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丰收

第一百九十五章 丰收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许薇姝怔了下,还是把匣子拿过来,仔细看里面的信纸,信纸很多,消息杂乱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有一条,江南翁山郡王意图谋反!

    “……谁?”

    许薇姝又仔细看了看,揉了揉眼睛,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翁山郡王一向不是个有大志向的,至少在别人心目中,他没什么志向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似乎原主的记忆中,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件事,也不知道是此事被掩盖下去,还是根本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好像翁山郡王确实是最近一两年死去,正正经经地病逝,因为没有嫡子继承王位,万岁爷还把一个宗室的儿子,过继过去,成了新的翁山郡王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掩盖下去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朝廷要脸面,不好让别人知道,向来就是个木头,从不让皇帝关注的某位郡王,也有冒险造反的一天,为了脸面,这事儿就给压下去,属于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原主一个终日呆在后宅的女人,想来也不知道那些个内幕消息。

    根据情报,翁山郡王已经控制了江南本地的驻军,还私自铸造了兵器,准备好了谋反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!”

    就江南那种地方,无险可守,本身到是文化鼎盛,可除了鼎盛的文化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想要谋反,你好歹要选择一个像靖州这样,可以依托的根据地才行。

    就是在原主的记忆里,诸王谋反,争夺江南,那也只是在争夺,可没有谁傻到把那地方当做大本营。

    “翁山郡王斗不过张兰芝。”

    方容也笑了:“除非张兰芝附逆,否则,至少现在来说,江南还算安稳,翁山郡王拿他没辙。”

    至于张兰芝会不会依附翁山郡王……

    许薇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江南巡抚张兰芝这个人,别的且不说,但他对大殷朝的忠心,那绝对能够肯定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他现在的名声,他已经是骑虎难下,别人有朝一日,可以背弃朝廷,可以说一句‘良臣择主而事’,另择明主。

    但张兰芝不行,这些年,他在天下百姓心中,就是个大大的忠臣,忠心到连杀老婆的事儿都做了,得到偌大的名声,就要为盛名所累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相信他会投靠别人,要是他真做出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,人们也会觉得,他这是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除非他自己高举义旗谋反,要不然一辈子都是大殷朝的忠臣良将。

    可他要是谋反,就等于把自己的脸皮扒下来一层,这人若当真能舍下,许薇姝也只能承认,他是个枭雄。

    “战乱一起,就算马上被镇压下去,倒霉的还是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方容不免叹息。

    许薇姝到不想管这个,反正翁山郡王应该没把事儿闹得太大。

    真要是一场震惊天下的战争,原主就算再消息不灵通,也不会一点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再说,如今离天下大乱,还有那么几年的光景,而她已然在这个地方安营扎寨,根本不用太焦虑。

    她会看这些消息,方容会如此惊讶,纯粹是因为许薇姝一直等待的那一刀,终于落下。

    英国公许静岩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是学政,按说和翁山郡王没多大的关系,可架不住这位会钻营,人脉广,根据消息,他不光是和翁山郡王拉上了关系,还想把许爱春,许配给翁山郡王的三公子。

    当然,许薇姝觉得他是想太多。

    人家那位三公子是什么人?就算是个庶出的,就算那性子让人崩溃,人家也是翁山郡王中意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更别说现在对方还做皇帝的美梦,一旦美梦成真,说不定三公子直接就变成太子。

    许静岩家的庶女,上哪儿能够上这样的好婚事。

    可只要他有这种心,而且还传出去,就算他是稀里糊涂卷进去的,将来不肯归附什么郡王,那落在别人眼里,他也很难清清白白。

    其实,被卷进去的人多了去,整个江南官场,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要因此吃挂落,恐怕也有比许静岩倒霉的多的家伙们在。

    问题是,许薇姝有一种感觉,别人可能逃得过,英国公府逃不过。

    就像西方的墨菲定律,坏事发生的可能性再小,它也总会发生。

    起了个卦,许薇姝看了看,还是认为许静岩要倒霉了,连带着英国公府恐怕免不了被抄家的下场。

    方容虽然也劝说,说皇帝看在她是安王妃的面子上,也许会放英国公府一马,可他自己都明白,那个皇帝不是会顾忌这些的人。

    何况,皇帝老了,反而更敏感,别的事儿还好,碰上涉及谋反的,只有从重发落,没有从轻的。

    许薇姝还是没给家里写信,她就算现在告诉国公府那边,翁山郡王要谋反。

    等信送过去,京城那边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,也只能默默等待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许薇姝还是觉得,英国公府就只能听天由命,盼着皇帝看在许薇姝是安王妃的面子上,便是要发落,也留下最后的脸面。

    抄家就抄家了,家里人就免了罪,别落个刺配充军,为奴为婢的下场。

    许薇姝拿出信纸,分别给阿蛮,许爱丽她们去了一封信,信里当然也不能写什么江南有乱,翁山郡王要谋反之类的话,只是述说了一下,现在朝野都不安宁,朝廷里诸位大臣党争严重,尤其是江南,乱七八糟的事情特别多。

    她还特别提醒了几句,叔父身在江南,恐跟藩王或者大臣们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那一群女儿们的心思,绝对与许静岩的心思不同,尤其是许爱丽,别看她也是闺阁女儿,以前也没见有多智慧超群,可经历了这么多,别的没学会,万事往坏里想到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恐怕又要流民成群,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咱们靖州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叹气。

    靖州确实缺人手,可到底土地贫瘠,哪怕有高产的粮食,能养活的人口还是有限。

    各地畏流民,自然有其道理,他们的确是一个地区的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靖州这边,经过努力,刚刚消化了一批,用工荒也算过去,要是流民再多,恐怕还真会造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看来,姝娘你想要的邬堡,到了该开始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方容笑道。

    他也看过自家娘子的设计图纸,真是相当相当美,他从没想过,一个小小的邬堡……就算如今已经扩展成城池,还是小城池,居然能建得这么壮丽,简直就像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如果说,自家娘子对靖州府城的规划,只是为了住得舒服安稳,那么对那座‘邬堡’的规划,就是在追逐梦想。

    若有朝一日,他真能看到邬堡落成,还能住进去,哪怕只有几天,也是至高无上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建邬堡啊!”

    许薇姝一挑眉,笑道,“现在建,到显得劳民伤财了。”

    她要先赚钱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开始也不要紧,大不了建慢一点儿,老鼠搬家一样,慢慢添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许薇姝算得上很忙,安王府这边,她算是‘后勤总指挥’,不光是管着王府的后宅,内库,就是前院的账目,也是她管。

    方容的大书房里,专门隔出一个隔间,用大屏风隔开,里面就是许薇姝的书房。

    比较要紧的东西,全搁在这边。

    方容的大书房是整个王府最安全,戒备最森严的地方,夜里许薇姝都能感觉到十几个轻功高手,就隐藏在各个角落,她家球球爱趴的树,也老让人占据,弄得小家伙颇为不高兴,总是炸毛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,过了夏收时节。

    红薯之类的还没到收的时候,可是沉甸甸的麦穗挂满了枝头,经验丰富的老农一眼就看出来——今年是个丰收年,真正的大丰收。

    再加上在山上还开垦出好些零碎的梯田,产出的粮食虽然没有好田地多,和往年比,却也多出一成的样子。

    别看这一成,那就不知道能活多少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王府里上上下下都处于脚下生风的状态,宝琴和玉荷他们见自家王妃淡定自若,都佩服主子心性坚定,却不知道,其实她们家主子也吐出口气。

    她到是知道好些农业知识,带着人打井,建造水车,采用滴灌解决了水源短缺的诸类问题,也知道怎么提高粮食产量,但那是纯理论知识。

    她这几辈子下来,都没下过地,最多养养家里的花,伺候伺候药草。

    而且,上辈子她掌管天下水源,吉水想用就用,把花泡在吉水里头,也没人管她,自然随便种种,就能种出出类拔萃的植物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,吉水这种东西,用来培育种苗,到还能做一做,用它浇灌过的果蔬都特别的甜爽可口,可她现在真没能力用吉水灌溉所有的庄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一个,侍候农田,扎扎实实侍候了几十年的齐世朝在,许薇姝觉得,说不得还要多失败个一两次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眼下的靖州,缺少时间,真的很需要粮食,没有时间浪费。

    无论过程如何,结果就是今年靖州大丰收。

    方容和他的王妃的长生牌位,家家户户都有供奉,就在好消息频频的时候,江南事发!

    就和预想的一样,翁山郡王还没杀入京城,先被皇帝给灭了。

    他还没造反呢,连千里之外的靖州都知道了消息,还想着成功?R1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