支,家大业大,从开国初年延续至今,出仕的家族子弟遍及全殷朝,各个部门都有他们家的人,绝对的枝繁叶茂。

    陆运可不一样,陆运是平民子弟,虽然圣眷更浓,却不能和人家夏家比势力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许薇姝到想起一事儿,是原主记忆中的,过些年,大殷朝会出现三路反王,其中西南王陆之城实力不算很大,却是杀戮最重,尤其喜欢杀世家,夏家三百余口人,全部被屠戮一空。

    当时人们都说陆之城是食人的恶鬼。

    虽然名字不一样,但听说那个反王曾经做过殷朝的高官,后入罪,刺配充军,逃出来才改名换姓。

    没准儿两个人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许薇姝也就稍微想了下,继续听阿生介绍这个羌女的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从把两兄弟挑拨到一个人剁了另一个的手,到两个村子因为她发生械斗,再到家族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就这么短短时日,阿生就打探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查的?”

    阿生耸耸肩:“不是娘娘说,西北、西南、江南,所有重要的地方都该布置上我们的消息岗哨?我们正好在梁州那边有些人手,事情闹得那么大,消息早传过来,就顺便查了查这人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薇姝目瞪口呆,不光是觉得那女孩子很神奇,还觉得自家这小子也神奇的很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问题是,让人专门盯死了这个小姑娘,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许薇姝怀疑这孩子大概是心理有病,从阿生探听到的消息看,她就是漫无目的的引起混乱,从里面也捞不到什么好处,好几次做得都是损人也不利己的事儿,甚至因此陷入险境,要不是她运气好,次次都能逃出生天,早就不知道在哪个荒山野岭变成了枯骨。

    黎军看完了热闹就回家去,许薇姝最近实在是忙,也没心思太关注这些,只是叮嘱,要是这小姑娘真闹出事儿来,便直接投监牢,一时半会儿的,就是对这丫头再感兴趣,她也没空儿和人家玩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书房里,许薇姝正看账本。

    刘主簿和赵推官就推门而入,满脸的惶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薇姝挑眉。

    “哎,出事儿了,祁县的县令派人来报,有外地来的兵士袭扰村子,正好让咱们的民团堵住,现在双方就在乌云岭对峙,咱们恐怕是要吃亏!还有……这是对方送的公文。”

    刘主簿哆嗦了两下,才把折子递过去,是从京城来的加急公文,应该是抄录的。

    许薇姝打开看了看,“西北蒋将军要借道?”

    公文上说,皇帝调西北将军蒋文回西北,还命他率三万从各地抽调的士兵。

    大部分都是以前西北军或者是西北军的后代。

    一看这个,她心里就有数了,连忙让备马。

    蒋文此人可是大殷朝的著名人物,大家都说,光论勇武,他绝不比军神高将军差,甚至在武力方面,恐怕还要胜出一筹,且他也会统兵,麾下将士都对他忠心耿耿,绝对是令行禁止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儿让人诟病,此人过于残暴,每次大战,根本就不在乎平民伤亡,无论是别的国家的平民,还是自己国家的平民。

    当年蒋文没有军费,时常就纵容手下的士兵劫掠,除了打仗,他手下的军士根本就毫无纪律性,老百姓是闻风而逃,什么样的兵,肯定跟什么样的将军,他这人名字斯文,实际上却是吃喝嫖赌,性情粗暴,杀人不眨眼,也正因为如此,他永远也不会有人家军神高将军那样的名望。

    许薇姝站起身,领着人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她可真不希望蒋文那个混蛋,把自家这刚刚恢复了点儿元气的靖州,拿去酬军。

    好在,事情没她想象的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许薇姝一路赶过去,祁县还是风平浪静的,蒋文和他手底下的三万士兵都安顿好了。

    县里腾出几个大宅子给蒋将军,还有,祁县正好有个制作行军帐篷的作坊,借了一批行军帐篷出来。

    蒋文这人也没闹事儿,许薇姝一到,对方来见礼,看着人虽然不苟言笑,长得也虎背熊腰,很是彪悍,但行为到没什么失礼之处。

    “安王爷治理有方,靖州地杰人灵,是个好地方,若是在此地征兵,必然能成精兵。”

    蒋文忽然笑了笑,吓得祁县县令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许薇姝:“……”这家伙可别是看上自家那些民团,这些人可不能让他给带走,靖州还缺人缺得厉害。

    见过蒋文,许薇姝才去见祁县那些个官员们。

    县令以下,大大小小的官员现在还惊魂未定,尤其是那个县令,眼泪都快下来了,他家的女儿都差点儿让一群兵掠走!(未完待续)R4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