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六十二章 祈福

第六十二章 祈福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十五花灯节一过,新的一年开始,国公府上上下下,到还是老样子,除了家学里的气氛紧张而有序,还算生动有活力,其它地处总带着一股子陈腐气息,让人心生不喜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就是许薇姝私底下的一点儿感觉,别人可没她那么敏感,日子照过。

    这日,难得气温比较高,许薇姝就禀过老太君,打算去白云观上香祈福。

    许家另外三个女孩儿也一起去。

    这些女孩子到并不算真正的道家信徒,只是天教是国教,她们多少也关注些,更多的却是为了游玩。

    身在国公府,每日辛苦读书,也是会累的,难得能找到偷懒的借口,还能出府去,就算是最爱和许薇姝唱反调的许爱春,也不可能去拒绝。

    一行人乘车上山。

    白云观中客似云来,游人甚多,门前有两个道士设坛做法,只看他们身上穿的法袍,便知一定是受戒道士,起码也有六品。

    大殷朝推崇天教,但对入教的管理十分严格,只有寥寥几位法师,才有资格为道士受戒。

    如今两个受戒道士设坛,旁边围观的人络绎不绝,一时间都堵塞道路,许薇姝也驻留停步,远远看了两眼,不过,没感觉到当真有什么祈福的法力存在。

    以前许薇姝是学医的,人们都以为学医的不应该信神佛,其实他们不知道,越是当医生当的时间长,她反而越发愿意相信,也希望世间有神佛存在。

    她在急诊呆的时间最长,有时候,同样伤情的病人送过来,同样的医生抢救,有人就活了,有人就得死去,她当时便想,也许是天命,是神佛管着人间生死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悲哀,可她还是希望,那种不科学的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有神佛,那在医术无能为力,医生束手无策的情况下,好歹她也不至于直接告诉病人,你就连百分之一,千分之一的希望也没了。

    也许正因为许薇姝爱胡思乱想,等到一朝穿越,去了开皇王朝,她接受那一切也比较快速,没有多少纠结,还顺利地认同了自己归墟守门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学了那么一身法术,到现在还能控制吉水,如今自然更不敢说,此世没有法力神通,但这三年里,翻阅各种道家典籍,也去天教的道观拜访过,还真没遇见什么真修。

    许薇姝百无聊懒地揉了揉眉心,忽然就感觉到一股恶意,好像有一双眼睛,在暗处不着痕迹地打量她。

    转了转身,人太多了,根本分辨不出,许薇姝皱眉,这种恶意,明显已经不是一般的‘宅斗’,就连见到肖氏的时候,她也没感觉到类似这样宛如实质,让人锋芒在背的恶意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一时找不出来,她也不急,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大庭广众之下,对方又能做出什么。

    许薇姝干脆继续自己的行程,去正殿,偏殿都挨个行礼,正殿天尊殿里出来,又去了四御殿。

    一进殿门,许薇姝一眼便看到后土的坐像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白云观中的后土坐像,乃是女身,身着黑衣,面容端庄年轻,头戴金冠,颇具神韵。

    许薇姝一时晃神,呢喃道:“大悲大愿,大圣大慈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礼,许薇姝忽然闻到一股异香,浓郁至极,她来不及提醒,便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她的神智是清醒的,但整个精神,仿佛一下子被肉体给弹开了一刹那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许薇姝被扑面而来的阴郁和黑暗给挤得简直恶心欲呕。

    她仿佛是回到穿越之初,不过,看到积攒了一世怨气的那位原主。

    原主就睁着一双空空洞洞的眼睛,瞪着铜镜里的女子。

    眨眼间风云变幻,她失去一切,就连她以为会保护她一生的君卓,连见她一面也不肯。

    作为定亲信物的玉钗没被退回,居然折换成了银子!

    一箱银子,好大的手笔。

    许薇姝冷笑,多好笑,宝琴还说,等到孝期过去,要拣些宝石,加上金子,给她打几套头面,再把二婶送的那些头面重新拿去炸一炸,正好当嫁妆。

    她是谁?

    千年世家,礼乐书香的许家嫡长女,她从小到大首饰上如果让别人碰过,哪怕雕刻的再精细,工匠修复的手艺再高,她也嫌恶心,就是她的大丫头,也不会佩戴旧物。

    何况,还是金银等俗物打造的首饰。

    现在,父母皆亡,叔父成了许家的当家人,她的未婚夫也莫名其妙就丢了。

    她怎能容忍从前必须仰视她的那些人,用同情怜悯的目光注视她。

    父母死去才两个多月,她还在热孝里,那些人,包括坐在龙椅上的那一个,再加上叔叔、婶婶两个血脉亲人,就堂而皇之地告诉她,她青梅竹马的爱人君卓,再也不属于她。

    她又能怎样,陛下说,她的未婚夫不是君卓,是,也只能不是了。

    谁让当年父亲疼她,不肯早早订下,谁让现如今当家做主的是她的叔父,谁让她再骄傲,也只是个女儿身?

    以前父母俱在的许薇姝,在皇帝面前,也得低头,何况是如今?

    少女认命了。

    她不再现身人前,由着婶婶磋磨,甚至老老实实地嫁给了她最讨厌的一个男人,君卓的弟弟,一个君家庶出的孩子,日子每一天都像在地狱里煎熬。

    在这个‘家’里,她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,独自幽居深宅,眼睁睁看着她曾经为之骄傲的国公府,树倒猢狲散,她应该幸灾乐祸的,可她却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唯有眼泪千行,流也流不尽。

    好像连寻死的勇气都没有,她要是寻死,岂不是说,这近二十年的光阴是白熬下去的,要是死的话,还不如死在她最美好的年月,她的少年时光。

    挨了不知道多久,度日如年之下,她甚至连时间观念都快消失了,终于,她的生命走到尽头,再向前走一步,就是解脱,永远的解脱,可是她恨,恨好人没有好下场,恶人自在逍遥,恨这老天不公!

    “思绪真是乱七八糟的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伸手一挥,眼前的黑暗在她碰触的一瞬间,逐渐消失无踪,睁开眼,她完全不受影响,可一转头,却发现刚才中招的不只是自己——周围所有进香的居士,有的哭,有的笑,有的面孔狰狞,显然都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连宝琴都开始不对劲,木愣愣连动也不会动,许薇姝吓了一跳,要不是她不是真正的原主,神魂凝练,刚才就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了点儿原主的记忆,恐怕这会儿同样清醒不了。

    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