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八十五章 拉拢

第八十五章 拉拢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皇后看了车子很喜欢,还特意让将作监给皇帝也制了一辆。

    整个将作监都激动的不行,简直是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,没两日就弄出辆高高大大,完全可以和御辇比的车子来。

    因为太大,简直是和房子差不多,里面还分出更衣间之类,摆上床榻,一个人想驱动车子那是不可能了,得让五个壮实太监同时发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家将作监还是有高手的,许薇姝根本没插手,就动了动嘴皮子,对方就把她设计的东西弄得比想象中还要好很多倍。

    据传,制作车子的料子都做过防火,防箭的处理,中间有夹层,非常的安全。

    许薇姝简直哭笑不得,难道这玩意还想让陛下坐着出去?别开玩笑了,那就是个大玩具,和后世小孩子们玩的娃娃车差不多原理,还是人力的,又不是平民百姓家养不起马!

    不过,在防震方面,其它车辆还是难以和它媲美。

    皇帝显然也看出好处来,觉得出入也能让马拉着跑,万一有事,马匹惊了,马上换人力控制也安全的多,干脆让将作监再多制造几辆,算是备用。

    将作监那边弄出来的四不像,许薇姝表示看了有点儿伤眼,却还是兴致勃勃地指点了下,四壁的窗户不如换成琉璃的。

    前朝曾经有过制作琉璃的方子出现,只是战乱频频,天灾人祸,很快失传,如今大殷朝剩下的琉璃不多,大部分只是些碎片,还不如收集起来,用小木框镶嵌,做成车窗废物利用。

    将作监的太监们一听也觉得好,把车子的窗户装点的美轮美奂,罩上一层浅色的丝纱,透光效果一般,可看起来美轮美奂,实在很高档。

    果然,皇帝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将作监的人上上下下都得了赏赐。

    许薇姝也跟着大赚了一笔,赚的都是世家大族的钱,皇宫果然不愧为流行风向标,有什么好东西出现,外面立时便有人重金求购,据说连将作监那边一开始实验用,制作坏了的车子,也都高价给卖出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,别管人们对这位陛下的评价如何,他对待无关紧要的事儿上,还是颇为平和。

    记得先帝年间,但凡御用的东西,外面就根本不能有一样,哪怕是用和皇帝款式类似的瓷器,那也是大不敬。弄得将作监太监们天天得成箱成箱子的好东西,推出去砸碎,烧掉,半点儿不能留。

    当下这位皇帝却不同,他对奴才们宽容得多。

    有一次,一个绣娘一不小心把龙袍上的龙爪子给绣坏了一个角,当时绣娘吓得几乎要寻短见了,就怕连累家人,皇帝却没说什么,只说拆了重新绣就是,也不用换新的了,太浪费!

    那可是龙袍!

    绣娘听了旨意都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皇帝就忍不住笑道:“朕其实也觉得挺不敢置信的,那就算是龙袍,也只是朕穿的一件衣裳而已,难不成……朕真的残暴到别人弄坏了朕的衣裳,朕就要她的命?你又不是私藏了龙袍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就把绣娘给逗乐了。

    后来,那个绣娘就做了皇帝的嫔妃,还一路爬成了李淑妃,可惜天妒红颜,早早逝去。

    许薇姝在宫里呆了这些日子,也听了不少八卦,对那位皇帝的印象挺复杂。

    他好像,又仁慈,也残暴,既温柔,又很凶恶。

    或许能当上皇上的,都难是正常人,尤其是在这个大殷朝。

    殷朝历代的皇帝,都有杀兄弟的传统,每次登顶的道路,都是刀山火海,荆棘遍地。

    按照皇帝们自己的说法,那是弱肉强食,一群虎豹互相撕咬,咬到最后剩下的那个,就是最好的王。

    可这一路上流的鲜血,滚滚而落的人头,也不知道会不会希望有这样的王!

    皇子们为了一个位置,拼命地消耗自己的力量,谁还去关心百姓的死活,外面天灾人祸连年,也比不上想办法朝着那位位置更进一步重要。

    许薇姝失笑,她琢磨这个干什么,皇帝如何,也不是她能管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几天,因着贵妃的身体明显见好,许姑娘成了红人,来找她聊天的娘娘们挺多。

    低位的嫔妃也就算了,品级还不如许薇姝这个女官,她挡驾也简单的紧,那些高位的娘娘,却哪个都要应付,实在是让人有点儿厌倦。

    最难为人的,这些娘娘好像大部分都有做媒的爱好,且一下子发现许薇姝还是个未婚的大宝贝,自己又正好有个未婚的儿子,侄子,外甥,甚至孙子。

    估计许薇姝要是只是个小宫女,不是让皇帝给收拾掉,就是给收入后、宫,以免孩子们争抢,再坏了兄弟情分。

    即便她是女官,是国公府的千金,不是宫女,这也是件麻烦事,现在还不明显,那些娘娘们只是暗示,远没到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地步,可能就是想做做媒,顺便拉拢拉拢她罢了,也没引起皇帝的注意,可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!

    她其实不介意嫁个男人,对身份地位什么的,也没多大要求,像以前读的穿越小说,平凡穿越女不乐意嫁给身世复杂的人,不愿意卷入什么争斗之类,她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样的生活,都是人过出来的,她想过好,什么样的环境,都能过得好。

    问题是,她就算嫁人,也得嫁一个她看得上眼的男人才行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的男人,自己都看不上,那日子还有什么意思!

    可现在这些娘娘们明里暗里漏口风的‘如意郎君’,在她眼里大部分都是残次品,实在不像样。

    许薇姝叹气——她得改口,原来在殷朝生活,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以前呆在归墟再寂寞,再闷得慌,至少不用为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发愁。

    前几天回国公府,连肖氏都笑脸相迎,话里话外都说她行情见涨,要好好把握机会云云。

    看肖氏的意思,还希望她能拉阿蛮一把。

    许薇姝到是想呢,问题是蓬莱宫是宫里出了名的规矩严,就说那位被派去冷宫的方女史,据传在宫里还有靠山,一样得守规矩,该去冷宫,照样要去。

    像阿蛮这类新近的女史,去了得学半年规矩,这半年,事事有前辈女官盯着,在宫里根本不能随便离开蓬莱宫,真和宫女要守的规矩差不多。

    自从进宫以后,许薇姝也就偶尔在公开的场合,见了阿蛮两次,连话也没说上,提携之类,更是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希望自家那位便宜婶婶,可千万莫给她添乱子才好。

    许薇姝愁了半刻,玉荷那边拿着新做好,彻彻底底洗了一遍的里衣,她的心思登时转移,高高兴兴试了一下。

    唔,好舒服,真不愧是宫中绣娘的手艺,瞧着绣纹漂亮,却一点儿都不扎手,连线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换上新衣服,许薇姝就把烦心的都给抛在了脑后,正好这会儿也没事儿,她就坐书桌前面,铺开笔墨纸砚,打算画点儿东西消遣,刚刚坐下,还没动笔,外面忽然有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许薇姝一怔,扭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玉荷连忙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就领了人进来,是紫宸宫的大嬷嬷。

    许薇姝心下有些奇怪,大嬷嬷都到了养老的时候,都有好几年只坐着享清福,怎么最近到劳动起她来?

    话虽如此,许薇姝还是让了座,再让玉荷给奉茶。

    如今她喝的茶叶就是宫里一般的茶叶,和娘娘们用的差不多,不算差,也算不上好,但她用的水好,但凡是爱喝茶的,都能喝出差别。

    大嬷嬷显然是个会喝茶的,一品香茗,眉头舒展,瞧着就高兴了点儿。

    “老奴来找许先生,到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宜秋宫如今缺少人手,本来蓬莱宫选派了个女官过去,却不曾想刚一去便出了意外,皇后娘娘一向节俭,宫里女官的额数不足,再派人过去,有点儿捉襟见肘……”

    她老人家絮絮叨叨了半晌。

    许薇姝才听明白。

    其实是皇后为了这事儿发愁,陛下知道了,直接就说紫宸殿的女官最多,差事又清闲,不用特意派去宜秋宫,只选女官闲暇时监管就好。

    这事儿是陛下的口谕,上面还没通知,个把消息灵通的女官就都知道了,不免有些人心不稳。

    大嬷嬷是来安抚人心的。

    许薇姝眨眨眼,自己第一个被安抚,显然属于挺得上面看重的一类。

    想想也没错,她现在挺红,而且在紫宸殿的地位绝对不低,光看品级她也是中等,又先后得贵妃和陛下的赏赐,皇后也对她客客气气,身世一样不俗,最近又有不少娘娘对她表现出极为友善的态度来。

    于是,许姑娘自己都还是个崭新的新人,出门在外,就有比她年长,比她进宫早的女官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奉承。

    至于小宫女,小太监们,她更是使唤得如臂使指,都没享受过几日新来的女官,都有的各种小麻烦待遇。

    在宫里,女官的地位高,但数量却是少数,真正为主子做事的,还是太监宫女。

    这些宫女们平日里瞧着不起眼,可真想让个新来的女官难受,做什么事儿都不顺当,那办法可多得是。

    许薇姝平平静静地接受大嬷嬷的说法,连脸色也没变一下,大嬷嬷也就很满意地暗自点了头,大户人家的千金就是大气,想来宫里的女官们也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闹起来。

    她年纪大了,受不了闹腾,女官们还是安分乖巧的更可人疼。r1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