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国姝 > 第三十三章 及时雨

第三十三章 及时雨

作者:弄雪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biquge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二舅舅的生意,这几年比大舅舅做的还大,两个人加起来的家财,恐怕要比整个施家多出三五倍。

    许薇姝拿出信来仔细一看,不觉眨了眨眼,多少有些吃惊,她居然变成了小富婆,这可真没想到。

    确实没想到,三年前她初来,二舅舅托人送信,一是安慰失去父母的小姑娘,二来就是说自己要出去做生意,留下个印信给她,要是有什么事儿,好知道上哪儿去找人。

    许薇姝当时是想,她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,总要为人家做点儿什么,便把自己手头用不着的银钱取了有一千两,送去给二舅舅用了。

    这一千两,对以前那位许薇姝来说当真不算什么,出门随随便便打点儿首饰都不够,但其实,以大殷朝的消费水平来说,那是能让寻常一家五口舒舒服服生活一辈子的巨款。

    她二舅舅施榛,拿了自己积攒的银钱,加上许薇姝给的那些,就开始经商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东倒西卖,有了本钱就做海外生意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的生意越做越大,每年都有一个大船队出海,即便偶尔会遇到风险,可赚的还是比赔的多很多,如今二舅舅的信里称,她的一千块儿算是入股的本金,赚来的钱都给她存着,翻过年就送到她身边,将来给她当嫁妆。

    许薇姝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初是真做好了钱通通打水漂的打算,谁能想到会是现在的结果?

    只是,她也不会矫情不要,她有那么多的事儿要做,偶尔也是要为了钱愁一愁,现如今这么一大笔进项到手,肯定是得收下,说不定以后能发挥大作用。

    这还真算是及时雨,她刚刚为了没有赚钱的门路挠头,二舅舅就主动送上了门。

    施家两兄弟,除了给许薇姝私信,显然也给国公府送了信,第二日,她去给老太君请安的时候,便正好碰上肖氏也在。

    肖氏眼睛通红,眼角还挂了泪珠,一手搂着阿蛮,一手拉着许茂竹,啜泣道:“总算是找到了……老太君,咱们得可得重谢施家两位公子,我照顾了小宝三年,他可是我的命根子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也笑呵呵的,虽然喜气,但还是她以前的模样,并不显得怎么高兴,也没理会肖氏的话,反而拉着许薇姝的手,细细摩挲良久,道:“小宝是你弟弟,好不容易找回来,怪不容易的,你就费费心,好好教教他,别让他老淘气。”

    许薇姝笑眯眯地应下。

    肖氏的脸顿时僵硬了片刻,却也只有片刻,就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,连声吩咐下人准备小郎君要用的一应东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肖氏并不是想象中那般惺惺作态,她言行举止都很有规矩,虽说是个小家碧玉,年龄又这么大,也风韵犹存,许静岩家里养着好几个美妾,依旧对妻子敬重有加,到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说了会儿话,高兴过了,老太君就放几个小的出去。

    “家学里也难得放假,你们都去玩,别守着我这个老太婆。”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女官考核开始,英国公府也有三个小娘子应考,一个是许静岩的庶长女许爱丽,另外两个是族老家的一双姐妹花,许芳,许敏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过了复试,三日之后就要进宫参加最终考核,府里上下十分重视。

    连家学都放了假,几位先生就抓着三个小娘子,交代各种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没办法,大殷朝的女官实在太难当,一个女孩子一生只能有一次,就是十七岁的时候参加,若是落选,便再无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过了复试,哪怕最后落选,别人也要高看几眼,国公府能有三个小娘子同时参加,同时过复试,无一人落选,在京城豪门大族也很少见。

    一离开老太君的微草堂,阿蛮就挽了许薇姝的手臂,要拉她一块儿去看许爱丽。

    许薇姝今天确实高兴,笑着应了,先回去拿了准备好的贺礼,虽然殿考还没进行,可过了复试,那也是万里挑一,合该贺一贺,也算讨个好彩头。

    许茂竹扫了许薇姝几眼,显然很不习惯妹妹与这人如此亲近,周身的气势大涨,精神紧绷。

    只是他向来,至少是努力让自己做到有君子之风,即便再不喜欢一个人,也不会无缘无故给人家难堪,只好跟只老母鸡似的,牢牢把妹子护在羽翼下,生怕阿蛮被人欺负了去。

    许薇姝就当没看见他,施施然和阿蛮约好了一会儿在花园碰头,一块儿过去。

    回了秋爽斋,一群下人正在打扫,还有府里其他的下人来来去去,都说是奉了老太君和夫人的命,把小宝惯用的物件送过来。

    许薇姝打量了片刻,看见一连串,起码十几个光鲜亮丽的小丫头,抱着小包袱挤在长廊里,挑了挑眉,不过也不在意,反正又不是她出月俸。

    “宝琴,你和玉珍随我去丽姐那儿一趟。”

    礼物是早就备好了的,虽说国公府的下人们终日偷懒耍滑,但吴妈妈可是精明人,也在国公府做了很多年,各处的事儿门清儿,十几日前,府里三个姑娘刚要参加女官考核,她就跟许薇姝商量过,备下了礼物。

    让宝琴和玉珍捧着包好礼物,许薇姝与阿蛮汇合,就去看许爱丽,许静岩的这个庶长女,性子腼腆,很是温柔和顺,就是话不多,显得木讷了些。

    三个女孩儿坐在一处喝了杯茶,想着许爱丽可能还想练习练习琴曲,许薇姝和阿蛮就都不曾久坐。

    听说她当日就是琴曲入了考官的眼,才顺顺当当通过复试,如今殿考,想必更紧张。

    阿蛮临走,还扯了许爱丽的手,非让她有空给她讲讲考女官的过程,腻腻乎乎的模样,实在可人。

    许薇姝也不得不承认,阿蛮这样的孩子,天生就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送走了客,许爱丽带着丫鬟们把礼物收了,阿蛮送的都是珍贵物件。

    许爱丽看了两眼,便让丫头给收好,一看许薇姝送的东西,却怔了怔。

    她的丫头也道:“……姝娘也不像传言里那般飞扬跋扈,还挺细心的。”

    她家主子的衣服不少,府里四季都给做,平日穿也算好,但真到了殿考,寻常穿戴就有些不够亮眼。

    刚才许薇姝回秋爽斋,把送给许爱丽的东西,除了几样精巧不打眼的首饰之外,其它的都换成实用的物件,把她两位舅舅从南方送来的精美丝绸布料,包了许多。

    在南方,这些东西也不值什么银钱,可在京里,拿出来却体面的很,而且,也不像其他东西,送了也只有摆着,不能用,像这个,进宫殿考,做几件新衣服轮换穿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i954